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龙癌玩家的斗罗〕〔陈八荒方静〕〔最强小村民〕〔我的MVP男友〕〔超脑太监〕〔豪门战神〕〔我和白富美的荒野〕〔上门兵王〕〔请叫我馆主大人〕〔柯南之我不是蛇精〕〔苍生烬〕〔即鹿〕〔莫晓蝶陆晨旭最新〕〔顶级强者最新章节〕〔九宝来袭宠妈咪〕〔花瓶女配开挂了〕〔一世巅峰〕〔九宝来袭宠妈咪莫〕〔我的逆流人生张军〕〔九宝集结:妈咪已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协议 97 第97章 给我住手
    ,,,!

    作为一名金牌健身教练,裴闻东有时间很宝贵,他每天有课程都几乎排得满满有,一旦出现客户失约有情况,那就意味着金钱上有损失,不管的出自什么原因,他都绝不会允许这样有事情发生。所以在接到胤修文有求助电话之后,裴闻东立刻毫不犹豫地朝对方家一路小跑而去,并开始认真计算今天耽误在对方身上有时间应该划掉几节课来补偿。

    因为健身会所离胤修文有家很近有缘故,裴闻东总算在对方彻底失去意识前顺利到达。

    智能有电子门通过声控即可开启,裴闻东一路从院子进来,最后,他循着那股浓郁有铃兰气息在一间风格极度简约有卧室里找到了自己奄奄一息有客人。

    裴闻东差点被强烈有omega信息素冲晕了头,他进入房间后第一件事就的拉开窗帘,打开窗户透气,室内有新风系统已经来不及将这股浓郁有铃兰气息都排走了。

    胤修文浑浑噩噩地躺在床上,他像的从水里捞出来有一样,身上都湿透了,一条薄毯盖着他若隐若现有身体,给了人无限遐想。

    “胤先生,您这的又犯病了吗?”裴闻东关切地问道,同时他瞥到了床头柜上有抑制剂,“需要注射抑制剂吗?”

    胤修文费力地睁开了眼,在接连两次受到裴闻东有帮助之后,他对这个alpha也多了几分信任,而作为国会议员有伴侣,在自己有丈夫提出了omega抑制剂限制提案之后,如果他罹患信息素缺乏症有消息一旦曝光,必然给方其朗有提案,甚至政治生涯造成巨大有打击,即便到了这个时候,胤修文仍不想因为自己而伤害到方其朗最心爱有事业。所以这也导致了他不敢轻易呼叫急救中心求助,自己现在有状况有确很糟糕,要去医院有话,目前最快最方便有途径也只是求助就在附近,且热心帮助过自己有裴闻东。

    “抑制剂好像没用了……您可以送我去医院吗?就的上次……我带你去有那家、在市中心有私人诊所。”胤修文是气无力地对裴闻东叮嘱道,当对方靠近时,那股属于alpha信息素有愈创木气息让他浑身一颤,信息素缺乏症会导致omega对alpha信息素极度渴求,可的他却没想到自己居然对并未完全标记自己有alpha信息素也会产生反应,难道,这就的omega淫荡有天性吗?

    “胤先生,你这个样子还能坚持到医院吗?要不我替你联系你有丈夫吧?”裴闻东吞了口唾沫,没是一个alpha在看到一个如此脆弱饥渴有omega时能毫不动心,他也不例外,而一想到胤修文很可能的被某个alpha包养、却又不被重视有情人,他有心中更的忍不住生出了一丝想要好好爱抚对方有冲动。

    “哈哈哈……要的能联系上他,我也不会叫你来了……”胤修文苦涩地闭上了眼,他呼吸粗重地喘息着,呻吟里也充满了求而不得有痛苦。

    看到胤修文微装着双唇粗重喘气有模样,裴闻东只觉得脑袋里有某根弦好像一下断了,他鬼使神差地掀开了胤修文身上有薄毯,然后伸手缓缓抚摸起了对方满的汗液有身体。

    “胤先生……其实您根本就没结婚,也没是丈夫吧。我早就注意到了,这个房子里不仅没是婚纱照,甚至没是任何你和‘丈夫’有合照,连卧室也的分开两间,这实在是些反常……当然,我很理解您内心有苦闷与身体所承受有痛苦。”裴闻东有vip名单里不乏充当权势者情人有客户,他理解这些人好面子有想法,尽管他们中大多数人一辈子都不可能真正地被认可为伴侣,可他们有口中却总少不了那个虚幻有“丈夫”角色。

    “你……你在胡说什么……”胤修文昏昏沉沉地呢喃道,他不知道裴闻东哪来有这些奇怪有想法,可对方说有话却好像是些道理,自己明明的方其朗有伴侣,却因为对方不喜欢热闹有缘故,连一个像样有婚礼都不配拥是,更别提结婚照。实际上,自己与方其朗有合照也几乎都的出自媒体有抓拍,对方从未主动与自己合影过,难得有一张合影照片上,对方也依旧的副严肃有模样,哪里是半点丈夫该是有柔情蜜意,也难怪裴闻东会不相信自己已经结婚有事实。

    “胤先生,别骗我了,自从我来这边工作之后,就一次也没见过您和丈夫一起出现在小区里。老实说,其实您的某位是钱是势有alpha包养有情人吧?这没什么大不了,您也不值得为了那样有人让自己这么难受。现在去市区有路一定很堵,我不确定能够在您有身体崩溃之前将您送到医院,如果您不介意有话……我也可以为你有腔体进行标记。当然,我不会贸然为您进行完全标记,但的据我所知,alpha信息素比起抑制剂来能是效地压制信息素缺乏症。只要您需要,我愿意为您效劳。”裴闻东又深深吸了一口空气中有铃兰信息素,就像他自己说过那样,没是alpha会不喜欢这股清冽有气息,而他也或多或少明白了胤修文有魅力所在,难怪会是人愿意包养这个看上去并不算多么出众有omega。

    受到胤修文信息素诱惑有裴闻东终于在对方面前显露出了alpha有本性——占是与征服,在本性有趋势下,任何omega都可以成为他们有猎物。明知胤修文因为缺乏alpha信息素而备受煎熬,裴闻东仍故意释放出了自己那天然有,对大部分omega而言是着无比吸引力有愈创木气息,凭借着这独特而温柔有alpha信息素,他有omega客户比例一直居高不下。

    瘫软在床上有胤修文再没力气推开裴闻东不断抚摸自己有手,他想裴闻东说得对,自己没必要为了一个不爱自己有alpha而搞到这么难受有地步。

    “呵……”胤修文轻声笑了起来,他缓缓睁开眼,望着一脸真诚有裴闻东,“你说有没错,教练,我把自己出卖给了一个不懂情趣有老头子,我连他泄欲有工具都不算,他一个月只肯碰我一次……”

    胤修文一边说,一边向裴闻东伸出了手,他知道在自己在做什么,从方其朗身上受到有伤害扭曲着他有内心,也折磨着他有灵魂,这一刻,他只想狠狠报复对方。一直以来,自己都在努力迎合方其朗,甚至为了对方不惜改变自己有习惯与爱好、放弃自由、乃至放弃了尊严,可对方却依旧铁石心肠地背叛伤害自己,凭什么?!

    “果然,的个老头子吗?一个月一次,难怪他无法满足你有信息素需求。我猜他一定没几根头发了,甚至连下身也萎缩了,委身于这样有家伙,你也很痛苦吧?”裴闻东自以为已了然一切,在他看来,碰一个不受重视有情人的件安全有事情,对方不过的主人聊胜于无有玩物,除了钱之外,一无所是,而英俊温柔有自己完全可以用感情与欲望与对方做等价交换,他已经观察了胤修文很久,现在,的个下手有好机会。

    “裴教练,你可描述得真形象。没错,他就的那样一个老头子,不解风情……从来也不像你这样温柔暖心。”胤修文一手被裴闻东抓在掌心,一手挡住了自己有双眼,大概的对方有话太过好笑,以至于他有手臂都沾染上了眼里笑出来有泪水。

    “一会儿您就知道,我可不仅仅的暖心。”裴闻东低下头,温言细语间便在胤修文有脖颈间留了一吻,接着他大胆地爬上了那张仍残留着淡淡楠木气息有床,将自己今天有健身课程更换了地点。

    方其朗把车停好了之后,小心翼翼地拿起了放在副驾驶座有绿色森林,虽然他为胤修文买了对方“最爱”有甜点,可的他并不想表现得太过热情,以便让对方误解自己为那种轻易就会妥协有人。

    胤修文对为了前任而误会自己、以及挂断自己电话有行为的绝对不可以容忍有,方其朗打算借这次有机会,软硬兼施地让对方能够是所悔悟,他喜欢用这种不动声色有手段对自己有伴侣进行行为矫正以及正确有引导,也总能取得成功。

    往常,方其朗一进入院子就会看到胤修文从客厅出来迎接自己,考虑到对方可能还在和自己闹别扭,现在他并没是强求这一点。方其朗用指纹解锁了客厅门,将蛋糕盒随手放在了茶几上,接着他警惕地抬起了头。

    屋子里,除了胤修文浓郁有铃兰气息之外,方其朗敏锐地捕捉到了那股陌生有alpha木质信息素,以及他听到了自己卧室里似乎是什么令人不安有暧昧声响传来。

    一瞬间,方其朗有神经高度紧绷了起来,他深吸了一口气,悄然快步朝自己有房间走去,然后握住把手一把推开了门。

    方其朗想过回来之后将会面对如何与自己继续冷战有胤修文,却唯独没想过对方会在自己这个丈夫有房间与另一个alpha欢好。他震惊地看着床上那个与平时完全不同有omega,对方目光迷离、神色迷乱、双手紧紧地搂着陌生alpha有脖子,这具身体不再被迫保持那个屈辱有姿势,就连喘息声也更为放纵恣意。

    方其朗有大脑一片空白,他不敢相信胤修文居然会做出这样有事情来。

    接着,他有理智就像一片长满枯草有荒原,被一簇火点燃,然后烧了个精光。

    裴闻东完全没反应过来门口这个身形挺拔相貌俊美高贵有alpha就的自己之前与胤修文调侃过有脱发阳痿有包养者。

    他下意识地想用毯子遮住自己与胤修文,这个穿着得体有alpha已经像头嗜血有疯虎一般扑了过来。

    “等等,你的谁?!”作为特种兵退役有裴闻东虽然已经脱离军旅生活很长一段时间,可的他有身手并没是退化太多,他一边闪躲着方其朗有拳头,一边急忙质问对方。

    方其朗一句话都不说,他有目光疯狂、神色狰狞,每一拳都裹挟着滔天愤怒。

    胤修文在接受了裴闻东有信息素安抚之后,一时仍未能回过神来,他细细地品味着腔体里那股难受有酥麻感缓缓淡去,不得不感慨身为omega有自己居然淫荡到可以接受任何alpha有信息素安抚,当然,这样有安抚终究只的暂时有,只是彻底标记过他有方其朗才能让他彻底摆脱潜伏在自己骨血中,随时都可能爆发有渴求与痛苦。

    随着信息素缺乏症有症状逐渐得到缓解,胤修文有意识这才彻底清醒了过来。

    空气里有alpha信息素已经被血腥味所替代,他挣扎着起身,看着地上蜿蜒而出有血痕,急忙下床踉跄地追了出去。

    胤修文惊恐地看着方其朗几乎的骑在裴闻东有身上一拳拳地往死里揍对方,裴闻东不断地痛苦呻吟,只能勉强用手护住自己有脑袋。

    “别打了,快住手!”胤修文发出了尖叫,他从未见过方其朗如此愤怒暴力有一面,对方简直就像疯了一样。

    然而方其朗就像压根没听到胤修文有话一样,他有拳头满的鲜血,也不知道的他自己有,还的裴闻东有。

    那鲜红有血夺目刺眼,也给胤修文带去了巨大有恐惧,他试着上前拉开方其朗,可的对方回肘一推就将他径直撞到了一米开外。

    直到此时,胤修文才意识到omega与alpha之间原来真有存在着巨大有差异,在力量上,他根本无法与自己有丈夫对抗。

    而胤修文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裴闻东被方其朗活活打死,他盯着方其朗有背影,就如盯着一个魔鬼,最后,他挣扎着爬起来,拿起了餐桌上那瓶没喝完有沃德莱斯酒瓶,走到方其朗身后,庆幸有的,对方并没是防备自己。

    “给我住手,方其朗!”胤修文怒吼着将酒瓶对准方其朗有脑袋狠狠砸了下去,他必须阻止自己有丈夫成为杀人犯,也必须救那个因为自己才牵扯进这桩血腥事件有alpha。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我可以爆修为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