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我只想种田〕〔神豪从游戏开始〕〔成年人是没有爱情〕〔一号狂兵〕〔你好,邬先生〕〔花掉1000000亿〕〔荒野之活着就变强〕〔我的奇幻道具〕〔恶魔就在身边〕〔陆先生,爱妻请克〕〔贵女重生:侯府下〕〔花都天才医圣〕〔极品小村民〕〔一剑斩破九重天〕〔爆笑世子妃:爷,〕〔清穿之八爷后院养〕〔一胎二宝:总裁宠〕〔天启预报〕〔烂柯棋缘〕〔贞观贤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崩坏神话 第八百九十三章
    本来司徒墨渊一直与四位师傅生活在千里之外的一处无名山谷之中。一个月前四位师傅突然要考验司徒墨渊,让他自己带着‘四宝’孤身前往千里之遥的北邱城。

    如今司徒墨渊已经找到了四位师傅,还住进了刚刚建成不久的墨灵府。

    他从小生活在山谷中,并没有看到过世间的诸多繁华景象。

    连续数日的大雪终于转晴。整个北邱城也恢复了往日的繁华之景。

    今日,司徒墨渊奉师命前往北邱城以西五里外的虚铜山中采挖黄金。

    虚铜山虽然不算很大。但却资源丰富。山内蕴藏最多的资源就是黄金。

    根据住在虚铜山附近的村民所说,这座山上似乎能够长出黄金一般。因为连续十几代人在这里挖掘,但是黄金依旧只增不减。

    不过在这座山挖掘黄金却并非易事,这座山中不仅野兽众多,据说还有守山圣灵与一些成精的妖怪存在。

    也有一些贪财的人上山采挖黄金被妖魔抓走的传说,所以尽管知道这座山充满了财富,但依旧很少人来此。

    此时司徒墨渊背着一把大斧正一个人向着虚铜山上攀爬,因为他从小就生活在山林之中,爬山对他来说宛如家常便饭一般,不显一丝困难。

    “呼~”

    司徒墨渊爬到山顶,轻喘了一口气,便小心翼翼的向着前面走去。

    穿过一条小树林,便发现了诸多矿石,司徒墨渊方才找到了金矿。

    看着眼前各种各样的矿石,司徒墨渊不管三七二一直接举起斧子开凿起来。

    然而,当他第一斧子砸下去的时候,整个山都像晃动了一下一样令大地嗡嗡作响,并发出一阵宛如闷雷般的声音,吓得他不敢再轻举妄动。

    待惊人的声音消失后,司徒墨渊才缓缓的呼了一口气,自语道:“奇怪,难道这里真的有妖精?”

    他此时有些踌躇,进退两难,是临阵退缩还是继续完成师傅所交代的任务?

    就在他犹豫之时,忽然间感到全身无力,最终软绵绵的瘫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似乎在做梦又像是现实所遇。

    缕缕温婉的琴声回绕在耳边,司徒墨渊站起来循着琴声走去,发现周围的环境都变了。

    这里不是高山,而是一条清澈的小溪边。在河边有两个看不清容貌的老人正在下棋,二者时而微笑详谈,时而因为走错了棋步而争执不休。

    司徒墨渊在两位下棋者身边走过。而这两位老人却突然消失不见了。

    司徒墨渊一直向着琴音的方向走去而没有回头。并没有发现身后的玄疑变化。

    走着走着。他又看到一位闲人雅士正拿着毛笔书写着什么。但司徒墨渊并不关心这些,依然循着琴声走去。

    走了很久,依然没有找到琴声的源头,却看到一位白衣女子正在细心的绘画。

    这一刻,司徒墨渊也感受到了一丝诡异。于是他便向着这位女子走来。

    这女子依然在低头绘画,她似乎感受到了司徒墨渊的到来,突然沉声说道:“墨如深渊,可有尽头?”

    司徒墨渊闻言一怔。这句话令他非常震惊。因为在他小时候被四位师傅收养的那一天,抚琴便给他起了司徒墨渊这个名字,而且当时抚琴说的话和这位绘画女子所说的一模一样,半字不差。

    “你是谁?”司徒墨渊试探着向前走了一小步,并小心翼翼的问道。

    女子依然没有抬头,却呵呵笑道:“无尽墨渊,却无墨香。”

    说完了这句话,女子的身影便玄妙的消失了。

    司徒墨渊露出疑惑的目光,带着好奇心拿起刚刚女子所绘的画卷。当他看到画上之人时忍不住惊呼出声,这画上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而令他惊呼的是,画中的自己竟然满身鲜血。且背后有一个神秘的影子。

    看到这幅画,司徒墨渊感觉自己的背后有一双神秘的眼睛盯着自己一样,令他寒毛倒竖。

    他颤抖着手臂将画卷扔掉,猛然转过身去,竟发现一双血红的瞳孔在看着自己,却是无声无息,死寂的空间令人窒息。

    “啊!!!”

    司徒墨渊大叫一声,猛然睁开双眼,此时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拿起身边的斧头站起身来,看了看周围的景色,发现自己仍站在虚铜山的上面,暗呼一声原来刚刚是做了一场怪梦。

    司徒墨渊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举起斧头胡乱的砸起了矿石,然而这一次山上却没有发出那闷雷般的声音。

    采集了一些旷世之后,他便急匆匆的离开了虚铜山,因为这里实在是太诡异了。

    当山下附近的村民看到司徒墨渊从山上安然跑出来的时候,这些村民都露出惊恐而又疑惑的眼神。因为几十年来还没有一个人上山之后还能平安回来的。

    司徒墨渊一路小跑来到虚铜山附近的村子里,在山上做的梦吓得他不敢逗留片刻,虽然是梦,但却感觉似真实所遇,令他有种扑朔迷离的感觉。

    “墨如深渊,可有尽头?”

    “无尽墨渊,却无墨香。”

    司徒墨渊心中一直回想着这两句话,第一句话抚琴收留他的时候曾说过,也是因此给他起的名字,梦到这句话也不足为怪。但是第二句话司徒墨渊平时从未听人说起过,却又怎么会在梦中梦到这样奇怪的话语呢?

    仔细回想着梦中的景色,那奇怪的琴声、朦胧的小溪、看不清面容的下棋老者、提笔写字的闲人雅士、以及最后遇到的低头作画的女子。

    他越想越觉得其中充满了诡异,经过仔细一番回想之后,他心里突然发现一个巧合的地方:这梦中所遇的情景正是和琴棋书画有关,虽然看不清下棋人、闲人雅士与作画女子的容貌,但看他们的身姿体型却与自己的四位师傅极其相似!

    想到这里,司徒墨渊便更加惶恐不安起来。

    “墨渊哥哥!”

    就在司徒墨渊思考之时,气喘吁吁的香儿突然从远处跑了过来,并呼喊着自己的名字。

    此刻,叶凝香小小的身子上挂着琴棋书画四宝,怀中还抱着龙渊宝剑。

    她的小脸上沾满了泪渍,并露出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见到司徒墨渊就像见到了久违的亲人一般扑了过来。

    看着跌跌撞撞跑来的小香儿,司徒墨渊走过去一把将其抱住,疑惑的问道:“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

    就在司徒墨渊问话的同时,他也将香儿身上的四宝拿了下来。

    “师傅死了,四位师傅都死了!好惨好惨啊,香儿好怕……师傅让我出来找你。我终于找到了、我……”

    香儿正结结巴巴的说着。却忽然晕倒在司徒墨渊的怀里。

    “师傅死了?不会的!”

    司徒墨渊将四宝挂在自己的身上。拿着七星龙渊宝剑抱着昏迷的香儿一步步缓慢的向前走去。他要回到北邱,他要去见自己的师傅。

    正于此时,空中突然传出一声啼叫。原来是怪鸟小方从空中飞来,并叼着一纸书信而来。

    司徒墨渊打开书信,只见上面写着短短的一句话:不要回来,危险!带着香儿逃出北邱,不要与灰面人说话!

    短短的一句话却是写的歪歪扭扭,看得出当时的紧张情景。即便字迹不整。但司徒墨渊依然看得出这正是三师傅陶书的字迹。

    突如其来的噩耗宛如晴天霹雳,重重的打击了此时悲伤无助的少年。

    在这座名叫墨村的小村子中只生活着十余户人家,因为这里靠近诡异的虚铜山,所以很少人到来。

    司徒墨渊在村里的好心人指引下暂时住进了一处空房子内。

    村里有许多空房子,这些空房子的主人最早的都是几十年前离开的,最古老的还有几百年前所留下的空房子。

    这些空房子的主人都是因为上了虚铜山之后而没有再回来。

    空房子已经被司徒墨渊打扫的干干净净,叶凝香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司徒墨渊看着香儿红彤彤的小脸,知道她已经发烧了。

    但是村子里没有懂医术的人,出了村子就是北邱城了。师傅临死都告诫他不要回去,司徒墨渊现在很是为难。心里也是焦急万分,况且他的身上分文没有,就算找到了大夫也没钱看病买药。

    就在司徒墨渊焦急万分又无能为力的时候,龙渊宝剑竟然发出微光并嗡嗡作响。

    司徒墨渊拿起龙渊宝剑,竟隐约的听见宝剑内有人在说话。听着剑中的声音,正是叶凝香的母亲。

    “孩子,我教你一种疏导真气的心法。我会通过宝剑将自身真气注入到你的体内,你再将真气输到香儿的体内,这样她的病就会好了。”

    司徒墨渊拿着宝剑,惊奇的问道:“阿姨,您这么快就苏醒了吗?”

    “是你的四位师傅唤醒了我,我先教你疏导真气的心法,之前的事情我稍后再慢慢的和你说。”

    司徒墨渊点了点头,便细心的聆听起剑灵所传的心法。

    大约半个时辰,司徒墨渊便将心法记了下来,他虽然从未与四位师傅学习过仙术,但是记忆力很强,见到任何东西都会过目不忘。

    他默念着心法,引出龙渊剑内剑灵所发出的真气,随即便慢慢的转注到叶凝香的体内。

    香儿红扑扑的小脸逐渐恢复常色,呼吸也平稳起来,此刻正在熟睡,小姑娘一路从北邱城跑到这个村子也是累坏了。

    此时,司徒墨渊正在聆听着剑灵讲述着四位师父的遭遇。

    天下间有三类奇人,分别为术修者、武修者与文修者。

    其中武修者最为广泛,他们体质强悍,拥有各种武术,是人们常说的‘高手’;术修者最为罕见,这类奇人通常会修炼各种玄奇法术,或是修炼成如神如魔般的体质,或是借引天地间的力量为己用,这类人虽然不是真正的神仙,但也被人们称作‘神仙’;而文修者最特别,这类人虽然满腹经纶出口成章,但并不是普通的文人雅士。他们懂得广泛的知识与伦理,甚至通晓一些玄之又玄且鲜有人知的秘闻,但却很少有人关注他们。

    司徒墨渊的四位师傅就是文修者。

    文修者极其低调,一直少有敌人。但是司徒墨渊的四位师傅却惨遭神秘的灰面人灭口,并依旧在追杀着司徒墨渊这个弃徒。

    “当时你的四位师傅在关键时刻施展禁忌法术破解了七星龙渊的封印,并将我唤醒。所以我才能带着香儿逃了出来,只可惜你的四位师傅死的太惨。即使我已经活了几千年但也没有见过像那些灰面人一样凶残的人。”

    剑灵讲述完事情的经过。司徒墨渊的脸色阴晴不定。心里更是百感交集。伤心、愤怒而又疑惑。

    他不知道灰面人为什么要伤害自己的师傅。为什么要赶尽杀绝连自己都不放过。他甚至感觉四位师傅之前已经知晓了这件事情,所以才支开自己前往虚铜山,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不管敌人多么强大,我也一定要报仇,绝不能让师傅们枉死,我要解开一切的谜底!”

    司徒墨渊在心中暗暗发誓,心意已决。

    “术士无道,武者无德。可怜天下文豪不得善终。受尽欺辱!”

    “谁?是谁在说话!”

    司徒墨渊头脑一阵眩晕,走出破旧的屋子来到荒草萋萋的小院中。

    夜色下,整个村子都显得尤为宁静。

    司徒墨渊向四周张望着,露出疑惑的表情,自语道:“难道是我听错了?刚刚明明听到有人说话。”

    “小子,你不要找了。我就在你的身体里。”

    苍老的声音回绕在司徒墨渊的耳边,这一次他听得真真切切。

    司徒墨渊惊异万分,靠着房门坐在门前的台阶上,疑惑道:“你是谁,为什么要附在我的体内?”

    “我是这无边的黑夜。亦是这黑夜中的万千星辰。你不必恐惧,我对你没有恶意。我此次现身。就是为了告诉你在任何时期都不要失去理智。你将要进行一场逃亡之旅,追杀你的就是神秘的灰面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总裁私宠妻江瑟瑟〕〔极品老木匠〕〔厉少宠妻至上〕〔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罗依依与沈敬岩小〕〔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神戒缘〕〔山野汉子旺夫妻〕〔娱乐之从吐槽大会〕〔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萧尘〕〔回到八零好当家〕〔王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