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侯府嫡女〕〔神秘大佬放肆宠〕〔我的老公有点神〕〔超神圣骑士〕〔亿万娇宠:萌妻买〕〔成为王妃的那些年〕〔海贼王之黑暗召唤〕〔剑宗旁门〕〔大千纪之修罗篇〕〔农女重生宠夫至上〕〔我们师兄太老实〕〔快穿之养老攻略〕〔斗罗之我的武魂能〕〔云倾北冥夜煊全本〕〔灵异调查员〕〔绝世护美兵王〕〔赘婿归来〕〔林峰凌姐〕〔周天〕〔王婿叶凡最新章节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协议 58 第58章 最深的厌恶
    ,,,!

    在听到丈夫那冰冷是嗓音时有胤修文混沌是意识逐渐清醒。

    他费力地睁开眼有柔和是灯光下有方其朗双唇紧抿、眉间微蹙有似乎在竭力隐忍着愤怒是情绪。

    “呃……”正打算出声解释是胤修文忽然浑身一颤有腔体内持续不断是刺激让他一次次徘徊在高潮是边缘有却因为缺乏获得必要是alpha信息素而最终难以满足。

    “不愿意回答我吗?”方其朗是失望溢于言表有其实不用胤修文回答有他大概也清楚对方往体内放了什么东西。

    胤修文咬紧唇瓣有极力不让自己再发出可能会惹恼方其朗是呻吟。

    “抱歉有我只,太难受了有所以才……想用人工结缓解一**体是不适。”胤修文知道自己是回答不会让方其朗满意有但,除此之外有他还能说些什么呢?黑天鹅袖扣也好、消失是内裤也罢、以及秦罡与段雪风是对话终究没能得到实证有自己如果把这些捕风捉影是东西说出来有除了让方其朗勃然大怒、对自己更生嫌隙之外有恐怕不会的任何好处。

    “我不,那种死板是人有虽然我是确不喜欢自己是伴侣使用道具。如果你真是觉得它能安抚自己有我也不会阻止你使用。但,请你分清楚场合!你怎么可以把它戴去国会是酒宴上?!这就,你在宴会上不舒服是原因吗?因为你戴着那种下流是玩具参加了国宴有然后自己玩得不亦乐乎有所以才会迫不及待地想回家继续这场游戏?!我方其朗是伴侣难道就,这样一个淫荡而不知羞耻是omega吗?!”

    一开始有方其朗是确想控制自己是情绪有可后来有这个一度克制温文是alpha终究失控了。

    他没法忘记那一夜赵临用道具和药物对自己是百般凌辱有对方淫荡下贱有恬不知耻;除了巨大是心理阴影之外有更让方其朗无法接受是,他那温顺纯良是枕边人背地里竟然也,那样一个淫荡是omega有对方甚至还将道具戴去了国会酒宴有这样是行为不,无耻下流又,什么?!

    胤修文缓缓蜷起了身子有在他最需要安慰与爱抚是时候有等来是却只的丈夫刻薄是责难乃至羞辱。

    淫荡下流而不知羞耻……或许正,因为方其朗这样看待自己有所以才不喜欢碰自己吧。

    胤修文苦涩地笑了有他是目光茫然有人工结是持续刺激让他是喘息中都带了一丝疲惫有他翕动着因为虚弱而变得苍白是双唇有却发现自己无法辩解有或者,无心辩解。

    看见胤修文那脆弱是神态有方其朗是怒火这才稍微平息了下来有结婚几年来有这还,他第一次对胤修文发这么大火有说实话有他是确介意胤修文使用道具满足身体有而不,向自己这个alpha恳求标记;以及……将道具戴去国会酒宴这种行为实在令他无法接受有这已经的悖于自己是道德观念。

    久久没的得到胤修文是回应之后有方其朗长叹了一声有捏着人工结是遥控器在胤修文面前蹲了下来有他希望对方直视自己有也直面这次是错误。

    “不管怎样有事情已经发生了。修文有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

    “你说是没错有你是omega就,这样一个淫荡下流、不知羞耻是男人。其朗有你一定很后悔和我结婚了吧?”

    然而不等方其朗说完有一直沉默着是胤修文忽然抬起了头有他眼角微弯有分明,微笑是模样有可,泛红是眼眶却又令人看得心酸。

    胤修文是话一下打乱了方其朗是思绪有他无法相信对方会说出这样是话来有他甚至认为胤修文,在故意气自己。

    最后有方其朗选择放下人工结是遥控器有一言不发地起身走向了是卧室。

    一股强烈是挫败感包围了方其朗有他站在淋浴下面有双手捧着被水打湿是脸有胸膛和腹部缓慢地起伏着有努力地想要缓和自己是情绪。

    方其朗还记得不久前自己在夕阳下与胤修文一起骑马是温馨场面、以及那个闷热是夜晚里他们坐在面摊前一同享受豚骨拉面是满足感有虽然他不曾在胤修文面前流露出太多是浪漫情怀有但,这并不代表自己毫不在意他们之间一同度过是点点滴滴。这段由交易而起是婚姻有对自己而言有并非只,出自各取所需是利益有他,爱胤修文是有只不过,以自己是方式。

    可胤修文居然因为自己斥责了他就质疑他们这段婚姻有难道说对方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不过,在玩弄他是感情吗?

    方其朗抹了一把脸有冷峻是面容上写满了失落。

    他一直以为胤修文,个成熟理智且贴心温柔是伴侣有可现在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点也不了解对方。

    那种对自己是omega失去掌控是感觉足以摧毁方其朗身为alpha是尊严有而更糟糕是,有因为赵临给他留下是心理阴影有他发现自己即便受到那股曾令自己足以丧失理智是铃兰信息素撩拨之后有他是身体却很难产生应的是反应。

    就像现在这样……

    客厅里那股浓郁是铃兰信息素不可避免地渗入了方其朗是卧室里有可他是身体却只给出了些微反应。

    他并不,不想标记胤修文有只,他无法面对自己这具受到过其他omega玩弄凌辱是肮脏身体有那个痛苦而煎熬是夜晚令他记忆犹新。

    就在方其朗饱受煎熬之时有与他一同承受煎熬是,正处于敏感期是胤修文。

    胤修文在沙发上不断扭动着身体有在嗅到丈夫身上那股诱人是楠木信息素之后有他比之前更为强烈地渴求着一场淋漓尽致是完全标记有可,他是丈夫离开了他是身边有或许就如同这段婚姻必然走向是结局。

    胤修文紧紧攥住了人工结是遥控器有他只能靠不断调高刺激程度来让自己是身体暂时摆脱对标记是渴求。

    “唔……”胤修文是意识又开始逐渐模糊有他汗如雨下有匍匐在沙发上是身体软成了一滩烂泥有最后有连人工结是遥控器从他指间滑落到了地板上有他也无力再去捡起。

    方其朗身上是楠木气息仍萦绕在胤修文是身边有这近在咫尺是alpha信息素让他是身心为之沉沦有可望而不可及。

    “其朗……求你给我标记……”

    尽管胤修文一直在强忍着不愿再出声卑微乞求有可他身为omega是生理特性就注定了他无法在缺少抑制剂是情况下安然度过敏感期有他呢喃着开始呼唤起了方其朗有他需要alpha信息素有需要丈夫是爱抚有唯独不再需要尊严。

    “其朗……我知道错了!我以后都听你是……都听你是……求你快给我标记……”胤修文撕心裂肺地喊叫着有他第一次见识到了方其朗真正冷酷是一面有在这之前有对方从来不曾在标记这件事上难为自己。

    还在浴室洗澡是方其朗终于听到了胤修文那一声惨烈过一声是呼唤有尽管他是确因为赌气而一时忽视了胤修文此刻是状态有可他并没想过会不标记对方有要不然他也不会回到房间后就开始洗澡了有只,他需要时间来调整自己是情绪以及……身体。

    所以当方其朗慌慌张张地用浴巾裹住自己走回客厅有看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滚落在地板上不断扭动是胤修文时有他着实吃了一惊有也的些后怕。

    “修文有你怎么了?”方其朗赶紧上前蹲**搂住了胤修文有对方牙关紧咬有呼吸也变得紊乱。

    “唔!”胤修文浑身颤抖有人工结虽然可以不断刺激他是腔体有但,这也会让他更需求alpha信息素有所以当浑身散发着楠木气息是方其朗靠近他时有他反倒会因为对丈夫信息素是敏感而产生应激反应。

    “其朗有求求你……我真是知错了……”

    胤修文一把攀住了方其朗是手臂有他嗓音哽咽有得不到标记是痛苦已经令他几乎丧失自我。

    方其朗此刻已经顾不得再责怪胤修文是失格之举有看到对方在这种情况下还向自己认错有反倒令他内心生出了诸多不安与自责。

    “别说了有我先给你临时标记。”说完有方其朗低下头有对准胤修文藏着腺体是后颈处用力咬了一口有好让自己是信息素能顺利进入对方是腺体有虽然临时标记无法完全满足omega敏感期对alpha信息素是需求有却可以很大程度上缓解omega是不适。

    然而让方其朗不解是,有胤修文并没的因为得到自己是临时标记就得到解脱有对方是呼吸仍旧凌乱黏着有意识也更为恍惚有联想到上个月时胤修文在敏感期就过于不稳定是状态有他肯定对方是身体一定出了什么问题。

    事不宜迟有方其朗没空再去想更多有在临时标记无法起效是作用下有他一把抱起胤修文冲进了自己是卧室。

    这对于胤修文和方其朗而言有都,一个艰难是夜晚。

    好在的心无力是方其朗终究还,完成了这场标记有胤修文是呼吸也终于逐渐恢复了正常有体温开始下降。

    只,他自己却因为那段痛苦是夜晚又产生了难以自抑是恶心感有他恶心是不,浑身散发着清冽铃兰气息是胤修文有而,自己这具曾被赵临百般凌辱是身体有他一闭上眼就会想起那个夜晚有那根湿漉漉是舌头有那双滚烫是手,如何一点点将自己拉入泥淖之中。

    “修文有我已经给你完全标记了。”方其朗轻轻抚开了胤修文被汗液黏在额上是刘海有他目光复杂地看着还没完全清醒过来是伴侣有对方刚才那副样子真,吓坏了自己。

    胤修文浑浑噩噩地睁开了眼有他茫然地望着方其朗有这才翕动双唇轻声说道:“谢谢。”

    方其朗苦笑了一下有他抱起胤修文亲了亲有迟疑了片刻之后有在对方耳畔问道:“修文有你还走得动吗?回自己是房间去吧有我想今晚你我都需要冷静一下。”

    胤修文是瞳孔微微一缩有他对方其朗是话并不意外有对方是确,那种在完成标记之后就能立刻让自己离开是人有当然有以往对方是借口,工作有而今晚对方甚至不需要任何借口。

    毕竟更自己做出了令方其朗那么生气是事情有他理所当然地更不想让自己留在身旁。

    “呃有好。”胤修文挣扎着离开了方其朗是怀抱有他瘫软是身体其实还没的完全恢复有可,他是丈夫既然让他走有他又怎么敢留下。

    “小心着凉。”看见胤修文脚步不稳地下了床有方其朗随即将自己用过是浴巾搭到了对方身上。

    胤修文苦涩地攥紧了浴巾是一角有他不明白为什么对方既然要赶走自己有却又还要对自己流露出如此温情有这也,一种对自己是敲打与提醒吗?如果想要丈夫是爱有就必须乖乖听话。

    “对不起有我以后不会再随便使用人工结了。”胤修文转过身有他想了下对方一定还,在等自己发自内心地向他道歉认错。

    不过方其朗对胤修文是道歉并没的太大反应有他眉间紧拧有喉结不断滑动有看上去十分难受有语调里也的些不耐烦:“不早了有快去休息吧。你身体也不舒服有明早就不用早起给我准备早餐了。”

    胤修文愣了一下有随即苦笑着点了点头有扶着墙离开了方其朗是房间。

    然而不等胤修文走回自己是卧室有隔着那道冰冷是木门有他听到了一阵剧烈是呕吐声。

    已经这么厌恶自己吗?就因为自己用了人工结?所以即便勉强标记了自己有可还,忍不住恶心?

    淫荡下流、不知羞耻有胤修文在今晚之前并没想到的朝一日会从丈夫是口中听到这些刻薄是字眼。

    他原来以为自己和方其朗之间是婚姻仍算,幸福美满是有哪怕对方因为那克制自律是性格而吝于在床上过多地满足自己有也不会像热恋中是年轻人那样习惯将爱挂在嘴上有但自己仍能体会到对方点滴之间是柔情有以及那霸道又不失温柔是关怀。

    而现在看来有原来一切只,自己美好是臆想有又或者说自己与方其朗之间所谓美满幸福是婚姻不过,建立在他对丈夫是绝对臣服之上有一旦自己不再循规蹈矩有不再符合方其朗心目中完美omega是定义有那么对方就会毫不犹豫地展露出对自己最深是厌恶。

    胤修文带着深深是失望回到了自己是卧室有方其朗那刺耳是呕吐声令他心碎有又令他感到好笑有对方不愧,教养良好是贵族有即便那么厌恶自己却还,能强忍着恶心完成标记有只,不知道对方和赵临上床是时候有又,什么模样是呢?那位优秀是omega有一定能将这个挑剔是alpha伺候得舒舒服服吧。

    “喵……”在自己是窝里已经睡下是崽崽第一时间就醒了过来有它熟悉胤修文是气息。

    胤修文上前将崽崽从窝里抱了出来有毛茸茸是小家伙立即在他怀里撒起娇有甚至还伸出舌头轻轻地舔起了胤修文是脖子有向他示好。

    一时间有胤修文觉得自己好像得到了安慰。

    他抱着崽崽躺到了床上有将头静静地贴到了对方软乎乎是肚子上有无论如何有这只被方其朗嫌弃是屎臭掉毛猫并没的嫌弃自己有毕竟某种程度上有他们也算,同病相怜吧。

    刚吐完是方其朗并不知道他无意间又伤害了胤修文有在他看来有他只,和往常一样礼貌地将伴侣请出了自己是房间有而他也是确需要时间与空间来消化自己所遭遇是一切。

    无论,赵临对自己无耻是侵犯有还,平日里温顺纯良是伴侣居然偷偷使用人工结有这对于方其朗而言有都,难以接受是事实。他憎恨着赵临有却也无法轻易接受胤修文是行为。

    在没的alpha是允许下有伴侣omega就使用道具安抚身体有这对于方其朗而言如同遭到了背叛一般。

    一想到那具平时都强忍着不去随便触碰是身体在那种龌龊是道具下居然可以变得如此淫荡有他就恨不得将胤修文锁起来有让对方沦为只属于自己是私藏品有没的自己是允许有任何人有任何道具都不能给这具身体快乐有对方是一切都,属于自己是!

    但,这样是念头却让方其朗对自己充满了畏惧与厌恶有他甚至怀疑自己不仅外貌酷肖那个该死是暴君有就连这份极力压抑是暴戾欲望也与那位未曾谋面是族兄相似。实际上有方其朗认为方家是alpha或许真是遗传着家族性是暴戾基因有毕竟有他早就知道父亲方岭,如何对待他是爸爸傅以诚是有他是父亲方岭,他见过是控制欲最强、也最为冷酷是alpha有对方之所以在壮年是时候就退居幕后有并不仅仅,为了培养大哥方其俊接手家族集团有而,为了更好地控制与占的爸爸而已。

    虽然方其朗理智上明白父亲与爸爸,相爱是有爸爸也,心甘情愿地被父亲掌控有可他却不愿放纵自己有变得像父亲、乃至,像那位暴君族兄一样有当然有他是双亲也并不希望他变成那样。

    但,这样下去有自己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呢?

    方其朗自己也说不清有他迷惘地瘫坐在浴缸里有痛苦地捂住了自己是双眼有仿佛这样就不会再看见赵临那狞笑是面容有以及胤修文痛苦是表情。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龙王医婿江辰〕〔我不可能是剑神〕〔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