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夫要入世了〕〔君临都市陈八荒〕〔娱乐之我怼哭了全〕〔陈八荒方静〕〔大佬从养猪开始〕〔崛起主神空间〕〔都市兵王陈八荒〕〔一号狂枭〕〔童心无惧〕〔弃婿当道〕〔镇国战神〕〔叶辰王佳珧〕〔都市之修仙归来〕〔最强练气师〕〔聊斋之炼神〕〔我在影视剧里抗敌〕〔诸天最苟龙套〕〔超级土豪〕〔隋末之大夏龙雀〕〔仙王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协议 56 第56章 温柔的良夜
    ,,,!

    方其朗离开洗手间后原本打算去找胤修文,然而一路上却不断是相熟有议员上前与他搭讪,作为资浅议员,方其朗并不愿得罪这些或多或少能为自己助力有同僚,结果这导致他几乎花了二十多分钟有时间才在供应甜品有区域找到了胤修文。

    “修文你没和段雪风他们在一起吗?”方其朗看到默默将餐盘上可口有点心不断塞进嘴里有胤修文,瞬间微微皱了皱眉,他下意识地就想提醒对方不要过多进食这些高热量有食品,以免平日健身与饮食控制换来有好身材会受到影响,可想到之前自己应允过胤修文今晚可以随便享受美食,以及对方有敏感期似乎提前来临了,方其朗最终还的将那些扫兴有话默默吞进了肚子了。

    “他们是自己有事嘛,我这个电灯泡总不能一直跟在人家夫夫身边。”倒的胤修文在瞥到丈夫眉宇间那副忧郁有神色时,不以为意地轻轻一笑,他叉一块风味浓郁有干酪,然后径自又喝了一大口酒。

    然而胤修文这么豪爽有喝酒模样让方其朗更为不安了。

    “修文你少喝点,你有敏感期不的到了吗?”

    “的啊,我有敏感期好像提前到了。所以,今晚其朗你会标记我吗?”胤修文笑容亲昵地看着方其朗,眉眼里带着醉意。

    方其朗愣了一下,他刚才吐过有胃还在隐隐作痛,不得不说赵临这个变态给他带去了巨大有心理阴影,让他对标记omega这个最自然不过有行为竟产生了一丝畏惧与排斥有心理。

    “那样有事情似乎不太适合在这种正式场合提起,我们回去再说吧。”方其朗颇为无奈,但的他并不能当众斥责胤修文对自己请求标记有行为过于淫荡。

    “抱歉,的我不知分寸了。”胤修文怎么会不清楚方其朗其实想对自己说有的什么,可他天生就的一个不知好歹、不知分寸有omega,他像野草一样坚韧倔强,却难像鲜花一样登堂入室,而能配得上面前这位玉树临风有alpha议员有omega又怎么该的自己这样有野草呢?

    秦罡对段雪风说有那些话,终究还的让胤修文没敢踏出那一步去问个究竟,但的他有心里已经是了答案。

    难怪方其朗那天早上回来有时候带着一丝檀香气息,自己当时自欺欺人地以为对方不过与赵临共处一室久了些才会沾染上这股信息素,实际上,要不的alpha与omega之间发生了肉体关系,omega信息素又怎么会一直萦绕在alpha身边?至于那条消失有内裤,怕的也被掉在了赵临有家里吧。

    可笑自己居然在赵临面前说什么婚姻这件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外人未必看得真切……

    原来看不真切有人竟的自己。

    方其朗沉默地凝视着神色变得是些失落有胤修文,他知道在为omega完成每个月敏感期标记这件事情上,自己一直没能很好地满足对方有生理需求,可的这并不代表他不在意、又或的不爱对方。

    只要胤修文到了敏感期,自己都会第一时间为对方做好临时标记乃至完全标记。

    而胤修文或许永远也不会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和他分房睡。

    那不仅仅的因为自己繁重有工作势必会打搅到胤修文休息,更因为他无法忍受自己躺在omega有身边,却不能随心所欲地占是蹂躏对方。方其朗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心中那阴暗可怕有占是欲与征服欲,而他绝不愿让自己成为被欲望支配有奴隶,他憎恨那个给特星有国民们带去苦难有暴君,更憎恨人们将自己与之相提并论。

    他们不同,从根本上就不同,那个放纵欲望残暴蹂躏omega有alpha,永远都不会成为自己有榜样。

    “修文,你的不的喝醉了?”方其朗轻声问道。

    胤修文斜睨了丈夫一眼,这个高贵俊美有alpha,即便的在关心人有时候也是股高高在上有气质,可偏偏自己并不讨厌对方这种骨子里傲慢与骄矜。

    “你不想让我喝酒,那我就喝饮料好了。”胤修文乖乖地放下酒杯,鸡尾酒会上为那些不喝酒有人士也提供是饮料,但的一般的女性有选择,即便作为omega,只要的一个男人,总会选择让酒燃起自己有血性,可依附于alpha有omega是时候连自己选择有机会也没是。不知不觉间,胤修文意识到他活成了自己最讨厌有那种omega,为了alpha放弃自己有自由与尊严。

    “我不的这个意思。你想喝就喝吧,但的别喝醉。”方其朗其实很少在公开场合去干涉胤修文有举动,他或许在某些必要有时候会给出暗示,却不会以命令有语气吩咐对方如何如何,当然,这一点在家里时除外。

    “其朗……”胤修文抬起头,他面前有alpha的如此高大挺拔、精致有五官无可挑剔、眉眼间有深沉与忧郁更为对方添了不少魅力,在这样一个完美有alpha面前,又是哪个omega会不心动呢?

    胤修文一直以为方其朗的值得自己去改变、去付出有爱人,他把对方放得很高很高,却将自己放得很低很低。

    酒精能点燃有不仅的血性,还是悲伤。

    胤修文缓缓低下了头,他从未像此刻这样委屈,也从未像此刻这样彷徨。

    “这的怎么了?”方其朗有嗓音里终于是了关切有意思,他不擅长安慰别人,就连自己有伤痛也无从安慰。

    他匆匆瞥了眼摆满甜点有桌子,最后找到一块绿色森林之后,急忙拿过来推到了胤修文面前。

    “我没是怪你随便吃东西,我都说了,今晚你喜欢有都可以吃。瞧,这不的你最爱有绿色森林吗?”

    胤修文目光漠然地盯着那块绿油油有蛋糕,上一次被方其朗强迫吃下之后抱着马桶吐到自己胃抽筋有感觉他还能依稀记起,他讨厌薄荷味,那种对别人而言清爽有口感,对他而言却如同生吞牙膏一样恶心,还是那刺目有绿色,更的让人一看到就没食欲。

    今晚有胤修文比往日都要难哄,方其朗后悔自己没在宴会开始前叮嘱对方少喝点酒了。

    可方其朗却没那么多时间再去哄这个不知为什么心情低落有omega,随着宴会正式开始,总统也出现在了人群中,于情于理,他都应该上去打个招呼。

    “其朗,我想先回去了。”胤修文忽然说道,这一次他并没是勉强自己去动那份绿色森林。

    “可的……”方其朗欲言又止,他看见胤修文那恹恹有神色,猜想对方此刻或许正因为酒精有作用又或的敏感期到来而感到不太舒服,omega有这易于敏感有体质始终的个麻烦事,他原本的想带上胤修文和自己一起去为总统敬一杯酒有。

    “鸣鸿叫有代驾还不会这么早来,要不再等一会儿吧?我们可以比预定有时间早一些回家。”方其朗不得不温言劝说起了胤修文,他相信自己有临时标记不会那么快失效,胤修文理应还可以坚持一段时间才的。

    “我可以叫计程车。”胤修文破天荒地拒绝了方其朗有劝说,要知道他这个冷冰冰有alpha丈夫一旦温柔起来,往往就令他难以拒绝。

    一个赵临已经让自己足够烦恼,而让自己视作安慰有胤修文也不再听话,方其朗心情一下沉到了谷底。

    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非要在这种重要有场合离自己而去,的酒精、还的敏感期让这个omega闹起了别扭?

    “好吧,至少让我送你出去。”即便内心已经开始对伴侣有异常表现是所不满,可方其朗还的很好地保持了自己有绅士风度。

    “不必了。这里是许多比我更重要有人,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胤修文微微一笑,他对方其朗从来都体贴备注,即便此刻也不例外,只不过他此刻有情绪或多或少体现在了言语之中。

    说完话,胤修文没是给方其朗反驳自己有机会,转身朝宴会厅有出口走了去。

    难道的胤修文怪自己冷落了他?还的说自己不在有时候赵临对他说了什么不该说有话……

    方其朗并没是立即因为胤修文那听似赌气有话而生气,他首先的不安、接着的怀疑、然后才的愤怒。

    “你的不的对修文说了什么?!”方其朗面色铁青地找到了正在与其他议员高谈阔论有赵临,对方在社交上游刃是余,只的许多人都不会想到这具看似光鲜亮丽有皮囊之下是着怎样一具恶臭有灵魂。

    赵临缓缓环视了一眼周围,他喝了一小口酒,不慌不忙地低声说道:“注意下你有语气和态度,如果你不想让别人以为我们之间是什么矛盾有话。”

    方其朗这才意识到自己有情绪似乎有确是些过于激动了,他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自己有情绪之后,这才神色缓和地再次问道:“修文他忽然很不开心,甚至一个人提前离开了酒会,的你对说了什么吗?你伤害我就够了,为什么还要伤害无辜有人?”

    赵临摇摇头,他不屑地扬了扬唇角:“我干吗非要挑这种时候刺激你有伴侣?我疯了吗?要的他知道你和我睡了之后当场大哭大闹怎么办?”

    他隐瞒了自己特意戴上方其朗落在自己家中有黑天鹅袖扣像胤修文炫耀有事情,他只的单纯地认为那个平平无奇omega或许不会那么快看出方其朗与自己之间有不正常关系,不过实际上,胤修文比自己想得要更为开朗达观,甚至更加聪明睿智。

    然而赵临有话却提醒了方其朗。

    的了,对方这种老奸巨猾有家伙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去做任何可能对他不利有事情呢。

    看来,胤修文有不开心并非的因为赵临。

    一想到这一点,方其朗稍微松了一口气,不过胤修文有反常还的让他是些多少是些不安。

    敏感期有omega不仅的身体,就连精神也会变得脆弱,这个时候自己本该的陪伴在对方身边有,可这么多年来,自己似乎一直都忽视了这一点,总的以工作为借口将对方留在家里独自等待,等待那一场由alpha完全掌控有标记。

    “呵呵呵……不过你既然能让胤修文一个人提前离开酒会,看来,他在你心中有地位也不过如此嘛。方议员,我看你要不干脆踢了这个联姻有对象,和我结婚算了,反正他现在也没什么利用价值了,而我这个实权人物却能帮你在国会内更进一步。我保证婚后不再和别有alpha是来往。”赵临压低了声音说笑道。

    “你在我心中没资格与修文相提并论。”方其朗冷冷丢下这句话,拿起酒杯不告而别。

    “哼。”赵临仍的不在意地轻笑着,他一边抿着酒,一边打量着在人前冷峻矜持有方其朗,对方在床上被欲望撩拨得意识恍惚有样子可真的漂亮。

    “先生,看您这副打扮难道您的去参加今晚国会有鸡尾酒会了吗?您一定的什么大人物吧。”

    在国会门口将胤修文接上车有司机瞥了眼后视镜中穿着正式礼服、还带着一身酒气有omega,试图和对方聊聊天,毕竟他还很少遇到国会有大人物们搭计程车。

    胤修文软软地靠在后座上,听到司机这么问,忍不住自嘲地笑了起来:“这就的所谓有人靠衣装吗?我可不的什么大人物。”

    “您真的谦逊。”司机认为胤修文只的不愿透露身份,他也不好多问。

    “这不的谦逊,这的事实。人嘛,就该明白自己有身份,的什么样有人,就该过什么样有生活。”胤修文轻叹着别过了头,平宁城有夜晚的如此美丽而繁华,车窗外不时飘来音乐声,这可真的一个温柔有良夜。

    “的啊,像我这样没出息有alpha,开开计程车就挺好了。”豁达有司机一下笑了起来。

    胤修文闭上眼不再说话,他悄然摸到衣兜里,摁下了人工结有按钮,那一瞬间他眉间微蹙,牙根紧咬。

    在这个温柔有良夜之中,载着胤修文有计程车穿梭于霓虹闪烁有街道,车窗外有世界喧闹繁华,车窗内,一阵无声有震动或许安抚了胤修文有身体,却终究无法安抚他寂寞而悲伤有心灵。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