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庶女重生,冷酷世〕〔战神之帝狼归来〕〔战神之帝狼归来顾〕〔帝王嫁:为君倾天〕〔委身疯批督主后,〕〔仓库寻宝,开局捐〕〔我的歌星女友超凶〕〔战争宫廷和膝枕,〕〔恐怖游戏:开局女〕〔枕上囚宠:总裁的〕〔女儿拔掉了我氧气〕〔大四的我,万亿身〕〔大秦:始皇帝,我〕〔重生末世:化身祖〕〔荒野俱乐部〕〔宦海浮沉〕〔起底观心术〕〔天命第一仙〕〔逍遥驸马爷〕〔高手下山,我家师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上萌娃综艺后爆红[重生] 第27章 澄清
    傅新词眸色刹那间沉下,显然也看清了来人。

    或者说,他看到那辆车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会是谁。

    这时身旁人站起来,自然地远离几步。

    傅新词望向沈意。

    那张清冷的面容不见异样,可眼神里却多了明显的防备。

    傅新词敛下眼睫,再抬起时,脸色缓和了很多。

    “你坐车上等一会儿,嗯?”

    沈意转过身,望向江面。

    风吹拂过他的白衬衫,布料贴在背上,印出清瘦挺拔的线条,蝴蝶骨下扫出一片暗影。

    傅新词盯着那伶仃的背影看了会儿,起身朝后方车辆走去。

    见他走来,副驾驶座上的程放下车。

    “少爷。”

    傅新词对蒋云澜身边的人一向没好脸色,直接无视。

    他走到后方,敲了敲车窗。

    车窗直直降下来,蒋云澜端坐在车里,看着前方,头颅昂起的傲慢的角度。

    “上车。”

    “就在这儿说。”

    傅新词一手拍在车顶,一手按在车窗边缘,弯下脊背,朝车里看。

    “你跟踪我?”

    “是啊。”蒋云澜偏过脸看向车窗外的傅新词,挑起弯眉,“难道不可悲吗?想知道我儿子在做什么,还得跟踪。”

    “直接问会不会?”傅新词笑了,“您更年期还没过吧?”

    “傅新词!!!”

    蒋云澜一下子被点着了,勃然大怒,冷静高傲的外包装也在刹那被撕毁。

    女人严厉的呵斥声传到江边,沈意背影一颤,不自在地环起双臂。

    傅新词默了片刻,道:“你现在知道我在做什么了,可以走了吗?”

    蒋云澜却没理他,而是用手掌抚过一侧头发,将散落下来的一根发丝贴合。

    再开口时,声音依旧冷硬。

    “他是沈校良的儿子吧?”

    傅新词眼一低,并不想废话:“你别什么都调查清楚了还来问我。”

    蒋云澜侧眸看向窗外的青年,道:“你跟他走太近了。”

    “你管我?”

    “我劝你好好说话,管不了你,我起码还能找他谈谈。”

    这个“他”指的是沈意,几乎准确无误挑断了傅新词最细的那根神经。

    “你敢找他试试。”

    “如你所愿,我不管你,你也管不着我。”

    “凭什么?那是我的人!”

    “……”

    蒋云澜愕然张嘴,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傅新词,好半天,气笑。

    “你的人?你们已经到这种地步了?看来我还是来晚了。”

    “嘭!”的一下,傅新词没收住力气拍了下车顶。

    他神色冷峻,盯着蒋云澜的眼睛:“我不管你想干嘛,但别去打扰他。”

    蒋云澜嘴角挑着狠厉的笑意,不偏不倚对上傅新词的目光。

    母子俩的眼神中有着如出一辙的偏执和坚韧。

    “那要取决于你怎么做。”

    沈意虽然隔着距离,听不清傅新词和蒋云澜的对话,但他听得出两人言辞激烈,似乎要吵起来。

    他咬了咬下唇软肉,整个人如梦初醒。

    每每看到蒋云澜,他都有种“这才是现实”的顿悟。

    现实是什么?

    经历过上一世的沈意自认为比谁看得都清楚。

    年少时,他梦想申请一所好学校,或许毕业后还能邀请上自己的小狗,一起去天边的云朵下打滚。

    可家中产业一夜倾覆,他一下子失去所有,天边也成了遥不可及的距离。

    大学毕业,他捡到纪眠,以为这样一个小生命是特意降临来温暖他的人生。

    可最后证明,他以为的父子亲情,不过就是一场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

    从姑城搬回盛海,遇上来博物馆做活动的傅新词,散场后两人鬼使神差开了房。

    然后沈意用了半年多时间才搞清楚,原来他们在交往。

    就在沈意以为可以重拾年少时的梦想时,蒋云澜出现,说傅新词是傅家唯一的子嗣,未来还是要结婚生子。

    现实就是一旦有了所求所愿,就会想方设法叫你失望。

    沈意唯一庆幸的是,他现在无所求,无所愿,也就不可能再失望第二次。

    他不想再等下去了,有点傻。

    沈意来到身后保时捷的副驾驶座旁,连门都没开,直接从敞开的车窗里捞出外套,然后朝广场另一边的马路上走去。

    傅新词看到沈意头也不回地离开,就要去追。

    “我不喜欢拖拖拉拉。”车内女人忽而出声,“以后我不希望再谈起这个话题,所以就现在这一次机会,你最好跟我说清。”

    傅新词停下脚步,站在车旁。

    半晌。

    “那我也只说这一次。”

    他偏过头,低下视线,声音冷淡,却明显变得平静和耐心。

    “我找了他五年,国内,国外,天涯海角,只要我能去的地方,都找过……”

    只是没想到沈意会在离他最近的姑城。

    傅新词:“你知道我会怎么做。”

    蒋云澜听出傅新词话里的决绝,她嘴唇轻颤了颤,道:“煜休已经不在了……”

    可女人又像是在刹那惊醒,止住话音,渐渐收敛起神态里泄露的那一丝脆弱。

    “好。”

    蒋云澜语调恢复往日的冷静和傲慢。

    贴膜的黑色车窗缓缓上升。

    “祝你,祝你们,好运。”

    沈意走在夜晚的马路上,想打辆车回家,结果发现手机还在傅新词的车上。

    叫他回去拿……

    他手机都不想要了。

    沈意只好先向前走着,偶尔回头望一眼,想看有没有途径的空的士。

    但是现在快近午夜,这条路上连车都少有经过。

    就这样,沈意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

    等他再回头看向马路上时,发现一辆黑色汽车慢慢停靠路边,意图明显。

    再一细看,竟是傅新词那辆保时捷。

    沈意呆滞一下,渐渐停下脚步。

    他以为傅新词会被蒋云澜带回家。

    傅新词下了车,一手上还拿着部手机,大步流星朝沈意这边走来。

    沈意道:“你怎么来了?”

    傅新词一边走,一边伸出手,作势把手机递给他:“你手机忘拿了。”

    “哦,谢谢。”

    沈意便站原地等待。

    可随着傅新词走近,沈意逐渐察觉气氛不对劲。

    傅新词漆黑眼眸暗沉,直直地盯着他,脸色却谈不上好看。

    并且步伐越来越快。

    那样子,不像是特意来还手机的,倒像是来逮人的。

    沈意立即警铃大作,暗觉不妙,后退两步,转身就走:

    “不用了,不用了,手机你拿走吧,要什么手机?不要了谢谢!”

    后面“谢谢”两个字几乎飙上高音,因为他听到傅新词跑起来了,给吓的,同时沈意自己也拔腿就跑。

    于是,一时就见两个穿正装的大帅逼在街上你追我赶,要不是大晚上没人,一定能上今日头条。

    结果沈意还没跑到街尾,就被身后扑上来的男人一把抱住,锁得紧紧的。

    沈意跑得气喘吁吁,脸上窘迫发红:“傅新词,你……”

    “你是不是有毛病?”傅新词都服了,声音里差点带上哭腔,“你他妈跑什么!”

    “?”

    这怎么还骂人?

    “你好好的追什么?”沈意不甘示弱,“你不追我不就不跑了!?”

    “我看你想跑还不能追了!?”

    “……”

    无限循环了属于是。

    “好,我不跑。”沈意平复气息,有事好商量,“你先放开。”

    傅新词却是直接把人转过身,紧抓着沈意的肩不放,一脸阴郁暴戾,眸中淬着灼亮的光。

    沈意咽了下口水,感觉自己在傅新词面前正无限地缩小。

    不得不说,傅新词真动怒的时候,还是挺让人发怵的。

    “那什么……你要还手机就给我……”

    傅新词却不等他说完:“你这次又躲什么?”

    沈意:“我哪里躲了?”

    傅新词:“你是不是又不想见我?”

    沈意:“我哪里不想……我不是一直不想见你?”

    傅新词凝视着沈意,眼底却不平静,面对沈意的一再躲避,他心里的不安定感也积聚到了顶点。

    沈意感到抓住他肩膀的那只手越来越用力,几乎要捏碎骨头了。

    他轻蹙一下眉,想将傅新词的手扯开。

    可他刚有稍微想要挣脱的动作,傅新词就突然狂躁,对他咆哮出声:

    “你知不知道这五年来我每年都去翻清华大学新生名单!”

    沈意瞬间呆滞。

    你翻那玩意儿干啥?

    可下一秒,有什么突然闯入记忆。

    ——我要考清华,你别耽误我。

    心中毫无征兆席卷过一阵热潮。

    沈意一时间说不出话,总觉得自己离真相很接近了,却又不敢确认。

    清亮的眸底有碎光颤了颤。

    沈意结结巴巴:“我……我是傻子吗?要真想考,考五年还考不上吗?”

    傅新词咬肌动了一下,面色微微发红,似乎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

    他盯着沈意看良久,最后,总算是看明白了。

    一点头:

    “对,你就是傻子。”

    说完,傅新词一手攥紧沈意的领口。

    沈意还未反应,就觉被一道恐怖的力气拖拽向一侧,进入两幢楼之间黑暗的夹角中。

    手中的外套掉落在地。

    “欸……”

    沈意伸手想去捡。

    那只纤白的手却被另一只大手紧扣住,举过头顶压在墙上。

    接着,黑暗中便再也没了声息。

    一辆商务车在江边广场停下。

    车窗降下来,一个戴棒球帽的男人狗狗祟祟,端着相机四处搜寻,未见着要找的人,便对前座的司机挥了下手。

    商务车慢慢沿着街道寻找,结果功夫不见有心人,他们在另一条街道的路边看到了那辆保时捷。

    车子不动声色缓缓驶近保时捷,再自旁边经过,慢慢朝前开,在快接近街尾的地方,车子骤然停了下来。

    不一会儿,透过贴着薄膜的车窗,快门一阵疯狂闪烁。

    第二天上午天空就阴下来了,天气预报说全天断续会有阵雨。

    乔一凡今天回盛海,中午就到家,让沈意做点好吃的给他补补。

    沈意昨晚上回来时将近凌晨两点,所以上午起得晚。

    他起来时,纪眠已经被李莫秋带出去逛博物馆了。

    沈意搞不懂,下雨天为什么不在家老实呆着。

    但又无法否认,人全走了,他能落得清闲。

    沈意吃过早饭,又冲了杯柠檬水,拿起手机,准备随便刷会儿,再动身出去买菜。

    可当手机屏亮起,他就看到五分钟前乔一凡发来的信息。

    压在最上面的是一条:

    沈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刷开微信聊天界面,接着,就看到压在上面的一条微博分享链接。

    沈意大脑一热,一片空白。

    确实完蛋。

    十点整营销号爆的料,九点零五就已经挂在榜首,后面加上红色的爆字。

    六张加了水印的照片,高清谈不上,但图片的清晰程度足以看清主角就是傅新词。

    发生了什么事也很明确,就是傅新词把一个身材很好、腿很长的男人压在墙上亲。

    因为当时光线,以及接吻角度的问题,陌生男子的脸基本都被傅新词给挡住了。

    唯一没有挡脸的,是傅新词亲上男人修长脖颈那张。

    照片中男人仰着面,暴露在灯光里一截漂亮的下颌线。

    但也仅此而已,没有更多信息证明照片中的男人是谁。

    傅新词从出道时就杜绝了女友粉,也明确表示过不想大家过多关注他的私生活,但这种事毕竟影响不好,粉丝们都坐不住了,更别说其他网友,因此依旧在网络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粉丝的话语中表明了失望:

    当然也有不少网友发出想吃瓜的声音:

    沈意翻了一会儿动向后,没有发现自己的名字,现在显然是傅新词深陷话题中心,麻烦缠身。

    他调出短信,给那个没有备注的号码编辑短信,反复修改几次之后,按了“发送”。

    可是等了一会儿,那边没有回复。

    发生这种事,想来傅新词那边忙得抽不开身。

    说不上什么原因,沈意只觉心里沉甸甸的,但他现在又什么都做不了。

    想来想去,便暂时没再管这事,等傅新词回复再说。

    会议室里,傅新词正靠坐在旋转椅上,盯着面前的电脑,看不出表情。

    就见电脑里,还有另外几张照片,也是昨晚狗仔偷拍的吻照。

    只是他手上的这几张,都能看出沈意清晰的面容。

    小许盯着另一台电脑,实时监控热搜广场上的微博。

    他突然看到什么,心里一咯噔。

    就见那条微博写着:

    小许看向傅新词,道:

    “新词,我看到……沈意的名字了。”

    傅新词看了眼时间,现在是十点十四分。

    十点爆料。

    十点零五分,接到蒋云澜的电话,让傅新词感谢她,说她帮忙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再让我当驸马,我〕〔面试1v1开篇〕〔临时起意1v1阿司匹〕〔人在斗罗写日记,〕〔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苏玥马强马老二〕〔末世:从加点开始〕〔过来趴好自己选玩〕〔用玉器养大的公主〕〔越看水流的越多的〕〔别到红酒了装不下〕〔多人po无三观〕〔绝世唐门之天使重〕〔狂渣富家千金,女〕〔天道方程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