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上萌娃综艺后爆红[重生] 第20章 情敌
    沈意猛地瞳孔收缩一下,震惊抬头。

    傅新词眼眸漆黑,暗藏炽热,没有丝毫冷静可言。

    任谁被那样的眼神看上一眼,都会如同心口被点了火,燎得寸草不生。

    心跳引起血压飙升,沈意止不住地想。

    一定是今晚的月光有问题,光辉一洒,狗崽子直接化身成狼。

    沈意脸色清寒,将傅新词握住他喉颈的手推开。

    可颤抖的声息却泄露了与表面截然不同的心绪。

    “你说过的,不会打扰……”

    “就一下,好不好?”

    傅新词紧接着又缠上来,手臂支在墙上,困住沈意的去路。

    沈意自觉落入陷阱,一口气提不上来,又咽不下去,硬是把自己脸憋得通红。

    在如此紧迫的情况下,他脑子里居然还能闪现傅新词第一次找他搭话的场景。

    正是上课时间,沈意抱着全班的作业本往楼上教室走,突然听到旁侧下楼的脚步声。

    沈意透过交错的楼梯空隙往上方一看,傅新词正好也朝这边投来视线。

    不熟。

    沈意不动声色地移开目光。

    楼上的狗崽子却脚步轻快地跳下两级台阶,弯腰,趴在栏杆上,居高临下看着下方楼梯上的沈意。

    “喂。”

    沈意不得不再次看向上方,冷清清的,没应声。

    那一年的傅新词嫩得能掐出水,眉眼却带着肆意的张扬,他一扯唇角,将矜傲和痞气融合得恰到好处。

    “要不要跟我接吻?”

    思绪收拢回到现实,眼见傅新词偏头压了过来,沈意心中警铃大作,用尽力气将傅新词往后一推。

    傅新词踉跄一步站定,看着沈意,神色先是茫然,接着转为深思,慢慢安静。

    场面变得极其尴尬。

    沈意胸膛起伏,剧烈喘气,他攥紧纤白手指,脸色涨红地怒斥一声:

    “傅新词,我给你脸了!”

    说完,也不等傅新词的反应,转身踏上一旁台阶,走入院子里,“嘭!”的一下阖上木门。

    傅新词紧抿着唇,一言未发。

    然而几秒过后,沈意再次打开院门,大踏步地走了出来,继而朝着左手边的隔壁走。

    刚才一时激动,走错屋子了。

    傅新词注视着沈意从面前经过,咬肌动了动。

    可沈意临到门口时,突然回头,伸直手臂指向傅新词,愤然警告:

    “你再这样,你下次再这样,你再这样给我试试!”

    进屋后,再次“嘭!”的阖上木门。

    傅新词不知在原地站了多久。

    可能是一分钟,可能是五分钟,又或许是更久。

    直到他整个人彻底冷静。

    傅新词拿出手机,直接给沈意打去电话。

    沈意还在院子里,脸上通红燥热,一直没进里屋。

    他看到来电显示,本要掐断,但撇去赌气的成分,他也想知道傅新词究竟想干嘛。

    这两天相处下来,两人紧张的关系明显平缓许多,沈意也发现了傅新词不同于以往的一面。

    他以为他们就能这样自然地、像朋友一样地相处下去,怎料今晚傅新词突发恶疾。

    沈意接起电话,语气冷硬:“喂?什么事?”

    傅新词站在外面,面色已经恢复如常,声音认真:

    “抱歉,因为听到那个人只是朋友,一时有些冲动。”

    沈意目光往旁边一瞥。

    暗夜里,四周都是杂草的轮廓,芜杂的样子正如他此刻的心绪。

    有什么好冲动的……

    沈意向来吃软不吃硬,傅新词上来就态度良好地道歉,他心中涨满了怒气的袋子一下子破了个口,软塌塌地泄气。

    他当时说李莫秋只是朋友,没有其他更多的意思。

    虽然他一直都在拒绝傅新词,也希望傅新词能离他远点,但他不屑假装跟别人亲近来达到目的。

    没有的事就是没有,更别说要他拿好朋友当挡箭牌。

    当然,除了撒谎说纪眠是他儿子,那是例外。

    沈意淡淡“嗯”了一声,态度明显缓和。

    傅新词:“这次是我不对。”

    因为这句,沈意心情好了不少。

    他刚要松口数落几句,就当这事揭过。

    紧接着,又听电话那头低冷的声线道:

    “不过我下次还这样。”

    “!”

    沈意整个人一噎,瞪着前方虚空处。

    心跳急速加剧,说不上来是气,还是急,亦或是某些连自己都害怕承认的心情。

    一墙之隔的外面,傅新词看了眼紧闭的木门,一字一句清晰告知:

    “不喜欢我,那你记得躲远点。”

    说完,电话挂断。

    门内,沈意难以置信地看向手机,手都在颤抖。

    这……这是什么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第二天上午,大家收拾好行李,转交给工作人员之后,便在指定好的草地上集合。

    沈意因为昨晚的事,心有余悸,跟嘉宾们见面打招呼的时候,唯独回避傅新词。

    按照今天的流程,在村民们面前表演完节目后就能结束第一期的录制。

    但在开始表演之前,昨天抽中乐手的人还不知道将要演奏什么乐器。

    不多时,余锦白拿到今天的任务卡,面对镜头朗读出来:

    “寻找do、re、mi。”

    “孩子们,今天要给你们介绍一种乐器,那就是石磬。”

    “石磬自古代就存在,为一种古老的击打乐器,经过千百年来的传承,演变出了不同的形态,待会儿,你们就会看到大小不一的石磬,请通过敲击,排列出正确的音阶,这便是乐手们演奏的主要乐器。”

    前方,工作人员搬来一个长桌,上面杂乱地放着长条形的石头,有长有短,边缘粗糙。

    除了石磬之外,还有三角铃和鼓之类的乐器。

    大家向着长桌靠拢。

    小孩子们对那些石头尤其感兴趣,叮叮咚咚地开始敲击。

    沈意是个音痴,自知帮不上忙,而且他对主题曲还不熟练,于是拿出乐谱,到不远处找了张椅子坐下,继续琢磨起要怎么唱。

    另一边,大家开始排列石头,想找出正确的音阶。

    本来是好好的,do、re、mi、fa四个音都寻找得很顺利。

    只是过了没多久,有两个孩子的商量声逐渐变成争论,最终升级为争吵。

    沈意听到动静,抬头看去。

    就见长桌旁,贾斯汀和马小聪已经面红耳赤,对着一块石头争执不下。

    马小聪声音小小的:

    “不是的,你这个是升fa,我这个才是sol,你这个不是我们要找的。”

    “我说这是sol!它就是sol!”

    贾斯汀霸道地马小聪选中的那块石头抽走,扔在草地上,换上自己选定的那块。

    马小聪望了眼地上的石头,眼里已经有了泪花,但还是坚持道:“我听得出来……”

    “你走开!”

    贾斯汀不想听马小聪说话,想都没想,动手推了他一把。

    马小聪瘦小的身体向后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

    “欸?”

    周围的大人们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赶紧扶稳马小聪,又把贾斯汀拉开。

    沈意坐在不远处看着,轻轻眯了一下眼。

    纪眠本来在一旁玩石头,看到这一幕,有些懵。

    橙汁儿一手捏着棒棒糖,看到有小朋友推人,害怕地抱紧纪眠的小胳膊。

    周星尧身为贾斯汀的实习奶爸,自然要说教他几句,但知道贾斯汀什么性格,所以语气不敢太严厉:

    “不要动手,这不是好习惯,我们有话好好说,快跟弟弟道歉。”

    马小聪抿着唇,眼睛红得很明显,委屈地都要哭了。

    “但他不听我的话!总是吵!”贾斯汀皱着眉,蛮横地道,“我学过小提琴,他学过吗?我听得出什么是升fa,什么是sol,他才什么都不懂。”

    马小聪瘪着嘴嗫嚅:“我会钢琴……”

    不过声音太小,没人听到。

    梁爸在这几天的录制中始终沉默寡言,到这儿也有些看不过去,他面对贾斯汀,虎着脸道:

    “小贾,你这样就不对了,你……”

    可梁爸还没说完,余锦白突然插话进来当和事佬:

    “算了算了,贾斯汀就是小孩子性格,不是故意的,大家都别对他这么严厉,况且小聪也没伤到,我们别把一件小事闹大了。”

    梁爸看了眼余锦白,皱了皱眉,闭上嘴。

    余锦白把贾斯汀牵到身旁,笑容亲切:

    “贾斯汀,既然你懂音乐,那你来主持这项工作好不好?我们接下来都听你的。”

    贾斯汀这才露出高兴的样子,骄傲地昂起头,说:

    “你们本来就应该听我的,我是不会有错的!”

    制作组并不避讳冲突,把孩子们争吵的过程都录进去,并且剪辑的时候也最真实地还原当时的场景。

    观众们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反应尤为激烈。

    不过在大多数路人的声音中,依旧穿插余锦白的粉丝。

    得到余锦白的支持后,贾斯汀连自己的实习奶爸都不甩了。

    小孩要好地牵起余锦白的手,趾高气扬来到桌子旁,重新选择石头。

    “快点继续吧,找到la和si就行啦。”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沈意从不远处走来,顺道捡起被仍在地上的石磬。

    接着,一根敲击锤伸到贾斯汀面前。

    贾斯汀抬头看去,就见沈意直直盯着他看,面上没有一丝笑意。

    因为第一天吵着要回家时被沈意训过话,所以贾斯汀再次面对沈意时,心里小小怂了一下。

    他往余锦白身边倒了倒,虚张声势地冲沈意嚷:“你干嘛!”

    沈意不跟小孩计较,只问:“你懂音乐是吗?”

    贾斯汀挺起胸膛:“那当然!”

    沈意:“那你敲一遍给我们听。”

    贾斯汀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沈意的意思。

    沈意把乐谱摆在他面前,指出第一行:

    “这歌开头比较简单,也就do到sol五个音,既然你找全了,那演示一下吧,大家一起来听听你的努力成果。”

    贾斯汀也是个爱显摆的,他看了眼乐谱,信心十足,接过敲击锤,开始击打石磬。

    第一次敲得不熟练,有些磕磕绊绊,所以贾斯汀又重新来了第二遍。

    这一遍,听上去曲调已经像模像样了。

    余锦白低头看贾斯汀,真诚赞美:“好厉害,还真是我们的主题曲。”

    贾斯汀嘿嘿嘿地笑。

    这时,沈意将马小聪刚才选中的那块石头放在一排石磬中,撤换掉贾斯汀认定是sol的那个音。

    “很好。”沈意道,“还能再演示一遍吗?”

    贾斯汀斜瞥沈意一眼,十分大方地再次敲击石磬。

    结果这回,小孩敲着敲着,逐渐皱起了眉。

    周围人听后,心里也有了判断。

    梁爸离马小聪最近,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没等贾斯汀敲完,纪眠就指向石磬,诚实地道:“这才是我们的主题曲吧?”

    跟刚才那段一对比,此刻的旋律音调明显更为合适,轻快和谐,音质饱满。

    石头不比传统的乐器,再加上做工粗糙,击打出来的声音难免含混模糊,一个升fa,一个sol,搞混也正常。

    但是一旦把每个音串连起来放进歌曲中,一下子就能听出是否准确。

    所以在经过演奏后,众人发现,马小聪选的那块石头才是对的。

    贾斯汀见纪眠已经拆穿事实,面色陡然发红,他还没结束,就烦躁地把敲击锤往桌上一扔。

    “哼!我不跟你们玩了!”

    然后惯常闹脾气,扭头离开了。

    马小聪看向沈意,眨了眨眼,将泪花又憋了回去。

    他心里清楚,沈意不仅信任他,还向大家证明了他是对的。

    贾斯汀离开以后,周星尧叹气,第无数次头疼自己摊上这样一个祖宗,但摊上了也没办法,还是得哄回来。

    周星尧正要去追,一旁余锦白却道:“我去吧,我知道他脾气。”

    周星尧巴不得,连声道谢。

    -

    其他人又都重新摆弄起石头。

    沈意继续坐回去练歌。

    因为手机被收走,他听不到主题曲原声,所以唱起来简直难度升级。

    梁家父子这时候走过来,正好听到沈意绕过了十八弯的音调,父子俩同时默了一下。

    都是第一次听沈意唱歌的人,就挺意外。

    沈意看他们走来,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不太会唱歌,乐感不好。”

    观众们之后看到这一幕,纷纷留言。

    梁爸道:“唷,那你怎么知道马小聪选的那块石头是对的?”

    当时沈意将马小聪的石头放回桌面上时,可一点都不带犹豫的。

    “我不知道小聪是对的还是错的,但那又怎么样,错了就错了呗。”沈意倒是很坦然,“我只是想让小聪和其他孩子知道,所有人的意见都会被重视,这是个平等的环境,以后不用害怕去表达。”

    梁爸听了点点头,满心佩服地竖起大拇指:“把孩子交给你,我放心。”

    观众们再次感到治愈:

    沈意这时轻笑一下,低头看乐谱:

    “我练歌了,杀伤力会有点大,你们还有时间逃。”

    沈意只是开个玩笑,可当他下一秒再抬头时。

    梁爸已经扛着儿子一溜烟跑远了。

    沈意再也笑不出来:“……”

    又过了会儿。

    沈意正小声练歌,忽而感到身旁站近一道黑影。

    沈意抬头:“怎么……”

    他还没说完,就闭上嘴,因为看到来人是傅新词。

    傅新词却跟个没事人一样,淡淡问了句:

    “要我教你吗?”

    沈意继续闷着头看乐谱,环紧双臂,无意识做出防御姿势,不吭声。

    看清傅新词是什么狼心狗肺后,似乎已经打定主意不理他。

    两人就这么尴尬地处了会儿。

    一只大手绕过沈意的脑后,无名指轻轻勾起他鬓边的发丝,将一只无线耳机塞进沈意的耳朵里。

    耳机里正在放航宝的主题曲。

    沈意抿起唇角。

    傅新词作弊,悄悄带手机。

    傅新词离开前,手指不知有意无意,轻蹭过沈意敏感的耳垂。

    沈意没抬头,却在瞬间红了一只耳朵,净白的脸上也浮现可疑的红晕。

    贾斯汀一路跑回房间后,哭闹不休。

    余锦白让followpd在外面等,要求这部分就不要录了。

    由于今天要离开,所以房间里的摄像头也都一并撤走。

    余锦白不住地安慰贾斯汀,说尽好话,他连对自己妈都没这么耐心过。

    贾斯汀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但还是不服气,双手叉腰:

    “哼!我回去就告诉爸爸妈妈,这里的人都欺负我!”

    听到小孩提起爸爸妈妈,余锦白眼睛亮了一下。

    虽然到目前为止,他还不知道贾斯汀的家长是哪位大佬,但只要是投资方,手中就有资源。

    余锦白趁机开玩笑道:“我可没欺负你啊。”

    “我知道。”贾斯汀一脸骄纵,得意地道,“你放心,今天爸爸妈妈还有爷爷奶奶他们都会来接我,我就说你一个人的好话。”

    余锦白立即喜上眉梢。

    短短三天内,攻略贾斯汀的目标便达成。

    他都有些佩服自己的亲和力了。

    继而想到沈意为了马小聪得罪贾斯汀,余锦白几乎都要笑出声。

    “行。”余锦白摸了摸贾斯汀的小脑瓜子,道,“车子到站后,我陪你一起等他们。”

    吃过中饭后,五组奶爸萌娃便在村口搭建的简易舞台上演奏航宝主题曲。

    因为之前又听了十几遍原声,沈意还算顺利地把一首歌唱完了,不说专业级演奏,但也没有差到砸航宝招牌的程度。

    孩子们的配合都很棒,就连最小的橙汁儿,也认认真真地敲好每一下三角铃。

    至此为止,扬帆起航的宝贝第一期录制完美结束。

    最后的镜头由航拍摄像机完成。

    就见画面从庆祝的奶爸萌娃们开始,逐渐拉远,投向整个风景秀丽的山村。

    观众们看得意犹未尽:

    不过因为节目是采用一边录一边播的形式,要剪完第二期,才会投放第一期。

    所以对于现在的嘉宾来说,尚且不知道开播后会是怎样的反响。

    半下午的时候,收拾妥当的嘉宾和工作人员再次乘上大巴车,一起回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独占糙汉1.v1书香〕〔蛇夫〕〔人在斗罗写日记,〕〔主攻穿越古代科举〕〔知乎推荐高质量网〕〔重生八零:空间商〕〔网恋需谨慎小说〕〔我把女友养成天后〕〔那一夜,她带走了〕〔倾城女仵作〕〔原神:开局转生大〕〔辰风萧贵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