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护花小神医〕〔薛昊天柳慕晴〕〔李欣雨〕〔溟海仙尊〕〔仙尊归来莫海〕〔神医药王〕〔娱乐圈餐饮指南〕〔我在聊斋当符师〕〔逍遥龙帅〕〔林霄〕〔云安安北辰逸〕〔龙帅回归〕〔空间农女:家有悍〕〔顾贝贝〕〔超神学院恒古传说〕〔全能监督〕〔重生之帝君归来〕〔若能情深共白头〕〔近身狂婿〕〔童话世界最强王子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协议 8 第8章 小气鬼
    ,,,!

    胤修文的高热直到早上才完全褪去,这就是被alpha完全标记的好处,尽管接下来的三四天时间里,他依旧会比平时更渴求alpha的信息素,但是那种让他坐立不安的焦躁感会大大减轻,日常生活也不用再担心受到影响。

    虽然手机铃声没有响起,但是生理闹钟却让胤修文下意识地醒了过来。

    “唔……”仍有睡意的胤修文下意识地就要伸手去拿手机看看,可很快,他就察觉到自己所在的房间是方其朗的卧室。

    “糟了!”他猛地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是如此酸痛。

    尽管身体的每一寸肌肉都在抗议,可胤修文还是赶紧掀开被子下了床,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为他的丈夫准备早餐。

    “其朗?”胤修文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房门,他不知道方其朗此刻正在客厅里做什么。

    对方难道真的工作了一个通宵?还是说已经醒来了?

    接着,刚把头探出房门的胤修文听到客厅里传来了一阵平稳的呼吸声,他抬手揉了揉眉心,无奈地笑了笑。

    清晨的客厅非常安静,窗外的晨光也正柔和,方其朗斜靠在沙发上,头微微后仰,睡得正熟,只是因为睡袍腰带松开的缘故,这位平时总是穿着打扮十分严谨的alpha已经不可避免地露出了整条大腿,如果是在公共场合,按照现行的alpha行为准则来判定这无疑是种对omega的骚扰。

    胤修文正打算叫醒方其朗,然而在他走到沙发跟前时,这才惊愕地发现他的丈夫居然没有穿内裤。

    方其朗的睡袍下面居然是空的,这个认知震惊了胤修文,毕竟他一直以为自己的丈夫不喜欢赤身裸体,所以即便在家里也总是用睡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看样子,自己并不够了解这个一起生活了四年的alpha。

    胤修文若有所思地捂住了嘴,他在考虑自己到底要不要叫醒方其朗,对方那张棱角分明的俊美面容上写满了疲惫。

    是因为昨晚标记了自己吗?胤修文只记得自己中途昏了过去,之后发生了什么,只有他身上那股挥之不去的酸痛感才知道了。

    “真是的,明明都这么累了,还非要工作……”胤修文轻声抱怨起了这个宁可在客厅通宵一夜工作也不肯和自己好好睡觉的alpha,他打算让方其朗再睡一会儿,但是在那之前,他好歹得替对方把睡袍拉扯一下,虽然屋子有恒温新风设备,但是他并不想让方其朗醒来后感到尴尬,对方毕竟是那么要面子的alpha。

    胤修文刚要伸手替方其朗系上腰带,对方腿根处的伤痕难以避免地映进了他的眼底,而这也让他本该伸向对方腰间的手,下意识地就伸向了方其朗的腿根。他知道方其朗一直在避免让自己看到这处伤痕,可是他却认为在自己与方其朗步入婚姻殿堂那天起,他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抚慰这道伤痕的人。

    胤修文从不嫌弃他完美的alpha丈夫身上这处不完美的存在。

    “唔……”腿根处忽然传来的触碰感让方其朗在一阵惊悸中醒了过来,那一瞬间,他仿佛又回到了自己受伤倒地被星际流匪逼上绝境的那一幕。

    “你在做什么?”方其朗一低头就看到了胤修文那双充满了同情的目光,以及那只好死不死伸到自己大腿处的手。

    “呃,其朗,你醒了。”胤修文脸上一红,赶紧把手抽了出来,他心里暗暗叫苦,自己这样的举动可别被方其朗误会自己在趁机吃他豆腐,虽然他们之间是合法伴侣,但是依对方那典型的alpha强势的性格或许是接受不了被omega吃豆腐这种事情发生。

    方其朗不动声色地合拢了腿,然后拉过睡袍挡了过来,他总不能一巴掌把自己的omega拍到墙上,家暴是犯罪行为,作为国会议员的他不可能犯下这种愚蠢的错误。

    “果然,你还是记恨我昨晚骂了你吗?”方其朗轻轻地笑了一下,哪怕此刻他的心里的确十分不舒服。他大概明白胤修文为什么会摸自己的伤痕,无关任何欲望,仅仅是同情怜悯。但是像胤修文这样从小得不到重视的庶子又有什么资格来同情怜悯自己呢?这才是胤修文对自己最大的冒犯。

    聪明的人总是能用对话化解尴尬的场面。

    胤修文一下就明白了方其朗的用意,对方虽然很不开心,但是似乎并不打算追究自己的冒犯。不过,说来也是可笑,omega抚摸自己的alpha也是一种冒犯吗?在别的家庭里,这或许应该被定义为亲昵。

    虽然外貌与言行上无可挑剔,然而胤修文还是深深感受到了自己丈夫内心深处阴冷刻薄的一面。

    就像现在,哪怕对方的确在对自己微笑,可胤修文仍感觉到了那双深蓝色的眼里传来的寒意。

    “修文,早餐就辛苦你了。我去洗漱下。”方其朗睡意全无,他本来昨晚还觉得胤修文在床上表现得不错,可现在他又觉得这个庶出胤家、没有受过任何贵族式教育的omega有时候也有些不知分寸,胤修文应该知道自己对这处伤痕的忌讳的。

    但是,因为这种事去责备对方似乎也有些小题大做,和一个omega计较会显得alpha的心胸太过狭隘。

    方其朗恨恨地系紧了腰带,而接下来他才意识到另一个问题——自己其实喜欢裸睡的习惯被胤修文发现了。

    心烦意乱地洗漱好之后,方其朗这才从连通卧室的置衣间里新拿了一件衬衫,他的好心情一大早就被破坏了。

    等到穿好衬衫,头发也重新抹上蜡油梳得整整齐齐的方其朗从卧室出来的时候,胤修文已经替他泡好了咖啡正在料理台上忙着准备果蔬沙拉。

    “咖啡已经泡好了,放在餐桌上。”胤修文头也没抬地对方其朗说道。

    方其朗冷冷地盯着仍在为自己早餐忙碌的胤修文,他一肚子不爽,却又不能发作出来。

    “其朗,快用餐吧,一会儿司机就来了。”

    当胤修文笑着将果蔬沙拉和方其朗喜欢的黑麦吐司端上桌时,他偷偷地瞥了眼姿势端正地坐在餐桌边喝着咖啡看着新闻的丈夫,对方那张不微笑时就显得冷峻的脸今天似乎多了一层霜。

    方其朗一声不吭地拿起了吐司,然后他像想起什么似的看向了总算忙完的胤修文。

    “我的煎蛋呢?”

    没有煎蛋搭配的吐司,就如同没有灵魂的肉体。早餐吃吐司夹煎蛋是方家一直以来的习惯,而习惯总是很难改变的。

    和方其朗质问的目光撞在一起的时候,胤修文着实倒抽了一口冷气,他居然忘记给这个来自早餐不吃煎蛋就会死星的丈夫煎蛋了!一定是昨晚昏过去导致自己的脑细胞大量死亡,否则自己怎么可能会忘掉那么重要的事。

    “抱歉,抱歉,我现在就给你煎。”胤修文赶紧向方其朗道歉。

    方其朗做了一个深呼吸,随后别开头一边将果蔬沙拉夹到吐司里,一边语气平静地说道:“没关系,不用麻烦了。鸣鸿他们该来接我了。”

    果不其然,方其朗还没吃完手里的吐司,屋里就响起了门铃声,这个时间点,不用说都知道是谁来了。

    胤修急忙将方其朗的西服和配饰都拿了出来,当他准备和往常一样为方其朗戴上领带时,对方只是微笑了一下,然后径自婉拒了自己的帮助。

    这个小气鬼果然在生自己的气。

    也是,一大早被自己摸了大腿,又没吃到煎蛋,或许还被自己霸占了一晚上的床。

    难怪那位出身高贵、教养良好的方其朗先生也难免会生气。

    胤修文自嘲地笑了笑,根据他的经验,自己的丈夫或许需要三天的时间才能消气。

    “还在吃早饭呢?”谭鸣鸿神清气爽地走了进来,笑着看了眼桌上只吃了半碗的果蔬沙拉,司机韩啸在车里等着,对方向来不会主动迈进方其朗的家。

    方其朗正在戴上一副舵型袖扣,他这种特别注重仪表的人光是西服配饰就有一大抽屉,足够他一个月三十天不重样。

    “我给你发的邮件收到了吗?”方其朗戴好袖扣之后,又夹上了领夹,今天他戴的是一条素色的领带,用领夹点缀一下是个不错的选择。

    “邮件?你什么时候发的?”谭鸣鸿一脸茫然,听到方其朗这么说,他这才掏出手机查看了一下,接着这位爽朗的alpha大声抱怨了起来,“凌晨三点四十六!这个时间我肯定是睡觉啊!”

    “你总是要等到去了办公室才开始查看邮件,这个习惯不好。”方其朗皱了下眉,他正打算去拿桌上的腕表,胤修文已经主动地想要替他戴上了。或许是考虑着有外人在,方其朗没有再拒绝胤修文的殷勤。

    “可是我不喜欢家里办公。而且,我也从没耽误过要紧事,议员阁下,不是每个人都是您这种工作狂的。”谭鸣鸿冲胤修文眨了眨眼,对于方其朗对工作充满狂热这一点,对方想必也和自己一样深受其害。

    “我昨天让你安排的会面都通知了吧?今天下午我还想抽空去拜访下顾元帅,看看他对凯鲁兽星内战都有什么看法。”方其朗抬手看了眼表,这只黑金表面的腕表是他从军时父亲送给自己的,他一直十分珍视。

    “那就要看他老人家有没有空了。”谭鸣鸿撇了下嘴,就算对方是议员,军部元帅这样的人物也不是说见就能见到的。

    “我走了,修文。再见。”出门之前,方其朗转过身,目光温和地看向了胤修文。

    “再见。”胤修文迟疑了一下,“你今晚回来吗?”

    方其朗看了眼谭鸣鸿,对方立即打开手机查阅了一下行程。

    “今晚倒是没什么安排,不过就怕会有什么临时的酒宴餐会。以及如果你下午要去拜访顾元帅,你确定他不会留你吃顿饭吗?”谭鸣鸿提醒了方其朗一句。

    “修文,今晚你自己先吃吧,不用等我。”方其朗抱歉地笑了笑。

    “其朗,别忘了临时标记,我的敏感期还没完全过去呢……”胤修文终于找到机会提醒丈夫为自己临时标记了,敏感期的麻烦就在于,omega会同时需要完全标记与临时标记两种方式来缓解敏感期不适,这也决定了他们如果不想依赖抑制剂,就必须依赖自己的alpha。

    “瞧我,差点把这事忘记了。你还在敏感期呢。”方其朗一脸恍然大悟,他上前一把揽住胤修文的腰,低头就一口咬在了对方后颈处的腺体。

    “唔……”胤修文发出了一声轻哼。

    肌肉被咬破首先带来的是疼痛,alpha信息素注入之后,还要过一会儿才能慢慢发挥作用,所以其实很多omega都不太喜欢啃咬方式的临时标记,因为这种方式既疼痛又不美观,当然也不否认有部分omega认为留下alpha的咬痕是比吻痕更浪漫的事。反正胤修文不是那种只会追求浪漫的omega。

    “修文,敏感期你在家多休息吧,有什么事记得一定通知我。”方其朗舔了舔唇瓣上沾染的血丝,富含omega信息素的体液总算让他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对了,我房间的床单麻烦帮我换一下。”

    那上面都是你留下的液体,当然必须你来清洗。方其朗的逻辑很简单。

    胤修文一边点头,一边揉着脖子处的咬痕,比昨天还痛,这家伙果然还在生自己的气!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