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寒霆〕〔方晟〕〔唐时明月宋时关〕〔天降萌宝:总裁爹〕〔指挥官的无限打工〕〔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长生王者】〕〔在完美生而为皇〕〔重回地球养女儿唐〕〔重回地球的仙帝发〕〔王者归来〕〔开局从统一六国开〕〔绝品小神农〕〔大明武勋〕〔长生归来当奶爸1〕〔龙王霸婿〕〔都市之逍遥神医〕〔一念吞天〕〔杨风叶梦妍〕〔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协议 33 第33章 拿开你的脏手
    ,,,!

    胤修文完全没有想到方其朗会让自己参加什么马拉松慈善筹款,他的体质在omega中已经算很不错,可是考虑到每次被方其朗标记时自己最后都晕过去,胤修文对自己的耐力并没有太大的信心。

    “其朗,我恐怕跑不了多远,到时候丢你的脸了怎么办?”胤修文清楚方其朗骨子里的骄傲与倔强,对方做什么都想赢,那么作为对方伴侣的自己自然也不能拖后腿,而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是,崽崽还那么小,他实在不放心将对方一个人留在家里太久。

    “尽力而为就好。你只是omega而已,就算跑不完全程,也没人会说什么。”已经换好一身夏季白色运动套装的方其朗比以往都显得更为亲切而充满活力,他打量着与自己穿上了同款粉色运动套装的胤修文,轻轻笑了笑,“说起来,这套衣服还是我给你挑的呢,喜欢吗?”

    当初方其朗为了督促自己好好健身减脂,特意买了两套情侣运动衫,可谁知道对方一直忙于工作,根本就没什么时间陪自己一起锻炼,以往类似的慈善筹款,习惯了衣冠楚楚的方其朗一般都只是捐钱,并不会亲自参与到具体的活动中来,也不知道对方这次是怎么回事,一参加就是马拉松这种挑战性的运动。当然,对于方其朗这种精英的alpha而言,完成这样足以累死不少普通人的运动并不算什么难事。至于这身粉色的运动衫……也的确出自对方对omega一如既往的某种定式思维了。

    “还不错。就是颜色会不会稍微女性化了点?”胤修文委婉地表示了自己对粉色不太接受的看法,就算是omega,他也是omega男性,与更为稀少、柔软美丽的omega女性比起来,除了都有敏感期之外,从外表以及个性来说,还是有许多差别的。

    “我没考虑什么男性女性,我只是觉得这个颜色很适合你。至少,你穿着很可爱。”方其朗轻笑着挑了一下眉,突然之间,他想到了赵临那家伙,果然,omega中还是些不可爱的家伙的,像赵临这种因为基因进化而在各方面接近alpha的高等级omega,以及自己大哥方其俊无论如何都不适合这么可爱的颜色,好在自己的omega还算可爱。

    胤修文对方其朗这奇怪的审美不敢苟同,对方已经不是第一次买这种自己不喜欢颜色的服饰了。虽说他这个年龄的omega男性穿粉色也没什么大不了,可明明是皮肤比自己更为光滑白皙的方其朗更适合这个颜色,这让他情不自禁想起了在方家看到的那张“小公主”照,那才是真正的可爱。

    “好吧,我就相信你的话,说不定今天我就是全场最可爱的崽。”胤修文叉起腰,无奈地瘪了下嘴。

    “那我们就出发吧,我已经让韩司机在外面等我们了。”方其朗轻轻拍了下胤修文的后背。

    “啊,等一下!其朗,我听说长跑最好贴上乳贴,不然可能会磨破皮肤。”胤修文虽然没参加过马拉松运动,可他也不是没听闻过关于马拉松的一些基本常识,他虽然觉得自己或许用不到,但是对于志在必得要跑全程的方其朗而言,还是保护好自己的身体比较重要,毕竟,那可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丈夫的身体。

    乳贴。

    这个词在某种程度让方其朗——这位身高一米八七,曾在特星陆军最强的近战机甲战队担任过参谋官并作为先锋,亲自参与前线战斗,即便英勇负伤也依旧不屈不挠的硬汉军人多少有了一点被蔑视的感觉。

    “修文,别忘了你的丈夫是alpha。”方其朗深吸了一口气,他内心深处又开始不由自主地生出了对omega的偏见与歧视,在他看来,只有弱者才会在意皮肤被磨破这种无足轻重的小事。

    “可是……”胤修文瞥了眼方其朗身上略显紧绷的白色运动t恤,跑动起来之后,衣料与对方肌肤之间一定会产生不小的摩擦。

    “修文,你想往身上贴什么我不会介意,但是我的确不需要。我们快走吧,迟到会显得很没有礼貌。”方其朗不耐烦地打断了胤修文,尽管他认为自己已经给予了胤修文足够的尊重与关心,可是自己做出的决定还轮不到omega来置喙。

    “好吧,好吧。”胤修文头痛地揉了下眉心,方其朗这副顽固的德行俨然传承自他那个阴沉独断的父亲方岭,当年那个可爱的小公主,终于还是长成了魔王。

    汽车即将开到马拉松开始的广场,趁着堵车,方其朗将车门置物框里的防晒霜拿了出来,然后认认真真地涂抹在了自己的脸上、脖子上以及手臂等裸露在外的肌肤。

    “你也抹点吧,不然小心晒伤。”方其朗涂好防晒霜后,顺手递给了胤修文,随后拿出墨镜驾到了鼻梁上。

    “其朗,我也是搞不懂你。你连皮肤被磨破都不怕,还怕被晒黑?”胤修文笑着摇了下头,乖乖地抹上了防晒霜,如果不是因为方其朗坐在自己身边,他倒是不会主动去用这种护肤品,而至今他对方其朗居然喜欢护肤这件事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按照对方那刻板的思维,难道不是柔弱的omega才会注意皮肤的护理吗?

    “别忘了我的职业,我是一名国会议员,除了能力之外,形象也很重要。”方其朗透过墨镜斜睨了一眼似乎是在“嘲笑”自己的胤修文,一脸严肃地解释道,“修文,除了身材管理之外,你也该学着做下皮肤管理。我给你买的那些护肤品,我怎么感觉你都没用过?”

    “我用不用也没你好看啊,再说我又不是什么公众人物,我就算是omega,也是个男人,我真的不习惯用这些。”胤修文拉长了声音,然后转头笑眯眯地看向了方其朗。

    “长成什么样子,也不是我能选择的。”方其朗的语气忽然变得有些失落。

    从小到大,他都因为这张脸被困扰。因为五官太过精致漂亮,就连自己的爸爸也爱把自己打扮成女孩子,弄得自己哇哇大哭。年龄大一些之后,他也在学校中因为这张被人们认为过分漂亮的脸而受到歧视,那些多嘴的家伙对自己的外貌议论纷纷,甚至怀疑自己是假扮alpha的omega,而哥哥方其俊才是假扮omega的alpha。

    而在方其朗终于成年、逐渐摆脱了年少时的雌雄莫辨气息之后,却又因为长相过于冷郁俊美,五官与气质都极为酷肖那位已死多年的暴君而遭到了新一轮的霸凌。当然,那时候的方其朗已经不再是那个任人欺凌的软弱小孩,他变得强势而凶狠,谁敢蔑视他,谁敢诋毁他,他就一定会用自己的拳头,乃至用自己的血让对方得到教训。

    只是方其朗怎么也没想到,在方家在商界取得巨大成功、而自己也已经成为国会议员的今天,竟还有omega敢觊觎自己,难道长得好看真的是一种错误吗?

    “其朗,你就知足吧,作为一名omega却没能生得倾国倾城的样貌,我真是很抱歉了。还有,你平时在家可不可以不要穿得那么正经,偶尔休闲一点也挺好看的。”胤修文并不知道方其朗此刻内心在纠结什么,他开玩笑似的拍了把对方的大腿,然后又仔仔细细地欣赏了一下难得脱下一次正装的方其朗,对方这副打扮看上去要年轻亲切多了。

    “好了,到地方了。和大家打个招呼吧。”方其朗并没有回答胤修文那些玩笑似的话,在看到窗外那些欢呼的人群之后,他放下车窗,礼貌地向参加活动的人们挥手致意,胤修文也及时地探过了头笑着挥起了手,作为方其朗议员的伴侣,他总能很好地扮演自己应该扮演的角色——一位性格温顺态度亲切的omega。

    开幕仪式以及嘉宾致辞之后,方其朗和其他数十位参与此次慈善活动的议员们携伴侣一起站到了起跑线上。

    “感谢您的捐款,方其朗议员,特星的omega不会忘记您的恩情。”之前一直很低调的赵临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衫,站在方其朗身边时竟和对方产生了一种和谐的匹配感,他们身高相当,脱下西服后的体格也相当,至于性别,更是特星最完美的alpha与omega的搭配。

    “这是我应该做的,也是我和修文对单亲omega们的一点微薄表示。”方其朗笑了笑,在受到赞誉时他没忘记带上胤修文,尽管这笔捐款的确都来自于他私人名下所托管的巅峰集团股份分红。

    “今天不知能不能嗅到方议员你的信息素气息呢?或者,胤先生,您是否可以透露下您伴侣的信息素气息?”赵临随后就换了个自己感兴趣话题,他并不想看方其朗在自己面前展示鹣鲽情深。

    胤修文有些吃惊地看了眼方其朗,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才比较得体。在特星的社会中,alpha如果主动询问已婚的omega的信息素气息,无疑是一种过界的行为,而omega询问已婚alpha的气息也存在同样的问题,胤修文只能想,不愧是能成为国会议员的omega,做起事情来果然不拘小节。

    “木质香,楠木味,没什么特别。”不等胤修文回答,方其朗主动地说出了自己的信息素气息。

    “真巧,我也是木质香,方议员也应该早闻到了,我可不喜欢用缓释剂。omega的天性不该被压抑,您说呢,胤先生?”赵临笑着又看向了胤修文。

    虽然胤修文对赵临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可是对方说的这句话,他却想举起手脚赞成。

    没有谁天生就想压抑自己的天性,要不是尊重方其朗那禁欲克制的脾性,胤修文觉得自己不说每晚,至少每周都会缠着对方寻求一次灵肉的结合,而他想吃肉的时候,也不会为了让方其朗觉得舒服跟着对方一起吃草。

    “不仅是omega,任何人的天性都不该被压抑。”胤修文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句他认为还算得体的回答,说完,他得意地看了眼方其朗,希望能被对方夸奖一句。

    “omega当然可以放纵自己的天性,可是alpha却不能。至少我不能。”方其朗完全没给胤修文面子,一直以来他都在身体力行向胤修文展示一个成熟的男人该如何禁欲自律,可对方却完全没有心思,时不时就会忘记和自己约定好的事情,例如背了自己狂吃烤肉,又或是夜宵加餐,最糟糕的还是三番四次地利用那该死的omega信息素撩拨自己,使得自己上个月居然昏头地标记了他三次之多。

    “哈哈哈哈,胤先生,方议员一定很难伺候吧。”赵临一阵大笑,他已经可以猜想到胤修文在方家过着怎样压抑谨慎的生活,而方其朗这种傲慢自信、仍将omega当作附庸品、却把自己视omega作支配人的大alpha主义者,实在缺乏教训。

    “还好,一般啦。”胤修文尴尬地笑了笑,这身粉色的运动衫在他眼里也变得扎眼了。

    方其朗对此不屑一顾,甚至没有做出辩解,只是他愈发厌恶试图窥探自己私生活的赵临,等这项提案结束后,他发誓自己再也不要去轻易去碰omega权益相关的提案,还是回到自己擅长的国防军事方面吧。

    一声号令枪响,浩浩荡荡的人群开始出发。

    一开始的十公里,大部分人还能勉强跟上,可随着距离拉大,不少人开始中途退出。

    胤修文一身粉色的运动衫在人群中十分显眼,跑在最前面的方其朗不时回头看对方一眼,接着再停下脚步等等对方。

    “调节呼吸,慢慢来。”方其朗看到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胤修文,心中不由叹息这或许就是omega体质天生的偏差,就像自己现在这么忙,没什么时间健身,依旧能轻松地跑下去。

    “其朗,你别管我,我估计再跑会儿就差不多了,你往前面去吧……”胤修文上气不接下气,看着方其朗那一脸焦虑的神色,他觉得脚步变得更沉重了。

    “我怎么能不管你呢?”方其朗也担心胤修文的身体会出状况,毕竟今天天气很热,而且对方就算在坚持健身,毕竟也没有跑步方面的专业训练,倒是自己当年从军时早就习惯了负甲长途奔袭。

    在方其朗的鼓励和“逼迫”下,第一次参加马拉松的胤修文跑了半程,最后终于宣告体力不支退出,这个结果对于方其朗来说还算不错,毕竟队伍里很多omega早已掉队,剩下的多是alpha和有耐力优势的beta在参与了。

    没了胤修文这个“累赘”,方其朗终于能放开脚步往前跑了,他控制着自己的步伐,让他始终保持在匀速的状态。

    然而三十公里过去后,胤修文担心过的问题开始在方其朗身上显现出来了,他的胸前出现了明显的血迹,不偏不倚正好在**的位置,随着赛程的继续,方其朗不得不接受自己胸前血流成河的悲惨场景,他头一次后悔没听胤修文的话。

    **处的刺痛让方其朗不得不放缓了步子,这也让一直跟在后面的赵临渐渐追上了他。

    好在几十公里的长跑之后,赵临这个喜欢出言挑衅的家伙也没什么力气多说话,他只是目光诡谲地不时看一眼方其朗的胸膛,继续紧跟着对方往前跑去。

    无论如何,方其朗也不想让赵临超过自己,所以最后即便他的胸口被磨得钻心痛,他仍咬着牙一阵冲刺,这也算得上是赌上alpha的尊严之举。

    最后,方其朗和赵临一前一后冲破了终点线。

    比赛结束之后,精疲力竭的方其朗和赵临很快被送到了临时休息室,因为议员的身份,他们并不同普通参与者使用同一处更衣室,而他们俩也是唯一坚持到最后的议员。

    方其朗进入休息室的第一个动作就是赶紧脱下那身满是汗液以及血水的运动t恤,他已经顾不得自己这副在赵临面前袒胸露腹的不体面模样了。因为体液的释出,导致方其朗楠木味的信息素气息很快席卷了整个房间,缓释剂也无法再起作用。

    “呃……”看到自己被磨得血肉模糊的胸口,方其朗又悔又恨,只能拿卫生纸沾了水轻轻擦拭。

    就在方其朗精疲力竭只想尽快擦拭干净身体换好衣服去找胤修文的时候,之前还和他一样精疲力竭,坐在凳子上低头休息的赵临却精神奕奕地站了起来。

    尽管赵临确信自己拥有媲美方其朗的能力,可是他并不打算把自己的体力和精力白白消耗在这种无聊的慈善活动上。比赛刚开始不久,他就偷偷借口上厕所坐上了预先安排的车,一路紧跟在后,直到最后十公里才又跑了出来,汇入人群,跟上方其朗,所以对方的体力或许已经消耗殆尽,而他只不过消耗了四分之一而已。

    “方议员,你难道不觉得这股楠木香和我的檀木香很配吗?”赵临咧嘴一笑,肆意放出了自己的omega信息素。

    空气里那股骤然变得浓郁的omega信息素让方其朗一阵头晕,即便已经标记过胤修文,可是作为alpha,他天生就有征服并标记多个omega的能力。

    不等方其朗回过神来,赵临一把将他推到了身后的更衣柜上,径直一手摁住他的臂膀,一手却轻轻抚摸起了对方滚烫的面颊。

    “拿开你的脏手!”方其朗喘着粗气,那张俊美的脸上泛起了潮热的绯红,也泛起了前从未有的愤怒与震惊。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