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继承道观开始长〕〔华娱:导演的快乐〕〔主播别秀了,知道〕〔苦境:原来我是反〕〔权游:北境之王〕〔开局1861:我刚继〕〔傻子医仙〕〔唐朝好地主:天子〕〔执掌风云〕〔三国:无限转职,〕〔霸王!〕〔开局明朝:朱元璋〕〔五年县令,亿斤粮〕〔红楼:开局衔玉而〕〔不装了,抱上太子〕〔我老娘是武则天〕〔我真的是反派啊〕〔她有一双黄金眼〕〔穿书:从炮灰逆袭〕〔穿成魔道老祖,但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上萌娃综艺后爆红[重生] 第1章 坑爹
    被迫上萌娃综艺后爆红 [重生]

    月亮菜菜/文

    随着#傅新词机场怒怼记者#爆上热搜的,是一条#傅新词自曝初恋为同性#的话题。

    紧接着又有营销号暗示,傅新词将以实习奶爸的身份参加全国首档萌娃综艺,引发热议。

    不过传闻还没在首页榜上挂一会儿,就被#傅新词工作室辟谣加入扬帆起航的宝贝#压到下面。

    乔一凡在电话里哭个没完。

    他不在意傅新词是暴脾气,也不在意傅新词是同性恋。

    他只在意傅新词不来参加他的节目,哭诉《扬帆起航的宝贝》没了收视率保障。

    “意意,快用你那文物修复师的双手,修补一下我残破的心灵,嘤~”

    乔一凡一声一个“傅新词”,吵得沈意头疼。

    这是沈意重生回来的第一天,他觉得傅新词跟巨型礼花似的,炸得满世界都是。

    经历过前世种种,沈意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傅新词,也不想听到这位的消息,谢谢。

    乔一凡还在电话那头嘤嘤嘤,听上去十分丧气。

    沈意好言相劝:“你信我,就算没傅新词,这档综艺也会爆。”

    大爆,红遍全网那种。

    顺便凭借霸榜的收视率带火了一批萌娃奶爸。

    然而乔一凡不听:“你不懂,我们就指望着傅新词带……”

    沈意听不得那三个字:“打住打住!我这里也摊上事儿了,自己都焦头烂额,晚点再聊。”

    乔一凡:“什么事儿啊意——哔——”

    沈意挂断电话,刚松上一口气,结果一抬头,对上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

    就见沙发中央规矩坐着一个小孩,四五岁大,发梢天然卷,一张小脸萌到让人吐血。

    沈意只得再提起一口气,重新振作起精神。

    沈意这回重生,还意外得知自己活在一本书中,是反派的工具人爸爸,一个连姓名都不配拥有的炮灰。

    而眼前的男性幼崽就是日后的大反派,同时也是他上辈子养了七年的孩子,叫纪眠。

    沈意上辈子虽然知道这孩子不是亲生的,但一直没计较过。

    他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尽心尽力将反派拉扯大。

    结果反派嫌他穷,找到机会就一脚将他踹了,认有钱人当养父母,跟着出国了。

    反派走后,沈意也离开姑城,去了盛海市,但没到一年,车祸而亡,接着就回到反派上门寻亲的这一天。

    也就是今天。

    沈意抽回思绪,面对眼前的幼年反派,再次重申:“我不是你爸爸。”

    小孩点头,童声很轻:“我知道。”

    沈意奇怪:“那你怎么又回来了?”

    今天下午,反派被他妈妈纪飘飘带着找上门。

    沈意有过上一世的经验,当时就指出女人的碰瓷行为,表示不认这孩子,最后狠狠甩上门。

    他以为,今生可算摆脱反派了。

    可到了晚上,孩子又坑爹地自己走回来了!

    想到这儿,沈意揉揉眉心,强迫自己冷静。

    对面,小孩拿乌溜溜的眼睛看沈意,又认错般地低下头:“我妈不带我,我也不知道去哪儿。”

    沈意缓下情绪后,重新跟小孩捋一遍眼下的状况:

    “你自己说的,你妈已经在下午坐上飞机出国了,找不到人了,你在这里也没有其他亲人,对吧?”

    小孩乖巧地一点头。

    沈意掏出手机,低头拨号:“稍等,我报个警。”

    小孩却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

    沈意抬头,眼神问他什么事。

    小孩刚刚还很淡定,现在终于显出慌乱的模样。

    好半天,他耷拉下浓密眼睫,绞着带肉窝的手指,哀求道:

    “你能不报警吗?警察来了我就得被送去孤儿院,我不想去那里。”

    那小可怜样配上奶乎乎的脸蛋,大概没人能抵抗得了。

    沈意想了想,问:“那你怎么办?”

    纪眠又绞了会儿肉乎乎的小手,才嗡嗡嗡地说话。

    沈意凑上耳朵:“什么?”

    纪眠稚嫩的声音放大了点:“你能养我吗……”

    沈意看手机:“我要报警!”

    纪眠:“……”

    眼见沈意要按下拨号键,纪眠一扭身,小小的身躯飞扑到沙发上,脸埋在交叠的臂弯间,肩膀一颤一颤地耸了起来。

    沈意一下子给整不会了。

    他舔舔唇角:“喂,小孩?”

    纪眠呜呜呜地哭泣。

    沈意揉了揉半边脸,自己也很崩溃:“你哭也没用啊宝贝,我是不可能养你的。”

    纪眠哭得更伤心了:“为什么呀……”

    场面一时间僵持不下。

    沈意想笑,却发现笑不出来,低下头,眼里闪过自己才懂的苦涩。

    纪眠十二岁那年,认识了一对来自盛海市的有钱夫妇。

    那对夫妇有意领养他,纪眠也执意要跟他们走。

    沈意自然不能放纪眠离开,甚至觉得整件事都很荒唐。

    纪眠为此跟沈意大吵过,次次都用语言的刀子把人戳出血窟窿。

    “他们一天赚的,比你一年赚的都多,你给不起我想要的生活!

    “你要是真为我好,快点签字放弃抚养权!”

    “你不是我爸爸!我从来没认过你!这七年来,我没有一天不想离开!”

    但即便纪眠把话说这么绝,沈意还是拿他当自己孩子看。

    他努力跟纪眠沟通,不愿放弃,但结局都是徒劳。

    最后,这事以纪眠在领养协议上模仿他签字,不辞而别告终。

    回想起上辈子的惨痛经历,沈意倒是意外平静了下来。

    他很明确地提醒自己,纪眠的背叛无法原谅,也不要在明知后果的情况下,重蹈上辈子的覆辙。

    这一世,他只想好好为自己活一次。

    沙发上,小孩还趴在那边呜呜咽咽,甚至已经抡起小拳头捶沙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一剑绝世〕〔唐柒柒与封晏〕〔误入歧途苏玥〕〔七零嫁糙汉,知青〕〔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大叔,你暗恋的小〕〔玄幻:授徒万倍返〕〔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司少甜妻,宠定了〕〔重生于80年代〕〔末世求生:我能看〕〔独行修仙路〕〔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