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俏总裁的未婚夫〕〔我的躯体留在未来〕〔老仙儿〕〔寒小姐的桃花势不〕〔超级王者〕〔修仙真是太简单啦〕〔帝霸诸天〕〔山海经妖怪食用攻〕〔带着空间重生八零〕〔邪君的第一宠妃〕〔农家娇妻有空间〕〔生而为王〕〔校草殿下太妖孽〕〔在白切黑男主刀下〕〔神级奶爸〕〔原来我很爱你〕〔仙界金大腿都是我〕〔特种兵王〕〔龙门狂婿〕〔豪门女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染芳华 012 千万不要错怪好人
    . ,最快更新染芳华最新章节!

    福宁宫坐北面南,黄琉璃瓦单檐庑殿顶,院中菩提树一株,殿前碑亭内石碑上刻轩辕御制福宁宫菩提树歌、菩提树诗两首。正殿明间开门,共有三交六椀菱花槅扇门四扇,设朱红漆木阁,分五层,奉轩辕历代帝王像,每轴画像均用黄云缎夹套包裹,装入木色小匣,按阁之层次分别安放,上陈龙须足金香炉一座,殿中分南北向前后两室,以隔扇分割。

    南室靠窗为一通炕,北墙设雕龙柜,东壁西向为前后两重宝座,西面有床。轩辕雄风正躺在上头,后宫的一派莺莺燕燕都站在旁边看着,就这样一圈圈地死死围住轩辕雄风,里外不通,就连轩辕季风和轩辕泽粼两个都被挤在妃嫔外面,根本就看不清轩辕雄风当下的情况究竟何如,晋楚染进去时已经很迟了,医官们正在门口会诊用药,神色看着都十分犹豫踌躇,皇后却在里头愠怒,质问侍卫:“到底是怎么回事?!皇上怎么会突然就遇刺了?!人怎么到现在还没抓住?!”

    德妃神色忧虑道:“皇后娘娘息怒,看如今情形,想抓住贼人也并非一时半刻的事情,臣妾以为应该首先救治皇上才是重中之重!”

    娴妃道:“正是呢!先想法子替皇上解毒才是正经。”

    皇后一目视着德妃、娴妃道:“你们这话,本宫不晓得?!皇上自是要立刻救治,医官也已经在会诊,但也绝不能轻易让贼人逃脱,否则皇家威严何在?!”

    德妃轻蹙眉宇道:“皇后娘娘怎么不想想,贼人既然敢来行刺就必然是已有周全的计划,还望皇后娘娘不要轻举妄动,打草惊蛇,一切等皇上醒来自会发落。”

    皇后挣目觑着德妃道:“皇上醒来?等皇上醒来贼人早已逃脱,何来发落?难不成德妃是想故意纵容贼人?!”

    德妃一福身,回道:“臣妾怎敢?”

    晋楚染原在一侧安慰正在落泪的轩辕文鸳,耳中猝然听得皇后所言,轻抚一抚轩辕文鸳的后背,随后,忙就快步过去向皇后行了大礼,并道:“皇后娘娘息怒,信阳侯府一直忠心耿耿效忠于轩辕,效忠于皇上,朝廷上有口皆碑,信阳侯府绝无半分不臣之心,况且若是德妃娘娘有意要对皇上不利,何至于等到今日假借他人之手还留下口实平添揣测?且不说德妃娘娘有何动机去刺杀皇上,即便退一万步来将,德妃娘娘就凭着皇上一直以来的盛宠隆恩,但凡有心对皇上行刺杀之事,必然会是一击即中,且能全身而退,还请皇后娘娘这当口可千万不要错怪了好人!”

    皇后冷哼一声,“你原是德妃侄女,自然为她说话。”

    晋楚染道:“娘娘明鉴,臣女今日若有一分假话,宁愿遭受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轩辕文鸳也过来道:“皇后娘娘,请相信姐姐的话,信阳侯府和安国侯府齐名,无论是信阳侯府,还是安国侯府,对轩辕,对皇上都是鞠躬尽瘁,矢忠不二的。这一定是毋庸置疑的。”

    娴妃看着轩辕文鸳道:“你个小孩子懂什么!”

    轩辕文鸳刚要说话,就看见医官缓步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在皇后面前,颔首道:“娘娘告罪!臣等无能!”

    皇后一蹙眉,“什么话起来再说!”

    医官依旧跪在地上,“臣不敢!”

    皇后问:“有何不敢?”

    医官稍一抬目,悄然往轩辕雄风的床边睨了一眼。

    人太多。

    德妃随即会意,轻轻吁出一口气,抬脚就往床边走去,并守在床边的对众妃嫔肃声道:“你们无事的都先回去罢!皇上若有需要本宫会让小禄子前去召见的,现在你们就不要围在这里扰得皇上不安生了!”说着,德妃的目光就朝一侧的小禄子看一眼。

    小禄子是轩辕雄风最信任的太监,为人机灵而稳重,识趣而圆滑。

    小禄子听德妃说话,轻看德妃一眼,赶紧含笑道:“是啊,各位娘娘,时候也不早了,都先回罢!”

    清昭仪掩面出来,站在门边,小声啜泣着道:“那么小禄子,皇上若有事一定要遣人来传个话。”

    小禄子点头,小声道:“昭仪尽管放心,奴才明白的。”

    英昭仪则是满面含着忧虑,也出声交代小禄子道:“若是福宁宫人手不够,尽可前来告诉!就算要本宫亲来捧羹端盏也无事!”

    小禄子“嗯”一声道:“奴才都晓得,各位娘娘大可放心,奴才必定会竭尽所能照顾好皇上的。”

    皇后倏而眸光一紧,举目望住清昭仪肃声道:“哭什么哭?!”

    清昭仪见状,忙就敛去了原本的“嘤嘤”啜泣声。

    德妃一叹息,抬手驱道:“赶紧都去罢!”

    片刻后,福宁宫里头的人都清得差不多了,德妃便对娴妃小声道:“这里病气重,你也带着帝姬去罢!”

    娴妃点头,轻“嗯”了一声。

    娴妃走到轩辕文鸳的身边,轩辕文鸳却不肯,“我不走!我要看着父皇!”

    娴妃一瞪目,“你在这里什么忙也帮不上,只会添乱,还不快跟我走?!”

    轩辕文鸳挣眉,“母妃,我可以帮忙的!”

    娴妃蹙眉,一面拉过轩辕文鸳,一面训斥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要你帮什么忙?倒忙吗?”说着,轩辕文鸳就生生被娴妃生拖硬拽走了。

    一时间,福宁宫正殿中酒只剩下皇后、轩辕泽粼、德妃、轩辕季风以及晋楚染,晋楚染原也是该走的,是德妃偏生要留下晋楚染帮忙打下手,说是害怕福宁宫事多忙不过来,皇后十分精明,活得就宛如一只狐狸,如何看不出来德妃的用意,于是笑,“看来德妃是后继有人了。”

    这话让晋楚染不免一怔。

    德妃却轻笑,“娘娘言重了,她不过还是个孩子,多需历练。”

    皇后笑哼一声,不再言语。

    德妃一挣眉,目光看向医官问:“你的话,现在可以说了吧?”

    医官微微点头道:“皇上中的乃是剧毒鹤顶红,臣等方才临时研制出了一味解毒汤药,但因着时间急迫,臣等只能冒险以毒攻毒,皇上万尊之躯,容不得丝毫差错,而这汤药里头的毒量毫厘之差就能要了人命,若想万无一失,必定需人来试毒,所以臣等只得斗胆来求皇后娘娘裁夺。”

    皇后道:“这有何难,”随即皇后就吩咐小禄子,“去司礼监抓几个太监来为皇上试毒,若有以身殉主的,本宫就赐下万两黄金好生赡养其家人后代。”

    小禄子应了声,刚要抬脚,却被医官拦道:“公公不必了。”

    小禄子驻足。

    皇后不解,“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医官叹息道:“药性毒性皆是因人而异,各有不同,无血缘嫡亲关系就算试了也终归无用。”

    皇后、德妃双双一蹙眉。

    轩辕泽粼和轩辕季风也听明白了医官话中的意思,互相觑了一眼。

    晋楚染当然也一样明白。

    医官道:“为皇上试药的只能是两位皇子。”

    皇后瞪住医官道:“你疯了!”

    医官低眸。

    皇后问:“皇子若有事该如何是好?”

    医官神色黯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功高盖世萧破天〕〔最强杀手〕〔斗战仙穹〕〔最后一曲倾国倾城〕〔盖世战神之萧破天〕〔开局地摊卖大力〕〔重生八零养娃日常〕〔剑心通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