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绝〕〔穆霆琛温言深情总〕〔神级医婿林炎柳幕〕〔弃婿当道〕〔绿茵超巨星〕〔李有为〕〔权宠新娘蜜如甜〕〔走着走着都变了味〕〔神能大风暴〕〔重生香江之大亨成〕〔云倾北冥夜煊全本〕〔我成了正道第一大〕〔我真不是仙二代〕〔华年时代〕〔龙神丹帝〕〔塔防战略〕〔叶无缺玉娇雪〕〔盛莞莞凌霄〕〔龙魂兵王〕〔陆铭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染芳华 001 楔子
    ,

    大佑二十六年,八月初八日。

    靖州。

    夜幕降临,靛蓝的天空中点缀着无数的小星星,暗淡中带着点滴微光,靖王府寝屋内浊闷的空气中似有若无地弥漫着淡淡的夜来香气,沉静逼人,须臾,忽有一阵清风从窗阁外头掠入进来,一时将本就在不定晃动的昏昏烛火碰触得更加左右摇曳起来,光影高低起伏,明灭烁烁。

    女子双眸紧闭,面色苍白,嘴唇乌紫,正静静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身上着了一袭素白色的织锦水袖长纱衣,上头用粉色的丝线细密地绣着蔷薇花纹,宽大的袖口刚好遮挡住全部上肢,纤细的腰间拢束着一条亮银色镶着翡翠的百花绣带。

    百花绣带原是他送给她的。

    她曾那么信任他。

    “腰带只能送给认定了的人。”

    这是他说的。

    也正是因为这句话,她直到最后,也一直都留着那条亮银色镶着翡翠的百花绣带,即便绣带的布锦银色已经不怎么亮了,即便上头的翡翠已经被他劈裂成了两半。

    晋楚染至死也没有弄明白,北堂熠煜当初那么一个可以在轩辕国呼风唤雨的小侯爷,到底为什么偏偏就选中了她?

    论美艳,她敌不过司徒。

    论聪慧,她敌不过轩辕。

    她是含恨而终的。

    曾几何时,她晋楚染也是信阳侯府里老祖宗最疼爱,最寄予厚望的孙辈。当年若不是北堂熠煜死缠烂打的追求,锲而不舍的撩拨,她根本就不会跟他这样的人有任何瓜葛牵扯。而她的人生也不至于以这副惨淡模样来收场。她原本以为北堂熠煜那么做是因为喜欢,但到后来她才发现其实一切都不过是一场局罢了。

    她只是北堂熠煜手中的一颗棋子。

    一颗随时可以丢弃的棋子。

    晋楚染一头细致乌黑的长发并未被盘成整齐发髻,而是凭着松散开来,随意地披于软枕之上,更有几缕垂落在双肩,因着尚无人过来打理,这才微微显出几分凌乱,但即便如此,她整个人看上去也仍旧是颇为柔美的。

    靖王轩辕季风一身修长,默然站在床前,低眸望住床上的人,面上不带有任何表情,片刻后,他薄唇一抿,只是淡淡出声问一直侍立在一侧的心腹闻人赫:“信简送出去了没有?”

    闻人赫上前一步,并沉声答道:“昨日便已经连夜送出。”

    轩辕季风听言,稍点一点头,嘴角缓缓勾出一抹阴邪的笑,“也不知本王这份大礼送得可合他北堂熠煜心意?”

    闻人赫想了想,不免轻声道:“殿下和安国侯爷交锋多时,长久以来,北堂联合司徒,势力蒸蒸日上,如今在轩辕国境内,惟有北堂家族独大,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殿下乍然失了手里一直捏住的安国侯爷软肋,想必安国侯得知消息后,并不会轻易罢休,殿下可想好了之后的应对之策?”说完,闻人赫双眸中就生出了一抹厌弃的目光,悄然而犀利地落在晋楚染面上。

    轩辕季风眉间一蹙,“许久之前,本王也是那般的风光荣耀,集万千尊荣于一身,若不是拜他北堂熠煜所赐,以往处处要与本王作对,本王今日,何至于沦落在此地苟且?”静了须臾,他笑哼一声,又道:“本王就是想看看他北堂熠煜心有多狠,更想看看他北堂熠煜一朝痛失所爱后,悲戚至肝肠寸断究竟会是个什么样子,他若要来,那便尽管来就是,本王自在靖州以逸待劳,枕戈待旦。”

    听轩辕季风说完,闻人赫的语气中夹着几分担虑,“可是靖州兵力尚无法……”但还未等得闻人赫说完,轩辕季风就倏然一抬手,生生拦住了闻人赫口中的话:“你若怕了,就赶紧给本王滚蛋!”

    闻人赫面色一紧,忙屈膝跪在地上,“殿下曾对属下有过大恩,属下必誓死跟随殿下,更不会惧怕谁人分毫!”

    ——

    大佑二十六年八月初十日。

    太子轩辕泽粼认真看完从靖州发来的锦书词呈,神色十分严肃,连夜就匆匆出了东宫来到安国侯府邸。

    晚风习习,一轮国月清晰地被倒映在府邸里的一汪水面上,亭台楼阁,垂柳莹莹,轩辕泽粼沿着石子小路一直走,他耳边蛙声蝉鸣不断。这几年,除了东宫,他最熟悉的地方就是这安国侯府了,去找安国侯北堂熠煜,根本无须府邸小厮、丫鬟带路。

    行了大约半晌,终于来到北堂熠煜寝屋前,见并无人看守,他只付出轻轻一笑,深知人大概都是被北堂熠煜撵去了,也是,凭着北堂熠煜的身手筹谋,其实压根就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轩辕泽粼刚一推开门,就有一股浓重的酒气袭上轩辕泽粼的鼻腔,他虽再熟悉不过,但还是不禁被呛咳了两声,而后,不悦地小声嘟囔道:“又在喝酒!”

    安国侯北堂熠煜胡乱地披着一件青玄色单衣正慵懒地靠在小榻下,一双桃花醉眸似闭未闭,身边几盏空荡荡的青玉酒壶左歪右倒,已被酒水沾染的衣襟领口,透过熹微的烛火,正散发着熠熠如流水涟漪般的光泽,凸出耸起的喉结随着他吞咽动作而不时地上下滚动着。

    轩辕泽粼入了屋子,还未走开两步,他似乎就已被发觉。

    “沛之。”

    北堂熠煜一面醉声唤着,一面在嘴边划出一抹浅浅淡淡的笑来。

    轩辕泽粼也不打算多作隐藏,随即就大步走到北堂熠煜身侧,霎然俯下身子,一把捉住北堂熠煜的手腕,紧紧蹙着眉,瞪住北堂熠煜,焦急说道:“你知不知道!染染在靖州出事了!”

    北堂熠煜轻声一笑,“新婚月余,又是圣上赐婚,能出什么事?”

    轩辕泽粼实在看不惯谈及晋楚染北堂熠煜总是这样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他抽出另一手大力拽住北堂熠煜的领口,沉着声音低喝道:“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染染对于你来说到底算什么?!她不是你的小染吗?!可你却又是怎么待她的?!你断她左手!你让她万箭穿心!还要施计硬将她嫁去靖王府!你分明知道靖王府根本就是人间炼狱!你怎么能……”

    未等及轩辕泽粼说完,北堂熠煜就已挣目,并笑哼道:“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说着,北堂熠煜抬眸定定回视着轩辕泽粼,又淡淡道,“你又何必如此动怒?”

    “畜生!”

    轩辕泽粼愠怒的目光宛如黑夜中一点幽暗的冥火,恨恨盯住北堂熠煜须臾,终还是无奈撒开了手。

    北堂熠煜一面抚平胸前方才被轩辕泽粼弄皱了的衣衫,一面轻笑道:“你说得不错,我是畜生。”

    轩辕泽粼一侧身,抬手指着北堂熠煜道:“你固然是!但我今日并不是说你!”

    北堂熠煜眉间一抖,神色间似有一抹不解生成。

    随后,轩辕泽粼忍不住切切咬牙道:“我今日说的是轩辕季风!他简直就是个畜生!比你更畜生的畜生!”

    北堂熠煜听言,原本嘴角一直含着的浅淡笑意突然凝滞住,不免肃然瞪住轩辕泽粼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轩辕泽粼深吸一口气,摇一摇头,“靖州靖王府遣了人入宫报丧,称染染在靖州因病暴毙,”说着,他冷哼一声,继续道,“可是谁不晓得,靖王轩辕季风自离宫去了靖州后,整个人性情大变,暴虐成性,安哥不就是被他蹂躏至死的么,如今想来,染染十有八九也是被他有意杀害的!他居然还在书信中反说染染不守妇德,大犯七出,禽兽不如,靖王府不予下葬!这话说得简直岂有此理!”

    北堂熠煜身子一怔,片刻后,才缓回神来,仿佛不可置信,“不予下葬?”

    轩辕泽粼轻轻垂眸,叹道:“书信中指明说,要你安国侯亲自前去领尸。”

    北堂熠煜双眉蹙得仿佛绵延不绝的墨色山峦,抬手扶额,缓缓摇头道:“不可能……才两个月不到,小染她……她就死了?小染她是那样坚韧的一个人……不可能……这是绝不可能的……”

    轩辕泽粼死死看住北堂熠煜,却笑得嘲讽,缓缓俯身,语气笃定地对着北堂熠煜回道:“是!她死了!她真的死了!恭喜你北堂熠煜,你再也见不到她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开局获得永恒不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