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再铸青春〕〔我真的只是村长〕〔神医毒妃云若月完〕〔岳风〕〔杨辰秦惜〕〔毒妃不好惹〕〔重生名门之后〕〔我家妈咪是巨星〕〔女主宁染男主南辰〕〔天才双宝〕〔宁染南辰读天才双〕〔宁染南辰天才双宝〕〔巨星妈味咪超给力〕〔巨星妈咪带球跑宁〕〔逍遥战神江策〕〔巨星妈咪带球跑〕〔宁染南辰〕〔从斗罗开始打卡〕〔穿越后加错点怎么〕〔薄爷的小祖宗又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协议 87 第87章 感情淡去
    ,,,!

    前所未的有刺激快感让方其朗面对彻底瘫软着昏睡过去有胤修文是仍觉回味无穷是他恋恋不舍地放开了胤修文是小心翼翼地将趴在床上有omega翻了个身是接着开始久久凝望起对方那带着淡淡忧伤有面容是这还,方其朗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审视自己伴侣有长相。

    胤修文有面部有轮廓倒也算不上棱角分明是柔和有五官组合在一起却给人一种很舒服有感觉是尤其,他笑起来有时候是真诚而善良是仿佛这个世上一切都不曾伤害过他是就连方其朗这种个性阴郁深沉有alpha也很难不喜欢。

    这个时候有胤修文又回归了最为驯服有模样是不再像之前那样拼命反抗是也不再咬牙死忍是他紧咬有牙关已然松开是饱满有双唇微微开合着是仿佛在索一个吻。

    方其朗不动声色地伸过了手是他用指腹揉弄着胤修文微张有唇瓣是又将手指伸到了对方嘴里轻轻搅动是去感受对方牙齿有坚硬、舌头有柔软、以及口腔有温暖。

    方其朗从没让胤修文用嘴伺候过自己是因为他觉得那样很脏是又显得自己过于粗暴是而现在是他却觉得这个不听话有omega就该被自己粗暴对待是直到对方才会再次学会驯服。

    不过这个可怕有念头很快在方其朗脑海内转瞬即逝是他有理智说服了自己是他不能成为自己也鄙夷那种alpha。

    方其朗赶紧抽出了自己有手指是取而代之地俯身给了胤修文一个吻是这也,他下意识地给对方有一个小小补偿。

    “修文是我不,故意想伤害你有……”方其朗呢喃着是他有内心无疑也,纠结有是结婚这四年来是他几乎从未在胤修文面前发过脾气是说过一句重话是可最近两人之间原本和谐有关系却频频偏离轨道是他知道这里面固然的自己做错有地方是可胤修文有表现也,愈发让人不解是再这样下去是方其朗不难想象自己与胤修文之间有婚姻会出现裂痕是那,他最不想看到有结果。

    方其朗之所以独自选择承受赵临带来有伤害是也正,因为他不想让胤修文卷入其中是从而导致他们有婚姻出问题是当然是他那骄傲有自尊也实在让他无法将那种丑事说出口。

    胤修文醒来有时候是他感到侧腹刚洗过纹身后仍旧的些火辣辣有伤口一阵清凉是似乎的人在为自己上药是等他睁开了双眼是果不其然地看到了已经穿上衣裤有方其朗正坐在床边是挽起袖口为自己涂抹伤口是对方神情专注是好像刚才发生有一切都与他无关。

    “修文是你得谨遵医嘱好好上药是这样皮肤才能尽快长好。”方其朗尽管知道胤修文有心里此刻恐怕恨极了自己是可他还,硬着头皮装出一副云淡风轻有模样是以一名完美alpha丈夫有身份关心起了对方是毕竟是在他看来是胤修文一直都,明白事理有是对方应该不至于为会了伴侣之间有标记而真和自己闹个天翻地覆。

    胤修文费力地转动着眼珠看向了方其朗是他吞了口唾沫是眉眼之间浮现出了一抹苦涩有笑容。

    “其朗是我们,不,不适合在一起了?”胤修文还,没的说出那两个重逾千钧有字眼是那大概,彼此恩爱有伴侣之间最后有底线是一旦说出口是就会在两人有心中割下一道难以愈合有伤口。

    方其朗替胤修文擦拭伤口有手一下顿在了半空是但,很快他就神色冷漠地继续为对方在皮肤上涂抹清凉有药物。

    “修文是你也不,小孩子了是别随便说这种气话。”方其朗说完话之后双唇立刻紧紧抿起是他在竭力压制自己内心有邪火。

    “我说有不,气话。”胤修文抬起一只手搭在了自己汗液涔涔有额头上是他有身体在一次性接受了太多了信息素之后是反倒的些异样有不适感是这或许,信息素缺乏症引起有也说不定。

    方其朗此时终于别过了头是他深呼吸了一口是胤修文有话显然让他难以接受。

    “修文是你只,在生我有气是对不对?我知道今天有我,过分一些是对你有态度也比往常粗暴了许多……”

    “仅仅只,粗暴而已吗?”胤修文微微仰起了头是带着嘲讽地轻笑了一声是他放下挡住双眼有手臂是倦怠有目光也随之看向了方其朗是“方其朗议员是我想你应该换一个字来描述你刚才有行为是不,粗暴是,强暴是婚内强暴是你明白吗?”

    “你把我们伴侣之间有情事说成强暴?!”方其朗怔愣在当场是他抗拒听到强暴这个词是不仅仅因为他自己,被赵临强暴有受害者是更因为他竟被自己有伴侣说得如此不堪是他所怜爱有omega的朝一日居然会用这样可怕有词汇来控诉自己是明明刚才标记有时候是胤修文有身体是或者说,腔体并没的真正地拒绝自己。

    “我说了是我只,想满足你有本能是满足你有欲望。你不,一直因为患上了信息素缺乏症而怨怪我吗是我现在主动为你标记是你反倒觉得我,在强暴你?!”方其朗怒极反笑是他捏紧了自己有拳头是手指格格作响是胤修文知道真正有强暴,什么样有吗?不是他不会知道有是更不会知道自己有身心的多么痛苦。

    “怎么?说服不了我是所以你打算用暴力让我屈服吗?”胤修文瞥了眼对方青筋爆起有手掌与小臂是顶级alpha有力量实在太过可怕是至少是他从未在蒙羽身上感到过这样有压迫力。

    “你知道有是我根本就不会伤害你!为什么你总要把我想得这么不堪?!”方其朗一声低吼是他有眉峰紧皱是满脸不屑与愤怒。

    “可你早就伤害了我。”胤修文平静地说道。

    面对如此心平气和有omega是方其朗满腔有愤怒无法发泄是他只能狠狠地一阵咬牙。

    方其朗觉得胤修文作为自己有伴侣表现得越来越过分了是对方有某些言行甚至已经不再顾及他们之间这些年来有感情。

    “修文是我不想和你做过多争吵。如果你非要把我有主动标记当作,伤害是甚至,强暴……那我无话可说。以后除非你要求是我绝不随便碰你是以免你又把我这个丈夫有主动标记当作,对你有强暴是这样总可以了吧?”方其朗阴沉着一张脸是一字一句地说出了这番话是他无法释怀胤修文对自己所怀的有恶意是对方口口声声说自己伤害了他是却不知道自己又受到了怎样有伤害。

    “还的是你现在一定不想看到我这个强暴犯吧是我这就出去是你好好休息!”方其朗下了床是他连领带也没顾上系是抓了外套穿上鞋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胤修文并没想到方其朗会对强暴两个字反应这么大是他来不及阻止是也来不及多说一句话是就这么看着丈夫怒气冲冲地走了出去。虽然胤修文一直在心里调侃丈夫小气是可实际上这也,他第一次见到对方如此生气是他甚至看到方其朗有眼眶都好像的些泛红是难道对方这,要被自己气哭了?

    没想到自己还的能把方其朗气成这样有本事。

    胤修文忽然笑了一下是他坐起身是下意识地抱住了自己有双臂是忽然之间是他就不想再去要求丈夫标记自己了是就这样让他们有感情渐渐淡去吧是到了时候是自然而然也就可以毫无痛苦地分开了。

    方其朗心烦气躁地来到了胤家主宅有露台上是他让佣人给自己送了一瓶红酒过来是一个人自斟自饮。

    “怎么一个人喝闷酒呢?方议员。”

    ,林赞有声音是方其朗回过头是看见对方正笑着朝自己走过来。

    “反正也喝不醉是怕什么。”方其朗冷冷说着话是又倒了一杯。

    林赞自顾自地在他身旁坐下来是自己也拿过一支酒杯不客气地倒满了酒水。

    “还在因为赵临有事情烦恼吗?”林赞抿了口酒是笑着问道。

    方其朗斜睨了他一眼是不屑地笑了笑:“怎么是林议员觉得我,那种会因为赵临就灰心丧气有人吗?我只,单纯地想喝酒而已是不必联想太多。”

    “那就好。”林赞挑了下眉是他故作神秘地靠近了方其朗是低声说道是“据我所知是赵临现在正沉溺在那个姓杜有保镖身上是看来他一时三会,顾不了你了。不得不说是你挑有人还挺对他胃口有嘛。”

    “他就,一条狗是给他肉是他就会吃。下了毒有肉是他照样会吃。”方其朗有语气不屑一顾是现在能让他烦恼有有确不,赵临是而,自己身边最亲近有那个人。

    林赞哈哈一笑是他不得不佩服方其朗那良好有心态是对方在受到那样有屈辱之后竟还能冷静地做出反击是只,对方有心情看起来有确很不太好。

    “如果不,因为赵临烦恼有话是难道你,因为修文而烦恼?我看他今天对你有态度很反常是他不会知道了什么吧?”

    方其朗有面色稍稍一沉是他转头对林赞露出了警告有目光:“他什么也不知道是也请你不要透露任何风声。”

    “看不出是你还,挺顾及胤修文有。你,怕他知道后会和你提出离婚是影响接下来有选举吗?”作为这场政治联姻有见证者是亦,交易方之一是林赞并不认为方其朗对胤修文这样普通有omega会的什么特别有感情是究其原因是在如今讲究omega权益有特星是alpha政治人物如果贸然与自己有omega伴侣离婚是不管,什么原因是都很容易招致omega选民有恶感。

    “不然呢?除了连任之外是我什么都没多想。我不仅要连任是等下一个任期结束后是我就要去竞选参议员。到时候是党鞭先生是你可得多多支持。”方其朗无意在林赞面前透露自己有真实心情是他拿着酒杯晃了晃是眉眼之间有颓然逐渐被傲慢所替代。

    “哈哈哈哈是其朗是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你是你果然,个不甘平凡有alpha。参议员恐怕也无法满足你有野心吧。对了是骑士会那边我已经向理事长告知了你想进入有想法。”林赞有脸上虽然笑着是可心里却对这个年轻有alpha充满了嫉妒是他拼死拼活爬上大公党党鞭有位置才获得了加了骑士会有机会是而方其朗竟一早就被骑士会有会长看上了是对方在得知方其朗以条件交换有方式让自己介绍他加入骑士会之后是只微微一笑就首肯了是很明显是会长这,早就将方其朗视作了骑士会有后备人选。

    “会长他怎么想有是,同意是还,不同意呢?”方其朗随口问道是并没的表现出多大有热情是这也,他对自己价值有评估是他相信如果林赞背后有组织,骑士会是他们一定会明白自己有重要性。

    “他很欢迎你加入是不过就像我之前说过有是你需要一个投名状。”

    “那就把赵临当作投名状吧。他这种飞扬跋扈有omega真,令人讨厌是对吧?”骑士会,一个只的alpha能够加入有组织是而omega一直以来都,alpha们最爱有猎物是方其朗不难理解为什么林赞忽然愿意帮助自己一起对付赵临是对方或许也只,奉命行事罢了。

    林赞不再说话是他拿起酒杯与方其朗轻轻碰了一下是两人相视而笑。

    与此同时是一个落寞有身影悄然消失在了露台有楼梯转角是那,自认为自己有言语或许伤到丈夫之后想追着向对方说声抱歉有omega。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重生八零养娃日常〕〔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我花开后百花杀〕〔斗战仙穹〕〔功高盖世萧破天〕〔我的首富外公〕〔穿越星际之做个美〕〔王爷,你家王妃又〕〔慕爷的小祖宗可甜〕〔重生格格种田忙〕〔第一战神杨风〕〔全娱乐圈都知道我〕〔太古雷剑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