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绝〕〔穆霆琛温言深情总〕〔神级医婿林炎柳幕〕〔弃婿当道〕〔绿茵超巨星〕〔李有为〕〔权宠新娘蜜如甜〕〔走着走着都变了味〕〔神能大风暴〕〔重生香江之大亨成〕〔云倾北冥夜煊全本〕〔我成了正道第一大〕〔我真不是仙二代〕〔华年时代〕〔龙神丹帝〕〔塔防战略〕〔叶无缺玉娇雪〕〔盛莞莞凌霄〕〔龙魂兵王〕〔陆铭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染芳华 004 果真是个好的
    ,

    须臾,轩辕泽粼见晋楚染面色依旧淡淡,于是挑目问:“怎么,你不信?”

    晋楚染面上始终含着合乎体统的笑,对于轩辕泽粼的问话,一时不承认也不否认。

    轩辕泽粼下意识地一挑眉稍,并深觉眼前这个小女子倒是果真比别家的大家闺秀更为与众不同些,一时他看着晋楚染的双眸中不免现出几分戏谑神色,“要不,你跟我一块儿进去?自是不必等了!”

    晋楚染一听,忙问:“太子殿下也要去找德妃娘娘说话?”

    轩辕泽粼轻一摆手,“不,我是来找枫岚的,”他见晋楚染面色疑惑,于是又道,“枫岚就是轩辕季风。”

    轩辕季风是德妃的独生爱子,德妃生轩辕季风的时候遭遇难产,虽拼死生了轩辕季风,却也伤了自身根本,之后,德妃就再没生出过孩子,如今,德妃虽然依旧承盛宠隆恩于轩辕雄风,但也已然是三十五岁年纪,早就过了女子适宜孕育的年龄,可想而知,德妃寄予了多少前程厚望在这个唯一的儿子轩辕季风身上。

    并不仅仅是德妃,轩辕季风虽然是个庶子,却也挡不住轩辕雄风对他的喜爱,轩辕雄风对轩辕季风存着多大的怜惜期望就是从名字中也能看出一二,一个“风”字,能与一国帝王共承一名一字,是多么大的荣耀荣宠,轩辕雄风早把轩辕季风的命格与自己系于一身了。

    大佑九年,轩辕季风刚过周岁时,轩辕雄风便拟诏大赦天下,并封其为“荣王”。

    这是太子轩辕泽粼都不曾有过的殊宠。

    一时间,满朝风云,弄得朝廷众臣一度都以为轩辕雄风心存有废储另立之意。

    但直到现在,连晋楚染都及笄了,太子还是太子,荣王依旧是荣王。

    晋楚染本以为轩辕泽粼和轩辕季风的关系会像家中大哥晋楚是和二哥晋楚谢的关系一样水火不容,但她抬眸望着太子轩辕泽粼谈及轩辕季风露出的温润含笑表情,才发觉两人关系倒也并非她所想像的那样不堪,“不必了,多谢太子殿下,臣女在这里等着就好。”

    轩辕泽粼一笑,“好,那我就先进去了。”

    晋楚染目送着轩辕泽粼的背影,稍稍吁一口气,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须臾过去,终于从门里走出来一个穿着鹅黄色宫制蝴蝶衣裙的女子,粉面上一点朱唇,亭亭玉立,停在面前向晋楚染一福身,“奴婢香果,让六姑娘久等了,娘娘叫奴婢这就引您进去觐见。”

    晋楚染笑应一声。

    会宁宫原是一水殿,一正殿,水殿朱色墙壁外隔着两层西域玻璃,玻璃夹层里注水养鱼,四周环以假山相绕。正殿的四角各接三层六角亭一座,各开两门,分别与主楼和回廊相通,檐下施斗拱,梁枋饰以苏式彩画,外墙雕花,门为万字锦底,五蝠捧寿裙板隔扇门,殿内四根蟠龙纹柱,系铸铁锻造,大都以汉白玉砌成,内墙贴有白色和花色瓷砖,窗为步步锦支摘窗,饰万字团寿纹,正中设地平宝座、屏风、香几、宫扇等,东侧用花梨木透雕喜鹊登梅落地罩,西侧用花梨木透雕藤萝松缠枝落地罩,将正间与东、西次间隔开,东西次间与梢间用隔扇相隔。

    步进了去,晋楚染心里愈发紧张,不敢有一丝逾矩,正经上前行礼请安,“臣女恭祝德妃娘娘金安。”

    德妃正端坐在宝座上,缓缓放下手里的青瓷茶盏,幽幽道:“起来吧。”

    晋楚染悄然起了身来。

    德妃一拂袖,朝左右道了一句:“赐座。”而后,便有两个小宫女搬来一把铜鹤云纹五福大椅。

    晋楚染只得安坐下。

    德妃左右端量一番晋楚染,“别低着头了,快让本宫看看你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晋楚染缓缓抬头。

    德妃见了忍不住嫣然笑道:“果真是个好的。”

    就在这一刻,晋楚染也同样才看清德妃模样,一袭白色芍药烟罗软纱,逶迤烟拢水仙散花裙,低垂鬓发间斜斜插着一支玉包金碧玺簪子,一双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整个人自有一番高华气质。

    德妃轻轻然道:“难怪你在府中很受老祖宗宠爱,很有些本宫当年的气韵。”

    晋楚染忙道:“臣女蒲柳之姿,何能与娘娘相较?”

    德妃笑,“跟本宫说话竟还这样客气?”说着,德妃又稍一点头,“不过也是,毕竟咱们姑侄两个第一次相见,难免生分些,日后就好了。”

    晋楚染还要再说时,门“吱吖”一声被推开了,轩辕泽粼步了进来,大步上前给德妃请了个安,轻笑道:“原是来找枫岚,偏生他不在,我就到娘娘这里来讨杯茶喝!”

    德妃面上浮着三分笑,“你这孩子整日风风火火的,凭着这么着,要被你父皇见了,恐又要出口骂你了。”说着,朝身侧小宫女一摆手。

    小宫女很快置好一把大椅和桌几。

    轩辕泽粼轻轻一叹,“父皇这些年骂得还少么?”

    德妃含笑,“那还不赶紧收敛着些,”话刚说一半,香果就又过来给轩辕泽粼上了茶,德妃轻轻然一笑,目光随即轻轻扫过晋楚染,终是又落回在轩辕泽粼面上,“太子许是还没见过这位妹妹。”

    轩辕泽粼缓身坐下,慢慢拿起茶盏来喝了一口,而后,眸光瞟过晋楚染,“哦”了一声道:“见过。信阳侯府的六姑娘。”

    晋楚染深吸一口气,回了一声“是”,欲要起身行礼。

    轩辕泽粼未抬眸,却忙抬手,“方才在外头既行过了,现在就不必再行礼了。”

    晋楚染只得复坐下。

    一会儿,轩辕泽粼抬脸问德妃:“枫岚呢?”

    德妃叹息,“除了你会来找枫岚,还能有哪个?”

    轩辕泽粼挑眉问:“北堂熠煜?”

    北堂熠煜?

    晋楚染猝然听见,心中忽然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却怎么也想不起。

    德妃看着轩辕泽粼轻一点头,“枫岚今儿一早就被安国侯府的小侯爷叫走了,也不知是去哪里疯了。”

    轩辕泽粼一撇脸,喃喃道:“枫岚、子焕两个人自己偷摸出去找乐子了,居然不叫上我。”

    片刻,德妃笑看着轩辕泽粼道:“你这小妹妹原是第一次进宫,本宫见着喜欢,还想多留她在宫里住几日,你可千万不许欺负了她。”

    轩辕泽粼缓过神来,目光悄然看上晋楚染,含笑道:“娘娘尽管放心,把她交给我,这个妹妹方才我一眼看着也觉面善,必是不会叫人欺负了她去。”

    德妃捂嘴轻笑,“交给你?”笑哼一声,又道:“本宫便更不放心了,你、枫岚还有北堂家那小侯爷三个,都是混世魔王,生怕你把好好的姑娘家带坏了不可。”

    轩辕泽粼一展眉,“怎会?”

    德妃叹气,“也不知你们自小这一肚子经世学问都学到哪里去了,大了些天天儿家的就喜欢在外头野,到底也不知要收收心。”

    轩辕泽粼微笑,“娘娘这话,还是留着说给枫岚听吧!”

    德妃看着轩辕泽粼,一挑眉问:“怎么?嫌本宫啰嗦了?”

    轩辕泽粼忙道:“并非,而是我出入母后延福宫那里也是时常能听见这话,连口风都颇为相似。”

    过一会儿,德妃舒眉叹声道:“都是当娘的人罢了。”

    随后,轩辕泽粼悄然放下茶盏,见准时机一挣目,拂袖起身道:“娘娘好生说话,枫岚不在,我就先行告退了。”

    德妃抬眸问:“不等枫岚了?”

    轩辕泽粼一笑,“我知道北堂熠煜把他带到哪儿去了。”说完,他就快步出了屋子。

    德妃含笑望着轩辕泽粼渐行渐远的背影一摇头。

    香果也笑。

    片刻,德妃收回视线,看向晋楚染,并一招手道:“你过来。”

    晋楚染怯生生起身过去。

    德妃拉她坐在自己身侧,抚一抚她的手道:“本宫见你喜欢,才留你在宫中多住些日子,这宫中看似锦绣繁华,各处规矩甚大,但其实宫人都是好相处的,你也不必怕,若是有哪处不尽意的,你就来告诉本宫,本宫自会给你做主,只是有一点要嘱咐于你,方才本宫跟太子所言你也都听到了,本宫生的孽子轩辕季风,皇后生的太子轩辕泽粼以及北堂家的小侯爷北堂熠煜三个平日无事你不要去招惹,他们三个日日一处厮混,没一点儿正经,行事恐会怠慢了你,他们若偶有跟你碰面有什么不妥当之处,你也不必多加理会。”

    晋楚染听了,轻声道:“娘娘所说,臣女必当谨记,不敢忘的,况臣女原是应娘娘命留宫,自当是近会宁宫陪娘娘说笑,太子他们或是另宫,或是别院,臣女岂有沾惹之理?”

    德妃含笑点头,看着晋楚染的眼睛里现出十分满意神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开局获得永恒不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