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你成瘾:偏执霸〕〔偏执总裁的执念罪〕〔罪妻凌依然〕〔凌依然萧子期〕〔女主叫凌依然〕〔元卿凌楚王〕〔叶灵〕〔窝囊废物的上门女〕〔温静〕〔一胎两宝:帝少的〕〔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异世丹帝〕〔韩绝苏冰最新章节〕〔苏冰〕〔韩绝苏冰〕〔我的刁蛮姐姐〕〔身边的人全穿越〕〔韩绝苏冰〕〔娇宠甜妻闹翻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染芳华 第121章 一场梦
    “姑娘!六姑娘!”

    晋楚染听见有人在喊她的声音,猛地一下挣开了双眼。

    在沉重的一呼一吸后,她颇为讶异的看着眼前的小玉、小莲。

    小玉蹙眉问:“六姑娘怎么了?可是做噩梦了?”

    噩梦?

    晋楚染稍稍低眸,看见自己身上穿着的凤冠霞帔才反应过来。

    原来刚刚只是做了一场梦。

    她不禁深深吁出一口气。

    可是那梦也实在太过真实了。

    身临其境一般。

    过了一会儿,晋楚染轻轻挑起帘子,微微朝外头探了探头问:“怎么停下了?”

    小玉笑道:“到驿站了,胡骑校尉说今日就在驿站歇息,明日再启程。”

    晋楚染“哦”一声,点了点头。

    晋楚染被小玉、小莲搀扶着下来车辇,进了驿站里头。

    晋楚染的屋子是最好最大的一间。

    小玉、小莲刚扶了晋楚染坐下。

    晋楚染道:“帮我换身衣裳吧!”

    小玉、小莲应声。

    小玉一面帮晋楚染解着腰带,一面好奇问:“姑娘方才在车上又做了什么梦?”

    晋楚染笑:“不是什么好梦。”

    小莲笑道:“小玉姐姐也别问了,姑娘必定是记不得了。”

    小玉笑了笑,好生收起晋楚染脱下的喜服:“也是了。说起来姑娘近来可做了不少梦,每一次醒来都是一脸的惊心胆战,但终究梦就是梦,当不成真的,姑娘一旦醒来就始终会忘得干净。”

    小莲却道:“话却也不能这么说,上次姑娘梦里大喊‘司徒元冬’,后来不就成真了?”

    说起这个,小玉就心有余悸:“是啊,那次到底是怎么回事?”说着,小玉看向晋楚染欲要得个究竟。

    但晋楚染也弄不懂。

    以往许多梦境晋楚染一醒来就都记不得了,但这次却好像很奇怪,方才的梦境她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并且感同身受得仿佛那就是她的亲身经历一般。

    怎么会这样?

    晋楚染摇了摇头。

    换了衣裳,摘了头上顶的凤冠,晋楚染终于觉得全身松快了下来,不禁打了个哈欠,困意又再袭来,缓步走到床边坐下,看了看小玉、小莲,“你们都先出去吧!我要再睡一会儿!太困了!”

    小玉、小莲互觑一眼,随后点了点头。

    两人帮晋楚染掖好了被子,也就一起悄步出了屋子。

    小玉道:“姑娘刚睡醒就又睡?会不会是身子不舒服?”

    小莲道:“不会吧!恐怕是近来临近出嫁姑娘夜里总是睡不好的缘故!”

    小玉听言,侧目看了看小莲,随后轻“嗯”一声。

    晋楚染也不知是怎么了,头刚沾上枕头就又睡着了。

    她居然又回到了那个梦境。

    她身上已经没有一点力气,就这样静静的躺在床上。

    床边好像有人在说话。

    “信简送出去了没有?”

    轩辕季风声音低沉得让人心生害怕。

    “昨日便已经连夜送出了。”

    这人的声音好生陌生。

    晋楚染从未听到过,根本就无从辨别。

    “也不知本王这份大礼送得可合他北堂熠煜的心意?”

    “殿下和安国侯爷交锋多时,长久以来,北堂联合司徒,势力蒸蒸日上,如今在轩辕国境内,惟有北堂家族独大,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殿下乍然失了手里一直捏住的安国侯爷软肋,想必安国侯得知消息后,并不会轻易罢休,殿下可想好了之后的应对之策?”

    “许久之前,本王也是那般的风光荣耀,集万千尊荣于一身,若不是拜他北堂熠煜所赐,以往处处要与本王作对,本王今日,何至于沦落在此地苟且?”静了须臾,轩辕季风笑哼一声,又道:“本王就是想看看他北堂熠煜心有多狠,更想看看他北堂熠煜一朝痛失所爱后,悲戚至肝肠寸断究竟会是个什么样子,他若要来,那便尽管来就是,本王自在靖州以逸待劳,枕戈待旦。”

    痛失所爱?

    痛失所爱!

    轩辕季风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晋楚染脑子一时万分混乱。

    她想要弄清楚一切,可是她已经快要死了。

    她耳边所有的话语在这一刻都变得模糊。

    晋楚染用尽全身的力气也无法动弹。

    就在此时,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道彩色的光。

    冲破黑暗直刺晋楚染的眉心。

    梦境破碎。

    晋楚染以为自己应该要醒来了,但其实却并没有。

    周围繁花葳蕤,一片霞红,好一块山清水秀之地。

    晋楚染从未来过这个地方,只是漫无目的的朝前走着。

    突然,在晋楚染面前出现了一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晋楚染上下端量着她。

    她一袭素白色的织锦水袖长纱衣,上头用粉色的丝线细密的绣着蔷薇花纹,宽大的袖口刚好遮挡住全部上肢,纤细的腰间拢束着一条亮银色镶着翡翠的百花绣带。

    晋楚染只是觉得好生熟悉。

    “你是谁?”

    晋楚染一时惊住了。

    “我是你呀!”她声音温柔,

    晋楚染挑眉,指一指自己:“我?”

    她点了点头:“是的。我是你的前世魂。”

    晋楚染听言,不禁退后两步问:“你想干嘛?”

    前世魂笑道:“我要你帮我。”

    “帮你?”

    晋楚染轻笑。

    前世魂点头:“帮我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晋楚染不解:“什么发生了什么?”

    前世魂泪眼涟涟道:“这一世,我受了太多的苦,也经历了太多事,信阳侯府的利用,北堂熠煜的背叛以及轩辕季风的虐待,虽然一切发展看似都是那么的理所应当,就连我自己一直以来都相信了,但就在方才我却听见轩辕季风说什么‘痛失所爱’,我怀疑了,或许北堂熠煜根本就没有背叛我,或许他跟司徒元冬在一起只是他设下的一个局……”

    晋楚染叹息一声道:“我也听见了。”

    前世魂一把拉住晋楚染的手:“你也听见了?”

    晋楚染点头轻“嗯”一声。

    前世魂忙道:“所以你就更该帮我这个忙了!”

    晋楚染看住前世魂道:“可是你已经死了!”

    前世魂道:“是,我是已经死了,但是我不瞑目,你要帮我,同样的,我也会帮你!”

    晋楚染心尖一动,蹙眉问:“你怎么帮我?”

    前世魂道:“我知道你去靖州后将会遇到的一切,我会提醒你的!”

    对于晋楚染来说,前世魂这话却是很诱惑。

    毕竟晋楚染心里最担心的就是去靖州后如何应付轩辕季风的刁难。

    随后,晋楚染看了看前世魂左边空荡荡的袖口,不禁道:“可是我跟你不一样!”

    前世魂缩一缩左臂:“是,之前有些事情确实被你误打误撞的改变了,不过,其实也一直是我在帮你。”

    “你帮我?”

    “你不好奇为什么这一年间你总会做各种各样奇怪的梦境,甚至有些梦境还能预言?”

    “原来是你!”

    前世魂点点头:“是我。我其实一直在寻求一种能跟你搭上力量的方式,尝试了几次却都失败了,今日才算是成功。”

    晋楚染不仅惊诧,更是不解:“为什么?”

    前世魂道:“因为我就是你,所以我才可以融入你,我才可以成为你脑中一部分的力量,我才可以这样进入你的梦境。”

    片刻过去,晋楚染低眸:“你可以离开吗?”

    前世魂淡淡道:“可以。只要我得个明白,我就会离开。消散于云烟中。”

    晋楚染看着她:“当真?”

    前世魂点头。

    随后晋楚染道:“好,我帮你。”

    前世魂淡淡一笑。

    但晋楚染却又道:“但你也得帮我。”

    前世魂点头。

    晋楚染道:“我问你,靖州是个什么模样?”

    前世魂笑:“城穷民匮。”

    晋楚染叹息一声。

    前世魂道:“不过你也不必太过于失落,轩辕季风虽然一直折磨我,让我苦不堪言,但我平心而论,却也不得不说,他确实是一个颇有雄才大略的人,”说着,她轻吁出一口气又道,“想必靖州在他的领头发展下,不消太久,却也不会输上京都城几分的。”

    晋楚染问:“真的?”

    前世魂笑着点头。

    随后晋楚染又问:“我入靖王府后,轩辕季风会怎么对付我?”

    前世魂道:“无所不用其极。”

    晋楚染问:“比如呢?”

    前世魂道:“鞭打、冷待、炸蜈蚣、整蛇汤……”前世魂一个一个细细数来。

    晋楚染不免看住她道:“你过得也太惨了吧!”说着,晋楚染一蹙眉:“轩辕季风实在太过分了!”

    前世魂笑道:“我以前觉得他折磨我不过是因为他恨北堂熠煜罢了。”

    晋楚染问:“现在呢?”

    前世魂道:“现在我却觉得事情并非这样简单。”

    晋楚染笑了笑:“不管事情究竟是怎么样,这口恶气我一定是会帮你出的!”说完,晋楚染心里已经有了几分想法。打小但凡是晋楚染想整的人就没有一个能逃脱她的魔掌的!

    前世魂含笑点头,眸中皆是温柔。

    晋楚染看在眼里。

    眉脚轻蹙。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开局获得永恒不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