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绝〕〔穆霆琛温言深情总〕〔神级医婿林炎柳幕〕〔弃婿当道〕〔绿茵超巨星〕〔李有为〕〔权宠新娘蜜如甜〕〔走着走着都变了味〕〔神能大风暴〕〔重生香江之大亨成〕〔云倾北冥夜煊全本〕〔我成了正道第一大〕〔我真不是仙二代〕〔华年时代〕〔龙神丹帝〕〔塔防战略〕〔叶无缺玉娇雪〕〔盛莞莞凌霄〕〔龙魂兵王〕〔陆铭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染芳华 006 小侯爷
    ,

    是哥哥?

    晋楚染将这个称呼在脑中过了一圈,才反应过来,大概轩辕文鸳指的是大哥晋楚是。

    晋楚是正值弱冠之年,乃为五品文华殿,常需要进宫辅太子读书,与轩辕文鸳曾有过一面之缘。但就是这仅仅的一面之缘就已让轩辕文鸳惦念至今。

    晋楚染见轩辕文鸳提到晋楚是时脸颊霎然绯红,心中便就有几分晓得了,这个小帝姬轩辕文鸳约莫是早已看上晋楚是了,不过也不奇怪,晋楚是模样丰神俊朗,嘴里常常甜言蜜语不断,从小到大就几乎没有小姑娘能逃得过他的手掌心,“大哥也很好,”说着,晋楚染又一笑问,“不过大哥几乎每日都要入宫,小帝姬应该跟他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怎得还需要问臣女?”

    轩辕文鸳含笑,“哪里又能常见到呢?”

    晋楚染笑看着轩辕文鸳。

    心里却在想,许是思及念及,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这话她懂得,须臾,晋楚染笑道:“小帝姬方才这剑舞得着实不错。”

    轩辕文鸳颔首一羞,“平日无事,随便玩玩儿罢了,”轩辕文鸳目光轻轻落在晋楚染的面上,笑问,“姐姐第一日入宫?”

    晋楚染“嗯”一声。

    轩辕文鸳道:“想必姐姐已是见过德妃娘娘了,”又问,“可去延福宫见过皇后娘娘了?”

    晋楚染摇头。

    轩辕文鸳笑,“无事,我带姐姐去。”

    晋楚染一挣眉,“啊”了一声。

    她还没有准备好。

    有些退缩。

    轩辕文鸳却道:“姐姐不用怕,皇后娘娘可好说话了。”

    晋楚染又是疑惑得“啊”一声。

    正说着,身后就传来一句:“这小妮子又在说谁呢?”

    晋楚染忙回头。

    入眼是两个少年,一个穿着一袭粉红缎衫,身姿高挑,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拢在一个精致的银色发冠之中,嘴唇樱红,杏桃般的面上含着一缕淡淡却不乏风流的笑。另一个则是一身淡蓝色锦缎袍子,领口下拉至胸,姿态闲雅,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种华贵,光洁白皙的脸庞上却透着淡淡的冷俊,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仿佛有着如琉璃般晶亮光彩的眸子。

    晋楚染还未看完,两人就已经走到了面前来,粉红缎衫少年笑着对轩辕文鸳道:“又在欺负谁呢?”

    轩辕文鸳觑了他一眼,“不会说好话么!”

    少年一笑,转眸过来轻轻看着晋楚染,好奇问:“这是谁?”

    晋楚染还没来得及开口,立在旁边的另一个漂亮少年就已经淡淡说道:“听说德妃娘娘今儿一早接了信阳侯府的六姑娘入了宫来,想必就是眼前这位了。”

    晋楚染怔怔,只得一点头。

    轩辕文鸳见晋楚染并不识得两人,于是,等不及道:“你们之前应该没见过,”说着,轩辕文鸳先抬手指着那个粉红缎衫少年道,“他是我二哥轩辕季风,也就是德妃娘娘的儿子,算起来,你们还是表兄妹呢!”

    晋楚染赶紧道:“不敢。”说着,就朝轩辕季风俯身行了一礼。

    轩辕季风一笑,凑上前来扶了晋楚染起来,“不必多礼。”

    跟着,轩辕文鸳又抬手指了漂亮少年,“他就是北堂家的小侯爷,我表哥。”

    晋楚染心忖,原来他就是北堂家的那个在京都城中赫赫有名的小侯爷。

    晋楚染凝眸望住他,仿佛在哪里见过一般,就不禁失了神,片刻过后,她才缓了回来。

    轩辕国,除了晋家,便是以北堂家为大。

    北堂家主北堂鹭,身为安国侯,跟晋家承袭的信阳侯爵位一样,都是从二品,正治,全因着祖上在轩辕家族初建国时或多或少出了一份力,轩辕太上帝当年为了奖励有功官员而特意在前朝安置的一种单有品级而无执掌的荣誉称号,有此荣爵者子孙代代承袭,并可食朝廷俸养。

    安国侯北堂鹭虽生了三个儿子,但却只有三子北堂熠煜生来聪慧,最为得侯爷心意,几个月大便会说话,三岁开始习《三字经》时就被先生发现竟有过目不忘的本领。

    北堂鹭心中大喜,自觉后继有人,于是愈加珍视。

    北堂鹭早在众人面前表过态度,日后,自己一旦故去,这安国侯的爵位就由三子北堂熠煜继承。

    也因此,北堂熠煜出入在人前人后都会被尊称一句:“小侯爷。”

    北堂熠煜被晋楚染盯得委实不自在,他虽生有一副好皮囊,但也因着小侯爷的身份,从未有人敢这样目不转睛的看他这么久,于是,他也回视着晋楚染,稍一蹙眉问:“为何见我偏不行礼?”

    晋楚染一晃神,眨了眨眼,含着浅浅的笑道:“算起来,小侯爷在宫中的身份阶级与我是一样的,见了小侯爷,我自然是不必像对二殿下和小帝姬那样行礼的。”

    北堂熠煜一想,这话倒也对,一时吃了瘪,无话可说,只是用一种极冷的目光睨住晋楚染,想要以此震慑住她。

    轩辕季风笑着抬手一拍北堂熠煜的肩道:“这下你倒是有对手了!”

    晋楚染不解,“对手?”

    轩辕文鸳笑,“姐姐应是还不知道的。”

    晋楚染问:“不知道什么?”

    轩辕季风看住北堂熠煜不免笑道:“咱们这位小侯爷呀,向来脾气不好,总是会得罪人,却偏偏还长了一张更加不会说话的嘴,不消半句就能把人给气死。”

    晋楚染听这话掩嘴一笑,仿佛又觉着哪里有些不对,于是问道:“二殿下这话难道是在说臣女也不会说话,得罪了人吗?”

    轩辕季风忙笑道:“我可没这么说过。”

    北堂熠煜缓缓侧过头去睨住轩辕季风,语气淡淡道:“少说你一句话不会把你噎死的。”

    轩辕季风回视着北堂熠煜,笑哼一声道:“我又没跟你说话。”

    北堂熠煜冷笑道:“没跟我说话,话中却句句扯上我,有意思么?”

    晋楚染见状,以为北堂熠煜生了气,忙道:“原都是我的错,出言惹恼了小侯爷。”

    轩辕季风斜目瞟了北堂熠煜一眼,“切”了一声,随后又转过头来对晋楚染道:“别理他,他就这个样,这下你知道他有多讨人厌了吧?”

    晋楚染笑,“小侯爷多讨厌?二殿下还不是喜欢跟小侯爷黏在一块儿?”

    轩辕季风朗笑一声,“这话你倒是说得对,人无完人嘛,对吧!”说着,又看一眼北堂熠煜,“他这个人吧,千不好万不好,但在兄弟间还算得上讲义气。”

    晋楚染含笑点头,余光偷偷瞥了北堂熠煜一眼。

    他还是板着那张脸。

    轩辕季风忽问:“今日可要出宫?”

    晋楚染忙摇头,“德妃娘娘留了臣女下来小住几日。”

    轩辕季风笑,“想来是母妃十分喜欢你才这样。”

    晋楚染含笑,“德妃娘娘喜欢,是臣女的荣幸。”

    轩辕季风又问:“可去见过皇后娘娘了?”

    晋楚染摇头,“尚未。”

    轩辕季风笑,“约莫是母妃另有安排,待得我回去后替你问问,也好让你提前做个准备。”

    晋楚染心里一暖,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轩辕文鸳笑道:“没关系,我可以带姐姐去见皇后娘娘。”

    轩辕季风抬手一敲轩辕文鸳的脑袋,“你可不许乱来。”

    轩辕文鸳只得嘟着嘴“哦”一声。

    晋楚染眼里见着轩辕季风,脑中突然想到早上在会宁宫太子轩辕泽粼来找轩辕季风的事,于是,不免问道:“不知二殿下今日可有见过太子殿下?”

    轩辕季风不解问:“太子?你见过他?”

    晋楚染点头。

    原一直沉默立在旁边的北堂熠煜,听了这话眉间也是微微一动。

    晋楚染抬眸看着轩辕季风道:“今儿早上臣女在会宁宫说话的时候见着太子殿下特意去找了二殿下,看上去像是有事,后来见着二殿下不在,太子殿下就在会宁宫喝了杯茶,然后就随便寻个借口离开了。”

    轩辕季风清笑一声道:“他能有什么事,”轩辕季风含笑对晋楚染继续解释,“咱们三个在一起,常日里不过也就是谈些风花雪月的事情罢了,”说着,轩辕季风抬手摸了摸鼻尖,片刻,才又道,“估计咱们今儿是与他宫门走岔了才没遇着。”说完,轩辕季风扭头看了北堂熠煜一眼。

    北堂熠煜依旧是板着一张脸,轻一点头,沉沉“嗯”一声。

    晋楚染侧过头去又看了一眼北堂熠煜,不禁在心头一叹气,轩辕季风在侃侃谈吐间眉飞色舞,会笑会怒,是个鲜活的人,而这个北堂熠煜从头到尾面上神色就没有发生过特别大的变化,仿若一座制工精美的雕像,看上去一点儿都不好相处。

    所以,长得好看有什么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开局获得永恒不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