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有田超给力〕〔娱乐小白进化史〕〔舞台之王〕〔剑仙三千万〕〔我要做驸马〕〔龙王萧阳〕〔娱乐一夏〕〔至尊战神豪婿〕〔少时的天空〕〔萧阳叶云舒生而为〕〔战龙狂枭萧阳叶云〕〔偏执大佬宠上天〕〔萧天默苏佑希〕〔慕林〕〔师兄很强就是太低〕〔金刚不坏大寨主〕〔重生之全能学神〕〔五个孽徒都想争夺〕〔孙猴子是我师弟〕〔特种兵之神级提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新书 第27章 疏不间亲*.
    !

    第五伦左右望去,发现不止是第五里、第七里,连第六、第四甚至更远的第一、第三也有人来观望,然幸灾乐祸者少,兔死狐悲者多。

    再闹也是一个祖宗,乡里乡亲,看到第七彪被外地人如此折辱,谁高兴得起来呢?

    第五伦心中顿时有了主意。

    在原初的逼迫下,第七彪先朝坞院上的第五霸长拜,然后又要回头向第五伦顿首。不料第五伦却大步上前来,一把扶住了第七彪,不让他跪。

    “本以为是兄弟阋墙的小事,没太在意。实在没想到,最后竟闹得这般难堪,先是派人行刺,接着又有外人来裁决宗族恩怨。”

    第七彪只以为第五伦在数落他,心中忍着怒,岂料话音一转。

    “家丑不可外扬,第七宗叔,这场笑话,你我两家还要闹下去,让吾辈先祖齐王、齐相在泉下为不肖后人蒙羞么?”

    第七彪愕然抬头,却见第五伦神情哀伤,面带同情,不像是乘机问罪的样子。

    更令人惊讶的事还在后头,第七彪身子一暖,原来是第五伦竟当众脱下外裳,披给了他,又拔去了耳后的那两根箭。

    第五伦将箭簇高高举起,让所有人都看得到,然后猛地折断,狠狠扔到地上!

    “箭易折,而骨肉血脉难断。”

    少年的话掷地有声,说给第七彪,也说给所有同宗之人听:“我听过一句俗话,打断骨头连着筋,一家人终究是一家人。”

    “先祖在上,第五氏与第七氏的恩怨,在此一笔勾销!两家复为亲戚,绝不相互报复!违誓者,有如此箭!”

    ……

    第七彪本以为,自己会受到第五伦小人得志的折辱,却不想在脸摔到地上前,对方不计前嫌帮他接住了。

    还递过来一个平缓的台阶,显然是想体面了结恩怨。

    见梯不下是傻子,第七彪立刻颔首应诺:“然也,小仇小怨,切不断两家血脉相连,第七彪也愿向先祖立誓。”

    话音刚落,却响起了一阵哈哈大笑,却是第五霸从坞院墙上直接跳了下来。

    老爷子走到近处,举起手时,第七彪还以为是要打自己,眼睛都吓得闭上了。

    岂料却是替他将外裳紧了紧,第五霸笑道:“这才像话,还是那个年少时总与乡中子弟跟在我身边,询问西域天地有多广阔的阿彪!”

    第七彪讷讷不知道该多什么好,第五霸豪爽地一挥手:“也不必多言,走,随我去家中饮酒!有什么话,都在酒里了!”

    祖孙俩这一唱一和,让第七彪真的有点感动,对第五氏的怨,化为了愧疚。整件事确实都是因他家,因第七豹而起,今日之辱则是原初强加,不赖他们。

    见两家重归于好,远近围观的诸第族人里民这才放下心来,欢呼赞叹不绝于耳。

    第五伦则走到看得发怔的原初面前,朝他拱手:“今日之事有劳原少侠了,但疏不间亲,同宗的恩怨,就让吾等关上门解决。改日我一定派人带着礼物,去茂陵谢过原大侠!”

    原初刚愎自用,将万脩苦心谋划的一场双赢大戏搞砸。第五伦则是顺杆爬,将本该由两家平分的名望,全搂自己怀里了。

    万脩只暗暗摇头,这下反而是原初有些尴尬了。

    “派人?难道不该是亲自去?”

    君辱臣忧,见小主君面露不快,跟来的几个茂陵轻侠立刻来了劲,叫住了第五伦。

    “第五子,且慢!”

    第五伦转过头,却见这几个轻侠老气横秋地说道:“今日之事,多亏了原君为汝等和解,你与第七彪,难道不该当面拜谢么!?”

    原初坐直了身子,他也如此认为。

    这在轻侠看来理所当然,每当原涉帮人办成事后,大仇得报或了却夙愿的人,就会稽首再拜,千恩万谢,欠着原氏的人情能用性命来报偿。

    第五伦却不觉得,自己欠原氏什么。

    第五霸年轻时也任侠好斗,对第五伦说起过关中的江湖世界,按照各自的地盘,大致可一分为四。北有茂陵原涉、中为常安楼护、南则杜陵陈遵、西边陈仓吕鲔……唯独东方缺了一席。

    四大豪侠瓜分了关中江湖,各成一派,他们的共同点是儒侠兼修,而且都混过体制,黑白两道通吃。

    这些适应了新时代的江湖大哥,平日里代替官府断私人恩怨,执行私刑,也变得习以为常,真像极了教父维托·柯里昂替人排解危难。

    但在第五伦眼里,这不过是他们以自己内部的那套准则,动辄刀刃相加,通过暴力手段来处置纠纷。

    原氏不问是非曲直,派万脩来杀自己,才是有过错的那方。他不追究就算了,对方还想强插一脚,干涉第五、第七氏私怨。

    若让万脩这明白事理的来操办,让大家又有面子又得名望还可接受,但原初却办得极其难看,还想让我谢你?

    第五伦都口头客气过了,他们还不依不饶,这原少侠的水平,跟万脩差太远了吧?

    于是第五伦也不装了,摇头道:“我不拜。”

    “大胆!”

    “忘恩负义之徒!”

    原初身边的轻侠手已经摸到刀柄上了,金鱼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而万脩只急得想阻止他们,但随着第五伦下一句话出口,便都蔫了。

    “我已被郡府举了孝廉,下月便要入朝为郎官。”

    第五伦满脸无奈:“身负官秩,非不为耳,实不能耳!”

    ……

    “孝廉?”

    这句话让原初身边的轻侠立刻松开了刀柄上的手,面面相觑,连原初也从胡凳上站立起身。

    轻侠们深韵欺软怕硬之道,吓唬一介匹夫百姓,扇他耳光逼他下跪,和威胁有官身的孝廉郎官低头,后果截然不同啊。

    身为孝廉,便是天之骄子,是郡中楷模,仕途直通朝堂,见了县丞都只需要平礼。若是挂上印绶,该是他们反拜第五伦才对。

    “孝廉!伯鱼举了孝廉!”

    而第五霸、第七彪等人也被这话惊到了,第五霸先是难以置信,然后面露喜色,这惊喜来得太突然,他颤抖着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快速地撸两下胡须让自己保持镇定,不要大庭广众欢呼雀跃。

    而第七彪则看向第五伦,目光中是深深的惧意。

    两百年了,临渠乡诸第中,也就第一氏在汉武帝时出过一个郎官,还是捐粮买来的。而孝廉正途则绝无仅有,想到自家弟弟居然还敢找人刺杀第五伦,第七彪腿肚子都软了。

    他们乡的第二氏,就是因为与大侠郭解往来过密,帮他刺杀过官吏,才被汉武的酷吏连根拔起,再度流放远方的啊。

    万脩也暗暗抚膺,庆幸自己阻止了那次刺杀。

    “没错,伯鱼确实已被郡尹张君举为孝廉。”

    稍后赶到的景丹推开人群走了进来,证实了此事,他也不提四科举士,反正两者并无太大区别,跟老百姓说话,还是捡着他们听得懂的讲。

    见有腰挂印绶的官吏抵达,原初更不好纠缠下去。他家虽然跋扈于京尉茂陵,但在邻郡影响力没那么大,原涉近来十分谨慎,叮嘱儿子,与官府尽量不发生冲突,只好沉着脸招呼轻侠伴当离开。

    唯独万脩上马后回首看了一眼第五伦,拱手作揖,旋即紧随众人而去。

    万脩心中只道遗憾,这明明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能让原大侠的名望传遍列尉,却被原初的胡闹破坏了,更像是他们赶着上门给第五伦送威望。

    “我还是办砸了此事,真对不住原大侠。”万脩是老实人,他羞愧地低下了头。

    不等茂陵群侠离开,左右围观的人都涌向了第五伦,有恭喜他的,有满腹疑问的。包括第五霸在内,都想听他说说:被举为孝廉是怎样一种体验?

    第五伦几乎被众人团团包围,连与万脩道个别都没机会:万金油,你那断弓还没取呢!

    不等众人七嘴八舌,站在第五伦身边的第七彪,却猛地掀了外裳!吓了他们一大跳,还以为这厮要做歹事。

    第七彪却只是对第五伦肉袒而拜,头垂得低低的。

    他很清楚,在出了一位孝廉后,第五氏前途不可限量,俨然成了乡豪著姓,是万万得罪不起的。而以第五伦的名望见识,说不定以后还会当上郡县大官呢。

    彪哥终是下定了决心,壁虎尚知断尾求生,何况是人?他拦着一拥而上的众人,大声说道:“次公吾叔,伯鱼,过去种种纠葛,皆因吾弟而起,我已决定……”

    “从今日起,将第七豹,逐出第七氏!”

    ……

    是夜,第五里好似又到了秋社之日,家家户户都跑到里社祠堂,进行庆祝,用载歌载舞的方式将这喜讯告诉祖先和社神。

    这让第五伦感慨万千,真像前世那些山沟沟里的小村子,出了第一个大学生的场景啊,整个里闾都与有荣焉。

    第五霸今天特别大方,将家里的酒抬出来,让众人痛饮。

    “伯鱼,这次汝家喝的还是醴么?”景丹只吃了一盏酒,就笑着告辞了,他也入选四科,与第五伦同列,要回家与妻儿分享这件大喜事。

    而邻居亲戚们也纷纷前来祝贺,第七彪早就摇身一变成了最积极维护第五氏的一人;这次第八直不再派孙子代劳,亲自登门,恳请第五伦到了长安要多照顾去做太学生的第八矫;第六犊又送来五十石粮食,他们里也只有这个了;第四咸则大方地表示,愿意为第五伦往后在常安做郎官的生活安排居所,需要采买什么尽管开口。

    甚至连人丁稀少的第三氏,也赶着前来恭喜。

    一盘散沙的临渠乡诸第,因一个孝廉的名额,竟又有了主心骨。

    唯独第一氏好似装死,依然没人登门,看来第一柳那老儿还没想通透。

    等欢庆稍稍平息后,第五霸与孙儿独处时,才抚着胡须上的酒渍感慨道:“好伦儿,果然如你所言,辞让得越多,之后得的官就越大!这么多年,老夫怎么没领悟呢?”

    第五伦失笑,第五霸还记着这个呢!他在乎的倒不是官秩,而是这身份带来的便利和渠道,以及去常安与王莽、国师“刘秀”会一会的资格。

    “孝廉,老夫虽然碌碌无为一生,却在死前栽培出了一个孝廉,也算对得起先祖了……”

    老爷子却纯粹是个官迷,他有些失神地在院里转起圈来,一直转到了大门处,指着门楣外道:“你做了郎官,我家便能在坞院外竖立阀阅了么?”

    第五霸眼馋别人家几十年了,要求不高,小点的那种也行。

    “能。”

    第五伦也有些醉了,晃着身子出来,手指星穹。

    “以后。”

    “伯鱼会为大父,竖起这天底下、人间世,最高大的阀、阅!”

    ……

    ps:《秦吏》没有番外,不过有书友写的同人。

    同人活动第一名的木子五少在起点上传了《夏秦帝国风云录》,想看的去康康。同人的内容是书友原创,七月新番和十月新番概不负责。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