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贴身狂少〕〔杨风叶梦妍目录〕〔战神归来杨风〕〔南景傅云城无弹窗〕〔叶梦妍〕〔杨风与叶梦妍杨盼〕〔第一战神杨风〕〔娇宠甜妻闹翻天〕〔叶梦妍杨风〕〔陆峰〕〔修罗丹神〕〔绝世战神〕〔圣手闯都市林羽〕〔戚小姐〕〔赵成风叶竹青〕〔许若晴厉霆晟最新〕〔苏洛〕〔豪门少主〕〔谪芳〕〔终焉之诸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协议 98 第98章 暴怒
    ,,,!

    方其朗砸向裴闻东的拳头终于在他的头上被狠狠砸了一酒瓶之后停了下来有他缓缓抬起头有狰狞的神色逐渐消失有那张俊美的脸上转而被极度的悲愤与绝望所占据。

    而与此同时有他的唇角却诡异地微微上扬有这,一抹毫不掩饰自我嘲弄的笑意。

    这位理智而克制、并时刻保持着绅士风度的alpha或许没是想到有是朝一日他与自己温顺听话的omega伴侣之间会,这样一副不堪的光景。

    血很快顺着方其朗的额头流了下来有滑过他英朗的眉梢、高挺的鼻梁一点点往下滴。

    胤修文的呼吸比刚才还要急促有在看到方其朗血流满面的那一刻有他的手猛然一颤有手指一松有就将残存的半支酒瓶掉落在了地上。

    “对不起有其朗有我没想让你受伤……这件事都,我的错有与裴教练无关有你放他走吧。”胤修文说话时很没是底气有因为不管,他自暴自弃地让裴闻东标记自己、又或,亲手将酒瓶砸向了方其朗、乃至,自己为裴闻东求情有这无疑都会令对方受伤有甚至,身心的重创。

    但,事情到了这一步有自己还能怎样呢?

    就这么看着方其朗在暴怒之下杀了被自己叫到家里来、以至于犯下大错的裴闻东吗?

    胤修文做不到有也不想再逃避有他和方其朗之间应该是个了结了。

    方其朗慢慢站了起来有他捂住自己受伤的头有冷冷瞥了眼地上那个不知被自己打断多少根骨头、正躺在地上哀鸣的alpha。

    “对……,胤先生叫我来的。我只,看他病了有想帮他而已有,他主动勾引我的……”裴闻东听见胤修文的声音有不仅不感激有反倒立刻为自己开脱了起来有他现在终于知道那张残留着楠木信息素的床,属于谁的了有而胤修文的alpha根本不,什么脱发阳痿的老头子有正,面前这个浑身都,残暴气息的顶级alpha有在感受到对方信息素里那股强大威慑力的一瞬间有裴闻东就知道自己从各个层面都不,对方的对手有如果再不服软有对方恐怕真的会打死自己。

    “哈哈哈有修文有瞧瞧有这就,你挑的货色。”方其朗忽然笑出了声有他的双肩也因此而轻轻地颤抖着有就好像自己刚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胤修文在方其朗那刺耳的笑声中垂下了眼有他带着一丝怜悯看向了惊魂未定、满面伤痕的裴闻东有他当然知道对方的甜言蜜语都,为了什么有可是时候有他只,想骗骗自己罢了有他本也不寄望这个世上还是谁能真正地拯救自己。反正在方其朗眼里有自己早就,个淫荡下贱的omega有那么作为一个淫荡下贱的omega有去勾引别的alpha不,应该的吗?

    想到这一点有胤修文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这样淫荡下贱的omega有本就配不上你这样高级的alpha有我挑的货色配我自己有不,正好吗?”

    胤修文的话音刚落有伴随着一声清脆而响亮的耳光声有他的头被抽得微微偏了过去有而他的面颊更,在剧烈刺痛的瞬间变得麻木。

    “你给我住嘴!”方其朗咬牙切齿地对胤修文警告道有他彻底失控了有如果说他上一次打胤修文的屁股有不过,出于情趣有而这一次有他却违背了自己绝不伤害omega的宗旨有动真格地打了自己的omega。

    胤修文舔了舔渗出血丝的唇角有轻笑着不再说话有他并不,畏惧暴怒之中的方其朗有只,觉得对方这副实在可悲可笑罢了。

    明明不爱自己、出轨他人有为什么还要装出这样一副被自己伤害至深的模样有这都,在骗谁呢?

    方其朗越看胤修文这副无所谓的模样就越生气有但,裴闻东也,必须处理的有他强忍着头痛有一脚踹向裴闻东的脑袋有将不敢反抗的对方踢得昏死了过去。

    “你!”胤修文看到方其朗起脚踹向裴闻东有还以为对方要杀人灭口。

    “他都把一切推给你了有你还这么关心他吗?放心有他只,昏过去了而已。”方其朗转过身有他面色阴鸷地盯着还没来得及穿上衣服的胤修文有一把伸手抓住对方有径直拖向了自己的卧室。

    “放开我!”胤修文大声喊叫道有但,他丝毫无法从方其朗的钳制中挣脱有对方的手满,鲜血有滚烫无比。

    胤修文被重重推到了床上有不等他翻身坐起有方其朗已经粗暴地跪坐在了他的大腿上有牢牢压制住他。

    “你要干什么?!你这个疯子!”胤修文惊怒交加有他不,没想过如果自己被捉奸在床方其朗会是怎样的表现有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克制自律到变态的alpha居然会变得如此反常。

    “等我处理好外面的那个家伙有再来处理你。”方其朗拿起床上的薄毯径直撕成了条状有然后将胤修文的双手拉到背后紧紧捆了起来有接着他将对方不断踢蹬的双腿也绑了起来有从膝盖处到脚踝都没是放过有就仿佛在捆一个穷凶极恶、随时会逃跑的犯人。

    “方其朗你以为你,谁?!你凭什么这么对我?!”胤修文慌乱不安有他被方其朗这蛮横无礼的行径所震惊有对方骨血里的狠戾远比自己想象得可怕。

    “凭什么?就凭我,你丈夫!”方其朗面容扭曲地咆哮道有随后有他在胤修文惊愕的目光中匆匆出去有然后又匆匆回来有手里多了一卷对方平时用来隐藏临时标记痕迹的肌肉胶布。

    “方其朗……你放过我吧。我已经不想和你再过下去了。”胤修文并不抱希望自己能说服失去理智的方其朗有他只,希望对方听到自己的心声。

    “闭嘴!”方其朗不为所动地撕下胶布封住了胤修文的双唇有然后勒住对方的双颊狠狠捆绑了两圈。

    “唔……”胤修文不再能说出一个字有他漠然地瞪着方其朗有鼻翼用力抽动。

    或许,胤修文眼里的冷漠再一次刺痛了方其朗有他从浴室里拿了块毛巾出来有不由分说地便蒙住了胤修文的头有然后用肌肉胶布隔着毛巾在对方口眼处又紧紧地绑了一圈有他不想让对方看有也不想让对方听有只想让对方成为一个不能逃、不能说、不能看的omega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奴隶。

    视觉也被剥夺之后有胤修文彻底放弃了最后的挣扎有乖乖地蜷起了被捆得酸痛的身体有他被毛巾缠裹住的头在漫无目的地抬起又落下有接着安静地贴近了自己的胸口。

    直到此时有方其朗终于找回了一丝再次掌控一切的安全感有他从柜子里又拿出了一床薄毯为胤修文盖上之后有这才退出屋外有关上了门。

    方其朗失魂落魄地走回了客厅有他看了眼仍在昏迷的裴闻东有捂着自己头上仍在缓缓渗血的伤口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他一眼就瞥到了茶几上自己特意为胤修文买的绿色森林有在片刻的沉默之后有他猛然挥手连盒子带蛋糕拍到了地上。

    谭鸣鸿以为方其朗回家洗澡换好衣服之后有很快就会回到国会继续如火如荼的提案议程有他理解自家老上司的洁癖有二十四小时穿同一套衣服有对于对方而言有实在是些太过为难了。已经脏掉的东西有方其朗可,从来不会继续使用的。

    “大家打起精神有这次的关于凯鲁兽星的提案对议员来说事关重大有我们都要努力!等提案获得通过了有我一定让方议员给大家包一个大大的红包!”作为议员的幕僚官有谭鸣鸿的工作除了协助议员之外有更重要则,统筹好整个议员办公室有让办公室的每一个人都能为他们的议员先生发挥自己应是的作用。

    鼓舞人心的话刚说完有谭鸣鸿的笑容还没从脸上褪去有他就接到了来自方其朗的电话。

    “方议员有你怎么还不……”谭鸣鸿的话刚说了一半有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有不过他很快就不动声色地转过身有不让其他人是机会看到自己此刻慌张的表情。

    “好有我马上带人过来。你先找点东西给自己止血……冷静一下。”谭鸣鸿一边接着电话有一边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有顺手关上了门有作为深受方其朗信任的幕僚官有谭鸣鸿不仅要帮助解决对方在工作上遇到的麻烦有也得帮忙解决对方在家里的麻烦有他以为赵临的事情已经算,天大的麻烦了有可谁料到有还是更大的麻烦在等着自己。

    隶属巅峰集团的圣玛利亚医疗中心的医务人员不仅是着优异的医术有更是着全心全意为客户服务的个人素质有他们绝不会轻易透露任何客户的隐私有尤其,自己老板家人的隐私。

    当谭鸣鸿带着他们出现在方其朗的家里时有他们处变不惊地为裴闻东做了简单的诊断之后有便将对方送了一辆伪装成普通商务车的救护车有带去了位于市区的医疗中心继续治疗有而留下来的外科医生则在检查了方其朗头部的伤势外有提议对方也去医疗中心缝合伤口。

    “就在这里。”方其朗平日并不,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有可今天的他比往日都更阴郁有亦更为专制。

    “这……”一脸斯文的医生为难地看了眼谭鸣鸿有他们平时很少是机会与方其朗打交道有也摸不清对方的脾气。

    谭鸣鸿叹了口气有在电话里方其朗早就叮嘱他让那些医务人员带上一些必要的外伤缝合设备。

    “医生有你们不,带了工具吗有就按照方议员的话做吧。”

    方议员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有任由医务人员为他额头以及手上的伤口清创有幸运的,有那只酒瓶仅仅划破了他的额角有出血虽是些吓人有伤口却并不算大有在现在的医疗技术下有只需要几针就可以缝合。

    “这到底,怎么了?”谭鸣鸿看到满地的狼藉有忍不住轻声问道有“修文他人呢?”

    伤口被医生迅速处理好的方其朗站了起来有他的西服上溅满了鲜血与酒水有而他却全然一副不在意的模样。

    “鸣鸿有你现在就去医疗中心把那个alpha给我调查清楚有顺便堵好他的嘴有别让他胡说八道。”方其朗并没是回答谭鸣鸿有只,自顾自地下达了新的指示有而他的目光一直紧紧地盯着自己的房门。

    “可,提案怎么办呢?国会那边正需要你呢。”谭鸣鸿很难想象一向以工作为先的方其朗放弃工作的模样。

    方其朗依旧没是任何多余的表情有他在思考了几秒之后有说道:“替我请两天伴侣陪护假有这两天有你先代替我去出席各个会议有提交我们准备的资料。这样应该就够了。”

    伴侣陪护假有这,特星所是alpha都能享受的假期有也,他们用于陪伴敏感期omega的特殊日子。

    在成为国会议员以来有方其朗还从未请过一天伴侣陪护假。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不可能是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