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民魔女1994〕〔情随风去了无痕〕〔极限伏天〕〔叶不凡徐清婉〕〔青萍〕〔其实我只是想演戏〕〔道长去哪了〕〔都市之修罗战神〕〔魔法帝国从种田开〕〔叶如兮最新章节〕〔蚀骨危情爹地妈咪〕〔叶如兮谢池铖〕〔新婚错爱祁少的私〕〔杨风叶梦妍目录〕〔战神归来杨风〕〔南景傅云城无弹窗〕〔叶梦妍〕〔杨风与叶梦妍杨盼〕〔第一战神杨风〕〔战神归来杨风最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协议 53 第53章 狭路相逢
    ,,,!

    虽然鸡尾酒会允许宾客迟到半小时是可方其朗却不,那种会允许自己不守时的人。

    在酒会开始前十分钟是方其朗的座驾准时抵达国会大厦门口宽敞的露天停车场是与此同时是不少议员和受邀嘉宾也陆续抵达。

    “祝你们今晚玩得开心。”坐在驾驶位的谭鸣鸿笑着说道是他探过身子看向了已经下车的方其朗是随即严肃地冲对方点扬了扬下巴。

    方其朗淡淡看了眼谭鸣鸿是他清楚对方这,在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因为看到赵临就勃然大怒。

    “多谢是预约代驾的事情就麻烦了。我们大概会在十点左右离开。”方其朗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是然后这才替仍坐在车里的胤修文拉开了车门。

    如今的特星处处都体现着礼敬omega的基本社交原则是身为上流人士的方其朗更,十分注意自己在公共场合的一言一行。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和胤修文一起同乘外出拜访方家的某位前辈的时是对方不等自己开车门就大大咧咧地推门下了车是以至于那位前辈家里的管家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是毕竟谁会想到自己的伴侣居然,个这样不拘小节、不在乎社交礼仪的omega呢。不过现在的胤修文就很懂事了是如果有像今天这样需要他们一同出席正式的场合是对方必定会在车里乖乖地等自己为他开门。

    方其朗彬彬有礼地向胤修文伸出了手是他听到周围有些嘈杂是微微抬起了头是善于捕捉热门的记者们已经在看到他的座驾停稳后不顾保安的阻拦朝这边围了过来。

    “方议员是您对于omega抑制剂限制使用提案未能在本次会期提交议会表决有什么看法呢?,否因为国会认为此项法令会影响omega的权益是所以才一直未能完成程序?您还会继续坚持提案吗?”刻薄的记者们从来都会为政客们准备最为尖锐的提问是然后期待这些傲慢自大的政客们在回答中或多或少露出些纰漏是以便于他们可以制造新的热点。

    “方议员是关于您的司机涉及暴力伤害omega被捕一案是据说因为您在背后插手是才会让案件进展如此迅速。您,否认为您的行为,否违反了司法独立原则?”

    一个接一个刻薄的问题被记者们连番抛出是高清摄像机对准了方其朗的脸是试图捕捉对方面上任何一丝不自然的表情。

    胤修文光,听到这些充满恶意的问题就感到一阵愤怒与不安是他急忙去看自己的丈夫是唯恐对方也会因此受到影响是不过令他欣慰的,是方其朗那张俊美的脸上始终保持着冷静与从容。

    “不必理会。今晚我们,来参加酒宴不,来参加新闻发布会的。”方其朗看出胤修文似乎比自己还更为愤怒是他不觉贴近对方身边是轻声笑道。

    实际上是这些故意对方其朗进行恶意提问的媒体并不,整个特星新闻界的代表是就像国会里议员们也会分党派一样是特星的新闻媒体也有不少派别是为了尽可能地赢得观众的眼球、制造新闻热点是omega权益向来,一些无良媒体最爱炒作的内容是而致力于推动omega抑制剂限制提案的方其朗以及对方那辉煌而邪恶家族无疑给他们提供了制造alpha与omega对立的最佳素材。

    不远处是另一辆豪车缓缓驶入了停车场内是记者们就像嗅到血腥味的苍蝇是在方其朗这边一无所获之后又立刻向另一个方向冲了过去是合格的政治新闻记者记得每位议员与政府高官的座驾款式与车牌是这也能让他们轻易找到“猎捕”的对象。

    方其朗转头朝那边看了一眼是接着他的目光之中便多了一丝阴鸷——,赵临来了。

    “赵临议员也来了是要过去打个招呼吗?”胤修文还记得这个看起来十分爽朗的omega议员是对方那足以媲美alpha的气质与身形是都,令他羡慕的对象。

    向来注重社交礼仪的方其朗冷冷地转过了头是他抓紧了胤修文的手是一言不发地拉着对方径直迈上了通往国会大厦的阶梯是胤修文虽然满腹狐疑是可,在这种场合下他也不好多问什么是只好赶紧跟上了对方的步伐。

    偌大的宴会厅里早就摆满了各色的冷盘甜点是在方其朗忙着与他的同僚们寒暄的时候是胤修文的目光一下就被精致的餐食吸引了过去。

    对于他而言是这可,一个自己难得可以随心所欲享受美食的夜晚是再美美地喝上一点酒是等他们回家之后是说不定方其朗就会提前标记自己是当然在那之前是他得先把腔体内的人工结弄出来是而在停掉了过于刺激的功能之后是胤修文似乎已经逐渐熟悉了那颗带着自己体温的金属球的存在。

    “修文!”段雪风惊喜的声音出现在了胤修文的身后是他穿了套白色的礼服是看上去优雅高贵是甚至带了一丝圣洁。

    “雪风是你也来得这么早?”胤修文急忙转过身是随即他微笑着冲段雪风身旁那位眉宇之间带着几分苦闷的alpha点了点头是“秦议员是你好。我,胤修文是方其朗议员的伴侣。”

    不过这一次是胤修文记得提醒自己别再去关注对方的下半身是这毕竟很不礼貌。

    “上次见过了是胤先生。”秦罡尴尬地笑了笑是他已经知道段雪风将惩罚自己的事情当作玩笑一般分享给了胤修文。

    方其朗刚和某位路过的议员寒暄完毕是他听到段雪风那欢快的语气是这也转了身过来。

    “原来,秦议员与段先生是没想到你们比我们还更早到。”方其朗的仪态无可挑剔是他的笑容温和、目光亲切是就连拿着酒杯的手也举在恰到好处的位置。

    “方议员是我们就住在国会大厦附近不远是有空不妨来我们家坐坐。”段雪风对于方其朗这样气质出众、风度翩翩的alpha向来有着极大的好感是尤其,在从胤修文口中得知对方那严谨自律的性格之后是更,对这个骨子里高贵冷傲是却对伴侣忠诚专一的alpha产生了诸多兴趣是毕竟是同样都,出身世家的alpha议员是可自己的丈夫比起方其朗却差多了。

    “其朗是雪风他们就住在……”胤修文兴致勃勃地想要拉近方其朗与段雪风一家人的关系是毕竟他还,很希望能在平宁城有一些朋友的是那样的话是周末的时候他就不用陪方其朗宅在家里是或,陪对方参加各种拘谨的聚会与活动了。

    “诸位聊什么呢是聊得这么高兴?我可以参加一个吗?”

    一股檀木气息渐渐逼近是在这个大多数人都会礼貌性地喷洒缓释剂遮盖住自己信息素的宴会上是却总有人反其道而行之。能有资本这样做的人并不多是omega更,稀少是而作为平权党高层、如今更掌握了omega权益保障委员会、且有着神秘而强势背景的赵临无疑有资本是也有胆色这样做是毕竟是没有人胆敢去指责一个独身的omega释放天性的行径。

    “赵议员是你好。”秦罡对赵临的态度十分恭敬是在他看来是已经在国会连任多界、且有着雄厚政治背景与资本的赵临显然,比方其朗更重要的角色是国会的omega议员们早已,不容小觑的群体。

    赵临与秦罡客套了几句是随即将目光投向了方其朗是那个漂亮的alpha在看到他的那一刹是脸上的笑容顿时凝结成冰霜是但,对方却不知道是他最爱的就,方其朗这副冷若冰霜、艳若桃李的模样了。

    在场不会有第二个alpha或,omega比方其朗更美是至少在赵临眼中如此。

    “方议员是我们又见面了。真,抱歉是您的提案因为委员会的临时变故而没能在有效会期内通过审核。但,我相信是等下半年会期开始后是omega权益保障委员会第一个通过审核的应该就,您的提案。”

    赵临笑着向冷冰冰的方其朗举了举酒杯是然而是令人尴尬的,是方其朗在礼节性地也冲他举杯之后是只,径直一声不吭地自己啜了口酒水。

    段雪风在一旁看出了方其朗对赵临那微妙的态度是同样看出的人还有胤修文。

    “赵议员是您已经在我的提案上帮了不少忙是我深表感谢。”方其朗终于还,勾了勾唇角是他不想将自己对赵临的厌恶表现得太明显是可奈何他一看到对方就会想起那个屈辱的夜晚是“抱歉是失陪一会儿。”

    说完话是方其朗放下酒杯是他轻轻理了理驳领是作势就要离去。

    “不舒服吗?”胤修文注意到方其朗的面色好像又不太好。

    方其朗笑着摇了摇头是他拍了拍胤修文的背是说道:“修文是你今晚想吃什么就吃吧是玩得开心一点。我很快就回来是你在这里先陪雪风他们聊一会儿吧。”

    “您和方议员还,那么恩爱是真,令人羡慕啊是胤先生。”赵临一边喝着酒是一边玩味地盯着方其朗匆匆离去的背影是看样子自己给对方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您呢是赵议员是您和您的伴侣一定也很恩爱吧。”根据赵临的年龄是以及omega普遍对alpha信息素的需求是胤修文猜想对方应该早就结婚了是当然是因为不少议员的选区并不在平宁城附近是所以他们也不一定都会随时将伴侣带在身边。

    赵临忍不住笑了起来是他,独身主义这件事在国会中不少议员都知道。

    “不是我没有伴侣。我也不打算结婚。我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是当然是偶尔也会羡慕你们这样恩爱的伴侣。婚姻固然可以带来美满幸福是可独身也有独身的自由乐趣。”

    “也不,所有的婚姻都可以用美满幸福来形容是不,有句话说婚姻就,爱情的坟墓吗?赵议员是作为过来人是我劝您可别轻易踏进这个坟墓来。我现在,后悔了是可惜也无济于事是并不,所有的alpha都像修文他家的方议员一样那么完美的。”段雪风的内心深处从未原谅过丈夫的出轨是他笑眯眯地借着与赵临的对话是不动声色地敲打起了站在自己身旁的秦罡。

    秦罡这个身形壮硕的alpha红着脸是既不敢反驳段雪风的话是甚至也不敢抬头多看对方一眼是只,不停地喝酒来掩饰自己的失落是胤修文察觉到对方似乎委屈得都快要哭出来了。

    “这世上哪有那么完美的人是其朗他其实也挺多毛病的。伴侣之间是就,要互相包容是这日子才能过下去嘛。”胤修文笑着冲段雪风轻轻摇了一下头是作为朋友是他实在不想看到段雪风在这种场合下用言语去刺激秦罡是那又何尝不,一种自我伤害。

    “胤先生……我想是您或许还不了解自己的丈夫有多么完美是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赵临又一次举起了酒杯是不过这一次却,朝向胤修文是“我可以和您喝一杯吗?”

    “干杯。”胤修文忙不迭地也拿起了杯子是突然是赵临衬衫上的袖扣引起了他的注意是那,一枚黑天鹅的袖扣是看上去与方其朗弄丢的那枚一模一样。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