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巅峰〕〔简行诸天〕〔重回2000当学霸〕〔我到仙界建仙山〕〔柯南之拒绝告白〕〔镇世仙尊〕〔柳幕妍〕〔万界之全能至尊〕〔这个剑修有点稳〕〔废柴王妃是块宝〕〔和网恋上司奔现以〕〔锦衣卫大人的宠妻〕〔把云娇〕〔逍遥龙帅〕〔天涯海阁小师妹〕〔龙潜香城〕〔超能灵卡师〕〔我是丑皇陛下的,〕〔我有一群地球玩家〕〔传奇操盘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新书 第52章 左手画圆
    . ,最快更新新书最新章节!

    扬雄毕竟与国师公有几十年交情,近楼台者先得月,第五伦先前就旁敲侧击,将此人履历弄了个明明白白。

    老扬雄还告诉他:“刘子骏一家有改名传统,其父原名刘更生,后来才改叫刘向。”

    如此方知,刘秀刘颍叔是后改之名字,原来叫“刘歆”,字子骏。

    刘歆在汉成帝河平年间与其父领校秘书,也在那时候和扬雄结识,虽然扬雄对刘歆颇多贬损,但听得出来还是敬佩其才干的,誉之为“数术方技,无所不究”。

    他的名头很大:古文经扛旗者、左传与周礼学派的大宗师,外加编制三统历、校定先秦图书作《七略》等成就,没文化的第五伦也不懂,直到扬雄说起一事。

    “前朝哀帝时,刘歆还校唐虞之际的古书《山海经》凡一十八篇,献于天子。”

    当时第五伦眼睛就亮了,看不起谁呢?《山海经》他当然知道!

    光听过没看过就对了。

    如此一来,国师公的身份就变得极其复杂:大儒、经学家、文学家、律历家,外加王莽最亲密的战友与亲家,这让第五伦暗暗怀疑:“这刘秀……当真是那个位面之子刘秀?总不会是重名吧。”

    先帮王莽取代了西汉,然后反莽再造一个东汉?这剧本总感觉有些奇怪。

    而今日终于得见刘歆真容时,第五伦才发现,这哪是什么位面之子啊……

    可以叫位面之爷了!

    按照扬雄描述,刘歆年纪应该与他差不多,今年六十七八。第五伦跟着隗嚣、刘龚二人步入国师府内院后,远远望见一位老者坐于枝叶萧瑟的桃树下。穿素白长袍,身披狐毛皮裘,头发花白。

    “叔父,第五伦带到。”刘龚轻轻唤了一声,让刘歆抬起头看了眼,然后什么也没说,继续垂首凝神苦思。

    刘龚低声叮嘱第五伦:“也是不巧,国师正好在算髀,你且在那边蒲席上坐着等待,若是国师不喊你,千万不可发声,扰到了国师,就会被大杖赶出。”

    这么严重?第五伦应诺,现在靠得较近,他发现刘歆远没有其年纪本该有的衰老,或许是擅长保养,外加修习养身方术,看上去只有五十多。每一丝头发每一缕胡须都梳理得整整齐齐,举手投足间,颇有些仙风道骨,观感上比扬雄那老醉鬼强很多。

    地面有酷似八卦的图案,圆环中铺着沙子,与河沙颜色不同,搞不好是海滨运来的上等细沙。

    只见刘歆手持规、矩,在沙地上不断画着圆圈,再用尺和皮绳进行测量,亦或在圆中小心翼翼地画着多边形。他手旁还有一摞算筹,刘歆就用这种古老到落后的工具,不断组合出复杂的数学运算。

    第五伦好奇地看着这位文理双修的大能,又瞥到一边扔着个器具,便轻手轻脚过去捡起来,看过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游标卡尺?”

    此物青铜制作,长一尺有余,固定尺、固定卡爪、鱼形柄、导槽、导销、组合套、活动尺、活动卡爪、拉手等部分一应俱全,跟后世初高中物理课就会接触到的游标卡尺像极。

    但第五伦试了试后,发现它像则像矣,却根本游不起来,只能借助指示线,靠目测估出长度单位“分”以下的数据,不够精确。

    “给我。”

    刘歆大概计算到要用至此物的时候,伸出手来讨要,头却不抬,只把第五伦当成奴仆一般。

    第五伦小心绕开沙地上的圆圈,他深知计算过程被人破坏时,理工狗会多么狂怒,只将卡尺递给刘歆。

    刚想开口说点什么,比如指点刘歆几句套套近乎,岂料这老儿竟不耐烦地挥手送客。

    “人我已见过,伯师,带他走罢。”

    ……

    还真就只是“见见”啊!第五伦只觉得莫名其妙。

    出了内院后,下大夫刘龚笑道:“叔父性情一贯如此,莫说伯鱼,有一次太子来府中,遇上他正在筹算,同样爱搭不理,太子只能悻悻而归。”

    新朝太子王临,正是刘歆的女婿,正与功崇公王宗明争暗斗。刘歆天然站在太子一方,第五伦知道,自己今日若接受了王宗的聘请,这国师府的门,大概就进不来了。

    但进来后也无大用,跟刘歆一句话没说上,依然无法排除他就是位面之子刘秀的可能性,但也不能确定。

    好在刘龚待他十分有礼,让第五伦喝点温酒暖暖身子再回。

    置酒之时,第五伦乘机问道:“敢问刘大夫,国师公方才莫非是在计算圆周率?”

    第五伦听扬雄提及过,说什么“古之九数,圆周率三,圆径率一”,意思是古人以为,圆为周三径一,二者相除就是圆周率。

    “确实如此。”刘龚道:“伯鱼可曾见过‘嘉量’?那便是叔父奉陛下之命所制。”

    嘉量是新朝的度量衡器具,第五伦初见时也被惊到了,是一个铜制的圆筒,里面则是方的,左右各有小耳,看似普通,实则五腹俱全:以斛量为主体,圈足为斗量,左耳为升,右耳上为合,下为龠(yue)量,重量二钧。

    其背面则是铭文:“律嘉量斛,方尺而圜其外,庣(tiao)旁九厘五毫,冥百六十二寸,深尺,积千六百二十寸,容十斗。“

    五种度量标准结合在一个小器物上,确实设计精妙,刘歆之才可见一斑。

    刘龚道:“叔父在制作嘉量时,发现古人以为的周三径一错漏太大,以至圆不成圆,有损圣朝同律度量衡之法。他便自创新法计算,破觚而为圜,重新得出圆周率,嘉量遂成。“

    “但近来叔父却发现,那圆周率仍是不够精确,遂反复运算。”

    “先前算得数为多少?”第五伦追问,见刘龚不往下说了,便故意道:“不瞒刘大夫,吾师子云公近来也在家中割圆筹算,亦有所获,或可裨益于国师。”

    “子云翁也在算?”

    刘龚不知这是第五伦胡诌,一愣后明白了,不由大笑起来。

    行,两位老冤家又在斗气呢!过去几年,刘歆因为扬雄不给他看《方言》,便憋了股劲也想鼓捣一本出来,刘龚见得多后,习以为常了。

    刘龚遂比划道:“以圆径为一丈,圆周盈数为三丈一尺五寸八分六厘。”

    这年头不好形容小数点后数字,故用丈、尺、寸、分、厘、毫、秒、忽这8个单位作为整数来表达,第五伦了然。

    “3.1586啊,已经不错了,但差的还挺多……“

    第五伦今天来见刘歆,却见了个寂寞,再想起先前扬雄替他来国师府求情,遭到刘歆讥讽,受了好大委屈,闷闷不乐好几天。

    他遂带了点蔫坏报复的心理,起身告辞时道:“我家夫子与我经过数日苦算,已求得最精确的圆周率,哪怕张苍复生也不能超过。”

    “所以,国师公大可不必再浪费时间,空自苦算了。”

    刘龚板起脸:“你这孺子,口气倒是不小,数日工夫,就能超过叔父十数年之算?”

    第五伦笑道:“若是不信,大夫且将一数字转告国师,让他反过来算一算,便知孰优孰劣!”

    这不是给两个老冤家拱火么,刘龚却也想看这热闹。

    第五伦留下一个数字后离开了,对刘歆这种卡在一道数学难题上的人来说,只告诉他答案,不讲明他求解过程,更为挠心。

    管他是不是位面之子,先替扬雄出口气再说。

    少顷,正在桃树下苦思冥想,却因算法和工具精度所误,迟迟得不到更精确结果的刘歆,便从刘龚口中,听到了一串数字。

    “叔父,扬雄、第五伦所算圆周盈数为……”

    “三丈一尺四寸一分五厘九毫二秒六忽!”

    ……

    而另一边,第八矫也满面春光地回到太学生舍,开始收拾行囊。

    恰好住在隔壁的刘秀过来看到,不由诧异。

    “季正这是要去何处?远游还是回家。”

    经过举幡救伦一事,第八矫对刘秀十分信赖,加上他为人耿直实诚,当刘秀与自己是同一类人,便笑着将今日之事说了个大概。

    “我后日要去功崇公府赴任,作为公国冼马,不能再与文叔继续做同学了。”

    听闻此言,刘秀顿时一惊,担心的却是另一人:”第五伯鱼也受了功崇公之聘?”

    第八矫摇头:“这倒没有,伯鱼意在归隐,无意于仕途,拒绝了。”

    话刚说完,刘秀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第八矫也不明白他乐什么。

    刘秀只说自己是来感谢第五伦兄弟赠石炭的,作为第五伦的谢礼,参与举幡的太学生都得了一份。

    而刘秀更意外收到了两倍的量,与刘隆相匹,看来第五伦已知道那天主要功臣是谁了。

    刘秀虽然面上无动于衷,心里还是有点小欣喜的:“第五伦记住刘文叔了。”

    经过此役,第五伦声名已在常安传开,再瞧瞧周围,这么多太学生参与此事,又得了第五伦馈赠,礼轻而情谊重。他们来自五湖四海,等学成返回家乡时,便会口口相传,替第五伦将名声散播于天下。

    “吾兄若能得到这样的名士辅佐就好了。”

    而今再得知第五伦无意入仕莽朝,刘秀心中更是大喜。

    刘秀听说过楚地大儒龚胜的故事,这位老儒汉哀帝时便曾抨击刑罚严酷、赋敛苛重,是出了名的清流。后又不满汉哀帝宠幸董贤,加以讥讽,等到王莽秉政时,龚胜看出王莽意图,遂归老乡里。

    新朝始建国三年(公元11年),王莽想聘请龚胜来做太子师,龚胜拒不受命,坚决不上车,最终绝食而死。

    还有与刘秀同郡的郭丹,郭丹是穰县人,七岁而孤,以孝顺后母闻名,后来入常安太学,常为都讲,诸儒敬重之。等到王莽篡位后,两次征辟郭丹,许以高位,郭丹却辞病不就,最后带着一群学生跑到官府力量薄弱的北地郡。

    在刘秀眼中,不仕、归隐,这两样加起来,简直就是对王莽不满的同义词!

    回到居室后,刘秀嘴角都弯成了√。

    “这些归隐不仕王莽之人。”

    “有一个算一个,无不怀念我大汉!”

    ……

    ps:侍中、奉车都尉、光禄大夫臣秀领校,秘书言校、秘书太常属臣望所校《山海经》凡三十二篇,今定为一十八篇,已定。——《上山海经表》

    另外刘歆是中国最早尝试计算圆周率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