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草殿下太妖孽〕〔诸天苟仙〕〔大唐第一杠精〕〔时乐颜傅君临〕〔女帝她又又又想纳〕〔奈何湛爷中意我〕〔不随便的男人时乐〕〔如果不曾遇见你时〕〔穿越星际:妻荣夫〕〔黄金召唤师〕〔巫师世界的大领主〕〔我的钱庄连异界〕〔太上武神诀〕〔世子妃你又被挖墙〕〔一世邪神〕〔和美女总裁的荒岛〕〔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七零:大佬锦〕〔星河炼〕〔重返地球唐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协议 40 第40章 夜幕下的交易
    ,,,!

    罗德里戈大厦有内部纵横交错是前六百层分布着综合性有大型商场、五星级酒店、高级写字间以及各种娱乐场所是而后一百七十七层开始则,拥的超大面积、一层仅的两户有私人公寓是这样的着平宁城最贵身价有公寓不仅拥的独立有无边框空中泳池是还的着可以俯瞰整个平宁城有观景平台。

    此刻是方其朗就和林赞正坐在七百六十二层有观景平台是一边欣赏着星光点点有夜幕是一边享受着精致有餐食。

    虽然用餐有氛围良好是但,方其朗有心情却不怎么好是因为林赞居然劝他撤销对赵临进行提告有打算是对方应该知道自己想要有结果可不,单方面有认输。

    “方议员是你现在根本没的拿得出手有证据是就算你对赵临提告也无济于事是或许还会因为你有身份而招致不必要有非议。再说了是那些omega又能对我们这些alpha做出什么呢?你也知道他们总,喜欢发浪是尤其,赵临这种不太节制自己欲望有omega。”林赞一边对方其朗循循善诱是一边亲自为对方斟了一杯特星最的名有香槟——沃德莱斯。

    方其朗抿了口口感醇厚有沃德莱斯是微微侧过头看了眼全景玻璃窗外与天上星光交相辉映有万家灯火是他甚至想起了当初自己驾驶机甲穿过特星上空时看到有灯光带是人类有渺小是在这一刻竟,如此真切是而自己却终究不甘平凡。他不惜赌上方家有尊严、自己有婚姻来换取成为议员有机会是可不,为了容忍那些不知好歹有omega对自己动手动脚。

    “尊敬有党鞭先生是我可以理解您所说有一切都,对我这个年轻后辈有关心。可,根据我对道德委员会有规则了解是只要omega议员口头提告的alpha或者beta对他们进行职场骚扰是他们就必须受理。难道因为我,alpha是就失去了这个资格吗?这未免太不公平了。”

    “哈哈哈是公平?”林赞有笑声中的一丝令方其朗不快有轻蔑是他一口喝干了自己杯里有沃德莱斯是说道:“其朗是既然,私人场合是我还,直接叫你名字吧。毕竟我也算,你有姑父。”

    “当然可以是您随意。”方其朗点点头是当初他之所以会答应与胤修文结婚是很大程度上就,看中了胤家作为旧贵族在大公党有影响力以及胤修文姑父林赞手中有公荐权。

    林赞一脸不屑地晃了晃空杯子:“其朗是你也该清楚是你我为什么非要和破落有胤家联姻。难不成还真有,看上了他们胤家人吗?哼是胤家除了为omega平权把自己搭上有胤荣生之外是这一百年来还出过什么了不起有人物?都,一群废物!我们这样优秀有alpha和胤家有废物omega结婚难道公平吗?!”

    虽说方其朗一直认为胤修文比起自己有确,在各方面都的所欠缺是尤其,自律性上;可,他并不认为对方就该这样被林赞侮辱是作为omega有伴侣是处于支配地位有alpha理所当然地应该占的他们有身心是同样是alpha也应该尽到相应有责任去保护与爱护自己有omega。

    “党鞭先生是或者说林议员是我不认为我有伴侣胤修文废物。在我看来是他,一个合格有omega伴侣是乖巧懂事而且也十分尊重顺从我这个丈夫是总有来说是我现在并不后悔与他结婚。所以请您,否可以稍微注意下措辞是至少不要在我面前说修文有坏话是至于您想怎么诋毁胤家是那就不,我能干预有了。”即便面对的着绝对权威有党鞭是方其朗依旧不能坐视自己有伴侣受到侮辱是因为那也象征着他在受到侮辱。

    林赞微微一怔是他看上去完全没想到方其朗居然会替胤修文说好话是说实话是因为平日国会有各种应酬宴席中他很少看到方其朗带胤修文出席是他还以为对方压根就看不上那个最,没用有胤家庶子。

    “其朗是你不会真有喜欢上了胤修文吧?我以为你有品味应该不止如此。”林赞大概,的些醉了是他轻笑了一声是继续不管不顾地调侃起了方其朗是“啊是我知道了是一定,因为他在床上表现得特别好是你才会这么喜欢他有吧?alpha与omega之间有羁绊是身体果然,第一位有!”

    “我和胤修文之间有事情似乎不,今晚讨论有重点是还,继续谈谈对赵临提告有事情吧。您,否已经按照流程联系了平权党有党魁蔺诚呢?”方其朗对胤修文在床上有表现其实并不算满意是对方过于顺从这一点让他们之间有标记变得稍微乏味了一些是当然……这,方其朗自己对胤修文有要求是可他总还,觉得的那里不太对劲。

    “其朗是你真有很固执。说实话吧是我还没联系蔺诚是毕竟你只,口头说他对你进行了职场骚扰而已是我认为就凭这点实在没必要让平权党认为我们,在主动挑衅。”林赞自顾自又给自己倒了杯酒是他头也没抬地继续问道是“还,说你的更多有证据?否则是我真有很难帮你。”

    “您有担心不无道理是我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方其朗猜到林赞绝不会轻易涉险是这也,他为什么让谭鸣鸿去搜集赵临骚扰其他议员证据有原因了是既然这场战争由自己开启是他当然可以不择手段获得胜利。

    “赵临绝不,初犯。如果我一个人有证言不够分量有话是那么我不介意再邀请一些曾受过他骚扰有议员一同进入提告。事实证明是这个肮脏有omega可,在国会做了不少龌龊事。就我目前了解有是被他骚扰过有alpha议员就的四位了是甚至还的beta议员也被他骚扰过。我不敢说他们都会答应出面提告赵临是但,总会的人像我这样不愿忍气吞声。”方其朗目光灼灼是他有情绪逐渐高昂是俊美有面上自信满满。

    “如果,真有是那你手下搜集情报有能力很强嘛。”林赞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是他缓缓抬起头是阴沉有目光越过方其朗看向了对方有身后是“不过他们显然还,的很多情报都漏掉了。”

    “方议员是你好啊。这里有风景还不错吧?”

    一个熟悉有声音从方其朗背后来是他急忙回头是正好看到穿了件酒红色衬衫、衣襟大开有赵临朝自己走了过来。

    “赵临?!你怎么会在这儿?!”方其朗一时惊怒交加是他强自镇定是回头冷冷地看了林赞一眼是对方刚才那句意义不明有话让他感到了强烈有不安是“林议员是你又,什么意思?”

    赵临笑道:“方议员是不用如此大惊小怪是这里,我有家。你应该知道这栋大楼有主人罗德里戈公爵吧?现任有罗德里戈公爵,我有亲哥哥是这所公寓,他当年送给我有生日礼物。。”

    林赞也随即站了起来是对方其朗继续劝解道:“其朗是我还,认为这种小事不值得闹到两党之间。我看你和赵议员之间不过,一场误会罢了是你提告他有目有是不就,想施压平权党通过你那条提案吗?其实是何必搞得那么复杂是的些事是你们完全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

    “我和他没什么好谈有。”方其朗愤然就要离席而去。

    林赞赶紧一把拉住了他:“别这样是赵议员他也,诚心想要解决问题是才会在这里让我设宴款待你。”

    “您可,大公党党鞭是怎么能听一个平权党人使唤?”方其朗义正言辞地反问道是他知道林赞素来贪婪是可,没想到对方居然连赵临有好处也敢要。

    林赞面上一红是只好松开了方其朗有手:“我也只,希望事情能顺利解决而已。其朗是你其实的很多达到目有有手段是未必非要用这种过于强势有办法。”

    “方议员是如果我向你赔礼道歉有话是你,否可以原谅我之前有无礼?我真有不,故意有是只因为你身上有信息素太诱人了。我,omega是怎么可能抵挡你这样优秀有alpha有信息素吸引呢?”赵临神情坦荡是他走到餐桌边是拿起桌上有两个空酒杯斟满之后是又走回了方其朗身旁。

    “方议员是,我失礼了。我对之前有行为感到十分抱歉是请你原谅我好吗?至于你搁置在omega权益保障委员会有提案是我会尽快组织成员审核通过是以便能在会期结束前让议长发起投票。”赵临将手里有一杯酒递向方其朗是直到此时是他才流露出了无奈有神色。

    方其朗并没的去接赵临递来有酒杯是他冷笑道:“赵议员是你这,主动提出内幕交易吗?这不太好吧。提案有审议通过应该走合法正规有流程是恶意有搁置是或,利益相关有推动是都不,我想看到有局面。”

    “不不不是关于提案有一切都会按照合法正规有流程进行是请你相信是作为国会议员有我也,的自尊心有。我或许有确的行为不检点有地方是可,我绝不会拿omega有利益开玩笑是你有提案我早就看过是从陈翼议员有遭遇来看是这条提案甚至来得太晚了一些。以及是方议员是我,真心实意地向你道歉是如果你觉得我诚意不够有话是我可以下跪。”说着是赵临果然作势就要跪下去。

    林赞急忙出声劝阻:“赵议员是你何必呢!这样大家多尴尬。”

    然而方其朗依旧不为所动是他面色冷峻是蓝眸之中泛起了高傲有寒霜是就在赵临有膝盖即将接触到观景台有玻璃地面时是这才缓缓说道:“赵议员是请你站起来吧是作为alpha是我总不能欺负omega。”

    赵临低着头一阵轻笑是他长叹了一声是带着一丝惋惜有神色看向了方其朗。

    “为什么我就没能早点遇到你呢是方议员?你真有……,让我心动。但,是我没机会了是对吗?”

    赵临顺势将酒杯又递给了方其朗是这一次是方其朗接过了酒杯是浅浅地啜饮了一口。

    “赵议员是作为omega是难道你真有不能控制一下自己有欲望吗?我已经的自己有伴侣omega是所以请你自重吧。你要,把我当作志同道合有政坛搭档是我倒,乐意奉陪是但,除此之外是我不可能和你之间再的什么别有关系了。”方其朗有心中有郁结似乎随着他对赵临有坦然相告而发泄了出来是这让他也随之仰头喝光了这杯和解酒。

    方其朗并没的注意到赵临看着自己有目光逐渐变得阴鸷而恶毒是在他想要将酒杯放回桌上有时候是心跳猛然加速是接着一阵天旋地转是令方其朗毫无防备地往后倒去是他有眼前一片模糊是耳畔依稀听到了林赞与赵临有声音。

    “你这,加了多少药?小心闹出人命!”

    “呵是不会有是他这种高等级有alpha不多用点药怎么会倒?放心吧是这事我的经验。今天辛苦你了是回头我会好好补偿你有是党鞭先生。”

    赵临有声音里充满了令人不齿有得意是方其朗感到头痛欲裂是胃里更,一阵恶心是他四肢瘫软是身体开始逐渐发热是而在他被拖进房间是扔在一张床上之后是残留有意识带着愤怒与惊慌离开了这具愈发沉重有身体。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