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对不起,将门女配去修真了 第二十七章 退婚
    曾经有个不长眼的奴仆在纪悠悠走后,讨好地说道,纪小姐性格可好了,专程陪我们家小姐出来散心,你瞧小姐在她走以后就不开心了。

    被她打了个半死,卖了出去。

    而后她就开始嗜好殴打奴仆出气。

    爱上了那种居高临下,看人求饶的感觉。

    却把对象当成了另外一个人。

    而今,她终于实现了夙愿。

    “怎么不见了?”两人来到了茶室,顾宰相坐在上首,顾若曦坐在下首。

    顾若曦狂灌了一口茶,却被茶水烫到,但是却没心思追究,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相比较陆泽的退婚,顾若曦其实更关心此事。

    “天师派出的人没有找到她。”

    “没找到?凭空消失了不成。”

    “这个不太清楚,天师说她可能身怀灵根,已经离开了此界。”

    “身怀灵根?什么意思?”

    “和你解释不清,反正你不要再找她了。她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顾老爷将茶盏重重放在茶案上,大声说道。

    “还有陆泽,他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他爹那边我稳住了,夜长梦多,你们找日子赶紧成婚…...”顾老爷接着说道。

    “那天师怎么说?天师不是能耐大吗?他怎么会放过她。”

    “嘘,不要这么大声。”小心地左右察看了一下。

    “你以为天师一直呆在咱们这里?天师日理万机。以后不可妄议。”

    “这事就这么过了,你现在就是赶紧把婚期定了。”

    “是,爹。”

    顾若曦回去的脚步是虚浮的,还想着再给她好看,她居然有灵根了。

    她怎么敢?!

    陆府。

    被父亲鞭笞到晕厥的陆泽一直处在昏迷之中。

    随从大多看主人的脸色。

    在女主人的示意下,他们只把饭端到房内,让他自生自灭。

    陆泽仿佛自己的意识已经游离在身体之外了。

    他看见了自己飞到了窗户外,在门外的两个小厮在他窗前肆无忌惮地说话,一点也不担心他听到似得。

    “这里面的还活着吗?”矮个子的说道。

    “早上看过了,还没断气,但是估计快了。”高个子的拿出袖子里面的瓜子开始吃,边说道。

    仿佛俩人就等着他断气的那一刻。

    来到了爹爹的窗户前,爹爹此时的脸上却没有平时对他的不耐。

    哪怕他高中探花,爹爹也觉得应该如此。

    在里面的正是他父亲的继室以及他们的幼子陆洲,他们正围在一起看着洲洲的课业。

    “洲洲,近来进步很大,爹爹会奖励你一匹小马驹。”

    泽泽、洲洲,两人小名都是如此的相似。

    他经常以为父亲在叫他,但是那仿佛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从小到大,陆泽不知道挨了多少顿父亲的打。

    自小,母亲身体不好,性格也弱。

    父亲打他,他告诉她后,她只会流泪。

    后来为了不影响她的身体,他都报喜不报忧。

    后来,父亲又找了继室,更是在继室的挑拨下,经常乱棍于他,把他当做出气筒。

    其实,他也记得父亲好的时候。小时候家里并不富裕,父亲把小小的他举在肩膀,带他走街串巷,笑的那么开心,说乖儿子啊,咱爷俩去吃顿好吃的。

    后来,就再也没有了…

    所以,后来,父亲让他接近顾若曦,他同意了…

    这是父亲第一次请求他,而他希望得到他难得的夸奖,希望再一次被他认可。

    可是,终究是做错了,伤害了那个人…

    那个唯一把他放在心上的人,不在了。

    一个人躺在床上,全身都是鞭痕,伤口溃烂流出了脓液,分不清是梦是醒…

    心痛地难以抑制,仿佛心里的痛比生理更加难以忍受。

    仿佛停止了呼吸。

    不,我还不能死,我还没有找到她说一声对不起,我要亲自找到她。

    床上濒死的人仿佛有了求生的意识,凑近点看,就可以发现他的眼球开始转动。

    感觉自己的丹田发热,有什么东西钻进了身体一样,像是一股股断断续续的流动气体。

    虽然少,但是每流入一点点,他就感觉身体的机能恢复了一点点。

    陆泽的身体在进入了代偿的濒死状态,无意识地自救。

    竟然在吸取了凡间少得可怜的灵气后,在半梦半醒间引气入体了。

    两天后,床上的人醒了过来。

    他竟然感觉自己完全恢复了,转转手腕,手臂和腿似乎更加的有力了。

    他似乎记得,当时当时可是都痛得抬不起来的。

    这是怎么回事,他自己也觉得十分诧异。

    身体仿佛和之前不一样了,目力更清晰了。

    这事他并不打算对外去说。

    本来为了纪悠悠求情,他就是抱着赴死的准备的。

    在黄泉走了一遭。

    他更加看清了自己真正重要的是什么。

    父亲......这样的父亲不要也罢。

    现在居然捡回一条命,对他来说仿若重生一次。

    这一次他是准备好好地去找到她,对她说对不起,以后会照顾好她,不会再伤害她了。

    她会去哪里呢?

    陆泽打算先留在家里打听一下线索。

    佯装又卧床了好几天,在两个小厮的大惊小怪之下。

    他终于“苏醒”了。

    只不过还坐着轮椅。

    “呦,瞧这是哪个瘸子啊。”

    “是大少爷,六少爷你不能瞎说啊。”随从提醒道。

    “本来就是瘸子,我怎么就不能说了。”六少爷陆洲才八岁,也就和纪元差不多年纪。

    陆洲算是纪元的玩伴,平时总在纪元的暴力威胁下,如今他和姐姐一起逃走了,他反而帮起他了。

    “哈哈哈。遭报应了吧。”本来就不是一个母亲,看这大哥不爽,是另外几位少爷最爱干的事。

    而平时陆泽总会骂他一句白痴,和他们哥几个干架,最后不仅被围殴还被爹打,但是陆泽却从来都不后退一步。

    如今,倒是沉默了。

    这混小子这句话倒是说的没错,可不就是遭报应了,小孩子都看得比他清楚。

    到现在,悠悠还没有消息。

    他还没有正式踏入官场,对朝中之事其实也是一知半解。

    性格又比较傲气,其实没有几个同龄的玩伴。

    而他到都城以后却好像没有怎么孤单过,这原因好像是悠悠。

    悠悠不仅是他的未婚妻,更是他的朋友。

    她极为聪慧。有时候他一个眼神,她就能领悟他的含义。而且为了捍卫他的自尊心,经常帮他善后。

    是他,不知好歹。以为中了探花,就是高人一等了。

    轻视这段感情,忘记了初心。

    悔恨不已。

    正在花园发呆,一个仆人走了过来,“大少爷,老爷让你去书房一趟。”

    “好。推我过去。”陆泽吩咐道。

    认清了自己的父亲,心里其实是无波无澜的,再也没有要讨好他的想法。

    就让记忆停留在最美好的时刻吧,他想。

    仿若重生了一次,他看明白了很多事情,知道自己内心里那个慈爱的父亲已经死了。

    到了书房,陆老爷已经背着手在等了。

    听见轮子的滚动声,回过头。

    “果然是贱骨头。”陆泽试图看到那天意识抽离时,看到的爹对着陆洲眼中的慈爱,果然没有。

    “遗传的。”他冷漠回道。

    “你……你这个逆子!”似乎第一次听见儿子对他这么说话,陆老爷顿时惊诧地忘记了发火。

    陆泽已经对他没有要求了。

    “明天,我们将要在福宝楼和顾家商议婚期,到时候,穿的亮堂点。”陆老爷赶紧把正事说完。

    这个儿子其实长的随他娘,长得很俊,但是性格却不像,硬邦邦的,让他看着来气。

    他娘本来也是家里硬塞给他的,他没有什么感情,谈不上情爱,直到遇上了菀娘,他觉得前半辈子白活了。

    好,早点了却这事情也好。

    第二天福宝楼。

    陆泽到了以后,看到早已在桌子边等候的顾家父女,直接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我要退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服软〕〔家有绝色小姨〕〔徐南南帅〕〔秦时罗网人〕〔诱人的后母〕〔当我绑定剧情维护〕〔霍格沃兹1991〕〔心头好〕〔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卓禹安和舒听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