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北王战刀最新章节〕〔直播:我的悠闲赶〕〔团宠囡囡四岁啦〕〔鹿妖逐鹿〕〔星际涅槃〕〔其实我是个炼丹师〕〔都市最强战神宁北〕〔我专属的超凡世界〕〔北宋之无双国士〕〔重生六零娇娇妻于〕〔傻王爷又丢了〕〔年锦书雁回〕〔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半步人间〕〔年锦书雁回〕〔西风吻过梨花开〕〔战少宁北〕〔龙王之我是至尊〕〔一米阳光〕〔糙汉宠妻重生六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协议 96 第96章 绿色森林
    ,,,!

    军事国防委员会的特别讨论会结束之后已经又到了晚上,不过好消息是总统府、军方以及国会之间已经达成了达成了初步的共识,接下来,各个参政的党派将会就这份共识再进行内部讨论,最后提交两院进行投票,一旦投票通过,特星将正式介入凯鲁兽星的内战,并对反对派提供军事上的支持,就如当年联邦星系介入特星的平权战争一样。

    不得不说,方其朗为了这一天早就准备好的分析材料为三方达成共识提供了有效的参考与支持,在大量的数据分析背后,即便是军事委员会中持保守思想的平权党议员也不得不承认,特星介入凯鲁兽星的内战虽然是一件风险行为,但是一旦成功将会获取意想不到的巨大收益,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一切都建立在利益之上,为了利益,是时候狠狠教训一下跋扈而不知好歹的凯鲁兽星的政府了。

    特别讨论会虽然告一段落,接下来马上又是大公党的党内会议。

    各个党派内部的意见不一定会和军事委员会给出的意见一致,毕竟一切都要以本党的宗旨与利益来衡量,不过以旧贵族alpha为主体的大公党一直以来对外政策上都采取强硬的作风,所以方其朗并不担心今晚将继续进行的党内会议,而占据着国会其他议席的三个党派想必也会做出最正确也最有利的选择,在舆论的发酵下,特星人民对凯鲁兽星的行为极为愤怒,已经出现了游行抗议活动,竞选在即,民心就是选票,没有一个政党胆敢会在这个时候逆潮流而行。

    大公党的党内会议定在晚上十点召开,方其朗在军事委员会的特别讨论会议结束后又与几位有军方经历的议员被请到了小会议室,谨小慎微的盛斯年总统虽然最后对他们所提交的关于特星介入凯鲁兽星内战的议案表示了赞同,但是他仍想更深入地了解一些问题。

    受到总统单独约见的的荣幸不是人人都有的,可是方其朗却没有像其他几位议员那样表现出过多的兴奋与喜悦,他一想到自己居然被胤修文挂了电话,心里就一阵火起,等到约见结束之后,他立刻迫不及待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正轻松整理着文件的谭鸣鸿已经知道了军事委员会的讨论结果,尽管这只是第一步,但也算是个不错的开端,比起方其朗一直被搁置在omega权益保护会的议案,这项涉及对外军事的议案一旦成功,也能为对方竞选连任增加胜利的砝码,而且是大大的一枚。

    “议员阁下,您回来了。需要夜宵吗?我马上安排人准备。”谭鸣鸿看到方其朗神色匆匆进来的身影,对方今天可真是忙坏了。

    方其朗冷冷看了眼谭鸣鸿,径直对自己的幕僚官勾了勾手指,将对方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怎么,难道刚才总统的约见又出了什么变故?”谭鸣鸿随手关上了门,因为他察觉方其朗的神色十分严肃,一点没有议案取得进展的喜悦。

    方其朗扯了扯领结,他已经整整一天没洗澡换衣服了,浑身都不太舒服。

    “胤修文之前给我打电话,说什么蒙羽被辞退了,业内相关的公司也不再接受他,他现在认为这事是我做的。真是可笑!不过,不会是你背着我做了什么吧?”方其朗在向胤修文强行索要了电话之后,第一时间就转发给了谭鸣鸿,指示对方好好地警告一下这个胆敢碰自己伴侣的家伙,所以他理所当然地认为是谭鸣鸿擅自对蒙羽采取了警告之外的处罚。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为这种小事生气?我只是向蒙羽公司的董事长表达了议员阁下你对他属下在酒吧轻薄修文的不满而已,其他的我可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对了,你怎么不问问你大哥呢?之前,你不是让我联系他帮忙处理一下酒吧那件事吗。”谭鸣鸿以为方其朗一脸阴沉是为了什么重要的事呢,对方很少在工作时间提起胤修文,近来倒是越来越在意对方了。

    听到谭鸣鸿的话,方其朗顿时明白了什么,他有些歉意地看了眼无故被自己责难的幕僚官。

    “你不说我还忘记了……这事说起来还是大哥最先告诉我的呢。好吧,鸣鸿,你先出去忙,顺便替我准备下一会儿要在党内会议上的发言稿。”

    “有时间生气不如吃点夜宵补充下体力吧,你今晚铁定也不能好好休息了。”谭鸣鸿不介意地笑了笑,离开了方其朗的办公室。

    谭鸣鸿前脚离开了办公室,方其朗后脚立刻给自己大哥方其俊去了一通电话,果不其然,对方爽快地承认是他从中作梗,不仅让蒙羽被辞退,更通知了海登省相关行业的负责人禁止对方入场。

    “你害得我被修文误会,你知道吗?!”方其朗一脸无奈地揉了揉额角,他那看似爽朗宽厚的大哥其实并不比自己仁慈多少,对方做起事来向来不择手段、冷酷到底,要不然也没法驾驭巅峰集团这艘大船。

    “那修文可真是善良,居然还会为轻薄他的前任向你这个现任丈夫求情。”方其俊微微一笑,在他看来,要让自己醋意大发的弟弟能安下心来的话,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将蒙羽彻底赶出海登省,也给对方一个足够深刻的教训,不过他高估了蒙羽作为alpha的自尊,对方居然会主动联系胤修文向他求助。

    “你就别夸他了,他现在脾气大得很,居然敢挂断我的电话了。哼,估计他也没想到会是大哥你背后使得坏,你找个机会替我向他解释一下吧!”方其朗自己是不可能主动去向胤修文去解释的,那会让他显得太过在意他口中的“破事”。

    可惜电话那头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方其朗的大哥,也是他唯一搞不定的omega。

    “要解释你自己去解释,大哥做这些难道不是为了你这家伙吗?!不过既然这件事给修文带来了困扰,我也不是不可以对那个叫蒙羽的家伙网开一面,你自己告诉他事情解决就可以了。好了,我要休息了,你别再来烦我。”方其俊毫不客气地就挂断了方其朗的电话,他就是要让对方知道,这个世界上敢挂他方其朗电话的omega可不止胤修文一个。

    “可恶!这傲慢的omega!”方其朗愤恨地看着自己的手机,对于自己强势又傲慢的大哥,他向来是没有什么办法的,看来只能自己告知胤修文真相了,不过那也得在他结束党内会议之后。

    胤修文在半夜醒了过来,不过要说他是从睡梦中醒来的,倒不如说他是从一阵烦躁与饥渴中醒来的。

    他虽然在睡前为自己注射了两针抑制剂,可是药效却似乎并没有比一支抑制剂强多少,甚至他的身体出现了比之前还更为糟糕的状态。

    难道自己真的是缺了alpha信息素就不行吗?胤修文苦笑着坐起了身,他口干舌燥,身体也烫得灼人。

    胤修文觉得自己有必要再去李医生那里看看这是怎么回事,他已经按照对方的医嘱使用了抑制剂,可效果却并不算好。

    天还没亮,外面的夜空一片漆黑,胤修文看了看没有任何来电提示的手机,只能无奈地拿起抑制剂又为自己注射了一支。他虽然在新闻上听过一些抑制剂使用过量引起的伤亡事件,不过那样的事故一般存在于长期以及大量使用的基础上,自己也就今天稍微多用了一些而已,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又注射了一针之后,那股搅扰着胤修文灵魂血肉的烦躁饥渴感才稍微退却了一些,他去浴室用拧湿毛巾擦了擦汗濡濡的身体,继续回到了弥漫着铃兰气息的卧室里躺回了床上。

    虽然半夜醒来后不太容易立刻继续入睡,可胤修文也没心情半夜起来看书或者看电视,他努力地闭着双眼,试图再一次进入睡眠,只有睡着了,他才不用去想那么多烦心事,也不用去纠结该如何面对方其朗。

    然而,胤修文再也没能睡着,注射了当晚的第三针抑制剂之后,他的身体的确恢复了短暂的平稳状态,可是大约一个小时之后,一股比之前更为强烈的渴求从他的腔体蔓延至整个身体,他的呼吸一点点的被攥住,体温也逐渐升高,四肢却开始变得瘫软无力,就仿佛他的敏感期骤然来到一般。

    胤修文昏昏沉沉地趴在床上,他用残余的力气将手机拿了过来,这一次,方其朗的手机不再是忙音,只是无人接听而已,唯一一次接通之后,他甚至没来得及说出一个字,电话就被挂断了。

    “唔……”意识到方其朗是故意无视自己的胤修文感到了一阵绝望与悲愤,是啊,他之前挂断了方其朗的电话,想必早已引起对方强烈的不满与愤怒,也难怪对方不愿接自己的电话。

    胤修文不知道方其朗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但是他不想对方一回来就看到自己因为信息素缺乏症而极度虚弱饥渴,甚至是淫荡下贱的模样。

    最后,他只能将希望放在了一次次帮助自己的教练身上。

    “胤先生,这都快九点了,您怎么还不过来?需要我推迟上课时间吗?”裴闻东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阳光与活力,一想到今天又能将胤修文的课程消掉好几堂,他的心情自然大好。

    “教练……救救我……”胤修文说完话,浑浑噩噩地闭上了眼。

    好不容易暂时从会议中解放出来的方其朗打算回一趟家换一下衣服,顺便洗一个澡,他正在开车,自从韩啸被解雇之后,谭鸣鸿暂时还没为他雇佣到资历满意的司机,毕竟他是个那么挑剔的人。

    如果不堵车的话,大约再过半小时,方其朗就能到家了,他避开了上下班的高峰期,为的就是快点回去。

    刚才他的手机响了好几下,都是来自胤修文的电话,一想到对方居然敢挂了自己的电话,方其朗就生气,再一想到对方之前给自己来电话居然是为了给前任男友说情,他就更是怒不可遏,甚至醋意翻腾,他可不想再从胤修文的嘴里听到蒙羽的名字。所以,这一次方其朗故意没有接胤修文的电话,甚至还恶意地让对方尝试了一下被挂断的滋味,因为他认为有些事,自己还是当胤修文的面和他谈谈比较好,以及开车接打电话毕竟是一种不安全的行为,身为议员的自己更要随时注意形象,以免被偷拍的八卦小报借机找茬。

    然而,作为特星首都的平宁城是很少不堵车的,方其朗又被堵在了路上,不过他也注意到了路边居然有一家甜品店。

    尽管方其朗仍对胤修文有所恼恨,可是考虑到作为丈夫的自己总不能一直这样与他的omega置气,他决定去甜品店里买一份对方最喜欢的绿色森林,以此示好。

    将绿色森林稳稳地放到副驾驶位之后,一口恶气消了不少的方其朗这才趁着堵车间歇给胤修文回拨了电话。

    但是这一次,却轮到他无人接听了。

    “你挂我的电话就可以,我挂你一次,你也知道生气了!不识好歹!”方其朗恶狠狠地冲着汽车中控屏自言自语。

    这些话如果当着胤修文的面说,这个已经不再如往日一般温顺的omega肯定又会和自己闹别扭,所以在不用当面激怒对方的情况下,总该让自己的情绪也稍微得到发泄。

    想到这里,方其朗甚至忍不住感慨在胤修文的脾气越来越坏的同时,自己的脾气也是越来越好了。

    很快,车流又开始移动了,方其朗深吸了一口气,踩下了油门,虽然刚还抱怨过自己的伴侣,可是他现在只想早点回去见到对方,让对方快乐地享用绿色森林时,知道误会丈夫、以及挂断丈夫的电话是一件多么错误的事。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不可能是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