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总裁的贴身护〕〔霸道甜宠:总裁请〕〔都市仙尊归来〕〔重生仙帝归来〕〔叶清心启〕〔莫海谢雨桐李欣雨〕〔都市之王牌仙尊归〕〔重生之仙尊归来〕〔仙尊归来〕〔先尊归来〕〔纵横仙界三千年〕〔幸孕宠妻战爷晚安〕〔战龙无双〕〔萌妻还小,墨少请〕〔重生第一宠:大佬〕〔仙尊归来莫海谢雨〕〔宋成祖〕〔神级护卫〕〔韩三千苏迎夏〕〔猛虎在都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染芳华 002 她就是个“神经病”!
    ,

    大佑二十五年,正值早春时节。

    轩辕国京都城内色彩明艳,繁花似锦。

    天儿虽已渐渐转暖,但微微湿润的空气里仍旧能感觉到有丝丝凉意交杂弥留在其中,方至寅时三刻,黄澄澄的太阳在东方含羞地露出整个头来,和煦的光线穿过如纱的云层,悄然展露出无以伦比的锋芒。

    晋楚染坐在正驱行往皇宫内苑——紫薇城的锦绣马车里头,古之王者,择天下之中而立国,择国之中立宫。紫微宫即紫微垣,是天上星官三垣的中垣,位于北天中央的位置,有“紫微正中”之说。轩辕信奉,天有紫微宫,是上帝之所居也;而王者立宫,大多象而为之。

    这是晋楚染第一次奉诏入宫,虽说姐姐晋楚恪已经入宫过好多次,但自己却一直没能有这个荣幸,一是因为年纪不到,二是庶女缘故。

    每回姐姐晋楚恪入宫归来,晋楚染都要再听晋楚恪重复唠叨一遍几乎跟上次一模一样的话,约莫就是紫薇城里的景观多么多么的磅礴大气,德妃娘娘为人多么多么的平易近人,皇宫里头的生活多么多么的惬意奢侈。

    晋楚染每回也都是乖乖坐在桌前圆凳上安静地听着,但尽管晋楚恪说得再天花乱坠,晋楚染心头却也只是觉得,惟有自己亲眼去那紫薇城里头看一看,才能真正窥见皇家究竟是怎么一番雍容华贵景象。

    因为晋楚染从不轻易相信别人。

    她始终认为只有自己亲眼看到的东西才最是可信。

    德妃入宫那年晋楚染还未出生,所以晋楚染从没见过德妃这个名义上的姑妈。

    但她却早听闻过德妃的大名鼎鼎,至今府邸里仍流传着不少德妃年少时的闲话八卦,德妃乃是老祖宗的长女,闺名为“晋向研”,据说德妃在入宫前乃是老信阳侯晋天淮的掌上明珠,长得极好,不少王公贵族垂涎,刚至及笄之年,上门来欲要提亲的人就差点踏破了晋家的门槛。

    “宫中娘娘,为晋姓长女,秀雅绝俗,若三春之桃。是我最喜欢的。”

    老祖宗曾这么对晋楚染说过。

    但才二八年华的晋向研却在当年太后有心安排的一场赏花宴上被皇帝轩辕雄风一眼看中,同年就奉诏入宫被封为荣华,一年之内荣获盛宠不断,入宫不到两年就连跳三级被晋为夫人,后来腹中有了子嗣,轩辕雄风便将夫人位更尊晋为妃位,并赐字:德。

    轰轰烈烈。

    长久以来,多少人眼红。

    就连皇后也不例外。

    多少年一如往昔,晋家即便早些年老家主信阳侯晋天淮已得恶疾故去,却也因着晋向研的德妃头衔,晋家于前朝才一直如沐圣恩至今,朝廷中多少王公大臣去去来来,起起落落,却惟有晋与北堂两家一直屹立不倒,深享皇恩浩荡。

    在轩辕国,晋与北堂两家,就像两座大山,根本没人能撼动分毫。

    清风拂来,马车正在官道上一颠一簸的行着。

    从昨晚到现在晋楚染的心里其实一直都是惴惴不安的。

    暮色四合,晋楚染正斜靠在软榻上,手里轻轻搅动着面前瓷碗里头满盛着的银耳羹,羹色晶莹透亮,晋楚染也不喝,只是心不在焉的发着怔。

    小玉端着盥洗水走进来:“六姑娘,该洗脸了。”

    晋楚染也只是淡淡的“嗯”一声,半晌过去,水凉透了也不见动。

    这已经是小玉换进来的第三盆水了。

    于是,小玉带着几分担忧神色走过来问:“六姑娘这是怎么了?”

    晋楚染一摇头,稍一侧目看着小玉,片刻后,才低声道:“我有点紧张。”

    小玉听及,释然一笑,“这有什么可紧张的,年纪到了自然是要入宫去觐见娘娘的,三姑娘不都去了好多次了!”

    晋楚染点头,“也不知道德妃娘娘是不是三姐说得那般好相处。”

    小玉回身拧了个帕子递过来,含笑道:“自然是,三姑娘那性子入宫那么多次都没事,姑娘你怕什么?”

    晋楚染看住小玉:“你还不知道我是个什么人?”

    小玉笑,“姑娘只在外人面前稳住就行了。”

    晋楚染今年刚满十五岁,生了一双水灵灵的杏花眼,从小到大就因着这双眼睛被许多人夸赞过长相倾城,虽说晋楚染是信阳侯府中的庶女出身,但却也一直是老祖宗的心头肉,表面上她的性子温润似水,懂事乖巧,但只有十分亲近的人才知道晋楚染实际上就是个“神经病”!

    没错,她就是个“神——经——病——”!

    四五岁的时候,晋楚染就曾板着天真无邪的面庞跟老祖宗认真地说过:“老祖宗,我好像有病。”

    当时,晋楚染这话倒把老祖宗着实唬个不轻:“心肝儿,是有哪里不舒服吗?”老祖宗问着,随即又睨一眼旁边伺候的丫鬟婆子:“还是丫鬟婆子伺候得不舒心?”

    丫鬟婆子忙都俯身敛色。

    晋楚染一摇圆滚滚的脑袋,“不是的,老祖宗,跟她们没关系,”说着,晋楚染想了想,眉毛一皱,“我好像脑子有病,”晋楚染心里头又乍然想起姬氏曾经骂那些不听话小厮的一句话,于是,当下就也学着道,“我好像得了,神经病!”

    老祖宗见晋楚染小小一个人儿说出这般浑话,心中笃定晋楚染并不明白其中意思,只是被什么人带跑了,日后只需纠正过来就行了,因而,老祖宗不仅没觉着生气,甚至还在心里生出几分好笑来,抬手抱起晋楚染,指尖一点她小小的鼻尖道:“净瞎说!也不知是从哪儿听来的胡话!”

    但晋楚染心里头却真的是很认真的在说。

    她不明白为什么老祖宗不相信她。

    小小的晋楚染一直觉着自己跟旁人不太一样,旁人开心就是开心,讨厌就是讨厌,而她却是嘴上说开心,心里头不一定开心,反过来心里头开心了,嘴上却又反不好意思起来,并且时常有婆子会在背后小声说她总会自言自语,不知道在讲什么,行为古怪并不似平常小孩儿。婆子一传十,十传百,一时说得人多了,晋楚染耳朵里自然偶尔是能听见几句的。

    也就是这几句话让晋楚染从小对自己有了认知。

    晋楚染一直都把这些话深深印刻在心里,但平时,如果别人不说,她也就不会刻意去提。

    渐渐地,晋楚染长大后却反而没人说了。

    晋楚染还因此迷惘过一段时间。

    而伺候的婆子们一直都以为晋楚染那时年纪小,尚不记事。

    不管她们那时说过什么,晋楚染现在一定都不知道。

    日后也不会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最强杀手〕〔最后一曲倾国倾城〕〔盖世战神之萧破天〕〔重生八零养娃日常〕〔开局地摊卖大力〕〔剑心通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