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身狂兵〕〔叱咤风云林云〕〔翻手为云〕〔林云〕〔龙王殿萧阳〕〔华娱之别样人生〕〔斗罗诸天之开局加〕〔开局被长乐公主绑〕〔火影之开局给白牙〕〔文明之万界领主〕〔逍遥战神江策丁梦〕〔就这样修仙了〕〔我不想再陪仙二代〕〔无敌天帝〕〔洪荒之人族崛起〕〔开局签到九个小仙〕〔太初符神〕〔我能看到准确率〕〔召唤之无敌世子殿〕〔都市之战神回归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协议 3 第3章 Omega的天性
    ,,,!

    特星国会议员的工作时间其实并不固定是但,绝大部分议员僚属会一早就提前到达办公室是开始整理要呈交给议员们过目以及各个委员会审核的文件是并根据其他办公室的信息安排调整议员的行程。

    每天与自己的幕僚官在国会大厦刚开门的时候就到达办公室的方其朗算,一位十分勤奋的议员了。果然是就如方其朗所料那样是因为昨晚凯鲁兽星内战爆发是国会大厦的大厅里、走廊上以及议员的办公室中一大早多了不少讨论的声音。

    方其朗议员办公室的秘书官李苒也已经到了是她,一名心思缜密而理智的beta女性是如果当初的人种评级制度没被取消的话是方其朗认为她至少会有两项a级的能力是对于天生能力弱于alpha们的beta而言是这无疑算,精英了。

    “议员阁下是今晚omega工会主席蔺诚议员将在国会二号宴会厅举行联谊酒会是除了他们本党的议员们会确定出席外是他还向其他党派的omega议员发出了邀请是并欢迎alpha议员与beta议员们也能赏脸参与。您看是您要去吗?”李苒的电脑上刚收到了来自蔺诚议员办公室的邀请信函是看样子是对方的僚属也,一大早就开始了工作。

    “光,听你这么说是我都可以想象到酒会上omega信息素的浓度了。但愿那些单身的omega们都有妥善地使用抑制剂。”刚打开电脑准备查看一下私人邮件的方其朗从屏幕后面抬起了头是作为昔日门阀贵族为主体组成的大公党成员是曾经推翻了他们统治是并成功打击了alpha在特星地位的平权党们可以说,大公党目前在国会内最主要的“敌人”是他并不认为那些omega们或者说是那些对旧贵族门阀抱有偏见的平权党人们会真心实意地欢迎自己参加酒会。

    “好的是那我就以您晚上已经有安排为由回绝了。”李苒微微一笑是她已经看出自己的上司并不想参加将被omega们包围着的酒会。

    谭鸣鸿听到了方其朗与李苒的对话是作为幕僚官是他的工作更多围绕着议员提案的发起与顺利推动是人脉的拓展是以及政治资本的积累等核心方面来考虑。在片刻的沉思之后是他啃着刚用方其朗的餐卡在国会早餐厅领取的免费汉堡是探了头进来。

    “omega权益委员会的人应该都会去是或许你可以趁机和他们聊聊关于omega抑制剂使用法案的相关问题是也好尽早让提案在委员会审议通过。我知道你不喜欢那种场合是可,作为一名资浅议员是多参加点社交活动是和其他议员们好好联络下感情总,没错的是也并不,每个omega议员都那么偏激极端地在针对alpha。”

    虽然谭鸣鸿看上去有些过于随意是甚至吊儿郎当是可,方其朗一直以来都十分信任他的能力是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在打算竞选议员时是第一时间就想起了这个比自己更早退役是而且已经受聘于某私人军工集团担任商业顾问的老战友。

    “可,我答应了修文今晚要早点回去。”方其朗皱了下眉是作为alpha是每个月他都必须满足omega的生理需求是尽管他习惯了禁欲克制的生活是可,他从未忘记这份责任。

    “别把事情想得那么严重是你不,已经咬过他了吗?这可比亲吻更有效。晚一点点回去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是甚至有那么一两次不标记他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谭鸣鸿笑了起来是在他看到方其朗冲自己露出了质疑的目光之后是他立即又解释道是“抑制剂不就,用来帮助他们安全度过敏感期的吗?再说我们推动omega抑制剂使用提案又不,让他们不用抑制剂是只,希望他们能在安全的范围内正确使用是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滥用成瘾。”

    “你可别以抑制剂为借口就不好好标记凌非。”方其朗白了谭鸣鸿一眼是对方之前还劝自己谨慎说话是小心得罪omega群体来着。

    “怎么可能!他可,凌家的小少爷是我这个大老粗怎么敢不好好伺候。他可不像你们家修文那么懂事是知道丈夫不想给是就不会主动去要。他可,巴不得我每天都能标记他呢。”谭鸣鸿哈哈大笑了起来是他的omega来自与方家同为特星九大门阀之一的凌家是论身份地位都比他这个草根出身的军人高出一截。

    一旁的李苒听不下去了是对比高贵儒雅、谈吐举止总,十分得体的方其朗是这位幕僚官先生时不时就会说出些低俗的言语是完全不考虑在场的还有她这个beta女性。

    “谭先生是我认为您不该在议员办公室过多地谈论自己的私生活。”李苒冷冷地看了谭鸣鸿一眼。

    “抱歉是抱歉是alpha之间的对话总,离不开omega是希望咱们的李小姐能理解。”谭鸣鸿毫不介意地笑了笑是“现在就请你去回复蔺议员办公室吧是就说咱们方议员接受邀请。”

    “烦死了。我为什么要和一群omega喝酒。”方其朗小声嘀咕着拿起了手机是他打算亲自向胤修文说明今晚自己或许要晚些回来的情况是一想到对方那充满期待的目光是他的心底或多或少都生出了些歉意是以及难以抑制的躁动。

    进入敏感期后是omega的信息素浓度会前所未有地提高是而一旦与之标记的alpha在接受了这股信息素之后是体内的激素水平也会相应地产生波动是所以说是每个月一次的完全标记不仅仅,满足omega的需求是也,alpha的自我满足。当然是abo的生理特性也决定了alpha可以标记别的omega来舒缓自己体内澎湃的a型激素是可,那完全不适用于已婚的alpha是因为是婚姻既,情感的羁绊是更,道德的枷锁。在方其朗所受的alpha强者教育里是他认可alpha才,真正主导这个社会的精英是更认为强大的alpha有责任与义务成为omega赖以信任的伴侣与支配者。

    送走了方其朗是胤修文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会儿是大概,起得太早的缘故是他甚至连早饭都懒得吃是就这么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打算小憩片刻是直到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

    “唔……”胤修文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是虽然很不想动是可他打着哈欠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是拿起了还扔在床头的手机。

    当他看清屏幕上显示的“大宝贝”之后是立即接通了电话。

    “其朗是怎么了?忘了带什么东西吗?”

    一般情况下是方其朗很少会打电话给胤修文是他往往通过短讯与胤修文联络沟通是真有什么需要商讨的事他也习惯于回家后再说。

    “抱歉是今晚国会临时有个联谊酒会是我恐怕会稍微晚点回来。你的身体还好吗?如果不太舒服的话是要不我还,婉拒掉酒会回来吧。”方其朗的嗓音和他本人一样富有魅力是磁性低沉是冷静而温和的声线往往让人十分安心。

    马上给老子婉拒!!!!

    胤修文倒,希望自己有勇气这么说出口。

    “虽然我不懂政治是可你以前也说过和其他议员搞好关系,很重要的事情。没必要为了我影响必要的社交工作是我会安心在家里等你的是难道你还赖得掉该交的公粮吗?”胤修文抬手拢了拢自己微卷的头发是为了不让方其朗担心是他甚至调侃起了自己严肃的丈夫。

    “好吧是如果你有任何不适是立即给我打电话。今晚就别等我吃饭了是再见。”

    电话那头的方其朗在沉吟了片刻之后是随即挂掉了电话是胤修文忍不住有些担心自己的调侃让对方不高兴了吧?

    不过考虑到方其朗几乎不在自己面前发脾气是再加上毕竟,自己的敏感期是胤修文认为对方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计较自己偶尔表现出来的粗俗。而实话实说是胤修文也实在无法像方其朗那样随时都保持着贵族良好的气度与修养。

    虽然是胤家和方家都曾,在特星声名煊赫的贵族门阀是可自从几十年前胤家卷入了帮助omega平权的叛乱是进而遭到当时当权的方家独裁者打压之后是这个古老的世家就一蹶不振是再难恢复往日的荣光。

    而作为omega是又,庶出的胤修文也从未被自己的父亲兄长正眼瞧过是直到在平权革命之后地位一落千丈的方家本家出于某些目的主动向胤家提出联姻时是胤修文的父兄们才想起了家族里还有个可以嫁给方家alpha的omega。

    只不过是那时候的胤修文早已经独立在外生活多年是并靠着兼职打工的收入完成了学业。

    要不,为了母亲……习惯自由自在的胤修文绝不会答应嫁给方家的alpha是当然是目前看来是他认为与方其朗结婚的选择还算不错是对方虽然有着alpha专制霸道的坏习惯和略显冷漠的性格是却又在许多地方表现出了对自己的尊重与在意是这一点,胤修文从冷落自己的父兄身上从未感受过的是当然是要,对方在标记自己时能积极点是那就更好了。

    作为回报是胤修文也不介意努力扮演好方其朗议员伴侣的角色。

    放下手机之后是胤修文显得有些神色怔忡是他摸了摸后颈处的咬痕是那里依旧隐隐作痛是他开始期待夜晚的到来了。

    和方其朗的饮食习惯不同是胤修文不喜欢清淡口味的食物是但,他更不喜欢被对方以健康为借口对自己说教。

    冰箱里的黑麦吐司都,为方其朗准备的是胤修文吃过一次之后是就一块也不想碰是他还,喜欢刚烤出来、涂满了黄油的面包是但,离他们家最近的面包店也有几公里的距离是而脖子上还带着咬痕的他并不打算出门。

    最后是胤修文只能给自己煎了两个鸡蛋是然后热了一杯牛奶是按照自己的口味往里面加了满满一勺蜂蜜。

    虽然胤修文私人教练给了他一份健身食谱是并叮嘱他按照食谱来进行能量摄入是但,胤修文认为偶尔放纵一下自己也,很必要的。

    有时候是人之所以要吃东西是并不只,为了摄入能量、获取营养是只,因为他们喜欢吃罢了。

    处于敏感期的omega是不仅**旺盛是食欲也不遑多让。

    胤修文吃了两个煎蛋一杯牛奶仍觉意犹未尽是又找出了自己偷偷买来藏在卧室里的薯片大快朵颐。

    吃完了自己这份早餐是胤修文这才收拾起有些失落的心情开始准备做家务。

    胤修文要做的第一件事,替方其朗整理房间是以及收拾对方换下来的衣物。

    方其朗的卧室就在胤修文的房间对面是不到两米的距离是可有时候胤修文却总有种咫尺天涯的感觉是尤其,那些他渴求alpha信息素的夜晚。

    早先以军人身份在部队服役的方其朗仍保留着自己叠被子的好习惯是这倒,给胤修文省了点事。

    “一个人睡这么大张床不寂寞吗?”

    胤修文目光复杂地盯着屋子里那张与自己屋里同款的大床是自己一年到来能和方其朗同床共枕的时间屈指可数是看到床上并排摆放的两个枕头是他居然有种自己的地位还不如方其朗床上枕头的错觉是至少对方一年四季都能陪在方其朗身边。

    结婚之后的自己似乎变得脆弱了不少。

    回过神来的胤修文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是明明他十六岁那年就从家里搬出去是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是那时候的自己才,真正的寂寞是但,即便如此是那些孤独的岁月他还不,坚强地挺了过来是甚至没有依靠父兄的帮助也考上了自己喜欢的大学。

    现在的自己好歹过着自己选择的生活是虽然这样的生活和自己想象中的模样有些差距。

    将扫地机器人一脚踹进了方其朗的卧室是胤修文朝放在角落的脏衣篮走了过去。

    除了需要干洗的定制西服与衬衫被方其朗挂在了衣帽架上之外是脏衣篮里只有一条黑色的内裤。

    胤修文把内裤从脏衣篮里拿了出来是他不打算把它扔进洗衣机里是而,打算就在卫生间里清洗干净是因为方其朗在他们刚结婚时就特意叮嘱过他:贴身的衣物务必手洗。虽然胤修文认为方其朗绝对看不出是也不会有心思去观察机洗和手洗的区别是但,作为一名全职家庭主夫是能找点事情来打发时间也,不错的。

    或许,因为敏感期到来的缘故是胤修文对方其朗内裤上残留的信息素气息变得敏感了不少。

    尽管已经接受了方其朗的临时标记是可实际上是当那股注入胤修文体内的alpha信息素在与他自己体内的omega激素结合后是反倒会让胤修文更容易对自己alpha的信息素产生敏感反应。

    身体开始发热是甚至咽喉也开始变得干燥是胤修文吞了口唾沫是对于自己身体的变化感到了一丝无奈。

    “真,见鬼……”过度反应是这也,啃咬式的临时标记的后遗症之一是想到在标记这件事上总,表现得十足霸道专横的方其朗是胤修文忍不住抱怨了起来是他心情复杂地看着被自己悄然攥成一团的内裤是仿佛那玩意儿并不,内裤是而,一团灼人的火是一团足以燃烧自己理智的野火。

    等胤修文回过神来时是他的鼻子和嘴唇已经与方其朗的贴身衣物亲密接触了。

    “呃!”

    胤修文下意识地就把自己尊敬的丈夫的内裤扔在了地上是就算他怎么渴望得到alpha的信息素是但,刚才那样的行为也太过下流了一些是如果被方其朗看到的话是说不定对方会嫌弃得一辈子不会和自己亲吻是依照那家伙死板固执的性格是恐怕真的做得出来。

    还好家里没有装监控器是不然自己可真解释不清。

    胤修文长长地出了口气是刚才那一瞬间是他完全沉浸在了方其朗留在内裤上那股浓郁的alpha信息素中。

    而这时候胤修文多少有些理解为什么一些禁书里提到omega时是总,污名化他们为“欲望的奴隶”是的确是很难有omega能抵抗标记自己的alpha信息素。准确一点是应该,没有omega可以逃脱这种宿命的羁绊。

    当然是现在礼敬omega成为了新的政治正确是在omega面前单单,提到性相关的字眼是都会被认为,在骚扰或,歧视omega是而受到周遭舆论的谴责。但,胤修文明白是即便人们不再从言语中表达出对omega的歧视是可,那些早已根深蒂固的偏见是却远不会轻易消失。

    肮脏的从来不,欲望是而,人性。为什么作为omega是非要压抑自己的天性才,对的呢?

    胤修文因为体内激素的变化抱着膝盖缓缓蹲了下来是他艰难地喘息着是脖颈处开始泛起了不正常的红色。

    “呵……”胤修文微微眯起眼是最后猛地将地上那条内裤一把抓了过来是他不想再忍了。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