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系统种田:美人娘〕〔庶女无罪,邪王私〕〔昆仑有仙〕〔穿越之富贵小锦鲤〕〔别歌帝后〕〔岑少的枕上甜妻〕〔孽权〕〔霍少你被OUT了〕〔末日轮盘〕〔郓城法医打包走〕〔我能看见战斗力〕〔都市绝品狂尊〕〔美利坚科技娱乐人〕〔商女为妃:世子大〕〔魔鬼经纪人〕〔龙拳〕〔混子的江湖〕〔军火之王〕〔谨姝〕〔他比时光更深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龙王妻 第189章 毁降
    </h1>

    “是她?”我想到了隐室里的姑娘,心中不由的一沉,她确实是极惨的。

    琴芳说她的妹妹突然和她失去了联系,她想尽了一切办法调查,最后得到的却是自己妹妹惨死的消息。

    琴芳想方设法,混入大帅府,原本是想要替自己的妹妹报仇,结果却被陆烨给抓住了。

    陆烨说很喜欢她的韵味,强行关在南苑,并且“宠爱”有加。

    琴芳说着,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老夫人按着自己的心头,面色发青的瞪着琴芳,对陆靖成说:“拖出去,毙了!”

    “老夫人,您稍安勿躁啊,听我把话说完。”琴芳笑了,笑的很是得意。

    “别说了,别说了!”老夫人怒声呵斥着。

    琴芳却当做耳旁风,继续说,她说自己跟那混账在一起不出三个月,就怀上了,其实真正难受孕的是老夫人,她比陆烨大了八岁,陆烨说她怀头胎时不慎滑胎,亏空了身体,所以很难有孕,生下陆靖成,实属不易,全靠陆烨从宫中拿来的坐胎方子。

    至于家中的妾,也是因为老夫人使了某些手段,这些年来才一直无所出,这些陆烨心中多少都明白些。

    只是老夫人的母家强大,那时候陆烨还要靠着人家,如今则不同了,他是大帅!

    琴芳有孕之后,陆烨对她放松了看管,还每日让人来给她送补品,也能出府逛街解闷。

    琴芳借着出府解闷的功夫,逃跑了,可她这一跑却连累了家中的父母亲眷,陆烨大怒,一夜之间杀了他们秦家上上下下十几口人。

    “他杀了我所有的亲人,我只不过是要了他的命,再断陆家的根,算是轻饶了他。”琴芳说着那无神的眸子里淌下一行泪来。

    没有想到她居然背负着这种血仇,我凝眉看着她,一个如此柔弱,又看不见的姑娘,确实可怜。

    比起陆烨所做的,琴芳做的那些又算的了什么?

    “我父亲是你杀死的?”陆靖成望着琴芳,眸子变得通红。

    琴芳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她说她是亲手画押,把自己卖进烟花柳巷的,她拿着那笔卖身钱,去城外,请人下了降头,而那降头的引,便是陆烨留在她腹中的孽种。

    “对了,是个男孩儿,陆靖成你有个弟弟,他有手有脚,只不过长的跟你父亲一样让我恶心!”琴芳说起话来,咬牙切齿,满是憎恨。

    “贱人,毒妇!”老夫人颤抖的抬起手指着琴芳。

    “呵呵呵。”琴芳扬起嘴角,开心的笑着:“毒?我怎么毒的过你们?你们的手上染了多少血?”

    “你的眼睛,也是因为下降头之后失明的吧。”龙玄凌突然开口问了一句。

    琴芳点头,她说,这个降头师已经告诉过她了,有得必有失,降术是会反噬的,更何况她要的是最毒的降术。

    “不过,没能亲眼看到那个男人受尽折磨而死,却是我的遗憾。”琴芳说完,突然抬起手,摸向了身旁陆靖成的脸。

    此刻的陆靖成,已经极度绝望。

    当琴芳抚摸他脸颊的时候,陆靖成的眼泪夺眶而出,并且,嘴唇颤抖了许久,开口问琴芳:“那你跟我相遇,并且,喜欢上我,这些都是假的?”

    “没错,都是假的,我从你父亲口中得知,你性格拘谨自闭,并无大丈夫的抱负,你父亲突然死了,你接手这大帅府,表面上装出一副刚强的模样,其实内心深处却是无比无助的,我就是要当你的倾诉者,迅速的让你爱上我。”琴芳的回答,就好像是一把刀,扎在陆靖成的心上。

    “你的意思是,你从没爱过我?”陆靖成反手,一把抓住琴芳的手腕。

    琴芳笑着点头:“每次听到你叹息,与我倾诉你内心的恐慌,我便觉得心中痛快,这也是为什么,我不立即弄死你的原因。”

    “说谎!你在说谎!”陆靖成怒吼着。

    老夫人已经忍无可忍了,颤颤巍巍的起身,由丫鬟扶着到了琴芳的面前,紧接着便是抬手就甩了琴芳一记耳光。

    琴芳呵呵的笑着,嘴角带着一丝血迹,侧着脸对老夫人说道:“想打就尽管的打吧,不过,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俩个男人,都和我有过雨水之欢,您说这辈分该怎么论?我该叫你一声大姐,还是跟靖成一起叫你娘?”

    “呃呃呃。”

    老夫人抬手按着自己的胸口,呼吸变得十分急促。

    陆靖成慌忙让手下去请大夫过来,并且,和丫鬟一起将老夫人给扶回房去。

    “你是舍不得了吧?”

    陆靖成他们离开,门口就剩下两个守卫,我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你说什么?”琴芳的脑袋,侧向我的方向。

    “你舍不得杀他,所以才会跟他在一起两年之久,却迟迟不杀他对不对?”我看着琴芳。

    她的笑容之中,盛满了痛苦,她应该比陆靖成还要难过。

    “胡说!我只是还想再折磨折磨他。”琴芳嘴硬,不愿意承认。

    龙玄凌微微摇了摇头:“何必呢,冤有头债有主,杀你全家的凶手你已经手刃,何必再滥杀无辜?”

    “他无辜,那我妹妹呢?我的父母家人呢?他们难道就不无辜么?”琴芳的情绪瞬间爆发,冲着龙玄凌大声的怒吼着。

    看着她那摇晃的瘦弱身躯,我走上前,想要扶她先坐下冷静一会儿。

    结果一摸她的手,便发现,她的手冰冷异常,并且手心之中都是冷汗。

    “你这是怎么了?”我看着琴芳,想着她是不是病了。

    龙玄凌撇了一眼琴芳的手心,就立即走到我的面前,伸出手,一把拉过琴芳的手腕,为其把脉。

    琴芳抗拒的将自己的手迅速的抽了回去,并且,叫嚷着不要我们多管闲事。

    如今,她已经被抓到这大帅府了,那么要杀要剐都悉听尊便,她不害怕。

    “你时日无多了,看来之前是错怪你了,你居然毁降了!”龙玄凌凝眉盯着琴芳:“不过,下降之后就很难收回,你这么做,只不过是让他多活几日而已。”

    “谁说我毁降了,我没有,这些话,你无需在他的面前胡说八道。”琴芳说着,那无神的眼中沁出了泪水。

    看着她如此,我心中也沉甸甸的替他难过。

    待陆靖成回来,他便让人将琴芳送回去,从今往后他们便是陌路人,他不会再去打搅琴芳。

    我想,陆靖成这么说,只是为了保护琴芳,此话一出,也算是给老夫人一个交代。

    “那真是多谢大帅不杀之恩了!”琴芳的嘴角带着笑,跌跌撞撞的朝着门外走去。

    陆靖成悄悄跟在她的身后,一路护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影后,你老公偏执〕〔宫少,你老婆又上〕〔金色的探险家手稿〕〔清宫枭宠:败家福〕〔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都市巅峰雷神〕〔从骑士开始进化〕〔季先生每天都在吃〕〔夏先生,你人设崩〕〔成为英灵的我要去〕〔冥王宠妻,冰山娘〕〔春秋武神〕〔重生之剑神〕〔抱花眠〕〔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