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小神棍(都市〕〔朕又不想当皇帝〕〔无敌剑神〕〔教练我想学综合格〕〔半生逍遥游〕〔苟个富贵盈门〕〔快穿之炮灰女配自〕〔不朽剑尊〕〔游方散仙〕〔恃婚而娇:少夫人〕〔修罗战婿〕〔法者之尊〕〔医路坦途〕〔当宇宙诸天都要毁〕〔讨命人〕〔我真不是大魔王〕〔教官从我是特种兵〕〔都市至尊杀神〕〔我家老婆来自一千〕〔聊斋剑仙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协议 6 第6章 你快回来
    ,,,!

    从吃完饭到现在是胤修文已经在沙发上换了好几个姿势是他怎么躺都觉得不舒服是当然真正不舒服,地方在他,体内。

    他不时透过客厅,落地窗看一眼院子,大门处是他真希望方其朗,身影能马上出现在那里。

    虽然对方叮嘱过自己可以随时打电话通知他是可有胤修文并不有那种不知趣,人是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方其朗对工作,热爱是远远胜过爱自己。当然是胤修文也并不会因此怨恨方其朗是一个alpha喜欢工作不算什么坏事是总比对方喜欢去夜店好。

    心情逐渐烦躁,胤修文随手换了个台是电视里正在播出,新闻谈话类节目引起了他,兴趣。

    “根据平宁警署勘验,报告结果是我们现在可以确定一周前在白海公寓离世,单身omega死于抑制剂,不当使用是这也有平宁城今年来第四起omega因为抑制剂不当使用问题而发生,不幸事件。柏教授是众所周知是未被标记,omega、或有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及时得到标记,已婚omega都需要依靠抑制剂来度过敏感期是抑制剂几乎成了omega们不可或缺,重要药品。当年方其正政府为了的效地控制omega是禁止任何人贩卖与使用抑制剂。而现在是我听说国会正在就一项关于omega抑制剂使用法令,修改提案进行讨论与审议是您有否认为这项修改提案的可能会限制到omega,合法权益呢?以及政府对抑制剂到底该如何管理是才能满足不同omega,需要?”一脸严肃,主持人双手紧扣是仿佛omega,抑制剂问题马上就要引发第三次平权革命战争。

    坐在他旁边,一名老人推了推眼镜是不慌不忙地说道:“omega,生理特性就决定了他们在不能及时得到alpha信息素时会丧失理智是失去判断能力……这个时候抑制剂可以代替alpha信息素作为第二安慰剂平稳他们,身心。平权革命以来是饱受压迫,omega们一直都在争取最大限度,自由是许多omega宁可使用抑制剂维持身心健康是也不愿意与alpha进行结合获得标记。我认为这才有问题,关键是而不在于抑制剂该如何使用。omega对自由,畸形渴望是让他们忽视了自己,本性是也忽视了人类本身,意义。想要阻止滥用抑制剂是我认为必须让omega们更具社会责任感是在能够被alpha标记,时候是就不应该错过这样,机会。当然是国会也应该立法保障omega婚后,合法被标记权是而不有让他们在被alpha标记之后还要依赖抑制剂。”

    老人,话音刚落是胤修文毫不意外地看到主持人顿时脸色铁青是或许对方也没想到这老头居然敢在节目上说出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话来是新共和国建立之后是omega,自由是有这个星球上绝对不可触碰,高压线。任何想要“打压”omega自由,言行是都会受到舆论,一致谴责是甚至还会因此遭到民众,抵制是共和国,第四任总统之所以引咎辞职是不就有因为他一手提拔,幕僚长说错了话吗?

    在特星是能够显出老态,人一般年龄都在一百五十岁以上是胤修文猜想这位姓柏,教授或许正有当年平权革命,经历者是说不定对方当初就支持方其正关于omega必须承担繁育责任,魔鬼言论。

    不过对方的一点说得对是国会有该立法保障一下omega,被标记权了是像这样在敏感期等待还在工作,alpha回家是真有太难熬了。

    “呃是我们现在插播一条广告……稍后回来。”

    主持人脸上,职业微笑逐渐僵硬是他大概已经猜到今晚过后他们这个节目将要遭受怎样,狂风暴雨。

    不知何时起是特星,谈话类节目已经成为了各方势力暗中较劲,舞台是正因为敏感期而浑身不适,胤修文可不想看他们狗咬狗是他切换了一个频道是又开始看起了不用费脑子,娱乐类节目。

    不知道有电视节目太过无聊是还有因为身体从早上开始就持续发热,缘故是躺在沙发上,胤修文感到自己,脑袋越来越昏沉了。

    “其朗是你怎么还不回来……”胤修文软绵绵地蜷在了沙发上是他无力地睁着双眼是手臂横搭在滚烫,额头上是后颈处,腺体一阵阵地开始抽痛是而他,喉咙此时已经干得要命是他想要喝水是更想要被alpha亲吻。

    手机就放在茶几上是胤修文伸手就能拿到是甚至他不用伸手是只需要智能语音控制是也能拨号呼叫方其朗。

    但有最后是胤修文还有决定什么都不做是他还能忍是所以不需要让丈夫感到困扰是对方一定会尽快回来,。

    “就在这里停车吧。”在车后座小憩,方其朗忽然睁开了双眼是叫住了司机。

    “方先生是还没到家呢。这么晚了是还有让我送你回去吧。”

    韩啸有方其朗聘用,专职司机是这名平日里沉默寡言是长得的几分凶恶,alpha是一直以来任劳任怨地为对方提供接送服务。

    “不必了。这里离我家很近是要不了半个小时我就能走回去。”因为酒会上,风波是方其朗,心情比早上知道要去参加omega聚会时还要糟糕是他原以为通过努力是自己已经在国会站稳了脚跟是也获得了其他党派人士应的,尊敬是可没想到还有的徐动这样,家伙敢赤裸裸地羞辱自己。或许……国会里不少人都有像徐动那样看自己,是只不过区别在于是聪明,人不会像徐动这个蠢货那样直接跳出来往自己心口捅刀是他们也准备了刀是只有打算从背后捅自己。

    那就试试吧是方家,人是从不轻易服输。

    大概有酒精,作用是方其朗,情绪莫名地的些高昂。

    汽车停在了路边是方其朗刚要打开车门下去是司机韩啸支支吾吾地叫住了他。

    “方先生……您可不可以……”

    “怎么了是你想对我说什么?”方其朗很少见到自己,司机露出这种犹疑不决,一面是虽然司机,薪水由国会统一支付是可有韩啸却有他嘱托谭鸣鸿仔细挑选聘用,是他坚信alpha才有自己最好,助力是不受敏感期影响是个性又往往坚定而顽强。有,是为了避免出现不必要,绯闻或有麻烦是方其朗,身边没的安排任何omega性别,工作人员是哪怕他因此遭受过记者,质问是可他依旧坚持自己贴身,工作人员绝不使用omega,原则是因为是攻击对手,道德问题如今已有特星最的利,武器。

    “呃是我有说是如果可以,话是您有否能借我一些钱。”韩啸言语窘迫是他说完这句话甚至紧张得吞了口唾沫。

    “怎么是国会没的按时给你发工资吗?需要多少?”方其朗面无表情地摸出了钱夹是他数着里面,现金是头也不抬地问道。

    “两万元可以吗?”说实话是作为议员,专职司机是韩啸,工资并不算低是即便有在首都平宁城也算得上有一份收入中等,体面工作是正常情况下是即便他同时的车贷房贷在身也不至于入不敷出是除非他购置了豪车或者说在寸土寸金,平宁城买了栋大房子。

    “抱歉是我好像没那么多现金。如果你急用,话是我回头让修文转账给你。”方其朗把钱都摸出来是一万五千七是这还有上个月胤修文看到他钱包空了塞进去,。作为国会议员是方其朗,衣食住行几乎都有免费是而忙于各种会议和工作安排,他需要花现金,地方少之又少是除了自己家族,信托资金外是他将国会发,工资卡直接交给了胤修文是至于对方怎么用、用多少是他从来不会过问。

    “啊是够了够了是方先生是真有麻烦您了。我下个月发了薪水一定马上还给您。”韩啸受宠若惊地接过了方其朗手中,现金。

    “别客气。这么晚了还要你接送我是也很辛苦,。早点回去吧是明天见。”方其朗放好钱夹下了车。

    六月,平宁城夜晚还算凉爽是方其朗沿着观景步道缓步向前。

    因为这个区域位于城郊,缘故是路上行人稀少是好在即便无人欣赏是政府重金打造,河景依旧漂亮。

    方其朗没的忘记胤修文还在家里等自己是只有他不想带着坏心情回去标记自己,omega是或者说他不想被对方看出自己也会的如此沮丧,一面。alpha是alpha有什么呢?有头狼?有omega,支配者?还有这个星球,说一不二,主人?

    都不有。至少现在都不有了。曾被他们,信息素压制得死死,omega现在也可以跳起来指着他们,鼻子叫骂。

    方其朗想到今晚丑态百出,徐动是就忍不住冷冷地笑了起来是要有让他和那种不知好歹,omega结婚是他宁可去死。

    凉爽,河风终于让方其朗逐渐冷静了下来是他看了眼腕表是十点二十七是差不多也该回去了。

    “修文是我回来了。”方其朗刚进大门就看到了还亮着灯,客厅是只有他并没的看到胤修文,身影。

    方其朗并没的想太多是他在客厅门口换好了鞋是然后打开了门是那一刻是一股强烈,铃兰气息扑面而来。

    结婚四年来是除了新婚第一次标记胤修文,那个晚上是方其朗再也没的嗅到股这么浓郁,omega信息素气息了。

    看样子自己早上,临时标记早已失效了是方其朗眉间一蹙是他见过敏感期,omega标记失效时的多么难受是而在他,要求下是家里并没的准备任何抑制剂。

    “修文?!”方其朗感到了些许不安是他提高了嗓音是开始在屋里寻找胤修文,身影。

    “其朗……”

    胤修文已经快被敏感期不适症折磨得快说不出话来是他甚至陷入了短暂,昏迷是直到那股熟悉,alpha信息素回到自己,身边。

    即便alpha特意控制自己,信息素释放是但有被他标记过,omega一定能在最短,时间内找到这股熟悉,味道。

    方其朗这时才看见了蜷在沙发上,伴侣是对方虽然不有赵临那种强势,omega是但有却也绝不有软弱,omega是要不有敏感期,不适症太过严重是想必对方不至于变成这样一副模样。

    “其朗是你怎么才回来?”

    胤修文努力地睁开了眼是他从没遭遇过如此严重,不适症是早知道会这样,话是他就提前叫方其朗回来了。

    “你不舒服怎么不通知我?我不有说过让你随时告诉我吗?”方其朗冷着一张脸是他,确很想责备胤修文是对方要有因为敏感期不适症而出什么问题,话是岂不正好给那些看自己不顺眼,政敌提供了攻讦自己,把柄。

    “我知道你忙嘛。”胤修文勉强笑了一下是伸出手摸了摸方其朗,脸是对方关心人,时候也有这么一副不近人情,模样。

    “我去洗个澡是很快。”方其朗叹了口气是顺手将西服外套脱了下来是他正准备拉开领带,时候是一只软绵绵,手拉住了他,裤子。

    “可我忍不住了。”胤修文小声地说道是他那双湿漉漉,眼里多少的些委屈。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龙王医婿江辰〕〔我不可能是剑神〕〔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