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俏总裁的未婚夫〕〔我的躯体留在未来〕〔老仙儿〕〔寒小姐的桃花势不〕〔超级王者〕〔修仙真是太简单啦〕〔帝霸诸天〕〔山海经妖怪食用攻〕〔带着空间重生八零〕〔邪君的第一宠妃〕〔农家娇妻有空间〕〔生而为王〕〔校草殿下太妖孽〕〔在白切黑男主刀下〕〔神级奶爸〕〔原来我很爱你〕〔仙界金大腿都是我〕〔特种兵王〕〔龙门狂婿〕〔豪门女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染芳华 011 杀机初起
    ,

    万籁俱寂,月亮正婆娑着朦胧的光华,亮晶晶的星儿像宝石一般悄然洒满了辽阔无垠的夜空,汇集成乳白色的银河,横贯天际,斜斜的一抹闪烁泄向西南。晋楚染正歪在小榻上头怔怔地望向月窗外,因心里藏着事,眼里见什么都是索然无味,一双柳叶眉已不自觉地紧紧蹙了半晌。

    在过去的多少年里,她一直以为老祖宗是真心把自己当作心肝儿来疼的。

    直到今晚残酷的真相被人赤裸裸地揭开。

    原来表面看似新鲜光彩的水果被利刃切开后里头藏着的全是肮脏的蛆虫。

    她很难过,因为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子,生生被最信任的人无情地欺骗了十五年。

    庶女就是庶女呵!

    虽然晋楚染在今日终于了解了这些年来老祖宗对她付出许多的虚情假意,但有一点她却始终没弄明白,老祖宗究竟是把她当做德妃的替身来养?

    还是养着她就是为了能在如今晚一般的危险时候好为德妃牢牢地上一道最为关键的保险?

    可无论哪一种,晋楚染都一定是会被牺牲的那一方。

    她这才明白为什么白日里德妃会留她在宫中小住。

    恐怕德妃在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就已经洞察了老祖宗的用意。

    晋楚染不免深深叹出一口气。

    忽有一阵微风自廊下袭入屋子,小玉抽出银簪子俯身细拢一拢烛芯子,含笑问:“六姑娘又怎么了?唉声叹气的!可是筵席上头没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晋楚染侧目看一眼小玉,忙道:“哪里的话,今儿席上可好玩儿了!”

    小玉歪着头,好奇问:“怎么好玩儿?”

    晋楚染想了想,然后淡淡道:“今儿席上的戏很好看。”

    小玉笑道:“府邸里也常常请人过来唱戏,想来宫中的戏班自然比府邸里请的那些角儿要更好,只可惜奴婢没机会一道跟过去看看,”随后,她又问,“六姑娘,今儿席上唱得是什么戏?”

    晋楚染笑,“你也是没福气,今儿唱得可是《钗头凤》。”

    小玉一挣眉,“宫里头的戏文果真是与众不同呢!奴婢在府邸里连这戏折子的名字都没听过呢!”

    晋楚染笑着一摇头道:“世上戏文成百上千,你怎可能全都听过?今儿这本里头我最喜欢‘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一句,细思来,倒觉颇有意境。”

    小玉颔首咂摸了一会儿,随后,忙摆手道:“不好不好!这句是说,世态炎凉,人情淡薄,黄昏骤雨催落了花儿。六姑娘可快些把听来的这句忘了吧!老祖宗曾说过,这种悲言戚语是最能迷惑人心智的!若是让老祖宗知道六姑娘在宫中听了这折戏文还记住了里头的警言,怕是要生气的。”

    晋楚染悄然一笑。

    如果放在昨日,小玉这话她自是会放在心上。

    但现在,委实没有必要了。

    静了一会儿,晋楚染仿若无意地出声问小玉:“你觉得老祖宗对我如何?”

    小玉笑,“自然是极好的。”

    晋楚染反问:“极好?”

    是呵!

    老祖宗的疼爱,在明面上的确是做得一丝不苟,就连小玉都觉得极好。

    小玉点头,“是啊,六姑娘吃穿用度在府邸里都是头一份的,就连几位少爷都尚且靠后呢!更别说三姑娘了,方方面面都跟六姑娘根本比不得的!”

    晋楚染道:“可是三姐有二奶奶的疼爱。血浓于水。”

    小玉道:“六姑娘不也有老祖宗?”

    晋楚染低眸,以前每每这么想时,她也会这样安慰自己,至少她还有老祖宗可以依靠,至少老祖宗是真心疼爱她的。

    须臾,晋楚染叹息道:“其实这世上根本不会有人平白无故的对你好,终归是有些企图的。”

    小玉蹙眉,“六姑娘这是怎么了?可是今儿戏文看得?六姑娘自小在老祖宗身边长大,一直是老祖宗的心肝儿,老祖宗那么喜欢,那么疼爱六姑娘,自然是好的都会给六姑娘留着,老祖宗在信阳侯府说一不二,会对六姑娘有什么企图呢?若是有,那便是盼着六姑娘日后能嫁得好。”

    小玉原是伺候老祖宗的,做事向来勤谨利落,人长得也伶俐,因而后来才被拨去伺候晋楚染,已有十年了。伺候老祖宗时,小玉一心为老祖宗,伺候晋楚染时,小玉还是一心为老祖宗。

    晋楚染一点头,心里却跟明镜儿似的,轻声道:“我只是害怕自己承受不了老祖宗对我的费心。辜负了老祖宗对我的希冀。”

    小玉笑,“六姑娘聪慧,怎会呢?必不会的。”

    晋楚染一笑。

    许是耗费了太多精力,晋楚染黑甜一觉,直到日上三竿才醒来,好不容易才睁开惺忪睡眼,恰好见到从青纱窗外透入的一抹灿阳,柔和投落在墙角小桌上头置的一方细口裂纹青瓷瓶身上,圆润的瓶口幽幽反射出银色光芒,不免耀得晋楚染眼前一花,她懒洋洋伸手揉一揉双眼,正要坐起身子,小玉就从外头奔至廊下,仿佛是站在门口先对红果、翠果交代了几句话,然后才快步进了来,径直走到床边,面色显得十分焦急,并对晋楚染道:“六姑娘醒了倒好!奴婢快些伺候六姑娘洗漱去福宁宫吧!”

    晋楚染不明所以,“福宁宫?”不免举眸看着小玉又问:“究竟怎么了?”

    小玉蹙眉道:“今儿一大早,皇上正要去上朝,却在半道上被贼人行刺暗算,不知怎么回事皇上就中了一支毒箭,人现正在福宁宫呢,也不知怎么样了,有大碍没有,奴婢刚从那边回来,看着各位娘娘还有太子殿下、二殿下都已经在福宁宫了,六姑娘也快些洗漱过去吧!”

    晋楚染一惊,“宫中守卫森严,皇上每日上朝的路内廷侍卫们自是会更加小心当值,贼人是如何混进来的?”

    小玉道:“六姑娘就先别想这些个了!”

    晋楚染点一点头,“哦”一声,忙就从床上翻身起来。

    不消片刻,晋楚染就已经穿戴整齐,带着翠果、红果以及小玉一行人匆匆出了庆云斋往福宁宫的方向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功高盖世萧破天〕〔最强杀手〕〔斗战仙穹〕〔最后一曲倾国倾城〕〔盖世战神之萧破天〕〔开局地摊卖大力〕〔重生八零养娃日常〕〔剑心通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