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外挂傍身的杂草〕〔前方高能〕〔神医佳婿〕〔玲珑入骨〕〔穿越之傻王哑妃〕〔始尊〕〔战少,你被捕了!〕〔我的帝国〕〔武道战神〕〔史上最狂赘婿〕〔末世胶囊系统〕〔重生支配者〕〔位面之狩猎万界〕〔杀仙传〕〔快穿有毒:高冷BO〕〔重生豪门:影后娇〕〔文娱帝国〕〔奶爸圣骑士〕〔都市最强奶爸〕〔我在漫威无限抽卡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龙王妻 第三十章瑕疵必报
    </h1>

    一个时辰之后,裘馆主背着个医药箱子便来了,我伸出手,让他把脉。

    “洛主子,近日是食欲不振么?”他一边淡淡的问着,一边给我把脉。

    我点了点头:“嗯,只是疲累,并不是什么大病。”

    正说着,我却明显感觉裘馆主的手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紧接着一脸诧异的看向我,他这表情,倒是让我的心头也不由的颤了一下,想着莫非自己是真的得了什么病?

    “裘馆主?”我见他看我发愣,就开口叫了他一声。

    他回过神,又仔细的给我诊脉,手指头搭在我的脉上许久,眉头也越蹙越紧,脸上的神情也越来越凝重。

    “裘馆主?我这是怎么了?”我好奇的问他。

    “哦,洛主子您这是疲累之象,身体乏累,自然是没有什么胃口的,从明日起,主子还是好好在这金瑶宫中休息,在下也替洛主子你,开些补身子的好药,您说如何?”他望着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他便站起身来,朝着雀姑姑看了一眼。

    也不知道是否是我多心了,总觉得她们相互对视时的眼神不大对劲儿。

    并且,雀姑姑还亲自去送了那裘馆主,看着他们走了,我便凝眉,想着自己好歹也跟着芸娘学过医,于是也给自己号脉。

    结果,这一号脉,发现自己的脉象浮浮沉沉,有些奇怪。

    “明个儿,让羊馆主替我看看。”我喃喃自语的嘀咕着。

    “姐姐,我看你就别去寒馆了,好好在这歇着不好么?”青岑望着我,一脸心疼。

    “嗯,好,明日我去过寒馆之后,就不去了,在这好生歇着。”我笑着对青岑说。

    她一听,满意的笑着点了点头:“姐姐,这可是你说的。”

    “嗯。”我这已经请了一次大夫,不能再有第二次,哪怕是为了这金瑶宫里的妖奴婢奴们,也得歇下。

    青岑伺候我洗漱,然后我便躺在软床之上昏睡了过去。

    这些日子,总觉得身子沉的很,只要闭上眼,就能入睡,不过一般都是浅眠,睡的并不踏实。

    睡时总是做梦,梦到了什么,次日醒来大都是不记得的,可是却大汗淋漓,有种说不出的心惊。

    “姐姐,你又做噩梦了?”见我猛的睁开眸子,早就立在一旁等着伺候我的青岑,连忙俯身问道。

    我摇晃了一下脑袋,冷汗从额上不断的滚落下来,有种说不出的心慌感。

    “姐姐,你这几日,好似总做噩梦,都梦到了什么?”青岑说着,扶我坐起,又转身去拧了布来,给我擦拭脸颊,让我清醒一些。

    “都不记得了,不过青岑,你来这做过噩梦吗?”我问道。

    青岑摇了摇头:“没有,大抵是吃了那封灵的丸子。”

    “是么?”我点了点头。

    可心中这种不安的感觉在急速蔓延,洗漱穿戴好,用过早膳,我就决定去一趟寒馆,让羊馆主替我把脉。

    毕竟,有染澈做例,我也担心那天医馆的人没有说实话,说不定我的身体也确实出了问题。

    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宫中的婢奴,奉了雀姑姑的命,压根就不让我出宫门,说是雀姑姑说我身体抱恙,必须好好歇着。

    而雀姑姑自己则是反常的,一整个白日都没有出现。

    之前,她可是时时刻刻盯着我们的。

    这事有蹊跷,我总觉得,跟我的身体有关。

    等天色暗下,雀姑姑倒是回来了,并且,还给我准备了一盅补汤,说是今日天医馆为我调制的,让我喝了补补身子。

    我看着那黑漆漆的汤药,凝眉迟疑着。

    “主子,您这身体单薄,再不补一补,只怕又要看诊,到时候,这些个伺候您的,都要拖去挨板子。”雀姑姑说罢,还朝着青岑她们望了一眼。

    我立刻想到,那四个被打的皮开肉绽的妖奴,于是,立即拿起了汤勺,准备喝补汤。

    雀姑姑见我要喝,连忙殷勤的将那炖盅推到了我的面前。

    “来,主子趁热喝。”雀姑姑笑着说道。

    我看着补汤,心中想着,她们应该不至于敢毒死我,于是舀起一勺就准备送入嘴里。

    “这是什么香味儿?”突然,殿外传来了一个不怒自威的熟悉声音,我不必抬头去看就知道,必定是凤卿璇。

    “公主殿下!”果真,很快屋内伺候我的婢奴,都纷纷跪下,给凤卿璇行礼。

    我也连忙起身行礼,凤卿璇便抬了抬手,示意我们起来。

    “你这是在吃什么?本公主闻着香的很。”凤卿璇说罢,就伸手准备端起那炖盅。

    “啪!”的一声,雀姑姑突然用力的将那炖盅一推,炖盅直接砸落到了地上,砸成了碎片,里头的补汤也洒落一地。

    “哎呀,公主殿下恕罪,老奴只是想要帮公主殿下盛,没想到?还请公主殿下责罚。”雀姑姑噗咚一声跪在了地上。

    凤卿璇面无表情的撇了她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去奴管所,领两百个板子吧。”

    “两百个板子?”雀姑姑那浑浊的眸子瞪的滚圆。

    “怎么?本公主的话,说的不够清楚?”凤卿璇看着雀姑姑问道。

    雀姑姑当即摇头:“不,不,老奴这就去,这就去。”

    说罢,她立刻俯身起来,退了出去。

    我看着地上砸碎的炖盅,再看看凤卿璇的表情,已经明白了,这补汤必定是有问题。

    “跟我去亭子里透透气吧。”凤卿璇看向我,淡淡的说了一句。

    “好。”我连忙跟在她的身后,一同到前院的亭子里去。

    到了亭中,凤卿璇就让那些婢奴远远的站着,并且,又要了一坛琼酒,和一个杯盏。

    这一次,她不与我对饮,只是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公主,那补汤?”我正想问,那补汤究竟有什么问题。

    凤卿璇就立刻开口:“今后,本公主负责你的膳食。”

    “为何?她们要杀我么?”我凝眉看着凤卿璇。

    凤卿璇的表情有些严肃:“这妖都,本就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如今你们进来了,便是要如履薄冰,龙君去玄舍救妖的时事儿,我母后已经知晓,你们犯了大忌,你或许不了解我的母后,她瑕疵必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影后,你老公偏执〕〔宫少,你老婆又上〕〔金色的探险家手稿〕〔清宫枭宠:败家福〕〔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都市巅峰雷神〕〔从骑士开始进化〕〔季先生每天都在吃〕〔夏先生,你人设崩〕〔成为英灵的我要去〕〔冥王宠妻,冰山娘〕〔春秋武神〕〔重生之剑神〕〔抱花眠〕〔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