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回八零小辣妻〕〔最难不过说爱你〕〔顾霆琛时笙免费阅〕〔权耀安盛夏〕〔银河修真传〕〔霸妃吃天下〕〔卫勤尖兵〕〔老夫少年狂〕〔英雄联盟之最强荣〕〔一场繁华一场梦〕〔叱咤风云小说林云〕〔重生现代之最强女〕〔娇宠嫩妻:闪婚老〕〔我的玩家军团〕〔爱吃才会赢:萌妻〕〔至尊特工〕〔陈惜雯余远恒免费〕〔余远恒陈惜雯小说〕〔总裁爹地请温柔免〕〔陈惜雯余远恒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续,梦醒千年 三四四、少女,你果然没朋友啊
    “等死枪在游戏里划完十字开枪的同时,现实里那个同伙就会把药物注射到戴着vrmmo设备、根本不知道自己身边发生了什么的玩家身体里!”

    “可是他到底怎么找到那些玩家的住址呢?难道那个死枪其实早就认识他杀死的那些玩家?”

    惊吓之余诗浓还是抓住了重。莱维的那种方法的确想通了之后是相当简单的,而唯一的难就在于究竟要如何知道被害者登录游戏时的地。

    “你的这个方法的确可行性很高。pale-rider的情况我不清楚,但zed和薄盐鳕鱼子都是很有名的职业玩家,据在ggo之前,他们在其他一些游戏里也都相当出名。这种职业玩家一般好像都是独居的吧?听早期有一些职业玩家战队之类的会聚在一起登录游戏,不过现在好像那么做的人不多了。那种独居的职业玩家,只要知道住在哪里,偷偷摸到家里去应该不难。至少不用担心动手的时候家里有其他人在,可是……可是到底要怎么才能知道别的玩家住在哪里?尤其是那些职业玩家都是很懂得保护自己个人的,难道死枪中的某一个人以前和他们是同伴,后来因为闹了矛盾分开了,现在是回来报仇的?”

    “报仇?”

    莱维皱了下眉,诗浓这个想法他倒是的确从来没有过。从泉此方提供的一些情报来看,莱维觉得zed和薄盐鳕鱼子貌似应该在这游戏里是敌对的关系。他们两个共同登场的很多访谈节目,都是言语交锋不断,并且基本都是以zed的胜利告终。甚至zed被死枪对着屏幕射击这件事,好像就是发生在他跟薄盐鳕鱼子一起上的访谈节目当中?莱维记得不是太清楚了,此方昨天到今天给他发了一堆各种各样的链接和截图还有视频之类。虽然作为一名侦探是应该把所有可能存在线索的情报通通认真研读,可即使真的是个侦探,这种麻烦的工作也一般是由助手来完成的吧?莱维既不是侦探,他也没有助手。倒不是身边就没有能像那些名侦探的助手一样帮的上忙的人,实际上像铃仙和凉子就可以是很好地助手,只是当时莱维也没觉得这事儿能有那么复杂不是么?到底,他根本就不是块当侦探的料啊。

    “你知道什么吗?跟zed还有薄盐鳕鱼子有关的,嗯,最好还算上戴因和pale-rider。pale-rider是死枪这次的目标,刚才戴因也不能肯定死枪在解决pale-rider之后就一定不会朝他下手吧?这几个人你知道他们有什么联系吗?”

    莱维一开始听这个事件,就是朝着凶手是个变态连环杀人狂的方向去考虑的。并不是诗浓让他改变了方向,而是诗浓的话给了莱维一个之前他没太注意过的提醒。

    所谓变态杀人狂,固然有着他们不理性疯狂的一面。但在那疯狂当中却往往也有一定的规律,或者是变态的偏执。几乎可以作为‘连环杀人犯’代名词的开膛手杰克,他所针对的目标无一例外全是从事‘特种行业’的‘失足妇女’,对那样的目标下手,普遍被认为是由于那样的女性经常会在深夜外出,方便行凶者作案;同时她们的社会关系既复杂又单纯,因为工作关系会接触到各色人等,却也同样因为工作关系而往往缺乏和亲人的联系,也没有多少朋友。这样的目标既容易凶手作案,又会给警方的调查造成很大的困难。往往很多人都是从这些方面去考虑开膛手杰克的案情,但其实也有不少人认为他之所以专挑那样的目标作案,内在还有他心理上的某种偏执的追求。

    在另外一些连环杀人犯的案子上,这种偏执的追求体现的更加明显。譬如只在下雨的晚上出没,专门杀害穿着红色衣服的女性的犯人之类,这样的人虽然毫无疑问是不能常人的思维理解他们的想法,却不可否认他们也有着特殊的动机促使他们犯下那样的罪行。

    莱维之前主要是认为死枪是曾经sao的红名玩家,因为无法从当年的‘角色’中走出来,为了贯彻自己的身份,才继续在ggo这游戏里作案。并且莱维觉得他之所以选择zed和薄盐鳕鱼子,主要是基于那两人在游戏里名气最大,杀了他们能造成最大的反响这一。现在听了诗浓的话,莱维也反应过来,没准除了扩大影响力之外,死枪对目标的选择还有着其他深层的考虑?如果能搞清楚他的选择标准,那么无疑能增加提前拦下他的几率——尽管现在凉子已经开始入侵游戏的服务器,以莱维过去从有希那得到的帮助,他对凉子也有着充分的信任。应该用不着他再扮演名侦探了,可是既然已经卷入了这个事件,又有哪个人是不希望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的呢?

    “哎,他们几个人的联系?”

    诗浓晃着脑袋开始琢磨起来。

    “zed和薄盐鳕鱼子……我跟他们也就过一两话而已,都算不上认识。那两个人跟我和戴因这种不算是一个层次的真正知名人士,zed是上一届bob冠军,当时公认是最强的玩家。薄盐鳕鱼子虽然实力比zed差一些,但却是游戏里最大型的中队的领导人。而我跟戴因之前呆过同一个中队,一起去过练习场几次,但也不能是很熟悉。而pale-rider……别认识,之前我都没听过这个玩家的名字。”

    从zed和薄盐鳕鱼子之前能频繁被请上各种网络直播节目这,莱维也看得出来那两人是真正的游戏名人。相比之下诗浓大概只算是‘实力不错的一名玩家’这个程度。当然,名气经常跟实力不是完全对等的。就以莱维所看过的此方发给他的那些战斗视频片段,莱维认为以诗浓现在的水平应该勉强能跟zed和薄盐鳕鱼子拼上一场。只不过那些视频里的是截止至上一届bob大赛的那两人了,如果那两人还活着并一直在这游戏里奋斗,诗浓估计还是比不上他们两个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拳皇在诸天世界〕〔上门龙婿〕〔斗龙战士之友谊的〕〔极品老木匠〕〔问仙遥〕〔废材逆袭:鬼帝的〕〔绝世妖神〕〔我在漫威刷好感〕〔法象仙途〕〔噬星魔劫〕〔拐个男主去修仙〕〔伴谣永久〕〔毒宠万兽太子妃〕〔妈咪超甜:爹地超〕〔抗战之我的长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