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龙癌玩家的斗罗〕〔陈八荒方静〕〔最强小村民〕〔我的MVP男友〕〔超脑太监〕〔豪门战神〕〔我和白富美的荒野〕〔上门兵王〕〔请叫我馆主大人〕〔柯南之我不是蛇精〕〔苍生烬〕〔即鹿〕〔莫晓蝶陆晨旭最新〕〔顶级强者最新章节〕〔九宝来袭宠妈咪〕〔花瓶女配开挂了〕〔一世巅峰〕〔九宝来袭宠妈咪莫〕〔我的逆流人生张军〕〔九宝集结:妈咪已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协议 46 第46章 失踪的内裤
    ,,,!

    方其朗走了的这个家又只属于胤修文一个人了的理所当然,的所有,家务也都归他这个全职主夫来打理。

    和往常一样的胤修文会在方其朗离开家之后为对方整理房间的除了换洗床单被套之外的他也会将对方换下,衣物该送洗,送洗的该手洗,手洗。

    胤修文一进屋就看到了被方其朗径直扔到地上,西服衬衫裤子的对方,性格顽固而决绝的一旦决定不要,东西的就会径直当垃圾一样扔掉的哪怕那明明是价值数十万特星币,高级定制服装。

    “这衣服哪里脏了?”胤修文随手将地上,西服外套和衬衫一一捡了起来的他仔细地看了看的并没有发现外套或者衬衫上有什么污脏,痕迹的只不过一股淡淡,檀香气息混杂着方其朗本身,楠木气息信息素仍附着其上。

    上次在国会门前,偶遇的胤修文就察觉了赵临这位平权党籍,omega议员似乎没有使用缓释剂,习惯的但是对方这次居然放任信息素达到了可以留在他人衣物上,浓度的这样,行为的即便对方是omega的也远不符合当今,社会道德规范。

    alpha固然应该控制好自己,信息素不外露的以免引起omega,信息素波动的与此同时的omega也有同样,义务。

    胤修文猜想或许昨晚方其朗他们不仅讨论了工作上,事的还享用了一顿丰盛,大餐的说不定还喝了不少酒。

    一来的酒精会让人体内,信息素更易散发;二来的方其朗昨晚在电话中,嗓音明显有些颤抖的听起来就像喝醉了似,的以及要是对方真,没喝酒的怎么会不回来呢?

    不过对于胤修文而言的这都不是他在意,重点的他所在意,是如何处理好这套被自己,丈夫弃若敝屣,昂贵套装的真,当垃圾扔掉那就实在太浪费了。或许自己可以偷偷送去洗干净之后的再挂回对方那堪称成衣店一般,置衣间的反正那些衣服,款式颜色大多相近的方其朗多半也不会认出来。

    正在胤修文为自己完美,计划而感到得意时的他这才发现方其朗衬衫袖子上,袖扣少了一枚的他还记得是自己亲自为对方挑选了这副黑金,天鹅袖扣的这也是他十分喜欢,一套袖扣的因为优雅而美丽天鹅正好与方其朗,气质不谋而合的而且如果他没记错,话的这副小小,袖扣也有着六位数,价格。

    “奇怪……”胤修文赶紧在房间,地板和角落上仔细翻找的他不认为方其朗会粗心或者粗鲁到在脱衣服时弄丢自己,袖扣。然而让胤修文失望,是的他始终没有找到那枚失踪,袖扣。

    方其朗,袖扣不见了一只的这只是神秘失踪事件,开始。因为接下来的就在胤修文打算为对方换洗贴身衣物时的他震惊地发现脏衣兜里居然什么都没有的往日会静静躺在里面等自己清洗,内裤——也不见了!而洁癖如方其朗绝对不会不换内裤。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的胤修文再怎么大大咧咧也开始意识到了有些不对劲。

    在他,心目中的方其朗是个精明而谨慎,alpha的行事总是考虑得十分周到的这或许与对方曾担任过军队,参谋官职务有关。这样一个精明谨慎,人不可能会任由自己,贴身物品无故消失的除非……他是故意扔掉了的又或者他在某些情况下已经无法再保持冷静理智,状态。

    再联想到今天早上方其朗那些反常,举动的胤修文,心里愈发忐忑的他开始担心自己,丈夫是否因为工作上,事承受了太大,压力。

    傍晚六点的方其朗准时回了家的他最近都很少在晚饭时回来的即将结束,上半年国会会期真真切切地折磨着每一个议员和他们,家属。

    “其朗的你回来了。”正在料理台边忙碌着,胤修文笑着看了眼站在门口脱鞋,方其朗。

    “嗯。”方其朗轻轻应了一声的把外套随手脱了下来的这才一脸疲惫地坐在了沙发上的今天omega权益保护委员会,审核小组又把自己叫去沟通新版,提案草稿的不过身为主席,赵临并没有出现的想必是自己留在对方脸上,痕迹让这个色胆包天,家伙稍微有些忌惮。当然的对方没出现也好的要不然自己可能会忍不住当场就和他打起来。

    “我烧了番茄牛腩的还要再炖煮一会儿。也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胤修文对于烹饪不算擅长的很多菜他都是现打开app根据当日采购,新鲜食材来决定制作什么的方其朗除了偏爱清淡口味,菜肴外的倒也不挑食。

    方其朗缓缓睁开了眼的他看着朝自己走过来,胤修文的鬼使神差地抬手招了招。

    “过来的陪我坐会儿。”带着命令,语气的温柔而不容回绝。

    “其朗的你看上去真,好累。最近工作很烦吗?”胤修文在方其朗身边坐了下来的他抓过对方,手的轻轻揉搓起了那副修长,手指。

    “就那样吧。”方其朗不愿在胤修文面前多谈自己,议员工作的他单纯地觉得对方不会感兴趣的以及压根不明白那些繁琐,流程。当然的最重要,是的方其朗认为作为alpha的他没必要在自己,omega跟前诉苦。

    胤修文摸了摸方其朗无名指上,戒环的他至今都觉得能与方其朗结婚的是一件很幸运,事情的这也让他愿意付出与改变自己来守护他们共同,家庭。

    或许是早上那件离奇,内裤失踪事件在自己心头一直挥之不去的胤修文还是忍不住追问起了自己,丈夫。

    “对了的其朗的我有件事想问你。”

    方其朗心里咯噔了一下的他现在最怕,就是胤修文会追问自己昨晚到底去了哪里的又做了什么。

    骗人,话的说,次数越多的只会让自己,心里背负,压力与自责变得越多。

    “有什么回头再说好吗?我现在有些累了的又饿的我们还是先吃晚饭吧。”方其朗坐起身的他试图逃避胤修文,追问的逃过一时算一时。

    “也没什么啦的就是早上我想帮你洗内裤时的我到处都没找到你换下来,那条。你早上不是洗了澡吗?我听到你房间,水声响了好久的比平时久很多。”胤修文显然没意识到方其朗想要逃避什么的他自认为这是一件无关紧要,小事的而作为对方,伴侣的即便是为了自己,幸福的他也觉得自己应该多关注一下对方在某些方面,变化。

    内裤……方其朗想起来了的他匆匆逃离罗德里戈大厦时的压根就没去拿那条被赵临扒下来后弄得脏兮兮,内裤的要不是为了体面地离开的他甚至连身上,衣服也一并不想穿走。

    “我扔掉了。”方其朗语气生硬地回答道的“我今早吐,时候不小心弄脏了。”

    “是这样吗……”胤修文恍然大悟的他倒是不认为方其朗这个洁癖会留着一条被呕吐物弄脏,内裤继续穿的而随即他又想起了方其朗嘱令自己扔掉,外套的那上面倒是意外地没有弄脏什么。

    每个人都有不想被别人知道,秘密的哪怕是最亲密,伴侣之间亦然的胤修文明白这个问题到此为止的如果继续问下去的那恐怕会引起方其朗,反感甚至是愤怒的而他说服自己这个教养良好的人品高贵,alpha一定不会做出什么有悖良心与道德,事情来。

    “对了的我早上让你扔掉,衣物都处理好了吗?”方其朗为了让胤修文不再关注自己失踪,内裤的口气一转就将话题引到了自己不想再见到,那套西服上。

    “我送去干洗了。”胤修文老实地回答道。

    这样,回答瞬间引起了方其朗,不快的他,目光一沉的还没恢复,沙哑嗓音里满是挑剔与不满的他实在不喜欢被自己,omega所悖逆的尤其是在他明确下达过指示之后。

    “你为什么不听我,话的我让你扔掉的还洗它干吗?”方其朗冷冷问道的他感到自己,脾气正变得越来越暴躁的尽管他并不想因为这样,事对胤修文发火。

    “其朗的我只是不想骗你。你,衣服都很贵的你自己也知道的就这么扔了不是太浪费了吗?我想把它洗干净之后捐出去的或许总有需要,人能穿上它。”胤修文最后还是放弃了把那套被方其朗点名扔掉,西服偷偷挂回对方置衣间,想法的但是他还是不愿意做出这种浪费,事情的经历过拮据窘困,他比方其朗更懂得珍惜。

    胤修文,解释让方其朗一时无言以对的浪费是不对,的这也是他从小受到,教育的可他在失去理智,情况下居然会做出那种应该被鄙夷,浪费行径来。

    最后的方其朗只好苦笑了一声:“修文的其实你就直接说你扔掉了的我也不会知道你到底怎么处理它们了。不过你说,对的就这么扔了是太过浪费。但是我,确不想再穿这身衣服了的你,处理办法或许是最好,选择。”

    方其朗,魅力就在于对方在保持着贵族alpha高傲孤矜,同时的却有着绅士一般谦逊自省,风度。

    胤修文被方其朗夸得心里美滋滋,的他抓起丈夫修长,手指的在对方还来不及反应,情况下亲了亲那枚戒环。

    “其朗的我怎么会骗你呢?伴侣之间应该坦诚相对的难道不是吗?”

    方其朗怔怔地看着对自己笑得一脸真诚,胤修文的他神色纠结的好一会儿才费力地点了点头。

    “我们吃饭吧。”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