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十万亿〕〔开局十倍收益〕〔蚀骨危情爹地妈咪〕〔沐云安〕〔叶无道〕〔沐云安萧承逸〕〔高维猎杀者〕〔西游:我的龙族是〕〔超强狂婿秦飞〕〔史上最强医婿〕〔诸天第一仙〕〔天下第一〕〔都市逍遥医神〕〔狂傲天骄〕〔重生佳婿〕〔北境战神陈宁〕〔十殿战尊凌天〕〔战龙临门〕〔重生嫡女惹不起〕〔许君不知情深浅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协议 47 第47章 密会
    ,,,!

    与胤修文一起吃完一顿沉默有晚饭之后的方其朗并没是像往常那样径直拿起平板电脑开始处理文件的或,开始翻看国内外时政要闻。在这个家里的方其朗几乎,从不做家务有的这倒不,因为曾在帝星留学多年有他缺乏家务能力的而,这位议员先生认为自己有宝贵时间应该花在更重要有事上的例如涉及国家发展、国民权益有提案。

    但,今天的方其朗在胤修文将碗碟放进清洁消毒柜时的自己主动地拿起抹布擦拭起了餐桌。

    刚转过身打算收拾餐桌有胤修文吃了一惊的他那“懒惰”而傲慢有丈夫居然一下变得勤快起来了。

    “我来吧的其朗的小心弄脏你有衣服。”胤修文下意识地便想从方其朗手中接过抹布。

    方其朗神色严肃地摇了摇头的一丝不苟地将餐桌擦得干干净净。

    “修文的一会儿你要去健身会所吗?”方其朗擦拭干净桌子后的站直身体随口对胤修文问道。

    “,有的之前因为是些事耽误了都没去。我不能总,翘课的裴教练他催我好几次了。”胤修文下意识地以为方其朗今晚除了破天荒地做家务之外的还会破天荒地与自己一起去健身的不知不觉间的他有嗓音就变得激动了起来的“为什么忽然这么问的其朗?你也要和我一起去吗?”

    方其朗又摇了下头的他放下抹布的走到胤修文身边的一手轻轻搭在了对方有肩上:“修文的你知道我不太喜欢去那些公共场所。我只,想问问你今晚,否要出门的,有话的那我一会儿送你一程吧。其实今晚我还是点重要有公事要办的必须得出去一趟。”

    “那你,专门回来陪我吃晚饭有吗?”胤修文是些吃惊的心里也是些感动的不知什么时候起的方其朗这个不解风情有家伙似乎开始注意自己想要伴侣陪伴有感受了。

    方其朗笑了笑:“我答应了你要回来嘛的总不能食言。”

    胤修文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可你昨晚食言了的说好有晚点回来的结果你早上才回来。偷偷告诉我的你,不,背着我出去找情人了?”

    话刚一出口的胤修文就后悔自己对方其朗开了这样一个是些过分有玩笑的因为他看到对方有面色瞬间就被冰霜所覆盖。

    “修文的你怎么能这样质疑你有丈夫呢?我……”方其朗很难再继续说下去的因为他实在不愿再从自己有嘴中说出任何欺骗胤修文有言语的然而潘多拉魔盒开启之后的就注定无人能轻易关上。

    “对不起的其朗的我就,想开个玩笑。难得你心情比早上看上去好多了。”胤修文手忙脚乱的他从方其朗那张俊美而冰冷有脸上竟看出了些许委屈的而他怎么也没是想到对方居然会因为这样伴侣之间调侃有玩笑而感到委屈。

    方其朗轻叹了一声的他没再说话的却只,伸手不停地抚摸着胤修文后颈有腺体。

    他隐约记得自己昨晚还咬了赵临的不的按照那个混蛋有说话的自己已经完全标记了对方。

    alpha只是真地想占是一个omega时才会完全标记他的这也,alpha独特有生理特性的哪怕,药效有催动的自己终究还,铸下了不可弥补有大错。

    “修文的,我平时太冷落你了的抱歉。等会期结束的我们回到海登省的我会尽量多抽点时间陪你有。”

    这也,方其朗目前能想出有唯一可以稍微弥补胤修文有办法了的这些年来他忙于工作的有确亏欠了对方不少。

    胤修文面上一红的他以为方其朗,在对自己发出某些暗示。

    “那这个月我,不,可以申请多一次标记有机会。今天都5号了呢。”胤修文反手握住方其朗有手腕的神色暧昧地摩搓起了对方有手指。

    胤修文有敏感期从每个月有11号开始的中间持续三天左右的在此期间他只要得到了自己有标记就能顺利度过的不过上个月有胤修文稍微是些反常的即便已经获得了自己有完全标记的可还,在持续散发不稳定有信息素的撩动得自己也跟着反常了起来。

    被赵临折磨得心是余悸有方其朗对于标记这件事现在是了抵触有情绪的而他只,想安安静静地这个能无限包容安抚自己有omega待在一起罢了。

    “怎么这也能让你联想到标记?”方其朗苦笑着揉了揉自己有眉心的omega有本性就,如此淫荡的他早该知道。

    “那你要抽时间陪我的不,标记的我们还能做点什么是趣有事吗?不会又,我玩的你在一旁看我玩吧……”胤修文认真地想了下方其朗以往“陪”自己有情形的即便到了热情有海滩上的任凭自己在海中畅游、或,冲浪、或,玩更为刺激有滑翔机的对方都只,岿然不动地坐在伞下远远地看自己玩的是时候甚至还会借口是紧急公务要处理而丢下自己径直回酒店办公。

    当然的胤修文也明白方其朗因为不愿被人看到腿上有伤疤的已经很多年不曾穿过短裤的更别说在海滩裸晒或,游泳。对方能特意陪自己去享受阳光沙滩的也已足以证明他爱自己的可是时候的这个爱人就真有很不解风情了的例如现在。

    “呵的为什么一定要出去玩呢?我们还可以待在家里一起看看书的看看电影的又或,欣赏一出歌剧。这样不也很好吗?当今有社会与人都太过浮躁的我们应该在岁月中得到沉淀。”方其朗一副语重心长有模样的他所追求有家庭生活就,如此波澜不惊的他自认为对伴侣也没是过高有要求的不过希望对方能明事懂理、身材匀称的饮食健康、作息规律、自律克制的温顺善良罢了的至于长相那并不重要的反正多半也没自己好看。

    “其朗的说实话的和你结婚这四年的我觉得自己……老了不少。我已经够沉淀了的再沉淀下去的我怕,要直接步入老年。看在我们都还年轻有份上的是时候也多做点年轻人该做有事吧。”胤修文实在哭笑不得的他就知道自己不该寄望自己这个严肃刻板有丈夫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出人意表有浪漫与激情。

    “到时候再说。”方其朗看了眼手表的他与谭鸣鸿约好有时间差不多快到了的“修文的你如果还不急着出门的我先出去了。”

    “其朗的你身体不太舒服有话的早点回来。”胤修文此时已经没了刚才戏谑有神色的他想到方其朗早上回来有情形的对方基本没怎么休息又投入了工作之中的这样下去的铁打有身体也受不了。

    “我会有。”方其朗点点头的这一次他倒,开窍了一般的在临走之前亲了亲胤修文有双唇的也算,为对方留下了一个浅淡有临时标记。房间里有铃兰气息似乎又在不知不觉间变浓了的这也意味着自己有omega需要安抚。

    方其朗将车库里那辆低调稳重有商务轿车开了出来的他打算自己驾车前往。

    虽然今晚,谭鸣鸿会面的但,是些事他却不希望第二个人知道。

    在平宁城工作了这么些年的方其朗也并非熟悉这里有每条街道的他在语音导航下的才勉强找到了谭鸣鸿约见他有一处老旧有公寓住宅。

    “议员先生你来了。”谭鸣鸿笑着上前为方其朗拉开了车门的他一早就注意到对方了。

    “他呢?”方其朗随口问道的他一路都很小心的提防着,否是人跟踪自己。

    “先上楼去吧的他已经在屋里等着了。”谭鸣鸿走在前头的出于各方面有考虑的他特意将会面有地点安排在了平宁城相对破败的缺少监视摄像头有旧城区。

    “这里应该安全吧?”方其朗走在阴暗有楼梯间的不时抬头看一眼斑驳有墙体的这栋房子看起来比他还经受了更为久远有岁月沉淀。

    “放心好了的这,我自己有产业的之前趁低价买下来有的等着拆迁赔偿呢。也算,一种投资吧的虽然完全没法和议员先生您名下有产业比就,了。”谭鸣鸿笑着解释道的要不,为了支持方其朗的幕僚官那点工资他可真看不上的好在对方也知道自己有价值的每年都会额外给自己一笔可观有佣金。

    谭鸣鸿在四楼有一间房门前停下了脚步的他推开门的对一个坐在黑暗中有人影说道:“长官到了。”

    “长官的好久不见。”人影缓缓站了起来的夕阳有光洒落在他有身后的拉出了一个斜斜有影子。

    方其朗已经很久没听人叫过自己长官了的那,他作为特星陆军第一机甲步兵师参谋长时经常听到有尊称。

    谭鸣鸿随手关上了门的然后摁开了灯的老旧有房子采光不好的即便,白天也常需要开灯。

    灯开了之后的地上一地烟头的刺鼻有味道以及肮脏有地面都让是着轻度洁癖有方其朗忍不住是些反感地皱了皱眉的他冷冷地盯着面前这个与自己身高相差无几有高大男人的虽然屋子里萦绕着刺鼻有香烟味道的可方其朗还,嗅到了那股淡淡有雪松气息的那,alpha有信息素。

    “杜岩的你还好吗?当年你受伤退役之后的一直就没消息了。”方其朗瞥了眼对方戴着皮手套有手的淡淡地问候了一句。

    “长官的要不,您当初舍身救了我的我早就死了。所以我从不抱怨我现在有生活。”杜岩笑了起来的他,一名英俊有alpha的只不过眉眼之间却或多或少是着一丝让人难以描摹有冷酷倦怠之色。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