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总裁的贴身护〕〔霸道甜宠:总裁请〕〔都市仙尊归来〕〔重生仙帝归来〕〔叶清心启〕〔莫海谢雨桐李欣雨〕〔都市之王牌仙尊归〕〔重生之仙尊归来〕〔仙尊归来〕〔先尊归来〕〔纵横仙界三千年〕〔幸孕宠妻战爷晚安〕〔战龙无双〕〔萌妻还小,墨少请〕〔重生第一宠:大佬〕〔仙尊归来莫海谢雨〕〔宋成祖〕〔神级护卫〕〔韩三千苏迎夏〕〔猛虎在都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染芳华 092 两日
    轩辕泽粼问:“你不怕吗?”

    北堂熠煜笑一声:“怕什么?怕鬼吗?你知道的,我向来不相信那些鬼神之说。”

    轩辕泽粼却摇头,侧目看一眼北堂熠煜:“我指的不是这个。”

    北堂熠煜稍一凝眉,回看住轩辕泽粼。

    轩辕泽粼吁出一口气道:“若是有一日晋楚染知道了你所做的一切,她会怎么样?”

    北堂熠煜道:“她说过,她并不在乎信阳侯府的人怎么样。”

    轩辕泽粼“哦”一声,随后道:“你敢去跟她坦白吗?跟她说德妃是死于你手,恪夫人腹中孩子的小产与你也拖不了干系,你敢吗?”

    北堂熠煜低眸。

    他不敢。

    他深吸一口气,轻笑一声看住轩辕泽粼:“我为什么要跟她说?”

    轩辕泽粼道:“她那么聪明,早晚都会知道的。与其让她自己知道真相,还不你去彻底跟她坦白。”

    北堂熠煜淡淡一笑,摇了摇头。

    即便他有动摇,他也不敢。

    即便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他都不敢去冒这个险。

    万一呢?

    凡是都有个万一。

    他不想晋楚染恨他。

    晋楚染来到琼华阁已经暮色四合,一弯新月悄悄升起,周围只有几颗星星正在发出微弱的光亮,晋楚染刚走进院子,竹韵就步了出来,忙得鬓发散乱:“六姑娘也来了?”

    晋楚染点了点头,目光往里探了探:“娘娘在里头可好?”

    竹韵蹙眉摇头:“不太好。”

    晋楚染也担忧:“怎么个不好?”

    竹韵道:“娘娘腹中的骨肉必是保不住了。”

    晋楚染问:“那娘娘呢?”

    竹韵道:“娘娘倒是无事。”

    晋楚染道:“娘娘无事就好,孩子日后还可以再生。”

    竹韵听言蕴泪。

    晋楚染问:“怎么了?”

    竹韵啜泣着道:“娘娘不会再有孩子了。”

    晋楚染讶异:“什么意思?”

    竹韵道:“晋大人说娘娘因为这次小产损伤了根本,日后恐难以再有孩子了。”

    晋楚染挣眉:“当真?”

    竹韵点头。

    晋楚染忙抬脚:“我要进去看看!”

    竹韵赶紧拦:“不行!六姑娘!”

    晋楚染问:“为什么?”

    竹韵道:“上林苑大人还有皇上都在里头呢!”

    晋楚染听言,这才敛色下来。

    其实轩辕雄风在不在对于晋楚染来说根本不打紧。

    主要是晋楚穆在里头。

    她不敢进去。

    晋楚染道:“那我就不进去了,”随后,她问,“翰林医官院晋大人可在里头?”

    竹韵点头。

    晋楚染道:“你可能帮我将他喊出来,我有话要问他。”

    竹韵应声。

    晋楚染道:“我就在琼华阁门口等他。”

    不消半晌,晋楚谢就出来了。

    晋楚染看见晋楚谢忙上前抓住他的衣袖道:“二哥哥你出来就好了!”

    晋楚谢不解:“来了何以不进去看看?”

    晋楚染道:“方才竹韵说四哥也在里头。”

    晋楚谢点点头。

    晋楚染问:“娘娘没事吧?”

    晋楚谢道:“说没事也没事。说有事也有事。”

    晋楚染不解:“这话怎么说?”

    晋楚谢道:“孩子是保不住了,大人倒还好。”

    晋楚染道:“我方才听竹韵说,娘娘日后都难以再生?”

    晋楚谢看住晋楚染道:“你也这样糊涂?命重要?还是生孩子重要?”

    晋楚染低眸。

    晋楚谢道:“但有一点我却觉得很是奇怪。”

    晋楚染问:“什么?”

    晋楚谢道:“按理说娘娘已经怀孕数月,胎像已稳,怎会在乍闻德妃娘娘的事情之后就立即小产呢?就算德妃娘娘的暴毙对娘娘胎气有所影响却也不至于如此啊?”

    晋楚染问:“二哥哥可把这话告诉皇上了?”

    晋楚谢摇头:“毕竟娘娘的胎不是经由我手,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前还是先三缄其口,免得平白牵累了他人。”

    晋楚染点头:“二哥哥想怎么做?”

    晋楚谢低眸想了想:“待得我回去翻看娘娘近来脉案再说。”

    晋楚染“嗯”一声:“只有这样了。”

    随后,晋楚谢仰面看了看天色:“不早了,你还是早些出宫去,不要再掺和这些宫中的事情了。我还得赶紧进去监督熬药,里头离不了我,我委实待不了太长时间。”

    晋楚染应声。

    晋楚谢正要进去,晋楚染忽又拉住晋楚谢道:“那小侯爷的毒……”

    晋楚谢蹙眉:“只能先放一放了,”说着,他回身过来,从怀中掏出一方瓷瓶以及一张药方递给晋楚染,“要不你先把这瓶蛇毒带回去,我预备用的是以毒攻毒之法,你可以自己根据方子和古籍先研究配制着钱斤数,待得我回府后再看。”说完,晋楚谢就头也不回的朝琼华阁里头迈去。

    晋楚染低眸挣眉:“可是我又不懂医术……”

    回到府邸后,晋楚染成日家的就是研究捯饬这个蛇毒,全然闭门谢客,两耳一概不闻窗外事,两日的功夫一眨眼就过去了,晋楚染一面翻看着古籍医术,一面心里愈加佩服起晋楚谢来:“二哥哥还真是厉害!这么复杂的东西他居然自学成才!”

    小莲端入一盏银耳羹走到晋楚染身边笑道:“这些个东西弄不弄得起来都是要看天分的!”

    晋楚染深觉小莲说得对,不免点一点头。

    她举眸看一眼小莲手里熬得亮晶晶的燕窝银耳羹,不免嘴馋,一时就掷下了笔,接过碗盏舀了一勺羹汤送入口中,挣眉笑道:“真好喝!”

    小莲扫一眼纸张上头密密麻麻的字迹,不免道:“也真是为难六姑娘了!”说着,她叹一声:“二少爷什么时候能回府就好了!”

    晋楚染笑:“那可早了!少说也得有十日吧!”

    小莲“啊”一声。

    晋楚染放下碗盏,掰一掰手指:“才过去两日,应该还有八日。”

    也不知道北堂熠煜怎么样了。

    晋楚染叹息一声。

    得找个时间去安国侯府看看他。

    万一北堂熠煜死在安国侯府了,她现在岂不是在白费力气?

    小莲轻叹道:“才过去两日啊!”

    “是啊!”

    “这两日竟过得跟两年一样。”

    “为什么?”

    “六姑娘不知道!这两日间发生了太多事情。”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最强杀手〕〔最后一曲倾国倾城〕〔盖世战神之萧破天〕〔重生八零养娃日常〕〔开局地摊卖大力〕〔剑心通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