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野性时代〕〔报告王爷:王妃又〕〔神相天女〕〔懒癌治愈法则〕〔拐个王爷乱天下〕〔游戏娱乐帝国〕〔瘟疫医生〕〔龙魔血帝〕〔我帮大圣养孩子〕〔黑金霸主〕〔少侠好功夫〕〔天刚传〕〔最佳词作〕〔我真就是大明星〕〔踏仙之旅〕〔荣耀之血染黄昏〕〔重生的中二少女〕〔我在漫威当海贼〕〔蚁仙〕〔恐怖片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凉少,你老婆又跑了 第276章 不要走
    不过,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最完美的男人,需要最完美的女人去配。

    江时染就是唯一那个有资格站在凉千城身边的女人,她虽然很崇拜凉千城那样的男人,但是不会像周苏琴那么不自量力的,更何况,她已经有彭轶潇了。

    看着小芸的侧脸,江时染笑了笑,像她这样单纯真好,没有什么烦恼,又有彭轶潇这么好的男人陪在她的身边,人生已经没有好遗憾的了。

    “我哥不也挺好的吗,他长得也帅,又有钱,而且对你又好。”

    “提起他我就有气好不好,你见过人求婚,用垃圾袋的耳朵的么?好歹也是彭家的继承人,就算拿个易拉罐我也认了,实在不行你给我编个草环也可以的啊。”

    “真的那么嫌弃?”江时染故意反问道,看到她挂在脖子上,藏着很严实的垃圾袋耳朵,虽然已经被放进一个很精致的小瓶子里面了,但是江时染还是很清楚,里面那一团黑色的小东西,就是那天彭轶潇在她的房间向她求婚用的垃圾袋的耳朵。

    虽然嘴上很嫌弃,心里还是跟吃了蜜一样的。

    迟来的求婚,总比没有的好。

    “对对对,我很嫌弃。”

    小芸转过头,红着脸心虚地不敢去看江时染。

    “小妮子,口是心非,嫌弃就不会把他送你的东西像宝贝一样地挂在脖子上了。”

    江时染从小芸脖子上把那个小瓶子拿出来,里面的东西并没有跟这个瓶子有什么不配的,反而让人觉得,它本应该就在那里面的一样。

    或许很多人都不明白,这么廉价的东西,放在这么好的瓶子里面是可惜了,可是对于她们这些知情的人来说,再昂贵的瓶子,都装不下那一团小小的黑色的东西。

    “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彭轶潇突然出现在江时染的病房门口,看着笑得很开心的两个人。

    他是过来接小芸去试婚纱的,江时染这边,已经不需要人陪了,下午威斯会过来帮她办理出院手续。

    而梁千夜那边已经不需要担心什么了,他已经履行自己的诺言去陪顾向右了,而林落雪自那天被凉老爷子带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梁父也已经在监狱里面反省了,周苏琴也被凉千城亲自送到精神病院去了。

    而且江时染自己也要求,给她一点私人的时间和空间,她想要自己一个人在w市走走,好好地看看这个她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城市。

    江家的起落,司家的兴衰,还有她追在司琴和凉千城身后的那些零星的记忆,在她的脑海交织着。

    彭轶潇跟小芸走了之后,江时染把所有跟司琴去过的地方都走了一遍,然后又把跟凉千城去过的地方也走了一遍。

    最后,她去了她跟凉千城初遇的那棵蓝花楹树。

    花已经没有了,只剩下葱郁的树在那里站着。

    走到树旁坐下,原来,她看见的那个少年,是梁千夜,原来,她跟凉千城之间,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

    她追了这么多年,爱了这么多年,原来都是爱错了人。

    蓝花楹树下的翩翩少年,为什么会是梁千夜呢?

    靠在蓝花楹的树干上,江时染睁大眼睛,看着前方。

    时光好像一下子就回到了那年,那年的树,那年的顾向右,那年蓝花楹树下的翩翩少年。

    她站在那里,就好像是多余的一样。

    在草地上,有两个小女孩,站在画板面前。

    其中一个女孩问小女孩,“染染,你记得那棵树吗?还记得你第一次来这里写生的情景吗?”

    小女孩摇了摇头,表示她已经想不起来了。

    对于那棵树,那片景,她已经没有任何印象了。

    “没事,我们慢慢来,从现在开始,你闭上眼睛,回想我们前面的那棵树,慢慢地在脑海勾勒它的模样,然后按照你心目中的想法把它画出来,好不好?”

    顾向右轻轻地蒙住她的眼睛,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道。

    小江时染很听话地闭上眼睛,开始回想那棵树,很美,随风落下的蓝花楹花瓣更美。

    睁开眼睛,提起笔,开始在画板上写写画画。

    时而抬起头看一眼那棵树,时而低头冥思苦想。

    而这个时候,蓝花楹树下突然出现了一个翩翩少年,少年略带忧郁的神情,站在树下,微风把他额头上的碎发都吹乱了。

    小江时染知道那棵树下有一个少年,可她心目中的少年,不是梁千夜,也不是凉千城,而是一个模糊的身影,她不知道是谁,但是她知道,树下该有那么一个少年,站在蓝花楹树下,忧郁的神情,看着她。

    等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树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少年,跟她脑海的少年相似。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冲动,一种把画送给少年的冲动。

    于是,她把画给了顾向右,让她拿过去给那个少年。

    然后她就回到车上,等着顾向右回来。

    见到顾向右的梁千夜,忧郁的眼神微微上扬,带着一丝笑意。

    后来,顾向右答应少年,陪他去看海。

    而那幅画,却被他遗忘在蓝花楹树下。

    另外一个少年,是追逐前一个少年而来这里,可他来的时候,那个前一个少年已经离开了。

    捡起地上的画,打开,少年笑了。

    而这个时候,江时染跑过来了,看着少年拿着她的画在看,嘴角还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她被这个笑迷住了,不等少年开口,她就跑开了。

    那些记忆在重叠,时光好像在倒流一样。

    她在脑海,有的是司琴的模样,画出来却觉得那个少年是当时站在蓝花楹树下的梁千夜,而等她追过去的时候,却变成了凉千城。

    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把凉千城当成了司琴。

    可她最终爱上的,却不是司琴,也不是蓝花楹树下忧郁的翩翩少年梁千夜,而是那个对着她的画,露出不经意的一抹笑的凉千城。

    她恋上的,是凉千城给她的淡淡微笑。

    为了一个笑容,她付出了如此代价。

    “凉千城,你是我的劫,一个永生不渡的劫。”

    江时染抱着蓝花楹的树干,头靠在上面,看着从记忆深处向她走来的少年。

    那个永远都嫌弃她的扮相土但是别人一说她就红眼,永远都嫌弃她做的东西难吃却一点都不剩,每次都说不等她却在看不到她的时候会急得报警的少年。

    那个她13岁以前追在身后要嫁给他的少年,正对着她笑着很开心,露出两个小虎牙,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到她的面前,对着她挥手。

    “小染染,已经有人代替我守在你的身边了,你不再需要司琴哥哥的陪伴了,所以,一定要记得幸福哦!”

    少年的声音不大,很温柔,像是春风拂过一样。

    “不要走,司琴哥哥,小染染回来了,你跟顾向右最疼的小染染回来了,你很嫌弃的拖油瓶回来了,你不要走。”

    江时染着急地伸出手,想要抓住少年,可不管她怎么努力,少年还是走远了,最后,在视线最后可以触及的地方消失了。

    蹲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任由眼泪滴落在手背上,“司琴哥哥,你也不要染染了吗?染染会乖的,会听话的,不要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影后,你老公偏执〕〔宫少,你老婆又上〕〔金色的探险家手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清宫枭宠:败家福〕〔从骑士开始进化〕〔都市巅峰雷神〕〔季先生每天都在吃〕〔夏先生,你人设崩〕〔成为英灵的我要去〕〔冥王宠妻,冰山娘〕〔春秋武神〕〔重生之剑神〕〔抱花眠〕〔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