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胎两宝:帝少的〕〔天下第一〕〔大国名厨〕〔秦枫沈若冰〕〔战神狂婿〕〔第一女婿叶云辰萧〕〔夏成龙〕〔宗胜昌〕〔叶梦妍护国战神〕〔首富小村医〕〔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护花小神医〕〔叶天苏清雅〕〔从始皇陵逃出的长〕〔深夜乐园〕〔开局首充十个亿〕〔师娘,我真是正人〕〔雪飞霜〕〔重生宠上天:墨少〕〔港综世界大枭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染芳华 第119章 点滴
    晋楚染去靖州时走得很急,轩辕雄风将晋楚染启程的日子就安排在了她从皇宫中回到信阳侯府后的第三日。一时信阳侯府上下都忙得不可开交起来,唯独只有晋楚染一个始终都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信阳侯府人人都生怕耽误了晋楚染的吉时良日,却也唯独只有她一人对一切都置若罔闻,嫁衣好不好看,首饰精不精美,她都没有过问一句,就好像出嫁的人并非是她,去靖州也与她根本无关一样。丫鬟婆子都看在眼里,一时不免开始蜚语纷纷起来,晋楚染对于这场婚事的态度很快就成为了信阳侯府上下茶余饭后的最佳谈资。

    离开信阳侯府的那一天,晋楚染身边也只带了小玉和小莲两个贴身丫鬟,虽说轩辕雄风给的时间颇为仓促,但信阳侯府该为晋楚染准备的嫁妆却一样都没有少,浩浩汤汤的队伍竟在信阳侯府门外排了将近十米长。老祖宗亲自将晋楚染牵出了信阳侯府,晋向邺、晋楚上、姬氏以及荆氏也一道跟在后头。

    锦衣华服,喜上眉梢。

    其余人倒还好,惟有晋楚上心里最是舍不得晋楚染离开,面上虽是喜色,但心头却无比黯然。

    出了门来,随即晋楚染就朝老祖宗行了三拜大礼,随后才回身进入了御赐的红帐锦绣车辇当中,整个车马队伍由轩辕雄风钦点的胡骑校尉一路领头护送,队伍起行后,老祖宗仍站在原地目送着晋楚染的红帐锦绣车辇越行越远,跟着心中不禁觉得好笑起来,信阳侯府里的两个姑娘出嫁居然都是这般仓促,以前晋楚恪入宫的时候老祖宗曾想着待得日后晋楚染出嫁的时候必然要好好的大办热闹一番,摆他个三天的流水席,结果如今晋楚染却连晚上的筵席都赶不上时间。

    晋楚谢今日没有前来送别晋楚染,一是因为心中不忍,二是因为他从昨晚开始就一直待在安国侯府没有离开半步。北堂熠煜的身体又出现反复,昨日晌午时分安国侯府的小厮就拼命入了宫去把晋楚谢生生从翰林医官院拽到了濯染阁中,晋楚谢进去时,也被骇了一跳,北堂熠煜已经吐得满身是血,远远看着,原本若草色的撒花纯面袍子上头已经被鲜血沾染得好像是绣着一朵又一朵的绽放冷梅,北堂熠煜躺在月窗下的小榻上几乎是奄奄一息,晋楚谢见状忙上前去给他细细把了脉,半晌后,晋楚谢看住北堂熠煜问:“可是因为小六的缘故?”

    北堂熠煜阖着眸子,嘴角一勾,轻笑了笑道:“与她无关。”说完,他深深吸一口气。

    晋楚谢稍稍低眸道:“小六明日就要离开了。”

    北堂熠煜眉宇一抖,随后轻轻“哦”一声。

    晋楚谢问:“你当真就舍得吗?”

    北堂熠煜轻笑:“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无可挽回了。”

    晋楚谢道:“可是我能看出来小六喜欢的人是你。”

    北堂熠煜缓缓挣开眸子,他如何不知晋楚染喜欢的是自己。

    但是终究天不遂人愿。

    他随即看住晋楚谢轻声道:“可是我终究是要死的,”静了片刻,随后,他又道,“我不想让她看着我死。”

    晋楚谢蹙眉:“你到底还是不信我。”

    北堂熠煜摇了摇头:“并非是我不信你,而是一切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晋楚谢却道:“小侯爷只想你自己却从不为小六想想。”

    北堂熠煜道:“我正是在为她考虑,”说着,他深吸一口气,又道,“嫁去靖州于小染来说其实是最好的安排。”

    晋楚谢好笑了笑:“最好的安排?”

    北堂熠煜看住晋楚谢:“靖州远离京都城没有那么多的尔虞我诈,相互利用,况且靖王乃是德妃娘娘所生的儿子,小染嫁过去,便是亲上加亲,想必靖王也不会苛待于她,”说着,他淡淡笑了笑,“小染日后会过得很好。”

    晋楚谢却蹙眉道:“但我这几日看见小六要么是郁郁寡欢,要么是忧心忡忡,好像并不似小侯爷说得那般好,”说着,他看一眼北堂熠煜,“小侯爷当真知道小六心里想要的是什么吗?”

    北堂熠煜一笑。

    他怎么不知道?

    她想要的终究不过是个自由罢了。

    他成全她。

    濯染阁院子里的几株金桂都已经完全绽放开来,满树都是金黄细小的花朵,仿佛翠绿色的锦绣布匹上头点缀着粒粒碎金,一时风过,清芬袭人,浓香远逸,那独特的甜蜜幽香,悄然钻进北堂熠煜的鼻中,北堂熠煜昨晚喝了晋楚谢熬的药好生睡了一觉,待得今日醒来颇觉精神爽朗,于是他就捧起一卷兵法书册仍旧靠躺在小榻上静静看着,才看没两页,耳中就忽听得外头有人轻叩了两声屋门,他只是笑了笑,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也不应声。

    用脚指头想都知道外头的人是晋楚谢。

    晋楚谢又敲了两声见没人应,随后就自己推开了门进来屋子,一手里端着一碗汤药,一手则背在身后,缓步走到北堂熠煜榻边将药碗递到他面前。

    “快喝!”

    “太烫!”

    北堂熠煜一目十行。

    晋楚谢却道:“说好的!”跟着他见北堂熠煜没有要动的意思,于是又道:“否则死了我可不负责!”

    北堂熠煜叹息一声,只得放下书卷翻身起来,接过晋楚谢手上的药碗,不情不愿:“喝喝喝!”然后又不免小声嘟囔:“我这辈子都没喝过近来这么多的汤药!”

    晋楚谢笑哼一声:“这就是代价!”

    “代价?”

    北堂熠煜一饮而尽,抬眸视住晋楚谢,对这话倒颇为不解。

    晋楚谢一拂身坐在小榻上:“英雄救美的代价!”

    北堂熠煜听言一笑。

    霎时,他脑子里浮现的全都是晋楚染以往的音容笑貌。

    以及跟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或闹。

    或笑。

    北堂熠煜想控制,但却根本就忍不住不去想她!

    只要“晋楚染”三个字出现。

    只要有与她有关的事情出现。

    他就完了。

    北堂熠煜晓得今日就是晋楚染出嫁的日子!

    晋楚谢竖手摸一摸身下小榻,不禁笑道:“小六在信阳侯府也总喜欢在落英阁里摆一张小榻,然后时不时的躺在上面偷懒。”

    北堂熠煜一时看住晋楚谢。

    他很想让晋楚谢再多说一点关于晋楚染的事情。

    但始终难以开口。

    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随后,北堂熠煜问道:“你不回去送送她?”

    晋楚谢摇了摇头道:“明知靖州并非她心之所向,我又何苦去多添一分悲戚?”

    北堂熠煜小声道:“她会难过的。”

    晋楚谢却道:“小六心里难过的绝不会是我没有去送她,”说着,他侧目看了看北堂熠煜,又缓声道,“你知道是什么。”

    北堂熠煜稍稍低眸:“我也是为了她好。”

    晋楚谢却摇头:“小侯爷,你终究还是不明白。”

    北堂熠煜道:“我不愿意他跟着我受苦。”

    晋楚谢蹙眉:“也许,她愿意呢?”

    北堂熠煜挣眉:“那也不行!”

    “为什么?”

    “因为我会死!”

    “你不会!”

    “你敢肯定吗?”

    晋楚谢一时看住北堂熠煜:“我不敢肯定,”但片刻,他却又道,“可我也一样不能肯定你必然会死。”

    北堂熠煜笑了笑:“昨日不是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吗?”

    晋楚谢却道:“可是小侯爷,世事难料。”说完,晋楚谢就起身步出了屋子。

    须臾过去,北堂熠煜抬眸望向窗外,淡淡道:“这个时辰她也该出京都城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最后一曲倾国倾城〕〔盖世战神之萧破天〕〔开局地摊卖大力〕〔重生八零养娃日常〕〔剑心通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