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神婿〕〔穿书后大佬把我当〕〔误落人间二八年〕〔那年秋天花盛开〕〔俄罗斯大妖僧〕〔女总裁的最佳赘婿〕〔无冕之王〕〔惹春风〕〔重生之傲世凌空〕〔万古武帝〕〔道渊行〕〔天陆传说〕〔超级狂医在都市〕〔麻衣相师〕〔凤鸾九霄〕〔霍长渊林宛白小说〕〔都市之无敌仙帝〕〔趟过职场这条河〕〔抗战之猛将召唤〕〔乡间轻曲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帝国的崛起 第六十一章 生员(一)-波澜再起
    府学门口,一帮落第的童生们在鼓噪,喊着口号。但是气势却越来越弱。

    第一,关于“曹朗作弊”的流言不知道从何时起在人群中流传。

    “这怎么可能?我和曹伯达自幼相识,他怎么可能和何提学串通作弊?以他的经义水平,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这制造流言的人有没有脑子?何大宗师这一任提学任期结束就要致仕。曹伯达大好前程,和他预定门生,脑子被门缝夹了吗?”

    “正是。”

    第二,天寒地冻,童生们围着府学一个多时辰。身体有些吃不消。喝在肚子里的酒这时已经醒了几分。

    闹一闹、发泄情绪,法不责众,提学大宗师不会如何。但若是执意闹到底,结果恐怕不会很好。不少童生心里盘算着,已经开始打退堂鼓。

    就在这时,十几名衙役并书吏从府学中出来。为首的一人是何提学的心腹幕僚,对着童生们高声喝道:“提学老爷有令,众童生速速散去。若执迷不悟,将剥夺功名。”

    话音一落,众童生如同鸟兽般迅速的散开。话说明朝的读书人最怕的未必是官吏,而是提学大宗师。因为大宗师掌握着读书人的功名,可以直接开革。

    人潮褪去,裸泳者露出。

    站在人堆正中的余冠几人神情颓废,明显事不可违,他纵然心里愤慨,只得道:“我们走吧!”

    府学门口,街边的屋舍连绵。余冠只觉得天地间一片萧瑟。

    …

    …

    顺天府街北的一间茶铺中,张昭和李幽几人喝着茶,眺望着府学门口的动静。

    见人群散去,最后走的是余冠几人,李幽摇摇头,提醒道:“子尚,你这几个同窗的品性真是…,总之,你留意点他们。”同时,心里松口气,总算解决此事。

    张昭和李幽一样,心情舒缓开,沉吟着点点头,“我知道。”

    自取得徐郎中的原谅后,明理书院的余夫子对他很客气,请假、考试报名一路绿灯。但他内心中对此人存疑的。所以,在院试前跟着李教谕学习八股文。

    余冠今日领头闹事,以他为标靶,这让他心中警惕。这小子还在想和打击他,不可手软!

    李幽哈哈一笑,举起茶杯,狂放的道:“今日中榜是人生乐事。以茶代酒我们同饮一杯。明日上午我们在老师家中汇合,同去拜访大宗师。现在请恕我失陪。我要去花街柳巷中采风写诗。”

    几名同学笑骂:“子远兄这是要让我们羡慕你吗?”

    张昭禁不住笑着摇头,把漂字说的这么清新脱俗也是人才啊!当然,青楼在明朝是合法行业。而且,还是掌握着部分舆论的行业。这年头的名声就靠两张嘴:名士、名妓。

    放榜之后,明日有三件事要做:拜师、选学校、宴饮。这便是李幽约定和他时间的缘故。

    张昭和李氏众童生告辞,带着张泰平返回小安镇中。今天是婉儿的生日呢!

    张昭再一次的将京中诸事抛之脑后,想着小院里温暖的客厅。然而,变故总在不经意间!

    天阴沉着,已是午后四时许。浅淡的夜色漂浮在天地间。那深藏在幕后针对张昭的恶意,展露獠牙!

    …

    …

    余冠失魂落魄的走在京中的街道中。寒冬腊月,又是傍晚,街中行人稀少。

    此时,他身边就剩下刘、王二同学、董原。其余的人都找借口离开。今晚本来就该是一个放纵的夜晚。不管是中秀才、或者落第!

    这时,一辆马车停在余冠面前。车帘掀起,一名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露出脸来,“你就是青龙镇的余冠?我乃寿宁侯府的管事。你们跟我来吧!”

    余冠想要拒绝,但寿宁侯府不是他得罪得起。想要确定对方的身份,又不知道该如何问起。幸而这管事邀请他们四人一起进马车。心中忐忑,直到被马车带到城东的教坊司胡同中。

    马车径直到一座绣楼中。张府管事带着余冠几人下车,往后面连绵起伏的院落走去,到一处精美的小楼中。里面陈设精美,烧着炭盆,点着香。

    “都坐。”张管事招呼余冠几人在八仙桌中落座,待几名侍女倒茶退出去后,挑明来意:“我家侯爷要寻张昭的过错。我已经在青龙镇中打听过。还有今日之事佐证,你可愿意明日在大宗师面前状告张昭勾结锦衣卫,夺人家产?”

    余冠、刘、王三人面面相觑。

    这还真是调查过啊!自半个月前在客满楼中亲眼张昭和长宁伯谈笑风生,余冠三人就停止在青龙镇中散播张昭勾结锦衣卫的传言。无他,惹不起啊!

    如今这事却被寿宁侯府的管事说出来。他们如何不心惊!

    就在三人迟疑时,董原却是神情兴奋。他早就看张昭不爽啊!张昭坑了董家两千两白银,现在他父亲交出族长的位置,交出股份,日子难过的很。

    张管事扫几人一眼,淡淡的一笑,拍拍手。只见小楼中走进来两名漂亮的美人,还有两名壮汉。两个美人儿莺声燕语,将刘、王二人引着往小楼侧而去。显然是去共度良宵。而两个壮汉却是将董原要挟住,就按在花厅外的暖阁中,噼里啪啦的一顿板子打的董原哭爹叫娘。

    “啊,啊,不要。不要打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侯府怎么和土匪一样?”

    暖和、精美的花厅中,余冠听着厅外董原杀猪般的嚎叫声,拿着酒杯的手微微抖着。

    张管事微微一笑,抿着酒,“余小友,你是个聪明人。现在,你想吃敬酒,还是吃罚酒?”

    余冠英俊的脸上露出苦笑,道:“在下可以问一句,贵府找张昭什么事?”

    张管事也不隐瞒,“二锅头的生意日进斗金。别人顾虑长宁伯府,我们寿宁侯府却是不怕。张昭若为生员,动静未免太大。正好将他治罪,这生意自然就拿过来。余小友,这个生员名额空出来,我可以做主给你。”

    余冠轻轻的抿嘴。他懂张管事的意思。明日,他出面在大宗师面前告状:张昭品行不佳,行事卑劣,理当剥夺功名。然后,治张昭的罪。寿宁侯府才去掠夺二锅头这门生意。

    他其实不信张管事的承诺。生员名额又不是大白菜可以转送的。但是他的心脏依旧忍不住跳动起来。生员啊!这是他梦寐以求的。求族叔去运作一下,未必没有机会让大宗师把他补上去。

    张管事威逼利诱,见余冠意动,再拍拍手。

    就见一个绮颜玉貌的美人走进来。她约双十年华,穿着轻薄的单衣,汹前若隐若现的露出里面精美的肚兜。身姿丰盈,容颜雅致。显然是京中名妓。

    “余小友,你好好想想。明日清晨给我一个回复。老夫先走了。”

    “张管事…”余冠正要喊住他,被美人缠住,高耸压脸,呼吸顿时不畅。在这温柔乡中,心里防线一泻千里。反正,他和张昭也有旧怨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星际重生全能女神〕〔厉少宠妻至上〕〔妈咪给钱,爹地卖〕〔总裁私宠妻江瑟瑟〕〔都市战神归来〕〔极品老木匠〕〔权门娇妻:九爷情〕〔穆延霆许念安全文〕〔剑道凌天〕〔第五月和玄奕辙免〕〔上门龙婿txt全文下〕〔重生逍遥仙途〕〔法医王妃:我给王〕〔上门龙婿〕〔妃要撩人:太子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