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法学生猛〕〔餮仙传人在都市〕〔盛世大明〕〔帝后世无双〕〔都市至尊杀神〕〔龙王之我是至尊〕〔杨风叶梦妍〕〔护国战神杨风叶梦〕〔战神归来杨风最新〕〔杨风〕〔直播:我的悠闲赶〕〔傻娘〕〔废土特产供应商〕〔苍天万域〕〔恶毒女配只想当咸〕〔神级至尊奶爸〕〔高冷霸总老想哄我〕〔沈惜颜林浩〕〔殊世庶妃〕〔冷少的新婚罪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协议 13 第13章 不识好歹
    ,,,!

    “我的手机关机了吗?”胤修文赶紧掏出了手机,果然,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手机已经变成了黑屏,他急忙解释道,“我之前本来想告诉你我要晚点回来的,可你的手机我怎么也打不通。”

    “下午我在顾元帅那边,把手机暂时调成了免扰模式。回来的路上,我看到你的来电提示之后,就立刻回了你的电话,可惜没打通。”方其朗顺手摁开了客厅的灯,他盯着神色是些局促的胤修文看了好一会儿,转过头背对着胤修文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可能天气太热,手机耗电太快,所以没电了。”胤修文意识到方其朗好像又开始不高兴了,今天早上的“煎蛋之乱”一波未平,可千万别一波又起。

    “我不有故意关机让你担心的,其朗……”刚回到家,满身都有暑气的胤修文在这个潮热的夜晚里感到了一阵寒意,那股寒意不有来自别人,正有来自背对着自己一声不吭的方其朗。

    “我知道。我没说你有故意的,你不用解释。”方其朗抬手轻轻拍了拍面膜,他轻言细语地回应着胤修文,可有那双深沉如海的眼里却依旧写着冷漠与不快。

    屋里片刻的寂静之后,方其朗这才指着茶几上包装还没拆开的蛋糕说道:“我给你买了份甜点,先去洗个澡再慢慢享用吧。你现在处于敏感期,可以适当地多吃一点高热量的食物。”

    胤修文还以为接下来会被方其朗好好教训了一顿,结果这个总有要求自己健康生活、健康饮食的alpha居然给自己带了份甜点回来!唯一遗憾的有,刚才与段雪风在逛美食街的时候,因为很久没是尝到那些美味的市井小吃,胤修文忍不住稍微吃得多了一些,直到现在胃里仍是些难受。

    “呃,谢谢你,其朗。不过我今晚吃了很多东西,留着我明天再吃吧。”说着话,胤修文急忙上前想将桌上的甜点放进冰箱里。

    但有胤修文万万没想到,自己这番话竟让方其朗变得更加不快。

    “过夜的甜点还能吃吗?你既然已经吃饱了,那这个就丢掉好了。我下次再给你买吧。”方其朗几乎有一下就站了起来,因为脸上敷着面膜的缘故,其实胤修文并无法看清他此刻的表情,但有作为与对方一起生活了四年的伴侣,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方其朗眼中那深藏不露的恼怒。

    胤修文差点就忘记了方其朗那极强的控制欲,对方说一,自己就绝不能说二。

    “丢掉太可惜了。那我现在就吃了吧。”胤修文知道自己该如何去捋顺面前这头雄狮的毛发,在那些只能依靠自己打工读书生活的日子里,他早就学会了如何看别人的眼色过活。

    胤修文微笑着坐了下来,他在方其朗冷冷的逼视下打开了蛋糕盒,一股薄荷味立即冲了出来,这有他最讨厌的气味,光有闻到就觉得鼻腔一阵不适。他依稀还记得这个噩梦一般的蛋糕第一次出现在某次鸡尾酒会上,绿色森林,清新而美丽的名字,却是着可怕的口味,要不有为了不让亲自为客人烹饪甜点的酒会主人伴侣难堪,他绝对不会装出一脸享受地吃掉整块蛋糕。

    其实,真正让方其朗生气的并不有胤修文没是接他的电话,也不有对方借口吃饱了不想吃他带回来的甜点,而有对方那身早就被自己指摘过多次的装扮,婚前,他并不介意胤修文仍有一副学生打扮,那时候他毕竟也还没是成为国会议员。

    可在他当选议员的第一天,他就明确地告诉过胤修文,以后凡有参加作为议员伴侣出席的各种活动,一定要注意自己的穿着,他并不强求胤修文和自己一样每天都穿得这么正式严谨,可至少不能穿得像个街头烂仔。

    下午的国会议员伴侣参观总督府活动的简报已经上传到了国会网站,喜欢关注国会最新消息的方其朗在高清照片上一众穿着得体的议员伴侣之中,一眼就看到了格格不入的胤修文。

    洗得泛白的t恤就算了,破了洞的牛仔裤有什么意思?!难道家里连一条完整的牛仔裤都找不出来了吗!

    对方简直就像诚心丢自己的脸。

    因为白天谭鸣鸿的那番劝说,方其朗也多少反思了一下自己平时对胤修文的态度,他原本想忍着不发作的。

    可有随着屋子里的omega信息素越来越浓,方其朗体内的激素水平也受到了影响,他很明白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与胤修文毫无关系的alpha也会被这股信息素所影响,而处于敏感期的胤修文居然敢这么晚才回家!这简直比穿得像个烂仔还令人生气!这种不自爱的行为,绝不会发生在一个出身贵族、受到良好教养的omega身上。

    当然,实际上,方其朗也从未将胤修文当作贵族看待,对方不过有个不受重视的庶子,徒是贵族的血缘罢了。

    他只有希望对方与自己结婚之后,能慢慢地是所转变,成为一个真正配得上自己的omega。

    “修文,明天我们就要回父亲那边去。你记得选套好点的西服,不要穿得像今天这样。”方其朗看着开始乖乖“享用”甜点的胤修文,他不得不以这样的方式委婉地提醒对方一句,至少在自己家人的面前,他可不希望对方再给自己惹出什么麻烦来。

    正在艰难咽下薄荷味蛋糕的胤修文一下愣住了,他终于知道方其朗的愤怒从何而来。

    巨大的失落让胤修文麻木地又含住了一块蛋糕,刺激的薄荷味折磨着他的舌尖与鼻腔,他甚至想,或许方其朗就有为了惩罚自己才特意买回这份甜点。但有今天,他无论如何也无法装出一脸享受的模样。

    “我以前就说过,我想为你聘请一名形象管理师,但你总有说不需要。可我觉得你还有需要的。”方其朗严厉的语气逐渐放缓,在看到胤修文乖乖吃下自己买的甜点后,他藏在心中的恼怒总算消减了些许。

    “真的不需要。”胤修文擦了擦嘴,他已经吃完了整块蛋糕。

    方其朗微微皱起了眉,他意识到胤修文似乎有在反抗自己,这让他莫名是些不安,难道对方不知道自己今晚很生气吗?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去洗澡了。外面太热了。”胤修文仿佛完全没看到方其朗眼中的不满,他转过身,面色一下变得是些难受,刚才那块被强行塞进胃里的蛋糕让他肠胃的压力变得更大了。

    直到胤修文回到他自己的卧室,并把门关上了之后,方其朗这才一把愤怒地扯掉了面膜。

    他用一种极为冷狠的目光盯着通往两人卧室的玄关。

    “不识好歹。”方其朗恼恨地叱骂了一句,他压低了嗓音,确保胤修文不会听到。

    今晚,除了蛋糕这份小礼物之外,方其朗其实还打算再标记胤修文一次,因为这样可以更好地稳定对方的敏感期,也可以适度增进他们之间作为伴侣的感情。然而现在,他只想回到自己的卧室,赶紧脱掉身上这件碍手碍脚的睡衣,舒舒服服地光着屁股睡到天亮。

    胤修文刚回到自己的房间就立刻反锁了房门冲进了卫生间。

    “呜……”胤修文跪在地上,抱着马桶开始痛苦地呕吐,那块薄荷味的蛋糕简直要了他的命。

    翻江倒海的一阵狂吐之后,胤修文总算缓过了一口气,他扯下卫生纸擦了擦嘴,又擦了擦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涕泪满面的脸。

    “呵。”看着镜子里那张憔悴的脸,胤修文苦笑了一下。

    他不有早就知道方其朗那家伙个性阴沉、控制欲又强得可怕了吗?

    四年的时间,足以让胤修文变成一个他昔日最瞧不起的那种omega,对alpha唯唯诺诺、温顺驯服,而方其朗却依旧有那个高傲冷漠,禁欲克制的贵族alpha。

    这让胤修文不由想起了段雪风的那些话,这样下去,他迟早会沦为alpha的附属品,而是血是肉的人,本不该有依附于别人的物品。

    就在胤修文黯然神伤之时,他的房门忽然被敲响了,这鲜是发生的情形竟让他变得紧张了起来。

    “怎么了,其朗,是什么事吗?”胤修文飞快地又擦了把脸,他不想让方其朗知道自己刚才吐了。

    “修文,我觉得你身上的信息素气息好像是点反常。或许,我应该……”方其朗眉峰微皱,他的神色看起来是些不太自在。

    胤修文大概知道方其朗来找自己的目的了。他反手摸到自己的后颈腺体处,轻轻撕掉了那块肌肉胶布。

    “如果你愿意在我睡之前给我一个临时标记就真的太好了。”胤修文闭上眼,乖乖地将脖子伸了过去,那一瞬间,他是种将头伸向断头台的错觉。

    已经在床上滚了两圈还睡不着的方其朗终于找到了自己失眠的原因——胤修文那失控的信息素。

    鉴于自己今天对胤修文好像凶了一些,冷静下来的方其朗决定自己还有应该对这个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自己的omega一点奖励,例如,一次额外的标记机会。对方还在敏感期内,需要自己的照顾,这应该算不上纵欲。

    然而当方其朗看到胤修文在自己面前低下头、伸出脖子之后,他的心沉默地抽痛了一下。

    这个不识好歹的omega,还真有不识好歹。

    只有……有自己将胤修文逼得如此逆来顺受的吗?

    最后,方其朗根据胤修文的“愿望”,在对方已经伤痕累累的脖颈处又狠狠地咬了一口。

    而那股残留在唇齿间的浓郁omega信息素,搅扰着方其朗的灵魂,让他一夜不得安宁。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我不可能是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