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天神帝〕〔东京泡沫人生〕〔我以神明为食〕〔张云川白色孤岛〕〔乡村桃运小神医〕〔二战风云:铁血苏〕〔绝世神医〕〔陈古吴沁薇〕〔灌篮之中锋荣光〕〔重生南非当警察〕〔王爷,听说你要断〕〔不做炮灰,我是路〕〔狂妃来袭:腹黑王〕〔山村小神医〕〔分家后,我靠商城〕〔重生之工艺强国〕〔高手回归被七个姐〕〔重生农门小福妻〕〔骗了康熙〕〔抗战之兵王出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上萌娃综艺后爆红[重生] 第33章 回家
    纪眠被管家带进二楼的一个房间时,一整个都赞叹住了。

    房间里干净整洁,到处都是玩具,天花板上吊着一整面圆弧状的顶。

    老管家打开墙壁上的开关,就见四周光线暗了下去,圆弧顶上开始呈现星空的深蓝,还有无数的星光在旋转。

    纪眠仰着脖子,看得眼花缭乱。

    老管家温和道“小少爷,以后这里就是你的房间了。”

    纪眠倒抽一口气,指着自己,难以置信“我的吗?”

    老管家笑眯眯地点头。

    纪眠又惊又喜,在征得同意后,一下子蹦到床边坐下。

    床铺就像云朵一样松软,小孩坐在上面还弹动了两下。

    纪眠拿过一旁的大狗玩具抱在怀里,左看看,右看看,小手又稀罕地摸摸柔软的被面。

    他从没住过这么好的地方。

    小孩第一想法是,可能是因为他和沈意表现太好,所以节目组奖励了他们一个房间。

    他刚刚经过走廊的时候,看到外面还有好多个房间。

    不知道以后橙汁儿会不会也住进来。

    纪眠回头看向大床。

    这里的床比乔一凡叔叔家的床大多了,也舒服多了。

    纪眠弯起眼睛笑,在心里默默划分区域。

    沈意睡这一半,他睡那一半。

    参观好属于他和沈意的房间后,管家又带他去了三楼的活动室,那里更有趣,还有电子游戏机呢。

    纪眠迫不及待地跑下楼,要跟沈意分享这个好消息。

    他见到沈意后,高兴得忘乎所以。

    可能因为沈意是大人,所以并没有像他这样激动。

    纪眠便想拉他一起去看房间。

    可沈意只摸了摸他的头,说纪咩咩要听话,然后又继续在本子上写字。

    “咦?”

    纪眠看着那本阖上的本子,还在想那是什么。

    噢噢。

    是跟节目组签的合同吧。

    他们参加航宝前,也签过合同的。

    可下一秒,纪眠就听对面那个见过一次面的老阿姨说

    “既然你已经不再是纪眠的父亲,那是不是也应该退出那档综艺?”

    纪眠瞬间好像被什么敲打了一下,所有惊喜褪去,脸上只剩一片茫然。

    小孩去看沈意,希望沈意能向他解释点什么,他听不懂。

    为什么已经不再是他的父亲了?

    为什么应该退出那档综艺?

    但沈意没有看他,只跟对面说了什么。

    接着纪眠就听沈意说“好”。

    好什么?

    要退出那档综艺了吗?

    纪眠有些焦急地皱起眉。

    为什么呀?

    他有太多想不明白的地方,一时间竟发不出声,只能下意识抓紧沈意的手。

    沈意这时站起来,低头看向他。

    那双桃花眼如往常一样带着温柔笑意,又似乎比从前更温柔了。

    “我走了,你在这儿好好的。”

    纪眠看着沈意轻轻扯开他的手,小小的心脏里像是有什么突然碎掉。

    沈意头也不回,转身朝门口走。

    傅新词没有起身,手却越攥越紧,他目光狠狠盯着沈意的背影。

    傅新词难以相信,沈意竟是这么冷情的人。

    说放手就放手,对孩子是这样,对他也是这样,所有一切都像不曾发生过。

    很难不让人怀疑,即便是在他们最美好的时光里,沈意也没片刻交出过真心。

    那些笑是假的,那些温柔是假的,什么都假的。

    沈意根本不在乎。

    或许沈意说的“没关系,反正不介意”,是真的一点都不介意。

    傅新词望着沈意走出客厅。

    在沉默压抑间,眼尾逐渐发红。

    纪眠这时像是如梦初醒一般,朝沈意离开的方向跑去。

    “乖乖?”蒋云澜惊了一下,连忙起身,去追纪眠。

    纪眠才不理她,一心跑到沈意身旁,拉住他的手,没事人一样地朝前走。

    沈意神色顿了一下,停下脚步,低头看向纪眠。

    “怎么了?”

    纪眠仰起脸,童真无邪“回家呀,不是要回家了吗?”

    沈意下意识偏头,望向站在走廊尽头的蒋云澜和管家。

    这才知道,管家刚才带纪眠去参观房间时,还没告诉纪眠实情。

    沈意转身面对纪眠,屈膝蹲下。

    他张了张嘴,却发现有些话比想象中更难以启齿。

    这件事明明由傅家的人来说比较合适。

    他已经尽到责任和义务,没必要再给纪眠做过多解释。

    但想了想,沈意还是开口。

    “你已经到家了,傅叔叔是你的亲叔叔,刚刚接你回家的人就是你的奶奶,他们是你的亲人,这里才是你真正的家,你以后都会住在这里。”

    男人声音清润,语调尽量平缓,希望纪眠能听明白。

    纪眠反应了一会儿,眼睛睁圆“真的?”

    终于有家了。

    纪眠表面上惊喜。

    但那不过是一种愿望突然达成后带来的小小冲击。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没有真实地高兴起来,也没有了刚才参观房间时候的兴奋。

    沈意一笑“真的,没骗你。”

    纪眠脱口而出“那你呢?”

    沈意舔了舔唇角,气氛变得有些沉默。

    “帮你找到了家,我可以走了。”

    “不对不对。”纪眠认真地摆动小手,道,“还没参加完节目呢,下周我们还要一起坐车走呢,所以我还是跟你回乔一凡叔叔家吧。”

    闻言,蒋云澜揽紧披肩,神色里多了几分警惕。

    看来纪眠还想跟沈意走。

    沈意的笑不自觉收敛了几分,低了下睫,说出事实“我不能再继续履行合约,这事我之后会向制作组的叔叔阿姨们道歉,但如果你觉得跟小朋友们在一起好玩,你的家人会继续带你参加节目。”

    纪眠也不知道听懂没有,看着沈意没说话。

    沈意半开玩笑道“之后就放松地去旅行吧,不用为了钱担心,你已经有很多钱了。”

    纪眠“真的?”

    沈意心底叹气。

    小财迷。

    “真的。”

    纪眠歪过头,苦思冥想,又摇头“不对不对,我还是觉得这事不对……我们说好是录制结束后,你把我送走,但现在还没有结束。”

    “纪咩咩。”

    沈意笑意彻底收敛,直直对上小孩略显惶恐的目光。

    “已经结束了。”

    纪眠觉得耳边有些嗡嗡响。

    沈意要站起身,纪眠突然上前一步,两只胖乎乎的小手抓住沈意一只手。

    那双黑葡萄一样的眼睛蒙上一层雾,小孩急切地问“我以后还能去乔一凡叔叔家吗?你以后还会来这里吗?”

    沈意避开小孩的目光,垂下眼,道“如果有空就会来。”

    闻言,纪眠瞳孔突然扩张,有道声音差点冲破体外对着沈意喊出来。

    你骗三岁小孩呢!!!

    纪眠不自觉退后一步,表情一片空白。

    那样的气势和冲击力,把他自己都吓到了。

    纪眠摸了下小脑袋,又摸了下胸口,最后摸了下小肚子。

    他年纪太小,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最真实的感受。

    纪眠时常觉得身体里有一只怪物,冰冷可怕,只有在沈意身边时,才能变得乖服温驯。

    小孩出神的工夫里,沈意已经出门了。

    沈意怎么都要走,没有人能把他留下来。

    意识到这点,慌乱反而退去,纪眠小小的心脏转瞬间被一种前所未有的愤怒填满。

    为什么沈意不要他?

    为什么沈意不要他!

    他现在有钱了,有家了,多的是大人想要他!

    纪眠捏紧小拳头,不甘心地跑到门口。

    朝外看去时,沈意已经走到了前院里。

    外面天光还亮着,沈意面对的是七月傍晚温柔的橘粉彩霞,留给小孩一个淡漠伶仃的背影。

    纪眠冲着沈意身后大喊“你不要我,我以后再也不要看到你了!你走吧!”

    沈意像是没听到,步伐都未曾有过改变。

    纪眠猛攒了这么大的力气,却是一拳打在棉花上,整个人茫然失措,力气也瞬间跑光了大半。

    但他不甘示弱,继续喊

    “你走吧……你走了别回来哦!”

    依旧没有回应。

    纪眠朝空气中扬了一下手。

    那手势,也不知是在赶人,还是在虚张声势。

    只是随着沈意走得越远,听得出清亮声音里颤得越厉害。

    “我的钱不给你花了哦!”

    就在这个时候。

    沈意头也不回,朝后方摆了摆手。

    纪眠一下子闭上嘴,乌溜溜的眼睛瞪着沈意的背影。

    直至目送沈意走出院门。

    纪眠稚嫩的胸膛大大地起伏两下,接着某一刻突然静止。

    小孩嘴一瘪,小脸皱起,眼里迅速漫上泪花,对着空旷的前院嚎啕大哭起来。

    蒋云澜出来时看到这一幕时,吓一跳,连忙上前安慰

    “乖乖,怎么了?没事的,你第一天回家不习惯,来来来,我带你进屋吧,看有没有你喜欢吃的。”

    但纪眠就像没听到她说话,依旧站在门口,张大着嘴嚎。

    毕竟是面对失而复得的长孙,蒋云澜态度谨慎,不敢硬来。

    正当她不知道怎么好的时候,一道高大的身影突然从门内冲出,经过蒋云澜和纪眠身旁时带过一阵风,朝外面跑去。

    蒋云澜站正身,瞪眼“新词!!!”

    这一大一小,真是……

    蒋云澜气得双手叉腰。

    小的还没安抚好,大的又去添乱。

    没完没了了!

    刚刚载沈意来的车子在别墅外等待,还会把沈意送回去。

    沈意走近,拉开车门,却有一只大手突然从身后探出,“嘭”的将门压回去。

    沈意默默一惊,回头。

    傅新词已经来到后方。

    年轻男人少了平日里的冷漠矜傲,目光焦躁,眼尾泛红,像是很生气很生气,又带着点无助想哭的味道。

    沈意眼一眨,淡淡敛下目光。

    二十二岁,真是个有点奇妙的年龄。

    比十八岁时明了事理,不会再傻傻站在车后望着他。

    比二十九岁时不懂收敛,稍微急了,情绪就外泄。

    唯一不变的,还是那张可怜的狗狗脸。

    沈意思索片刻,转回去,低头再次扳动车门把手

    “你让开吧,我要走了。”

    傅新词动作略显粗暴,拉住沈意的手腕将他扯回来,面向自己。

    他还算沉住了气,冷冷道“没人会帮你付违约金。”

    沈意想了想,低声道“那我问朋友借,总会有办法。”

    傅新词呼吸一窒,脸色微微涨红。

    对于沈意这幅样子,他恨得不行,咬着牙“没人叫你退出!”

    “我想退出。”沈意抬眸,“傅新词,我早就想退出,只是跟纪眠有约定,现在纪眠被找回,我反而感谢蒋云澜,她让我提前解脱。”

    傅新词凝视着他,一时间说不出话,似乎想从沈意脸上寻到说谎的破绽。

    沈意目光清亮,不躲不闪。

    只是静默间,他没忍住补了一句。

    “当然,如果她能帮我交违约金,我会更感谢。”

    “……”

    傅新词一阵烦躁,低下头,抓了把利落的黑发,就是没有松开沈意的手。

    傅新词从来没有这么无力过。

    他时常觉得自己好像对没有回声的空谷喊话。

    失望也好,愤怒也罢,都是一个人唱独角戏,又因为放不开手,结果反而是把自己磨得没脾气。

    傅新词皱了皱眉,缓下语气“你为什么骗我?”

    沈意“你说的是哪件事?”

    傅新词脸色僵了一下。

    对,沈意不止在一件事上骗他。

    “你没跟别人在一起过。”

    “啊……你说这个……”

    “第一次被我遇见时,你是不是还想说自己婚姻美满?”

    “确实有这个想法……”

    傅新词拧起眉,语气也越来越激烈“你就这么怕我对你有想法?”

    沈意掀眸看他一眼,又垂下,声音低下去“你这样的……可不得防着点。”

    “……”

    傅新词彻底没话说。

    车旁陷入安静,七月燥热的风徐徐吹过。

    沈意觉得差不多了,动了动手腕,试图抽回,轻声道“我走了,照顾好纪眠……也祝你一帆风顺。”

    傅新词没动,目光灼灼盯着沈意,唇角压直。

    沈意只好跟男人暗暗较劲,手腕抽离得艰难。

    扯出一寸,白皙腕上便多了寸红痕。

    仿佛要脱一层皮。

    然而就在即将挣脱之际,傅新词突然又向前拉了一把,将沈意抱进怀里。

    热风拂过耳畔之时,沈意深呼吸,缓缓吐出,忽然觉得,世界都安静了,直至被整个纳入宽广的怀抱。

    一直未熄火的黑色汽车旁,两个男人维持姿势许久未动。

    可那与其说是拥抱,不如说是傅新词单方面的依附。

    傅新词紧紧锁着沈意的肩背,将脸埋进沈意颈间,声音潮湿低哑

    “能不能别走?”

    傅新词太高了,被他抱着的时候,沈意只能微微仰着头,正好是能看到天空的角度。

    沈意忽而觉得眼睛有些酸胀,于是抬眼朝着上方看去。

    有几缕若有似无的云丝漂浮。

    傅新词声音发闷“我哪里做得不好?”

    沈意眨了眨眼,轻启唇,又闭上。

    喉间胀着热气,他好像说不出话了。

    傅新词的声音越来越低,也越来越无力。

    “沈意,你到底想要什么……”

    沈意偏过脸,轻轻搭在傅新词肩上。

    良久,终于开口,声音比天边的晚霞还轻盈。

    “我想要一段……没有疼痛的人生。”

    下雨天,纪眠不辞而别,他觉得他的亲情被掏空了。

    高档餐厅的落地玻璃旁,傅新词和徐希笑得那么开心,他觉得他的爱情被掏空了。

    如果一切都能重来,他想避开所有疼痛的可能性。

    傅新词回去时,纪眠还在哭,只是哭声小了,似乎也哭累了,就蹲在地上呜呜咽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回到2002当医生〕〔龙宸〕〔误入歧途苏玥〕〔开局洪荒:我能穿〕〔四合院:小娥是我老〕〔大叔,你暗恋的小〕〔赐我狂恋〕〔攻他又又装穷了[重〕〔独行修仙路〕〔惊爆!团宠假千金〕〔【快穿】病娇老攻〕〔玄幻:授徒万倍返〕〔全球探秘:开局扮〕〔重生于80年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