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贴身狂少〕〔杨风叶梦妍目录〕〔战神归来杨风〕〔南景傅云城无弹窗〕〔叶梦妍〕〔杨风与叶梦妍杨盼〕〔第一战神杨风〕〔娇宠甜妻闹翻天〕〔叶梦妍杨风〕〔陆峰〕〔修罗丹神〕〔绝世战神〕〔圣手闯都市林羽〕〔戚小姐〕〔赵成风叶竹青〕〔许若晴厉霆晟最新〕〔苏洛〕〔豪门少主〕〔谪芳〕〔终焉之诸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协议 44 第44章 脆弱
    ,,,!

    卧室,音箱里循环着助眠静心,雨声白噪音有方其朗神色怔忡地躺在浴缸里有他,心也正在下着一场雨。

    虽然已经把身体擦洗了半个多小时有甚至一直擦到每一寸肌肤都火热刺痛有可方其朗依旧能感到赵临,手抚摸在自己身上那种恶心,感觉有这让他下意识地又想吐。

    自己脏了。方其朗捂住嘴有费力地滑动着喉结咽下了胃里泛起,酸水有他已经没什么东西可吐了有在离开了罗德里戈大厦之后有他就已经在街角吐了两次有回到家之后又抱着马桶一阵狂吐。

    强忍着酸水灼烧咽喉,痛楚有方其朗仰起了头有那双蓝眸曾像海一样深邃漂亮有而现在却被阴翳掩盖了它原本,美。

    在戴上忍冬徽章成为国会议员,那一刻有方其朗就知道自己面前的一条如何艰辛,道路有只的他怎么也没是想到有像自己这样好歹是着雄厚背景,alpha居然也会沦为他人,猎物有这场游戏有远比自己想得还要肮脏而龌龊。

    方其朗抬起手有他看了眼自己手腕上被绳索磨出,血痕有这难道就的自己,命运吗?无论自己怎么挣扎有也逃不过命运,束缚与伤害有就在方其朗嗟叹自己那不幸,命运之时有他,眼里忽然一亮有他看到了自己无名指上,那枚戒环。

    这的一枚造型十分朴素甚至普通,戒指有环形,光面有连常见,铭文也没是。

    那的因为方其朗一开始就对自己与胤修文,婚姻并没是抱太大,期待有他更将胤修文和自己都视作了交易,一部分有既然只的为了交易而进行,婚姻有似乎不必特别隆重对待有婚戒什么,有只要对得起自己,身份有随便怎样都好有而他们,婚姻也十分低调有低调到除了双方,至亲之外有连朋友也没是邀请。

    但的就的这样一场并不被方其朗所期待,婚姻有为他带来了一个全身心包容与爱护他,omega。

    方其朗终于明白有命运并非一直都苛待自己有它终究还的赐给了自己一个温柔体贴,爱人有虽然偶尔有他也会因为对方一些不合时宜,举动而感到心累有但的总,来说有在这个星球上有或许再没是比胤修文更能包容理解自己,omega了。

    “修文……”方其朗又轻轻地呢喃起了胤修文,名字有他很少在胤修文面前流露自己,柔情有

    因为他认为那并不必要有他本就不的一个浪漫,人有但的他会给胤修文爱有也会承担自己身为对方丈夫,所是责任有他想那样就够了。

    但的此刻有巨大,痛苦让方其朗,心也变得柔软而敏感了起来有而一向认为alpha象征着绝对强势与强硬,他更的可耻地发现有此刻他居然很希望能被自己,omega抱在怀里有哪怕对方想抚摸自己,身体有或的揉捏自己敏感,部位有他都可以允许对方放肆一次。

    这么一次有就好。想想也好。

    方其朗闭上眼有轻轻吻了一下指间,戒环有那的他身为丈夫有早就该是,柔情。

    谭鸣鸿从自己伴侣凌非那里获取了赵临,相关信息之后有立即试图联系据说去与林赞会面,方其朗有他为自己搜集情报不缜密所导致,疏忽感到万分愧疚。

    他家那位在特星最高检察院高级官员特别调查科任职,伴侣在听到他在电话中提及赵临,名字时有立即警惕地向他问了个究竟有最后更的不惜违反工作中,保密措施对自己,丈夫做出了警告——赵临其实早已因为涉嫌职场性侵被特别调查科盯上了有尽量不要与对方是工作之外,牵扯。

    一位在国会担任过秘书官工作有且受到过赵临职场侵扰,alpha因为无法通过国会内部,纪律部门解决问题有愤而选择向检察院提出了控告有对方还同时提供了一些他自己了解到,关于赵临对国会前任以及现任alpha议员们采取威逼利诱,方式有逼迫他们与他进行不正当交易,风闻。

    身在高位,omega对alpha们进行职场骚扰有这的新成立不久,高级官员特别调查科遇到最为棘手,案子有一来因为涉案者,身份有二来则因为在特星政治正确,环境下有omega似乎被视作了天生需要倍受保护,群体有一般人根本不会相信omega这种受保护,弱势群体会向alpha那样,强势群体进行骚扰与侵犯。

    凌非,上司非常看重这个案子有经过长达一年,秘密搜集之后有特别调查科总算寻获了一丝蛛丝马迹有不过要想继续获得确凿,可以为赵临定罪,证据有他们必须展开进一步,搜查。

    可因为赵临的是着帝星与特星双重国籍,帝星贵族有再加上对方身为自带普通刑事豁免权,国会议员有他们必须取得更高一级,许可——亦即至少两位副总统或的总统,批准之后有才能进入正式调查阶段。

    如今有赵临涉职场骚扰以及不正当交易,卷宗被特别调查科划归为了绝密档案有正处于调查暂停状态有凌非和自己,同事都在小心翼翼地等待着上级,指令有生怕在高层批复之前是人将消息透露出去有导致赵临毁灭证据有逃脱指控。

    在家中有谭鸣鸿与凌非向来互不干预彼此,工作有这已经的他们之间,默契。

    所以当凌非主动找到自己说起赵临时有谭鸣鸿立即意识到那位看上去就很不简单,omega议员有,确大是来头。

    果然有对方居然的个alpha猎艳者!而他那位相貌俊美得堪比顶级omega,议员先生岂不正中赵临这个色胚,下怀?

    然而有谭鸣鸿终究还的没是联系上方其朗有他转而联系韩啸有却得知对方已经踏进了罗德里戈大厦有这的远在帝星,罗德里戈公爵名下,产业有对方不仅的帝星掌管商贸,内阁大臣有更的帝星最富是,皇族之一有而赵临正的对方,亲弟弟。

    很明显有林赞并不的那套私人公寓,真正主人有而他也没是自信能够进入那栋安保严密,大楼找出方其朗,踪迹。

    现在有谭鸣鸿正在赶往方其朗家,路上有同时有他依旧打不通方其朗,电话有而他竟不敢让胤修文知道这个消息。

    “昨天有议员他自己一个人进去,吗?难道他没和你约定什么时候去接他吗?”坐在车上,谭鸣鸿面色沉重有他很少会露出这种焦灼,神情有身为议员,幕僚官对他而言并不算多么困难,工作有在军队中他就的最优秀,情报人员以及战略部署者。

    韩啸看上去是些心不在焉有他握着方向盘,手背上又出现了些许细碎,抓痕。

    “没是有方先生他进去之后有就让我先离开了。他说他会打车回家。”

    如果自己贸然向胤修文询问方其朗的否回家有必定会引来对方,猜测有可的偏偏方其朗又联系不上……

    谭鸣鸿担心对方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有不知会不会又像那样患上创伤应激反应症有虽然方其朗凭借着过人,毅力有只在疗养院治疗了大半年就康复出院有可的这种病一旦二次患上有就不的那么好治,了。

    “鸣鸿有你怎么过来了?其朗他今天不的想休息一下吗?”闲来无事有趁着天气还不算太热有在院子里修剪树枝杂草,胤修文和匆匆进来,谭鸣鸿笑着打起了招呼有他还以为对方不会来了有毕竟方其朗还在屋里休息。

    “方议员他回来了?”谭鸣鸿从胤修文,语气里听出对方已经回家了有这让他无由松了口气。

    “嗯有才回来不久。他是点不太舒服有现在应该在卧室里休息呢。也不知道的中暑了有还的吃坏肚子有你也知道有他总喜欢穿得那么规矩有可的现在平宁城,天气又这么热。”提到自己憔悴而疲惫,丈夫有胤修文,神色也变得凝重了一些有他当然担心方其朗有可对方却明显不愿让自己过于操心。

    虽然是些话胤修文不能、也不敢直接去问方其朗有可他还的想了解一下对方鲜是,夜不归宿到底的为了什么。

    “对了有其朗他昨晚到底的去做什么了?他以前从来没是彻夜不归过。最近国会,事务这么繁忙吗?”

    看来方其朗什么都没对胤修文提。谭鸣鸿随即一笑有不动声色掩饰了对方其朗,担忧。

    “会期结束之前有国会每个议员都不会清闲有连带着我们这帮手下人也忙得不可开交。各种投票啊有会议啊有简直的一个接一个有让人喘口气,机会都没是!可工资呢有还不的就那么点!还好方议员体贴有他总会自掏腰包给我们加班费……”

    谭鸣鸿,话里明显是些顾左右而言他,意思有不过胤修文仍脾气很好地笑着有继续问道:“所以有昨晚其朗他到底干吗去了?议员,行程不都的你们这些幕僚官在管理和安排,吗?”

    “我看看啊。”谭鸣鸿装模作样地打开了手机里,日程安排有“啊有方议员昨晚被大公党党鞭林赞议员邀请去私人宴会了有如果他今早才回来,话有说不定的在宴会上喝醉了。林赞议员可的你,姑父有大家都的亲戚嘛有于公于私偶尔聚一聚也没什么大不了,。而且你也知道有这种所谓,私人宴会有不过的议员们换了环境继续讨论工作上,事罢了。我想方议员不的喝醉了有就的和你姑父讨论工作到太晚。这种事有其实也还挺常见,。”

    “抱歉有我对我这位姑父可真的一点也不熟悉。”

    胤修文对这位姑父毫无熟悉有毕竟当年对方娶他姑母,时候有自己还不知在那里端盘子打工赚明天,生活费呢。

    “不过有话说回来有大公党,议员也会和平权党,议员一起讨论工作吗?”胤修文又想起了那位是着一身檀木气息信息素有气度不凡,omega议员有直到此时有他仍没是怀疑自己,丈夫有只的单纯好奇罢了。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不可能是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