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绝〕〔穆霆琛温言深情总〕〔神级医婿林炎柳幕〕〔弃婿当道〕〔绿茵超巨星〕〔李有为〕〔权宠新娘蜜如甜〕〔走着走着都变了味〕〔神能大风暴〕〔重生香江之大亨成〕〔云倾北冥夜煊全本〕〔我成了正道第一大〕〔我真不是仙二代〕〔华年时代〕〔龙神丹帝〕〔塔防战略〕〔叶无缺玉娇雪〕〔盛莞莞凌霄〕〔龙魂兵王〕〔陆铭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染芳华 005 小帝姬
    ,

    大约又说了半晌话,德妃东嘱咐一句,西嘱咐一句,晋楚染也都一一应着。

    已至晌午时分,晋楚染终于退出来正殿,紧走几步,随后安静地驻足在会宁宫门前沉沉吁出一口气,但双腿依旧颤颤,整个人都还是飘飘然的,晋楚染心里只是觉得,幸而方才在德妃面前没行差踏错一分半点,没给老祖宗丢面子。

    因着晋楚染生母虞氏早逝,所以晋楚染自五岁起就跟着老祖宗同吃同住,时日一长,晋向邺就直接将她寄在老祖宗名下养着。

    今儿临时被德妃留在了宫中小住,晋楚染什么也没及准备,站了须臾后,只得对小玉道:“你去遣人回府中告诉老祖宗一声。”

    晋楚染想着,老祖宗若晓得了,必定是会做些安排的吧!

    阳光透过淡薄的云层在灰色砖石地面上反射出银色的光芒。

    晋楚染正等在前头,一会儿,香果就已然走到了面前来,稍一福身道:“六姑娘,德妃娘娘刚吩咐了奴婢带六姑娘去会宁宫后头的庆云斋入住,那里环境清幽,不会常受到外人打扰。”

    晋楚染笑道:“有劳姐姐了。”

    香果笑道:“六姑娘这就跟奴婢来吧!”

    晋楚染一蹙眉,“可我的丫鬟遣人去府邸传口信去了,还没及回来呢!”

    香果笑,“六姑娘别急,奴婢等会儿派人通知一声就是。”

    晋楚染“嗯”了一声。

    庆云斋乃黄琉璃瓦硬山式顶,檐下饰以旋子彩画,西南角有井亭一座,屋内天花为双鹤图案,内檐饰以旋子彩画,方砖墁地,精巧华丽,窗饰万字团寿纹步步锦支摘窗,正间后面是楠木雕纹玻璃罩背。罩前设地平台一座,平台上摆置紫檀木雕嵌寿字镜心屏风,屏风前设宝座、香几、宫扇、香筒等物件。

    晋楚染正四处看着,香果就已经又叫进来了两个长相稚嫩的小宫女,并对晋楚染笑道:“她们两个,原都是会宁宫置备的,一个名唤翠果,一个名唤红果,都是德妃娘娘特意吩咐过来一起帮着伺候六姑娘的。”

    晋楚染举眸一看,两人特征:一个是圆滚滚,一个是白花花。

    “奴婢翠果。”

    “奴婢红果。”

    晋楚染点头,心里想着,那个圆滚滚的叫做翠果,那个白花花的叫做红果。

    一下就认全了。

    晋楚染忙叫了她们起来并嘱咐香果回去定要代为好生谢过德妃。

    一时,一个唇红齿白的小太监正领着小玉走进来屋子,小玉见了香果,并不敢逾矩,忙就施礼请安。

    香果赶紧扶起小玉,笑道:“妹妹实在不必如此大礼,咱们都是伺候主子的,哪还有个贵贱高下之分?”

    小玉忙道:“不敢的,姐姐原是在宫里头伺候德妃娘娘的,奴婢初来不懂规矩,日后还需姐姐多加提点才好,姐姐承奴婢行此一礼数也是大大应当的。”

    香果不免笑,“六姑娘真是好教养,难怪娘娘喜欢留在宫中陪伴,就连身边跟着的丫鬟都这样懂得礼数。”

    晋楚染笑回道:“不敢当。”

    过去片刻,香果含着笑道:“既事情都妥当了,奴婢就不打扰姑娘休息,好歹先行告退了,待会儿六姑娘托府邸里带入宫的东西,奴婢会着人去为姑娘取来庆云斋,姑娘大可不必为此忧心。”

    晋楚染点头,“那就有劳姐姐了。”

    香果退出去后,晋楚染才悄然呼出那口一直提着的气,跟着整个人都松乏下来,前后抻一抻腰肢,随后忍不住打了个哈欠道:“紫薇城里规矩甚大,一早上,可是累坏我了。”

    小玉问:“六姑娘可要洗漱上床躺一会儿?”

    晋楚染噘嘴想了想,“不了,难得能入一次宫,我要趁着今儿天气好,赶紧出去四处逛一逛才好!”

    小玉问道:“奴婢陪着么?”

    晋楚染举眸在屋内环视一圈,轻一抿嘴,缓缓摇头道:“这里还有好些东西没收拾呢,你就在庆云斋打理归置吧!”

    小玉点头,却又问:“那谁陪着六姑娘?”

    晋楚染一笑,左右看了看翠果和红果,含笑问:“你们两个入宫多久了?”

    翠果答:“一年了。”

    红果答:“一年半。”

    晋楚染“嗯”一声,又试探问:“一年应该各处都熟悉了?”

    翠果、红果点头。

    晋楚染也满意地点点头,“那你们可能带着我四处随意逛逛?”

    翠果、红果应了。

    稍许歇了一会儿,晋楚染就出来庆云斋,翠果、红果跟着,一行人漫步走了半晌,一时来到了艮岳外围。艮岳乃是紫薇城里的皇家花苑,晋楚染往日常能听见晋楚恪提起,如今亲眼所见,她不禁驻足,抬眸眺望,目光所及,花苑内遍植奇花美木,色彩斑斓,不远处还有葱翠碧树,密竹成林,里头不乏各种珍竹,远望过去,林中珍竹形态多数本同而干异,间或又杂以青竹,中间清凉阴影处建有一小道可让人逶迤穿行。

    晋楚染见状不免一笑,“咱们去里头看看。”

    翠果、红果应声。

    晋楚染刚走进去没几步,耳边就听见隐隐的“唰唰”声,“有人在练剑!”晋楚染十分兴奋,她没想到在宫中也能闻得这样熟悉的声音,平日里闲暇时,晋楚染最喜欢靠在廊下观摩一母同胞的五哥晋楚上练剑。

    晋楚染加紧了脚步,穿过密竹小道来到南坡,奇石林立,叠石作瀑,绝顶凿深池,飞瀑如练,泻注到雁池之中,池中莲荷婷婷,姿态各异,一阵微风吹过,粉色的荷花左右轻轻摇摆,宛如一位位仙女在池面上头翩翩起舞,墨绿色的荷叶上栖着一颗颗露珠,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晶莹透明,就在莲荷上头正立着一巾帼女子,身姿飒爽,穿着一袭橙红颜色对振式收腰托底罗绣锦裙,浅黄色的蝴蝶绣纹盈盈盘满双袖,有的振翅欲飞,有的清浅点水,活灵活现,形态各异,三千青丝被绾起一个松松的云髻,斜插着一枝全金珍珠步摇,细细的流苏随着她的动作在空中摇曳,并划出一丝丝耀目的涟漪,晋楚染看得呆了,不禁问:“那是谁?”

    翠果、红果道:“那是小帝姬。”

    晋楚染在家中时并未听过这位小帝姬,于是,不免又疑惑问道:“帝姬?”

    翠果、红果忙道:“宫中只有一位小帝姬,乃系娴妃娘娘所出,小帝姬闺名为‘文鸳’。”

    翠果、红果话音尚未落,轩辕文鸳就已经踏着满池的荷花荷叶飞身来到晋楚染的面前举目上下不停打量着她,随后甩臂一收剑问道:“你是何人?我没见过你!”

    晋楚染浅浅含笑,行礼道:“臣女晋楚染参见帝姬。”

    轩辕文鸳一听是信阳侯府的,满面笑意,赶紧扶了起来,“不用客气,”忙又问道,“恪姐姐可好?”

    晋楚染笑,“三姐很好。”

    轩辕文鸳微微低眸,一抿嘴,又含笑问:“是哥哥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开局获得永恒不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