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一心御兽〕〔从斗罗开始的武魂〕〔因为怕死只好多谈〕〔抗战:百倍返现:〕〔祖宗诶!选妃呢?〕〔开局亮剑,我一团〕〔神奇宝贝:大师系〕〔少年歌行:隐居十〕〔万界神王:从召唤〕〔大秦:父皇!我真〕〔狂飙:从制霸京海〕〔那一夜,她带走了〕〔全宗门都是恋爱脑〕〔穿书之没人能比我〕〔灵泉修仙:农家崽〕〔我的替身是史蒂夫〕〔流放,神医小娇妻〕〔秦静温乔舜辰〕〔韩飞李斐雪是哪部〕〔陆七权奕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上萌娃综艺后爆红[重生] 第37章 任性
    吃过西瓜,  三人下楼。

    屋子里没有声音,客厅里给他们留了一盏灯,主卧的门关着。

    看来沈校良已经睡了。

    为了防止打扰沈校良,  三人的行动都尽量放轻声。

    吃过西瓜,  所以不得不再在睡前刷一遍牙。

    沈意先带纪眠进的卫生间。

    沈意给纪眠拿了个塑料宽凳,  垫在脚下,这样小孩就比洗手台高,  能够到水龙头。

    牙膏是成人款,纪眠小手拿着都费劲,但还是自己努力,  挤了歪歪扭扭的一条到儿童牙刷上。

    接着,  小孩面对镜子,龇出小米牙,上上下下地开始挥动牙刷。

    沈意就站在纪眠身边,也在刷牙。

    纪眠时不时透过镜子看沈意一眼,  每看一眼,大大的眼睛就弯一弯。

    沈意真好看,在沈意身旁的感觉真好,  这几天的失落沮丧都没有了呢。

    纪眠怀着这样的心情,  任谁都能感受到小孩的开心。

    沈意用手拍了拍他的小脑袋,示意他别乱看,  专心点。

    就在这个时候。

    傅新词也进来了,伸手拿起自己的牙刷。

    浴室里空间本来就小,  傅新词体型又高大,他一来,  三人堵在洗手台前几乎转不开身了。

    沈意还含着牙刷,  拧了下眉,  口齿不清:“傅新词你出去,我们马上就好。”

    傅新词对着镜子,用手指轻扫了扫发丝,语调懒洋洋:“熄灯了熄灯了,搞快点。”

    接着,男人自顾自加入刷牙的队列。

    沈意看着镜子里的傅新词,忍住才没翻他一眼。

    幼稚。

    偏来凑热闹。

    于是,就见浴室里,两大一小身高错落有致,面对镜子一起刷牙。

    纪眠乌溜溜的大眼睛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笑得更开心了。

    好幸福哦。

    好像电视里一家人的样子哦。

    刷好牙,便是睡觉时间。

    客厅顶上挂着电扇,窗户开着,有纱窗,虽然不比空调间凉,但也绝不会热,而且之前熏过蚊香,夜里不会受到蚊子的迫害。

    沈校良把一切打点得都很仔细,在小小的房子里,尽所能给傅新词和纪眠整理出一方整洁的空间。

    纪眠扛起地铺上的枕头,奋力一甩,甩到沙发上。

    然而就在小孩想爬上去的时候,一抬头,却对上沈意漠然的、居高临下的目光。

    纪眠默默放下已经搭在沙发上的一条白嫩小腿,想了想,仰起脸露出星星眼。

    可以吗?

    沈意朝他缓缓摇头。

    纪眠大大地叹气一声。

    他想像以前那样,跟沈意一起睡。

    可惜沈意不让。

    现在纪眠也只好从哪里来的,回哪里去,扛着枕头再次坐到地铺上。

    纪眠看了眼坐在一旁的傅新词,抿了下肉嘟嘟的小嘴,道:“我现在总算知道不珍惜的后果了。”

    傅新词很轻地瞥小孩一眼:“咩大师,你又有什么感悟?”

    “我本来可以睡在沈意身边的……”

    纪眠抖开自己的小毯子,躺下,侧转身,背对傅新词,辛酸地拿毯子蹭一把脸,

    “现在却沦落到躺在你身旁。”

    “?”

    如果不是亲侄子,傅新词能把他塞进沙发底下。

    关灯后不久,小孩就睡熟了。

    沈意早上起得早,到现在这个点理应困了,他也确实身体乏累,但许是一天中受到的冲击太多,现在思维依旧活跃,有些睡不着。

    过了一会儿,沈意听到下方传来压低的声音。

    “你睡了吗?”

    沈意呼吸稍稍一滞,不过没出声,装睡。

    傅新词听出来了:“你没有睡。”

    “……”

    接着,高大的身形自地上坐起来,看着沙发上的人。

    “我陪你说说话吧。”

    沈意一条手臂还横在眼睛上,终于憋不住:“……不用。”

    傅新词耷拉下脑袋,声音有些闷:“我睡不着,白天睡多了……”

    “……”沈意想起来了,这家伙白天里整整睡了十小时。

    他问:“那你想怎么样?”

    傅新词转过身,下巴搁在沈意枕头旁,小声道:“你陪我说说话吧。”

    沈意耳朵被温热气息带过,有些酥痒,他偏过脸,借着窗外投射进来的光线,就见傅新词跟个大狗一样趴在他枕头边缘。

    微弱的光亮照出男人深邃的眉骨,但男人的黑瞳里却像浸了一汪清泉,有些苦恼地望着他。

    沈意心中有个指针,看着傅新词时,那根指针绷紧了地颤了颤,接着某一刻突然兵败如山倒,指针扫到大半个刻度盘,落回原点。

    沈意侧翻过身,一手枕在脑下,为了离傅新词原点,还往沙发里挤了挤。

    “说吧……”

    可沈意话没说完,傅新词突然撑起身,掀开他的被子,要上沙发。

    “你……喂!”

    大晚上大家都在睡觉,沈意不敢太大声,只好用手脚抵抗。

    傅新词被阻挡住,顺势握住沈意蹬在他肩上的脚,停止上沙发的动作:“不是你让我上来说的吗?”

    “?”沈意因为情绪激动,桃花眼泛着灼亮,压住声音,“我让你说话,什么时候叫你上来的!”

    傅新词指了下空出来的半边沙发,理所当然,有理有据:“那你给我腾这么大块地方?”

    “……”

    沈意实在很难搞懂,傅新词每天都在想什么?

    他就是侧个身,离傅新词远点,怎么就成给他腾地方了?

    然而就在沈意无语的间隙,傅新词偏头,在沈意白皙圆润的脚趾上快速印了个吻。

    “乖啊,你最好了。”

    沈意呼吸都停了,那触感仿佛能顺着小腿骨往上爬,所过之处一阵麻痹,他连忙抽回脚。

    傅新词也在这时钻进了被子。

    沈意紧紧贴着沙发背,垂着眼,脸上火烧火燎,憋了半天,来一句:“傅新词你变了,变得不要脸了。”

    “你乱说。”傅新词不承认,“我把脸看得比什么都重,怎么会不要?”

    沈意:“……看看你做的都是什么事?”

    “你指哪件事?”傅新词突然轻笑,勾了下沈意的下巴,想让他抬头,“来,说说看。”

    沈意羞恼地避开傅新词的手。

    让他说,他反倒没脸说了。

    傅新词这人,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两个成年男人躺沙发上太挤了,沈意被挤得有些呼吸不畅,不舒服地动了动。

    傅新词一手穿过沈意颈下,将他揽进怀里,调整一下位置,让出空间。

    沈意本要推拒,但是在傅新词怀里确实舒服,他眼一眨,还是算了。

    别跟自己过不去。

    想到傅新词开一夜车过来,黑白颠倒,搞得现在睡不着。

    沈意语气里不自觉带上数落的意思:“你要真想来,等白天再开车过来,又不是来不及。”

    傅新词:“我等不及,想快点看到你。”

    沈意闭上嘴,脸上还烫着。

    他不应该聊这种事。

    “好了,别说了。”

    傅新词不。

    “我试图冷静过几天,后来听说你没签协议,就想找你谈谈,但你走了……我怕像上次那样。”

    知道傅新词指的是高中那次,沈意心里不禁泛起一丝涩意。

    傅新词低头:“你一定是躲猫猫大赛第一名吧?”

    “……”

    室内

    沈意略一思索,没好气道:“我是说这样对你没好处,你看你,早上还晕倒,多危险。”

    傅新词默了一下,道:“我以为你知道。”

    “知道什么?”

    “知道我装的。”

    “……”

    “我还以为你是看我装得太辛苦,心生同情……”傅新词声音低低的,有些纳罕,“原来被我骗到了。”

    沈意抿起唇角,桃花眼忽闪,正在酝酿着什么。

    傅新词轻轻“啊”了一声。

    “不愧是本影帝……”

    “傅新词!”沈意没多废话,一脚把傅新词踹到地上。

    -

    “沈意……意意……阿意……学长……意意……”

    傅新词坐在地上,趴在沙发边缘,夜里不能大声说话,因此连着唤人时,再低沉性感的嗓音也像招魂。

    沈意背对傅新词侧躺,被傅新词一折腾,反倒困了。

    但傅新词还在耳边叨叨叨,沈意抱着枕头压在脸上,快哭了:“傅新词你好烦啊……你睡不着自己出去跑两圈好不好?”

    傅新词终于停止招魂,安静片刻,又问:“你要睡了吗?”

    “嗯……”

    身后终于没了声,世界清净。

    沈意再无精力去管傅新词,渐渐陷入睡眠。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沈意感觉头发被人轻轻拨弄一下,耳朵也被碰到了,有些痒。

    然后,他听到低磁的嗓音像是隔了很远的距离传来。

    “我没有变,也不会变……你可以相信永恒的爱……永远不会背叛你……”

    沈意渐渐放松了抱枕,身体陷入沙发,落入黑暗,又在一片温暖的海洋中浮起。

    他沉浸在海洋宽广的怀抱中,像回到小时候,安心而踏实。

    第二日。

    沈校良知道沈意要走,于是中午特地回来做了顿饭。

    大家一起吃过后,沈校良把两个大人和小孩送到路口。

    傅新词那辆拉风的保时捷还停在那儿。

    沈意先把纪眠绑在后座,然后坐到副驾驶座上,一会儿好给傅新词指路。

    关上门后,沈意靠近车窗,对沈校良叮嘱道:“你和张阿姨,一定要记得按时体检,这事不能省。”

    “知道了。”沈校良看一眼沈意,又低下睫,摸了摸沈意的脸,“你能来,我真高兴。

    沈意扬了扬唇角,说要走了,让沈校良不用送了。

    沈校良同时也放心了。

    比起沈意一进门时失魂落魄的样子,现在好了很多。

    傅新词这时探过身,隔着沈意,对窗那边的沈校良告别:“叔叔再见。”

    沈校良看傅新词一眼,对他挥挥手:“还要开车回去,麻烦你了。”

    纪眠也在后座道:“爷爷再见!”

    面对小孩,沈校良不自觉露出笑脸:“再来玩。”

    车窗升起,车子缓缓开动。

    傅新词开车向前时,瞥了眼倒车镜,依旧能看到沈校良站在路口,望着他们。

    再一次,晚宴里,沈校良携着妻子站在楼梯上的场景浮现。

    傅新词又想到这两天沈校良的悉心招待,忽然停了车。

    沈意正在手机上搜导航,看向傅新词,不解:“干嘛?”

    傅新词拉开储物格,低头在里面翻着什么。

    接着,沈意看到傅新词翻出一个红包和一个皮夹,推开门下车。

    沈意呆滞一下。

    傅新词一边往回走,一边把皮夹里所有价值百元的钞票都塞进红包里。

    红包是小许放在车上备用的,皮夹是傅新词的,不过这些都是小许在打理,有时出席活动,或去参加圈里聚会时需要。

    傅新词接着车身遮掩,把现金放好后,将红包封了口,然后走向沈校良。

    沈校良见人又回来,微微愣了一下:“怎么……”

    傅新词拉过沈校良的手,直接把红包塞入。

    少爷不懂人情世故,也从没干过这事,因此开口时稍显生疏:“叔叔,第一次见面得给长辈红包,我们那边习俗是这样。”

    沈意透过倒车镜,看到傅新词竟给他爸塞红包。

    “搞什么……”

    在沈意印象里,傅新词对自己妈都没这么客气过。

    沈意想了想,还是没下车,他一只手臂搭在车窗边缘,轻轻咬着手指关节,通过倒车镜持续观察着后方,脸却微微泛起红。

    红包能乱给吗?

    他都开始怀疑傅新词知不知道给长辈红包的含义。

    车子后方,沈校良还没反应过来,看向手中的红包。

    那分量,很重,由于塞得太厚,红包口都快咧开了。

    沈校良抬头看了眼傅新词,能感受到青年的紧张和局促。

    但他还是声音温吞地解释道:“我们那边的习俗是说,定亲后,男方第一次去女方家,会给长辈红包。”

    “……”傅新词稳住表情,“这样啊……”

    沈校良还很认真地答复:“对。”

    接着,就见青年抚了抚颈后,看向别处,这下彻底藏不住尴尬了。

    傅新词舔了舔唇,道:“叔叔,不管怎样,你收着吧……未经允许就来了,这两天麻烦你。”

    沈校良默了片刻,也没说什么,只当着傅新词的面把红包打开,从厚厚一沓的钱中抽出两张。

    在傅新词困惑的目光中,沈校良又把红包口封好,将红包放回傅新词手里。

    沈校良低着眼,轻拍了拍傅新词的手背,道:“我们阿意,很重感情的。”

    傅新词垂下长睫,终于明白了什么,俊脸有些发红,半晌,轻声道:

    “好的,你放心。”

    -

    沈意没看到沈校良抽了两百,只看到傅新词又拿着红包回到车上。

    无情开嘲。

    “退回来了吧?”

    “知道红包是干什么的吗就乱给?”

    “稀罕,真稀罕,今天怎么突然讲文明讲礼貌了?”

    傅新词把红包扔回储物格内,系上安全带,挂档,继续开车。

    男人不仅一点不见恼,反而有点春风得意的意思:“你懂什么?”

    沈意嗤了一声,只当傅新词在掩饰尴尬。

    一路上开回去非常顺利。

    上了市内高架,傅新词准备先送沈意回去。

    但沈意却道:“先去你家吧。”

    傅新词沉默了稍许,伸手调低车载音乐,道:“你想见我妈?”

    沈意靠着椅背,看着前方:“毕竟是带着她的孙子上节目,总要再见的。”

    “其实可以不用……”

    “我只想把自己这边的事做到位,其他我不管。”

    傅新词知道沈意教养好,没有办法。

    他想了想,低声道:“她对谁说话都不好听。”

    “领教过了。”沈意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几乎不可查觉地扬了扬唇角,看向一旁傅新词。

    就见年轻男人从听到要去他家开始,就收敛了一路上散漫不羁的气息,望着前方开车时,仿佛如临大敌。

    沈意一手撑在头侧,唇角笑意扩大,声音也放轻了:“你放心,我犯不着跟她计较。”

    傅新词心里一动,快速瞥一眼身旁沈意,伸手拧了下他的腿。

    “你怎么这么好欺负?”

    “嘶……”沈意没来得及避开,微微抬起腿,警告地看向傅新词,“你别手欠啊。”

    就在这个时候,后座歪着脖子睡觉的纪眠醒了一下,模模糊糊听到有人好欺负。

    谁?

    谁好欺负?

    纪眠茫然地看看四周,又看到沈意还在,彻底放下心来,迷迷糊糊地再次睡去。

    到达天庭雅苑傅家的别墅前时,蒋云澜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了。

    她盯着傅新词的保时捷缓缓驶来,脸上冷得不带一丝情绪。

    傅新词前晚说好会把纪眠带回来,谁料直接带着孩子去找沈意了。

    这事她当时没在电话里说,是顾忌傅新词在开车,现在只等他回来当面跟他算清。

    车子停下,三扇门同时打开。

    见到沈意下车,蒋云澜没有意外。

    小许提前跟她传达过傅新词的意思,沈意这次会跟着一起回来。

    纪眠醒了,一边揉眼睛,一边牵着沈意的手,朝蒋云澜走去。

    蒋云澜看到小孩时,面部表情微微有些松动。

    “乖孙,回来了?”

    纪眠点点头:“奶奶好。”

    然后他在沈意的示意下,不太乐意地松开手,来到蒋云澜身旁。

    蒋云澜把小孩揽到身前,打量一阵,她见小卷毛不仅白白嫩嫩,状态还比走之前好了很多,心里压着的火才稍稍缓和一些。

    蒋云澜抬头扫视一眼。

    傅新词靠坐在车子侧方。

    沈意还站在面前。

    蒋云澜对沈意扬起个笑,眼底却仍旧冰冷,因此显得尤为虚假。

    “沈先生,大的小的都不懂事,突然上门去找你,唐突了。”

    蒋云澜不用问都知道,光看沈意走的那天,傅新词和纪眠蹲在门口哭得跟下雨一样,之后双双失魂落魄了那么久,就知道这回去找沈意,是她儿子和孙子私自决定的,沈意或许都觉得困扰。

    蒋云澜自己都觉得傅家这一大一小没出息,丢脸,因此就算心底再不喜欢沈意,现在她在沈意面前,也不得不收敛起跋扈的态度。

    沈意好赖还是听得出的,也明白蒋云澜对他的态度,他没真的以为蒋云澜会觉得唐突,只眼一低,说:“倒也不必……”

    接着,他又看向蒋云澜,道:“对了,上次说要退出扬帆起航的宝贝,但仔细考虑过,我决定继续带参加,还是跟纪眠搭档,既然你是纪眠的亲人,还是跟你说一声。”

    纪眠按捺不住喜悦,已经比出了两只剪刀手,朝上一戳一戳,无声地说“耶耶耶!”。

    可小孩还没戳两下,就被蒋云澜按下了手。

    蒋云澜挑高一边细眉,她知道沈意回归航宝,最高兴的还是纪眠,她要拦,看在纪眠的面子上也没法拦,但总算让她发现了能挑刺的地方。

    “沈先生,原来这事还能说话不算数,我看你当初答应得那么干脆,还以为板上钉钉了,怎么?是傅新词还是纪眠为难你了吗?”

    沈意微微一笑,具体原因只有自己知道,不想跟别人多说,他该尽的告知义务也尽到了。这事说到底是他之前一味逃避,没有深思,才导致当时一时口快,结果现在又反悔,就算被嘲,他也没什么想说的。

    “这事跟你有关系吗?”

    可傅新词却在这时突然出声。

    沈意顿了一下,看向一旁。

    傅新词靠坐在车前,看蒋云澜,神色还算平静:“合同是制作组跟沈意和纪眠签的,没规定非亲生不能上节目,我还奇怪你当初是什么立场让沈意退出节目,别人现在出于礼貌告诉你一声,你要是冷嘲热讽就没意思。”

    蒋云澜面对不孝子,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这儿有你什么事?”

    傅新词一挑眉:“你看看跟谁说话。”

    傅新词当然指的不是他自己。

    蒋云澜想到之前傅新词说的。

    沈意是他的人。

    也难怪要掺和。

    蒋云澜冷笑一声:“怎么跟我没关系?我不是纪眠的奶奶?就算我没立场,结果也是他答应退出的。”

    傅新词不甘示弱:“要不是你处处针对,他会答应退出?”

    “我那是针对吗?我就是觉得他来路不明,关系处理干净点,保持谨慎。”

    “怎么就来路不明?”傅新词不自觉提高音量,“如果不是沈意,你以为你孙子现在会在哪里?别人不要的小孩,能养这么好,还给你背唐诗三百首?”

    “你现在倒是在怪我无情无义了?”蒋云澜怒目而视,“我不是要给他赔偿吗?我给的赔偿还少吗!”

    “你给了吗!”

    “我要给,他自己不要!”

    “人家不要你就不给吗!”

    “你……!”

    “你什么?你讲文明你讲礼貌吗?”

    两人的争吵一声压过一声,一声比一声吵得响,直至蒋云澜被怼得哑口无言,气得有些颤抖。

    沈意在一旁看得有些慌,没想到这母子二位能吵起来。

    不是啊,不是来看你们吵架的……

    蒋云澜这时厉声道:“傅新词!你出去两天反了是不是?他是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

    傅新词腾的一下从车前站起来:“这到底谁的问题?你别什么都往沈意身上……”

    “啊啊啊——别吵了。”

    沈意浑身难受,连忙上前,拽着傅新词的衣领,打开一旁主驾驶室的车门,把人塞进车里。

    结果车窗降下来,傅新词探出头,对着蒋云澜道:“做奶奶的人了,麻烦你以后说话注意点影响。”

    “进去!”沈意一把将傅新词的脑袋按回。

    他绕过车前,经过纪眠时,匆匆忙忙对小孩道:“下次见。”

    蒋云澜的脸色难看至极。

    沈意低着头,故意不去看她,上了车。

    车子重新发动,就在即将驶离时。

    蒋云澜这时看着前方,突然沉而响亮地道:“沈先生,节目下一期录制需要请亲属嘉宾,不用你麻烦再找人了,我会以纪眠奶奶的身份参加,作为真正的直系亲属,我想我这点权利有吧?”

    沈意还没有所表示,傅新词再次探出窗外:“你非要搞得不安宁……”

    还未说完,被一只手拽进车内。

    隔着前窗玻璃,就见沈意弯起眼角,一脸尴尬,一手捂着傅新词的嘴,一手对蒋云澜比了个“ok”的手势。

    车子终于开走了。

    纪眠抬起头,道:“奶奶,你也要跟我们一起去旅行吗?”

    蒋云澜深吸气,把被傅新词气出的血压都硬生生压下去,随即摆出一副笑容,看向纪眠。

    “对,这样奶奶也能照顾你了。”

    纪眠低下浓密的长睫,想了想,有些苦恼地抬起头:“那你可以不要欺负沈意吗?”

    蒋云澜面色一僵,接着有些慌乱摆手:“怎么是欺负呢?谁跟你说我欺负他了?乖孙,你误会了,奶奶不是坏人,没有欺负他。”

    纪眠点点头,随即对蒋云澜露出甜甜笑脸:“那就好。”

    蒋云澜看到那张奶萌的小脸,心都化了,同时暗暗松下一口气。

    接着,纪眠拉着蒋云澜的手,朝屋里走。

    远远的,还能听到清脆的童声,还有蒋云澜难得温和下来的声音。

    “奶奶,你刚刚是不是生气了?不要生气,生气对身体不好。”

    “哎唷,乖孙,我这个心……来,奶奶抱你走。”

    “不用,我自己走……对了,你刚刚还吵架了,吵架也不好,说出来的话都不好听,咩咩刚刚都害怕了。”

    “这……那这是奶奶不对……不过你下次能不能也这么说说你叔叔。”

    “行吧,我有机会说说他。”

    “他要是有你一半懂事啊……”

    目送沈意上楼后,傅新词正要开车离开,却收到接连轰炸的微信。

    傅新词拧起眉,“啧”了一声,一阵烦躁。

    傅新词脸色缓和一点。

    看着对面的消息,傅新词不可察觉地叹息一声。

    自从傅煜休离世,徐希就再也没回来过。

    她还不能接受现实。

    果不其然,对面岔开了话题。

    看到徐希的赞美,傅新词轻扯一下唇角,还想再跟她仔细聊聊。

    傅新词收起笑,把手机按灭,扔到一旁,不想跟她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说他碰到你了没〕〔从完美世界穿越诸〕〔麻衣诡相〕〔开门迎客〕〔模拟修仙:我能看〕〔临高启明〕〔四合院:从机械工〕〔嫁给山野糙汉后她〕〔玄幻:开局被迫下〕〔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怪谈玩家〕〔漫威之我穿越的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