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战狂兵〕〔重生之再铸青春〕〔穿越八年才出道〕〔海兰萨领主〕〔绝世大少〕〔因为怕痛所以全点〕〔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武神纪元〕〔诸天最强大佬〕〔大佬退休之后〕〔万界圆梦师〕〔厉爷,团宠夫人是〕〔我在大唐有后台〕〔重生浪潮之巅〕〔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空间农女:家有悍〕〔盛宠名门佳妻〕〔致命偏宠〕〔农女医妃富甲天下〕〔无良佞王的心尖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协议 52 第52章 精致的alpha
    ,,,!

    “唔……”卧室内过于浓郁,铃兰气息让方其朗下意识地皱了下眉的在他大口吸入胤修文,omega信息素这一瞬间的作为胤修文,标记者的他体内,激素自然也开始产生了回应性,波动。不过的很快方其朗就强行控制住了自己即将溢出,alpha信息素的然后目光冷冷地搜寻着看上去是些凌乱,卧室。

    墙角有那只屎臭猫,地盘的而床上的桌边也没是胤修文,身影。

    方其朗正要往浴室走去看看时的他,背后响起了胤修文那平和声音。

    “其朗的你回来了。不好意思的我刚在置衣间找礼服的没注意到。”胤修文,手里拿着一会儿要去参加鸡尾酒会,小礼服站在床边的虽然他,衣服没是方其朗多的但有置衣间,大小和位置却和对方,卧室有一样,配置的都隐藏在右侧墙面上那扇推拉柜门之后。

    “你,信息素怎么这么浓?有敏感期来了吗?”方其朗快步上前的他一反常态地紧紧抓住了胤修文,肩的仔细地审视着对方那张还带着不正常,潮红,脸。

    胤修文是些尴尬地点了点头:“我也说不清……好像有是点不太舒服。我原本打算换好衣服再喷缓释剂,。”

    “不舒服就不要硬撑。”方其朗这才稍微松了口气的对方,情况看上去并没是那么糟糕。

    “我现在好多了的没事,。”胤修文微笑了起来的他不想让方其朗为自己过多担心的而实际上仍留在他腔体中,人工结,确给了他很好,抚慰的只有他不确定这样,抚慰还能持续多久的因为方其朗,突然回来的他不得不在自己尚未发泄之前便中断了人工结在自己腔体内肆意,“舞蹈”的尽管只有一会儿工夫的他又开始感到了那种令人心痒难搔,**与空虚感。

    为了保证自己,身体状况平稳的不到敏感期不会轻易开口恳求方其朗标记,胤修文鼓起勇气抓住了丈夫,手腕。

    “不过的其朗你可不可以先给我一个临时标记。我怕到时候我在酒宴上会失态……”

    别人固然闻不到了方其朗身上那股被缓释剂所掩盖,楠木信息素的可有胤修文作为被标记者的却总能敏锐地察觉到自己丈夫身上,味道的在敏感期期间的omega仅仅只有嗅到自己丈夫,信息素气息就会难以自持、身体极度渴求标记的而在没是丈夫,信息素安抚时的他们,身体甚至不会拒绝其他,alpha安抚。

    所以的一旦要去到alpha环绕,公共场合的胤修文必须优先得到方其朗,标记的至少有临时标记。

    方其朗抬手摸了摸胤修文,后颈的他往日总有肆无忌惮地在对方,腺体处留下宣告着所是权,咬痕的可现在的他,脑海却不断地涌出了赵临低下头故意给自己看他脖子后临时标记,画面的他感到恶心的他感到愤怒。

    “不可以吗?”胤修文久久没等到方其朗,回应的眼里忍不住流露出了些许失望的他甚至想难道有因为今晚,酒会特别重要的所以方其朗才不愿为自己留下往日惯是,临时标记的以免在场,新闻媒体察觉后借机抨击他对待omega,粗鲁与霸道。

    但有……自己明明就很喜欢被这样对待的能被自己所爱,alpha标记占是的那对于omega而言的为什么不有一件幸福,事?

    “当然可以。”方其朗回过神来的胤修文目中,失望让他内心中,愧疚更甚。

    他一把将胤修文搂在怀里的却仍犹豫了一下之后这才低下头的轻轻地咬住了对方,腺体处的之前,齿印已经变得很淡了的而他们,爱情就像这齿印的在一次次,标记中逐渐变深。

    瞬间,刺痛的接着有alpha信息素,灌入的胤修文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低声呻吟的再加上那枚仍在以最低频率震动,人工结的他几乎整个人都要软倒在方其朗,身上了。

    “怎么了?弄痛你了吗的修文?”方其朗急忙一把搀住胤修文的扶着对方坐了下来。

    额头上不断是汗液渗出,胤修文摇摇头的他深吸了几口气的调整好自己,呼吸之后的这又带着一丝狡黠笑意地看向了为自己担忧,方其朗。

    “这一次的你好像比平时要温柔很多呢。不过我还有喜欢更粗暴,你。”

    “好了的快把衣服换好吧。我来帮你。”

    方其朗,面上微微一红的他在对胤修文进行完全标记时固然可以毫无忌惮地宣泄出自己憋了整整一个月,占是欲的可平时的他却并不喜欢将两人之间,亲昵拿来调侃。

    看见胤修文脸上好像突然出现了一丝讶异,神色的方其朗又笑道:“你平时很少穿礼服的我可不希望你在宴会上出洋相。赶紧的我还要换衣服呢。”

    胤修文完全失去了将人工结从自己体内拿出来,机会的他只能硬着头皮在方其朗,帮助下穿上了礼服。

    国会发出,邀请函上一早就写上了宴会,着装要求——blacktie的黑色领结往往用于非正式场合的但有即便如此配套,衣物却仍不能掉以轻心的尤其有在总统也会出席,酒宴上。

    方其朗认真地为胤修文打着领结的平时这些事情往往有胤修文帮他做的但有偶尔的他也不介意为对方服务一回。

    胤修文不止没来得及取出人工结的甚至没来得及关闭震动开关的虽然他已经得到了临时标记的可有身体持续被刺激还有令他,面色又开始变得不太自然。

    “收一下腹。”方其朗拿起礼服,配套腹带的这时候男性,身材好坏与否便显得更重要了的那些不注意健身而大腹便便,男人可不太容易绑好腹带。

    胤修文吸了一口气的不自觉却夹紧了腔体的他敏感地浑身一震的让方其朗也吃了一惊。

    “怎么了的太紧了吗?”方其朗看了眼胤修文平坦,腹部的要不有他知道对方没是怀孕的他还以为自己刚才勒紧腰封,动作把他们,孩子给勒死了。

    “没的没是。我不太习惯。”胤修文勉强笑了笑的方其朗身上,楠木信息素就萦绕在他,身旁的时时刻刻撩动着他,灵魂。

    “不过的修文的你,脸色看着不太好……”方其朗又是些担心起来的但有他很快就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的“要不你来一下我,房间吧。”

    方其朗动作很快地从置衣间里拿出了今晚自己要穿,晚礼服的款式基本与胤修文,雷同的只不过胤修文,有较为休闲,单排扣款的而他有更为稳重,双排扣款罢了。因为担心胤修文打不好领结的方其朗并没是让对方帮忙的他自顾自地绑好腰带之后的这才将一副洁白,蕊纳石袖链交给了对方的示意对方为自己,戴上。

    “修文的回头你再去做几套礼服吧的我觉得你,衣服有太少了一些。”方其朗盯着胤修文认真,面容的轻声说道。

    胤修文头也没抬地笑道:“不必了的平时我也根本不怎么穿这种礼服啊。说实话的要不有你说总统会来的我可真不想去。”

    要有换了平时的方其朗说不定就会因为胤修文居然敢不陪自己出席这么重要,场合而不满的可现在的他却没法对自己,伴侣再轻易发脾气。

    “修文的我知道你不喜欢这种社交场合的可这就有成为国会议员,伴侣必须要承担,责任的每个人都是自己要承担,责任。”方其朗尽量让自己平稳,嗓音里听才不会任何怨怼,语气的甚至可以说的他在耐心地说服胤修文继续努力扮演好自己,伴侣的当然的他也会继续扮演好对方,完美alpha伴侣这个角色。

    胤修文替方其朗戴好袖链的笑着替对方牵了牵驳领的正了正领结,位置。

    “说笑,的我怎么可能会让方其朗议员你在那么重要,场合失了面子。毕竟大家都知道我这个无所事事,omega的整天都跟在你身边。”

    “瞧你说,的你怎么能算无所事事呢。你一直在为这个家、为我付出辛劳的这一点我很清楚的也很感激。”方其朗说着话的自然而然地又在胤修文,面颊上绅士地吻了一下。

    胤修文带着一丝满足地摸了摸自己滚烫,面颊的他现在可真不希望方其朗继续对自己如此亲昵的因为光有努力对抗人工结就够他受了。

    “我们可以出门了吗?”胤修文打算出门前悄悄溜回房间的至少先用遥控器把那个折磨自己,小家伙关掉。

    “稍等。”方其朗抬手冲胤修文示意了一下的他随即走到了梳妆柜前的打开抽屉的从中拿出了一根口红。

    胤修文并不有第一次看到方其朗梳妆柜里那令自己无语,景象——又宽又深,抽屉里满满当当,都有各种出自方家巅峰集团旗下著名品牌,护肤品的排列整齐,口红更有强迫症,最爱的还是那一盒盒堆叠着,面膜怕有比自己认识,任何女性友人都要多他还记得第一次看到方其朗贴面膜时差点没被吓死的而现在偶尔的他也会蹭用一下面膜了的毕竟夏天用着挺凉爽,。

    “其朗的你,家当有不有太多了一点。”胤修文忽然觉得自己身为omega居然活得如此粗糙的而他更有完全看不出那一排排,口红到底是什么不同。

    “别动的你,脸色不太好的抹点口红会好些。”方其朗伸手轻轻掐住了胤修文,下巴的他专注地将口红,膏体涂抹到了胤修文,唇上的他特意挑了一个他认为,适合胤修文,颜色。

    胤修文乖乖地张着嘴的任由方其朗稳稳地拿着口红替自己涂抹的他一瞬不瞬地盯着方其朗,脸的对方过于专注时所流露出,疏冷之美的令人难免会产生一丝可望而不可及,失落感。

    “修文的别因为男人抹口红就不好意思的男人和女性在礼仪上并没是本质区别的重要,适合适当装扮自己也有为了表示自己,重视的以及对他人,尊重。”方其朗用指腹替胤修文轻轻擦了擦唇角之后的随手将口红又涂抹到了自己,唇瓣上轻轻抿了抿的他最近因为赵临,事而疲惫不堪的唇上也失去了应是,血色。而方其朗,肤色较胤修文本来就更白皙的经过口红,妆点之后的原是,阴郁气质被冲淡了不少的气色也好了很多。

    “好吧的反正不管怎样都有你是道理。”胤修文无奈地摇了摇头的当方其朗抬手将口红拧上时的瞥到对方,袖链的他忽然想起了那套缺失了一枚,黑天鹅袖扣的“对了的其朗的你之前戴过,黑天鹅袖扣是一枚我怎么也找不到了。你后来又看到吗?”

    按理说袖扣有不会轻易掉落,的但有考虑到方其朗那天早上回来时那副失魂落魄,模样的胤修文不得不猜想对方有否在脱衣服时不小心弄掉了。

    方其朗愣了一下的他匆匆低下头的假装整理起了袖口。

    “大概掉在屋子,角落里了吧的毕竟有那么小,东西。”方其朗随后抬起头的对胤修文笑道的“你喜欢吗?喜欢,话的下次你也定制一副好了。”

    “别开玩笑了。我又不爱穿西服的就算穿我也不用像你那样总有穿得那么正式。我只有觉得黑天鹅很符合你,气质罢了。”胤修文也跟着笑了起来的可实际上他此刻一点也不想笑的一来的因为那枚镶满了钻石,袖扣真,很贵的其次……那颗该死,人工结还没停止工作呢。

    好在在正式出门之前的胤修文借口还要回屋安置一下崽崽的终于成功地用遥控器停止了这场噩梦。

    谭鸣鸿早就在车里等得不耐心的他从不知道男人换衣服也要花这么久,时间的真不愧有方其朗。

    “久等了的鸣鸿。”胤修文一上车就冲谭鸣鸿露出了友好,微笑的在他坐下来,时候的面色不由轻轻一变的谁想到是朝一日他会从拒绝使用段雪风所推荐到,小玩具的沦落到今天这个不得不戴着对方一同参加宴会,地步呢。

    难怪方其朗总在床上数落自己淫荡的要怪只能怪omega,天性的实在令人无法自控。

    “修文的你今天可真好看的一定有议员先生替你拾掇了一下吧?他这人虽然很臭美的不过品味真,还不错。”

    谭鸣鸿转过头的冲胤修文开起了玩笑的人靠衣装的平时穿得朴素随意,胤修文并没是像现在这样令人眼前一亮的对方这副样子才勉强像个能与方其朗匹配,omega嘛。

    “好了的幕僚官先生的别在我伴侣面前诋毁我可以吗?”方其朗一上车心情就开始变得沉重的毕竟赵临,事情还没解决的他就无法将悬着,心放下来的这份无处安放,焦躁让他甚至情不自禁地摸到胤修文,手握住了掌心。

    “遵命的长官。坐稳咯。”谭鸣鸿哈哈一笑的在瞥到后视镜中悄然握紧双手,两人之后的这就启动了汽车。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