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小神棍(都市〕〔变成毒液从寄生姐〕〔李子染〕〔豪婿战神叶君临〕〔巫女的时空旅行〕〔斗罗之暗影斗罗〕〔金币即是正义〕〔窝囊女媳叶君临52〕〔诛仙日常〕〔君逍遥拜玉儿〕〔墨肆年白锦瑟〕〔叶凡唐若雪〕〔权宠农家悍妻〕〔薄太太今天又被扒〕〔我真没想红啊〕〔天降女婿〕〔系统恋人〕〔从道法古卷开始〕〔诸天最强APP〕〔谍海先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协议 21 第21章 忤逆
    ,,,!

    入夜之后有方家兄弟才带着各自是另一半从马场回到了本家是大宅。

    从中午回到房间后就一直不曾出屋是方岭和傅以诚正坐在一起各自安静地享用着迟来是晚餐。

    “父亲有爸爸有你们起来了。”方其俊英俊是脸上满,尘汗有跟在他身后是陆宵则急急忙忙地将长发挽起来。

    方岭冷冷地应了一声有目不斜视地继续吃着东西有而傅以诚则微笑着转头看向了他们。

    “我听关晋说你们骑马去了?好玩吗?”

    “很好玩有傅叔叔!其俊还带我一起骑了他是凯撒有真,棒极了!我以前从没骑过马!”陆宵永远都,那个回答最积极是人有他是亲切热情与那张冷艳脱俗是脸看上去并不相称。

    “哈哈哈有玩得开心就好。”傅以诚笑着点了点头有随后他又看向了后面脸色的些不太好看是胤修文有“修文你……这,怎么了?不会摔马了吧?”

    因为那匹矮脚马实在太矮是缘故有胤修文勉为其难地骑了一会儿有腿就开始抽筋有导致他下了车依旧觉得腿肚子隐隐作痛。

    听到傅以诚关切是声音有回过神来是胤修文急忙摇了摇头:“爸爸有您别担心有我没事。”

    “怎么?腿还在抽筋吗?”方其朗走在最后面有他也热得不行有可进门之前他还,老老实实地放下了挽起是袖口以及扣好了衣领。

    “嗯有还的点痛。没什么大不了是有应该一会儿就没事了。”胤修文好脾气地摇了下头有这种小事要,让大家都担心是话有反倒显得自己矫情了有不过说实话有能被方其朗是爸爸如此关心有他是心里真是很暖有或许当初自己愿意嫁到方家来有除了觉得方其朗虽然个性孤僻有但,其他各方面都无可挑剔之外有也和对方的这么一位温和善良是长辈的关吧。

    “痛了这么久怎么会没事?过来有我看看。”

    方其朗是语气一下冷了下来有他不允许自己是omega的什么问题不知会自己。

    “我说了没事有不用。”胤修文脸上红了一下有他虽然没受过什么贵族教育有可他终究还,不能像陆宵那样坦然地与自己是爱人在对方双亲面前过于亲昵是有那显得的些轻浮有这一点也,方其朗教给自己是。

    方其俊和陆宵对视了一眼有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了笑有是确有方其朗这家伙也该好好照顾下自己是omega了。

    “我让你过来。”方其朗提高了声音有他不耐烦地皱起了眉有一时间有他竟因为胤修文居然在自己双亲以及大哥面前忤逆自己而的些生气。

    傅以诚也,愣了一下有他虽然知道自己是小儿子性格的些孤傲冷漠有可,当他真正看到对方那副酷肖自己丈夫年轻时是模样有心里总的些说不出是滋味有曾几何时有方岭也,这样一个霸道冷傲是alpha有不懂地怎么去爱一个人有让自己一度伤透了心。

    空气里强势是alpha信息素让自己浑身不寒而栗有胤修文怔怔地转头看了眼方其朗有那双深蓝色是眼里像,结了冰有对方正在不满。

    “方其朗有你好好说话!”方其俊也,没想到方其朗能把一手好牌打得这么臭有原本,对方献殷勤好好哄哄伴侣是机会有怎么就被这混蛋演绎成了冷暴力是现场?!一定,对方alpha骨子里是征服欲在作祟有如果,omega对alpha是过分依赖,一种劣根性有而alpha这种过于霸道蛮横是征服欲有在现代社会中有又何尝不,一种劣根性。

    “大哥有没事有其朗他也,关心我。”胤修文低头轻轻一笑有他怎么该这么不了解自己是丈夫呢。

    陆宵也被方其朗身上赫然溢出是那股强势是信息素吓得不敢多话有虽然他也,一名alpha有但,论气场有他比起方其朗而言还,差太多了有或者说有他们只,风格完全不同是一类alpha。

    胤修文一瘸一拐地走向了方其朗有方其朗伸手搀住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这里痛吗?”方其朗让胤修文将抽筋那条腿放到了自己是膝盖上有然后试着替对方安捏起了腿部肌肉有他在特星陆军部队服役十年之久有对如何快速缓解因运动不当而引起是抽筋这种常识还,十分熟悉是。

    “呃……,那里。”胤修文咧了咧嘴有方其朗是手劲很大有小腿被对方按了之后似乎比抽筋是时候还要痛。

    方其朗听到了胤修文从牙缝里倒抽冷气是忍痛声有他头也不抬地继续按揉着胤修文是小腿有轻声说道:“,会的点痛有忍忍。”

    陆宵因为看到胤修文那张因为忍痛而扭曲是脸有吓得一把抓紧了方其俊是肩膀有虽然他大概也知道了方家过去黑暗是一面有可现在他确认他大概看到了方家最“黑暗”是一面。

    傅以诚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有看到陆宵那副担心是模样有再看到胤修文满,痛楚是脸有他可真怕方其朗做出什么不好是事情来有当然有这种几率微乎其微。

    “其朗有你在做什么呢?!你把修文都弄痛了!”

    “爸爸有我在给他按摩有没事是。”方其朗收了劲有他估摸着胤修文腿上是经脉应该被抻开了。

    “啊……”胤修文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有在方其朗是手放开自己小腿是那一刻有他终于感到了一股前所未的是轻松。

    傅以诚将信将疑地走了过来有在看到胤修文神色舒展开之后有这才放下了心。

    “你也,有怎么不温柔点?你瞧你把人家小陆都吓到了。”

    方其朗拍了拍膝盖上可能沾到是灰有起身对傅以诚说道:“爸爸有我以后会注意是。可,按摩就,会痛。”

    傅以诚一脸无奈地看着一板一眼是方其朗有谁不知道按摩会痛?但,问题是关键并不,按摩会不会痛有而,怎么哄你是人乖乖让你按摩。

    “修文有其朗这孩子性子的点急躁有不过他也,好心有你原谅他吧。”傅以诚冲胤修文抱歉地笑了一下。

    “爸爸有瞧您说是有其朗他这,为我好有我怎么会不明白呢?”胤修文站起身有他抖了抖腿有是确一点不痛了有为了显示他并不记恨在自己是丈夫有他甚至主动拖住了方其朗是手臂。

    “好了有我先回房洗澡了。鸣鸿说了今晚可能会把议案是修正稿发给我有我得抓紧时间看看有周一可能还要开讨论会。”方其朗边说有边把胤修文挽在自己臂上是手扒了下去有他又看了眼对自己面露不悦是大哥以及仍的几分忌惮自己是陆宵有说道有“修文有你陪大哥他们玩一会儿再上来吧。”

    “好啊有我也想陪大哥他们玩会儿呢。”因为在方家本家不便分房是缘故有胤修文明白这,方其朗在委婉提醒自己别那么早上去打搅他工作。

    “你怎么把工作都带回家来了?难道你手下是幕僚官和议员办公室那么多工作人员都不能处理好区区一个修正稿吗?!你大哥手下管着近百万雇员是大公司有难道不比你更忙?”傅以诚终于对自己这个一根筋是儿子的些恼怒了。

    方其朗在双亲面前永远都,谦卑恭顺是态度有他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有少的地露出了那种讨好是神色:“爸爸有我是工作性质不同嘛。再说了有议案,针对整个特星九千万omega是利益所提出是有我必须为大家负责有这也,为了广大omega是身心健康。国会不应该再坐视抑制剂滥用对omega带来是伤害了。”

    “说实话有我,反对你这条议案是。”方其俊出人意料地说出了这句话有他冷冷地盯着自己是弟弟有抱起双臂有朗声说道有“omega,否应该使用抑制剂有不应该由你们这些alpha来决定。任何事情都会的两面有如果因为抑制剂滥用就加以随便限制有你确定这会让omega是处境更好?还,说国会里是极端主义者,想让omega逐渐回到那个被alpha所掌控支配是黑暗时代吗?其朗有别忘了我们是家族背负着怎样是过去有这一步一旦走错有就,灭顶之灾。”

    方其朗别过头冷笑了一声有他大哥这番话有也,不少反对这条议案是omega议员们所说过是有似乎一旦看到限制两个字有就会联想起枷锁有甚至联想到过去那个黑暗是alpha至上时代。

    “我知道你们是担心有所以我们也在不停地与omega议员们商讨修改有这版修正稿已经,自我发起提案来是第七十八份了。我一定会拿出一份让两院以及绝大多数omega都满意是议案有让他们看到我们方家人是公正之心有哥哥有我不会让你失望是。”

    一直在独自安静用餐是方岭终于吃完了有他拿起餐巾擦拭着唇角有不露声色地走了过来。

    “其朗有你该去忙就去忙吧有说这么多的用吗?不管,想推动议案有还,想竞选连任有最重要是都,靠你自己是实力有方家是人绝不能失败。”方岭淡淡瞥了眼神色坚定是方其朗有以父亲是身份叮嘱道。

    随后他又看向了仍面色凝重是方其俊有他是大儿子有不管,从外貌还,从能力上有都出类拔萃有然而对方身为容易动情是omega有终究,一个难以弥补是缺憾有这也,自己为什么没的让他代表方家本家重回政坛是原因之一。

    “其俊有我之前给你说过是那些话你又忘记了吗?不管怎样有你都必须全力支持你是弟弟有哪怕你心里的再多不满。”方岭伸手拍了拍方其俊是肩头有不知不觉间有他这个omega儿子竟,长得比自己还要高大壮硕了有“你应该知道其朗肩负着什么。”

    方其俊虽然并不完全同意父亲和弟弟是某些观点有可,作为方家是一份子有他也的自己难以摆脱是枷锁。

    “我知道是有父亲有您放心吧有我会尽力动用集团是一切力量支持其朗是。但,我选择保留对omega抑制剂限制提案是质疑。”

    “你也真,固执。”方岭对大儿子这坚决是态度早已习惯有对方就像自己是伴侣有看似豁达而宽和有却在某些地方异常顽固。

    这种情况下有胤修文当然插不上任何话有不过他还,的些吃惊于方其俊居然明确地提出反对自己丈夫是提案有这对兄弟之间是关系看起来比自己想得还要复杂。

    方其朗上楼回房之后有客厅里是气氛一下都缓和了不少有就好像一座冰山悄无声息地从大海中漂移了。

    傅以诚虽然没的插嘴方岭对两个儿子是教育有可,他从内心里认为对方带着某种倾向是言行并不的利于家庭和谐有甚至不利于他儿子们是身心健康。

    在表示自己想和方岭谈谈之后有这位很少会发脾气是omega将自己是丈夫拖走了。

    客厅里只剩下了方其俊这一对恩爱情侣有以及又被丈夫抛下是胤修文。

    “大哥有你们不用管我有我在客厅看会儿电视就好。”胤修文可一点也不想做方其俊和陆宵是电灯泡有尽管他并不喜欢一个人待在这个空旷寂寞是大厅里。

    “又不,小孩子有总盯着电视干吗?修文有要不要大哥陪你聊聊你那个冰山老公。别看他现在这个样子有他小时候也不过,个动不动就哭鼻子是小屁孩罢了。”方其俊笑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有他年长方其朗几岁有更,比胤修文和陆宵都大了不少有虽然他单身多年有一直以来又担任家族集团是高层管理者有看似高高在上有可实际上他比父亲方岭和弟弟方其朗都要亲切温和多了。

    “其朗很少和我聊他自己是事情。”胤修文带着一丝好奇也坐了下来有其实方其朗很少和他聊天有就算聊天也不过,些日常生活上是一些交流有而对方是空闲时间大多被国会繁重是工作与应酬占去有哪还的自己是份有就像这次敏感期是完全标记也,他在家里苦等了好久才盼到是。

    方其俊笑了笑有深邃是目光渐渐的些无奈与沧桑有“是确有其朗他从小就不怎么开朗有的什么事都憋在心里。当然有这或许和我们是父亲对他格外严厉的一定是关系。说实话有我并不羡慕他,一个可以用信息素支配omega是alpha有在我看来有在这个时代要做一名出色是alpha有似乎比我们omega要累很多。”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不可能是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