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你成瘾:偏执霸〕〔偏执总裁的执念罪〕〔罪妻凌依然〕〔凌依然萧子期〕〔女主叫凌依然〕〔元卿凌楚王〕〔叶灵〕〔窝囊废物的上门女〕〔温静〕〔一胎两宝:帝少的〕〔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异世丹帝〕〔韩绝苏冰最新章节〕〔苏冰〕〔韩绝苏冰〕〔我的刁蛮姐姐〕〔身边的人全穿越〕〔韩绝苏冰〕〔娇宠甜妻闹翻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染芳华 第120章 哭了也笑了
    清风掠过,撩起绡帘一角,晋楚染投出视线,外头阳光明媚。

    本该是美好的日子,她心头却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晋楚染身着一袭凤冠霞帔,金丝银线交杂在袖口盘成一朵朵祥云图案,她两手交叠,左手轻轻摩挲着右臂腕间衣裳上头织就的滑腻纹路,挺身端坐在车辇上头,已经越走越远,听着马蹄踏在地上的“哒哒”声以及车辇滚轮摩擦在地面上的“吱吱”声,都似乎在告诉晋楚染也许她这辈子都再不能见到京都风月,软红香土,烟花十里繁华,往后只能在靖州僻壤,偏安一隅,了此余生,临出门前,老祖宗紧紧握住她的手道:“小六记住,日后终有再相见的日子,靖州山高水远,终非久留之地,好生侍候夫婿,以待来日,惟有靖州安定,京都才能安定。”说完,老祖宗拍了拍她的手背。

    晋楚染聪慧,当然晓得老祖宗这话的意思。

    但她却只想当做听不懂。

    她不想做一颗棋子。

    但可笑的是,好像无论她去哪里,她走得多远,终究都逃不过作为一颗棋子的命运。

    晋楚染觉得很累。

    真的很累。

    这几日她心里存了太多的事,每晚人都是只躺在床上发呆,一点儿都睡不着。

    她忍不住想。

    靖州边境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到时又该如何应对轩辕季风。

    当然,想着想着,想到最后就脑子里就一定会浮现出往日与北堂熠煜的嬉笑怒骂。

    一时,幽幽的澹香伴着凉丝丝的清风,悄然从绡帘一角偷偷钻入,轻轻抚摸着晋楚染的颜面,她忽然觉得很舒服,没过一会儿,在不知不觉中,晋楚染就完全睡着了且睡得很熟。

    窗外蝉鸣嘶嘶,一声长,一声短,晋楚染着了一袭素白色织锦水袖长纱衣正静静地坐在案前,左手抚着右臂上头用粉色的丝线细密绣着的蔷薇色花纹,不禁深深吁出一口气。

    那是她自己整整花了半月亲手绣的。

    是她用左手绣的。

    面对枯井一般的人生她早已经心如止水,对未来并没有太多的期待。

    她只求每餐入口的饭菜能是热的;每日挣开眼睛的时候窗外能是个晴天;每晚入睡前不要见到轩辕季风;

    这一年里,小玉、小莲死的死,疯的疯,早就没有人伺候晋楚染了。

    因而一切都得她自己来,本不会针线的晋楚染,竟被逼得也学会了一手好针线,这一切都得拜轩辕季风所赐,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北堂熠煜,如果再来一次,她绝不想再遇到轩辕季风,更不想遇到北堂熠煜。正想着,晋楚染面前的昏暗烛火猛地左右摇晃了一下,她晓得是轩辕季风进来了,但凡轩辕季风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总喜欢来到愚阁来找她的不快,不知今日轩辕季风又会耍出什么花招来折磨她。

    但她也习惯了。

    轩辕季风一身靛青色的如意云纹衫,快步走入屋子,眉宇一蹙:“真臭!”

    晋楚染低眸:“昨儿下雨了。”

    轩辕季风道:“你就不能打扫一下吗?”

    晋楚染淡淡道:“打扫不了。”

    轩辕季风听言随即大步至晋楚染的面前一把提拉起晋楚染:“我告诉你晋楚染,不要以为是父皇赐婚我就不敢动你!”说时,他语气低沉似是威胁。

    晋楚染抬眸看住轩辕季风:“殿下还想怎么动?”

    轩辕季风蹙眉:“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样子!我仍旧让你住在靖王府的愚阁里已经是给你脸了!”

    晋楚染却道:“若是殿下这么看我不顺眼何不杀了我?”

    轩辕季风冷哼一声:“你以为我不敢吗?”

    晋楚染轻笑:“殿下当然敢,不过殿下舍不得。”

    轩辕季风失笑:“舍不得?”

    晋楚染沉声道:“殿下还要留着我折磨,不会这样轻易让我死的。”

    轩辕季风笑:“是,以前是,”随后,他又道,“但不过,从今日起,你的存在就已经没有必要了。”

    晋楚染蹙眉,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轩辕季风轻笑一声道:“你还不知道吧!安国侯爷今日大婚!”

    听言,晋楚染心尖一痛。

    “跟谁?”

    晋楚染即便已经知道答案但还是免不了开口一问。

    轩辕季风笑了笑道:“你知道的。司徒元冬!”

    司徒元冬!

    哼!

    晋楚染好像身在腊月里被人一桶冰水从头浇到脚。

    北堂熠煜终究还是娶了司徒元冬。

    她就不该还有期待。

    轩辕季风笑看住晋楚染:“不甘吧?心痛吧?”

    晋楚染双眸蕴泪,眼前的视线已经完全模糊。

    她拼命的摇头。

    随后轩辕季风从怀里掏出一方瓷瓶:“这是七步殇。”

    七步殇?!

    “七步殇?”

    七步殇不是安国侯府里的毒药么?

    “是!”

    “他想让我死?是不是?”

    晋楚染笑了笑。

    其实她已经料到了回答。

    却还是不死心。

    “是!”

    一个字,掷地有声。

    晋楚染心底的最后一道防线终究还是彻底被打碎了,须臾,她擤一擤被自己哭红的鼻子。

    轩辕季风上前,冷声道:“吃了它!”

    晋楚染抬眸视一眼瓷瓶,又视一眼轩辕季风,不禁退后两步:“我不要!”

    轩辕季风冷笑:“这就由不得你了!”说着,轩辕季风就上前去一把拽过晋楚染,一手死死捏住晋楚染的下颚,撬开了她的嘴,一手就将瓷瓶里的毒药用力往她嘴里灌。

    晋楚染使劲全身力气拼命摇头、抗拒、挣扎,却终还是无用,她大瞪着红肿双眼,视线直直的看着轩辕季风,眸子里却全是惊恐。

    晋楚染知道自己可能要死了。

    轩辕季风简直恨不得让她就连手中的瓷瓶也一起吞下去。

    半晌,瓷瓶已空,轩辕季风才大力推开晋楚染。

    晋楚染踉跄着摔倒在地上,她第一时间并不是爬起来,而是用食指往自己的喉咙里抠,但她从口里呕出来的却全是酸水,并没有见到一颗药丸。晋楚染终究是绝望的哭了。

    轩辕季风却看着她笑:“没用的,不要再挣扎了。”

    晋楚染回视着轩辕季风:“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轩辕季风笑哼一声道:“因为你是北堂熠煜的女人。”

    晋楚染还要再说时,她就突然感到腹内一阵灼热,随后腹部剧痛无比,慢慢扩散,就好像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一样,她紧紧蹙着眉头:“不!这不是七步殇的毒性!”说着,她抬眸死死看住轩辕季风问:“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

    轩辕季风却轻笑道:“重要吗?反正你都快死了!”

    晋楚染抬手指着他,蹙眉低吼道:“滚!”

    轩辕季风勾笑,眉宇间一抹厌弃:“你以为我愿意待在这儿吗?我是要看着你咽气!”

    晋楚染听言,心中猛然一怒,也就在这一瞬间她就从喉间喷出了一口鲜血。

    晋楚染随即瘫倒在地上。

    痛!

    她沉重的呼吸着。

    回忆如潮水般涌来,那些被她藏在心底的一幕幕,里头全是关于北堂熠煜。

    “你怎么知道你的井水没有犯我的河水?”

    “腰带只能送给认定了的人。”

    “我们定下这一世的誓约,哪怕一日被烈火燃碎铮铮白骨,哪怕一日千金散尽,天下翻覆,却也绝不更改。”

    ……

    “不过皆是戏言!”

    不过皆是戏言……

    晋楚染哭了也笑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开局获得永恒不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