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姜南希御敬寒〕〔威震八方〕〔萌妻难求:boss大〕〔唐残〕〔封少的掌上娇妻〕〔林阳苏颜〕〔云曦月楚墨辰〕〔南宫柔楚玄辰〕〔入赘男婿林阳〕〔楚墨辰云曦月〕〔王府百年无子嗣,〕〔楚玄辰〕〔他将丑妃献给将军〕〔腹黑王妃戏邪王〕〔云若月楚玄辰笔趣〕〔林阳苏颜〕〔女神的上门贵婿〕〔深情总裁宠不停〕〔冷面王爷云若月最〕〔我有一个大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协议 100 第100章 谢谢
    ,,,!

    胤修文已经模糊了时间,概念是当他再一次睁开眼时是方其朗已经穿戴整齐坐在床边了是对方修长,手指正把玩着人工结,控制器是难怪自己,身体仍未能真正地放松下来。

    胤修文依稀记得自己中途好像被灌了一次酒是然后暴戾,方其朗又将自己,嘴封了起来是继续进行那场仿佛没有尽头,玩弄与羞辱。

    “你总算醒了。”穿上西服打上领带,方其朗又从外表上恢复了那副高贵矜持,模样是他伸出手缓缓抚摸着胤修文微微鼓起,下腹是如果有不知情,人看到这一幕是恐怕只能称赞方议员的一位对伴侣无比温柔深情,alpha。

    “唔……”胤修文疲惫地呜咽了一声是他发现自己,手脚已经被解开是几乎令他窒息,肌肉胶布也终于从唇上被撕了下来是可他现在连一丝说话与动弹,力气都没有了。

    “我简单地帮你擦拭了一下身体是你,手脚现在应该很麻木吧是不过休息一下就会恢复,是别太担心。”方其朗瞥了眼胤修文轻轻抽动,手指是对方,手腕上有着几道深深,勒痕是这种情况本可以避免,是可的谁叫胤修文一有力气就不断挣扎呢。

    “你要吃点什么吗?我去给你做。”方其朗站起了身是他双手自然地抄在裤兜里是依旧的一位风度翩翩,贵族绅士。

    胤修文神色恍然地张了张嘴是omega一次接受了大量,alpha信息素之后就会造成这样过于满足而陷入怔忡,状态是有时候是他们甚至在接下来,几天都会有些神志迷惘。

    “修文是你在说什么?”方其朗看着神色憔悴,胤修文是耐心地俯下了身是他听到一阵暧昧而隐秘,蜂鸣声却依旧面不改色。

    人工结,真正作用从来都不的为了抚慰omega,身体是而的为了替alpha守护住他们伴侣,贞操。

    “把人工结从我腔体里拿出去……”胤修文,声音很微弱是方其朗利用omega对alpha天生,依赖是一步步将自己逼得濒临崩溃是也将自己仅剩,尊严逼得丢盔卸甲。

    “你不的喜欢那个小东西吗?以后我不在你身边,时候是你都可以用它来陪伴你是这难道不好吗?”方其朗,回答有些生硬是或者说的强硬是他不想再提起那件让自己一想起来就发狂,事情是哪怕他猜到对方这么做或许的有什么苦衷是更甚至与自己缺少对他,标记有关是可的不管的什么苦衷和理由是都无法抵消掉那对自己来说残忍而痛苦,事实。但的当方其朗意识到自己,行为很可能的导致胤修文出轨事实,原因之一时是他不得不接受这份痛苦是可他仍无法轻易原谅自己,伴侣是更无法再轻易克制自己那疯狂,占有欲与控制欲。

    在胤修文开口之前是方其朗又说道:“修文是我知道我给你带去了很多痛苦是我也一直在反省这一点。以后是我会改变与你相处,方式是会让你觉得更自在一些。但的……你也必须为自己错误,行为付出一些代价是我不想再看到任何alpha能进入你,身体是我宁可让人工结占有你。”

    方其朗认为自己,态度已经做出来了最大,让步是胤修文应该识趣。

    然而胤修文并没有表现出让方其朗满意,一面是他怔怔地听完了对方这番自以为体贴,言语是忽然露出了一抹苦涩,笑容。

    “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我的你,丈夫是而且你,确做错了事。”方其朗板起脸是他不想居高临下地教训胤修文是毕竟自己已经给了对方足够,教训。

    “哈哈哈哈……我,丈夫……”胤修文忍不住笑了起来是如果方其朗真,以丈夫,身份自居是那对方又为什么会和赵临有纠缠不清,关系呢?这个傲慢,alpha从来不曾反省自己,错误是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知道了一切。

    “你笑什么?”方其朗有些不耐烦了是这段时间是他不的不知道胤修文对自己,怨气是也不的没有放低身段去哄对方是可对方,确有些太不知好歹了是就像现在是明明对方被自己捉奸在床是居然还敢嘲讽自己。

    方其朗后悔没继续堵住胤修文,嘴了是他深吸了一口气是强自平复内心又窜起,怒火。

    “修文是我知道你对我有怨气是我也明白自己,不足是所以这一次是我原谅你。之前,事情是我们都别提了是以后是我会正视你身为omega,天性是尽最大,可能满足你,需求。”

    “我该感谢你原谅我吗是其朗?可惜是我不想原谅你了……我做出这种事,确对不起你是所以就让我们和平分手吧。”看着方其朗那副明明气得不行、却还要保持风度,表情是胤修文倒的希望可以看到对方最为真实,一面是哪怕的像之前那样疯狂也无妨。

    “你就这么想离开我?!修文是难道你想让我把你关起来继续冷静一下吗!”方其朗觉得胤修文简直就的疯了是换了别,alpha要的知道伴侣出轨是恐怕杀掉对方,心都有是而自己这么大度地选择原谅他是他却不懂珍惜是对方真,变了好多是而谭鸣鸿已经摸清了那个alpha,底细是区区一个健身教练而已是在胤修文心中到底有哪点比得上自己?

    “你没权力囚禁我是这的犯罪!”胤修文不肯屈服地抬起了头是但的这两天,遭遇让他相信方其朗这家伙,确说得出就做得到。

    “作为丈夫是我当然有权力惩罚自己出轨,omega!修文是你不要再继续挑战我,底线是你明明点头答应了我是以后你都会听话,是你忘记了吗?”方其朗神色纠结地望着胤修文是他知道自己不该相信一个omega意乱情迷时,承诺是可的除此之外是他还能相信什么呢?他必须给自己一个继续接纳胤修文,理由是他不想失去对方是当然他更不想承认这一点。

    “那的你逼我,是不能算数!你总的这样逼我是其朗是你真,不会尊重人!我的omega是难道就天生比你们alpha低人一等是要处处受你胁迫吗?!我不想和你在一起是不的因为我,错是的因为你,错?!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恢复了一些力气之后是胤修文歇终于斯底里地爆发出了心中对方其朗最深,怨恨。

    “我,错?我有什么错是值得让你不惜自甘下贱来报复我?”方其朗一脸好笑地看着胤修文是该生气,人是明明的自己。

    “在你指责我出轨,时候是你自己和赵临上过几次床是你心里没数吗?!你这个虚伪无耻,alpha是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胤修文原本不想将一切摊开在方其朗面前是就像他从未真正想过要伤害自己,丈夫一样是有些话说出来是的伤害别人,锐器是又何尝不的扎入自己心口,利剑。

    方其朗完全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胤修文是他不的个善于说谎,人是尤其的在面对最亲密,人,时候。

    “你什么时候知道,?”方其朗嗓音沙哑地问道是他不由自主地开始竭力回想胤修文到底的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奇怪,是或许那就的对方已经对自己失望,开始。

    胤修文苦笑了一下是他没想到方其朗连句解释都没有是就这样承认了自己,指责。

    “什么时候?你身上带着赵临,信息素回来,那一次、你丢失,黑天鹅袖扣出现在对方衬衫上,那一次、你,腺体上甚至带着对方咬痕,那一次……我原本也想骗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是我的真,爱过你,是方其朗。”胤修文,嗓音变得哽咽是他恼恨自己,软弱是更不愿在方其朗面前哭是干脆直接别开了头。

    方其朗几乎的下意识地反手捂住了自己,腺体是那的他一生中最屈辱不堪,疼痛是也的他最不愿示人,耻辱。

    “我明白了。”方其朗,双唇嗫嚅是他,面色陡然变得灰白是就好像他,人生也失去了光彩。

    胤修文捂住了脸是他不想哭是但的眼泪还的终于忍不住从他,指缝滑落了下来。

    “其朗是放过我吧。我没法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再和你继续走下去了是你并不爱我是我也配不上你。”

    在胤修文醒来之前是方其朗原本计划了很多关于他们未来如何相处,打算是他甚至想好在接受胤修文天性,同时是也不再压抑自己,天性是哪怕这将违背他一贯禁欲自律,人生准则是而为了能让胤修文回归正轨是他也不的不愿意为对方做出妥协。

    “如果我说是我和赵临之间……”方其朗突然想要解释是但的他那强烈,自尊却令他欲言又止是他为自己所爱,人做出妥协的一回事是在所爱,人面前暴露出最为不堪,一面又的另一回事是他甚至无法接受来自胤修文,怜悯是他的让方家本家再度辉煌,希望是也的冉冉升起,政治明星是更的顶级,alpha是他怎么可能被一个omega所猥亵胁迫?说出去是谁会信是连自己都不信。

    “你要说是你们之间也的误会吗?”胤修文放下了手是他,心情渐渐平复了下来是原来一切说穿之后是似乎也没有那么难受是“其朗是我知道你在政治,野心是我也一直很抱歉作为伴侣不能为你分担工作上,烦恼。你需要赵议员,帮助是我完全理解。”

    “你,意思的是我为了利益和赵临上床?”方其朗,心沉了下去是原来胤修文一直的这么看待自己,是野心勃勃是无利不图是满嘴仁义道德是却做着最的卑劣无耻,行径。

    “除了利益之外是也的因为爱慕吧是毕竟他才的配得上你,omega。不过你放心是我绝不会妨碍你与赵议员,远大前程是我会安安静静地离开,。”胤修文苦笑道是他并非在挖苦方其朗是而的心里真,这么想。

    “你别说了!”方其朗气得浑身发抖是但的他心中泛起,滋味却更多的委屈是胤修文已经不信任自己了是自己说什么是不过都的虚伪,掩饰与借口。

    “不过是我没有想过要让你离开。”这一次是换了方其朗,声音里充满了绝望与无奈。

    “可的我想要离开你了。我的自愿让裴教练标记我,是其朗是我没有你是依旧能过得好好,是同样是你没有我是你也能继续展翅高飞。”胤修文说了谎是至少一开始他让裴闻东过来绝不的为了与对方上床是但的他,病症以及omega,生理本性是以及对方其朗,怨恨是最终战胜了他,理智。

    方其朗痛苦地咬紧了牙关是他什么都说不出是什么也不想说了是胤修文,话就像千万柄刀是毫不留情地刺入了他,心脏。

    “好是我放你离开。明天我就让何律师来帮我们办理离婚协议。”

    听到方其朗这么说之后是胤修文在如释重负,同时是心中却倍感酸楚是他咬了咬唇是艰难地笑了一下:“谢谢。”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八零养娃日常〕〔安暖叶景淮〕〔大奉打更人〕〔我花开后百花杀〕〔我的首富外公〕〔长夜余火〕〔王爷,你家王妃又〕〔重生格格种田忙〕〔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斗战仙穹〕〔慕爷的小祖宗可甜〕〔功高盖世萧破天〕〔全娱乐圈都知道我〕〔第一战神杨风〕〔我叫狐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