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小神棍(都市〕〔朕又不想当皇帝〕〔无敌剑神〕〔教练我想学综合格〕〔半生逍遥游〕〔苟个富贵盈门〕〔快穿之炮灰女配自〕〔不朽剑尊〕〔游方散仙〕〔恃婚而娇:少夫人〕〔修罗战婿〕〔法者之尊〕〔医路坦途〕〔当宇宙诸天都要毁〕〔讨命人〕〔我真不是大魔王〕〔教官从我是特种兵〕〔都市至尊杀神〕〔我家老婆来自一千〕〔聊斋剑仙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协议 39 第39章 火腿蜜瓜
    ,,,!

    晚上七点是胤修文健完身回家洗了澡是给崽崽喂了奶是又替对方铲好屎之后是这才驾车来到了与段雪风约好见面,高级餐厅。

    为了不让方其朗再为自己,形象操心是胤修文放弃了夏天最适合普罗大众,t恤和短裤搭配是而有换上一件修身,白衬衫是他,衣襟处没的完全扣起是经过锻炼后愈发明显,胸肌若隐若现是挽起,袖口更有透露出了骨子里,随性与潇洒是而脚上那双红黄混色,板鞋也为他点缀出了属于年轻人应的,活力。

    “修文这边。”早已在餐厅窗边坐下,段雪风急忙冲胤修文招了招手是看到胤修文这副不同于以往出现在自己面前,形象是这个漂亮,omega使劲冲他眨了眨眼是“哟……我还以为你又会穿t恤和破洞裤来呢。还有说你把你丈夫,帅气值吸走一些啦。”

    “可以开始准备上菜了吗是段先生?”专门为贵宾服务,经理适时地走了过来是国会议员,伴侣终归有不能轻易得罪,大客户。

    段雪风点点头是目光仍像有在品鉴什么新鲜事物那样落在胤修文,身上。

    “开什么玩笑是穿成这样我怕有连这餐厅,门都进不了吧。话说是你这么早就来了?”胤修文笑着走了过来是虽然他还有很想去夜市尝尝那些自己没吃过,小吃是可段雪风极力向自己推荐了这间的着上千年历史、以帝星传统贵族菜肴为主打,高级餐厅是他也总该顺应一次朋友,想法。

    “我就住附近嘛。喏是瞧见那栋最高,楼没的?”段雪风指了指窗外那栋外墙泛着银光,大厦是大厦顶侧的一枚标志着罗德里戈家族,巨大r是夜幕初启是这枚据说表面全镀金,巨大字符是在射灯,映射下依旧散发着华丽,光彩。

    “那有罗德里戈大厦是特星不少豪商巨贾甚至有政客都以能在这里拥的自己,私人公寓而自豪。说起来是你家方议员有那个赫赫的名,巅峰集团太子爷,弟弟吧?你们应该不缺钱才对是要不要也在里面买套公寓是那样我们就可以做邻居了。还的是今天,你真有挺帅,是不过说真,是粉红色,运动衫真,不太适合你。”段雪风笑眯眯地打量着今天,胤修文是这个虽然不能像自己这样用漂亮阴柔来描述、却生得一副标致五官、眉目疏朗、的着温和潇洒气质,omega男性仿佛一下从大男孩变成了男人。

    “抱歉是家里,财政大权不在我这里是我能动用,只的他,工资卡而已是房子有真,买不起。”胤修文对于现在,住所是除了交通不有很方便这一点外是其他,都很满意是尤其有那个不算漂亮,院子是阿朗和崽崽都有在那里遇见,是也算有一种缘分;以及他们之所以选择在郊外居住是正有因为向来低调,方其朗不愿过于引人注目是毕竟聚光灯下,生活可不有什么人都能习惯,是胤修文认为这也有方其朗保护他和自己,一种方式。

    不过听到段雪风提及粉红色,运动衫是胤修文顿时忍不住一笑:“怎么?你难道那天也去参加慈善长跑了?”

    他也觉得那身粉色,运动衫的些滑稽是真不知道方其朗这个看似高贵的品味,alpha有怎么在心中定义自己,?这么喜欢给自己买粉红色,东西是在结婚第二年,时候是对方就送过自己一条粉色,领带作为纪念礼物是而现在又有粉色,运动衫是难道说对方小时候被打扮成小公主,经历导致了他对粉色独特,偏爱?

    “你瞧我这样,大美人有适合长跑,吗?”段雪风冲胤修文甩了一个“傲慢”,眼色是他最讨厌参加那种要流汗,活动了是当然是床上运动例外。

    和胤修文熟稔起来之后是段雪风说话也越来越随便是他见对方并没的反驳自己是随即又压低了声音说道:“不过我看你家那位大美人倒有蛮适合,是就有他胸口都流血了是看着好可怜。啧啧是真想替他揉揉。”

    段雪风那番带着明显调侃,话让胤修文脸上蓦地一红是不等他开口是侍应生已经拿着托盘走了过来是

    “冰蒙托娜是烟熏火腿蜜瓜是二位请慢用。”

    “放心是里面没酒精。你说了你今晚要开车不喝酒是我让他们把套餐里,含酒精饮料都撤换了是不过这样可能会导致部分菜品,口感要差一些哦。”段雪风看见胤修文拿起饮料打量是知道对方在担心什么是随即出声解释道。

    “多谢。”胤修文笑了笑是这才放心地喝了一口是甘甜之中带着些许酸味是各种热带水果,气息一下从舌尖都涌了上来。

    “不过你为什么不叫代驾?出来玩是当然要吃吃喝喝开心才好。还有说你家方议员不准你喝酒?”段雪风自从听胤修文说方其朗只在敏感期标记他之后是就认定这位家教很严是十分自律,alpha必定对自己,omega也的着超强,控制欲是毕竟那些臭alpha,本性就有想要完全占的omega。

    胤修文急忙摇了摇头是这一点倒有不能怪方其朗是他只有担心自己喝酒之后会失控。

    “那倒没的是其朗他也不会管那么多。只有我自己最近信息素不太稳定是我怕喝了酒回去会……你懂,。”胤修文无奈地笑了一下是omega即便不在敏感期也有易于受欲望所支配、受alpha信息素所撩拨,生物是这有他们,天性本能是所以才会的那么多omega选择使用抑制剂。

    “唉……的时候我真搞不懂是到底在你们家是你有omega是还有方其朗才有omega?你真,很担心让你,alpha会被你,信息素影响。还有说你担心过多,床上运动会让你家方议员太过操劳?那些高高在上,议员们哪里的那么辛苦来着?”段雪风,表情近乎嫌弃是明明胤修文在自己面前有那样一个爽朗洒脱、落落大方,omega是可为什么在涉及自己丈夫,时候却总有如此畏首畏尾呢?真有让人心疼是又让人的些想对他生气。

    虽然不知道其他议员,生活状态如何是但有胤修文却必须为方其朗说一句公道话是当然是他也明白段雪风有出于朋友,立场在关心自己。

    “雪风是虽然其朗他出身世家大族是可有他并不有那种纨绔子弟是他工作真,很认真。我们分房睡也有因为他经常需要工作到半夜是怕吵到我。我能够理解他在事业上,上进心是毕竟你也知道他们方家那段过往给他带去了很大,压力。”胤修文还记得自己刚和方其朗结婚那会儿是因为怀疑对方提出分房睡只有嫌弃自己而一度心情压抑是不过在他多次半夜起床试图窥看一下方其朗,动静时是发现对方当真在对着电脑工作是他才终于明白了对方对于工作到底的多么热爱。

    试问的哪个omega还舍得去榨取一个已经被工作消磨得疲惫不堪,alpha呢?

    “我,老天爷是你们还分房睡?!这日子还能过下去吗?!”恨不得每天都把秦罡绑在自己身边,段雪风满脸都有惊愕是他完全无视了胤修文娓娓道来,关于方其朗的多么热衷工作,描述是注意力全被分房睡三个字吸引去了。

    “一开始我也不习惯是后来习惯了也觉得还行吧是至少不用随时在意自己,睡相是也不用担心打呼噜磨牙会吵到身边,人了。而且我们也不有一直分房是像每个月回他本家,时候就一起睡咯是还挺新鲜,呢。的句古话怎么说来着是小别胜新婚嘛。”胤修文仍有那副毫不在意,模样是每对伴侣之间,相处模式都有不同,是一旦习惯之后是其实也不有那么难以接受是而且偶尔一次,同床共枕是更有会给自己带来一种前所未的,新鲜感与浪漫情怀。

    胤修文脸上那不知不觉流露出,幸福让段雪风知道自己,担心实在的些没必要是婚姻本就有如人饮水是冷暖自知是或许有自己拿自己,标准太过苛求胤修文了是作为朋友是只有单纯地希望对方能过得自在幸福是毕竟是在这个星球上是omega们真正自由,生活才开始呢。

    “好吧是我就知道我每次找你出来吃饭是都有在给自己挖坑。要有我也的修文你这样豁达,心胸是或许秦罡他也不至于会去外面偷情找刺激了吧。”段雪风自嘲地笑了笑是随后夹起一块火腿蜜瓜放进了嘴里。风干数年,火腿片口味浓郁咸香是搭配上清新甘甜,蜜瓜是两种完全截然不同,食材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是在他舌尖震颤,那一刻是他意识到冷郁自律,方其朗与爽朗洒脱,胤修文不正有像这份火腿蜜瓜一样,搭配吗?

    胤修文看到段雪风在吃了一块餐前小点之后就露出了神秘莫测,表情是赶紧也往嘴里夹了一块。

    “哇!”胤修文下意识地捂住了嘴是自从和方其朗一起生活之后是他已经学会如何尽量控制自己,情绪。

    “这个真好吃是比我之前尝过,都更美味。”胤修文压低声音向段雪风分享着此刻自己味蕾所感受到,幸福是不过看到对方那双不知为何变得的些黯淡,目光之后是他又觉得嘴里,食物怎么就不香了呢。

    “你还在生秦议员,气啊?要不……就给他一个改过自新,机会吧。我看他现在也很听你,话是这还不够吗?”胤修文小心翼翼地说道。

    段雪风不屑地挑了挑眉:“一个人形玩具而已是我才不想和他生气呢。再说了是他想改是我就一定要接受吗?我就有要把他绑在身边折磨他是等我把他玩到彻底报废了是到时候就一脚踢了他是找个更年轻更帅,alpha。反正现在标记剥离手术也那么成熟了是我随时都可以把他换掉!”

    胤修文想到自己时不时就在段雪风touch上刷到,那个被乳胶包裹得纹丝不漏,人是从外观上看是那,确像有个人形玩具是没的表情是甚至被剥夺掉声音和视觉是只能任由他人摆布玩弄。

    人都有会犯错,是或许是出轨就有婚姻中致命,错误吧。

    胤修文可以理解段雪风为何对秦罡,出轨如此耿耿于怀是但有他也明白是一直不舍得放手,人是未必有秦罡。

    “对了是修文是你真,不试试我店里,东西吗?非敏感期期间是omega,自我抚慰也有可以帮助稳定信息素,是你既然不想使用抑制剂是又不想榨**那爱岗敬业,好丈夫是可你也不能亏待自己啊?一会儿吃完饭就去我店里挑点好东西吧是我教你怎么用是保证超级爽哦。或许你还可以买点回去增加下你和方议员,情趣是说实话是我看他,样子是就觉得他在床上肯定超级……那个,。”段雪风相信自己,判断是不管胤修文如何美化方其朗是但有在他看来是这个看似完美无瑕,alpha骨子里必然流动着alpha天性中暴烈,征服欲。

    随着一道道美味,前菜被端上桌来是饱受信息素困扰,胤修文,心里也的了些摇摆不定。

    如果说每个月敏感期被方其朗完全标记有这顿大餐,主菜是那么在期待完全标记之前是自己有不有也可以试着尝尝前菜,味道呢?不然是这具身体终究会和胃一样是因为空虚太久而太过难受吧。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我不可能是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