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祖宗回来了〕〔帝国再起〕〔湾区之王〕〔逆武丹尊〕〔九龙圣祖〕〔武极神话〕〔这个偶像危险哦〕〔九零美发人生〕〔盛世书香〕〔纨绔女帝:邪王来〕〔独佳闪婚〕〔药师种田:娘子,〕〔超牛女婿〕〔娇妻来袭:王牌bo〕〔天上掉下个小锦鲤〕〔疯骑士的宇宙时代〕〔都市至尊龙皇〕〔老子是条狗〕〔梁山事务所〕〔我的师父很多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树魔有属性 第97章 别动,打劫
    “族长,我们这样的罪邪魅,万一他们身后的血族怪罪下来这么办。”

    在离开长矛湖,返回部落的途中,岩鬼索伦克问道。

    远处,其余的岩鬼族人带回来一堆的石头,这些石头都是从河里捡来的,岩鬼认为这种石头吃起来有股清凉的气息,

    当然这股气息其余的魔族是尝不出来的,是岩鬼的专属癖好。

    族长菲力捡起其中最大的一块,

    坚硬的岩石放入嘴里,在宝石牙齿的咀嚼下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怕什么,你觉得现在那些血族会来找我们岩鬼的麻烦吗。”

    菲力含糊不清的说道,

    将嘴里的岩石碎屑吞入腹中,意犹未尽的又拿起另外一块石头,刚吃进嘴里就急忙吐了出来,“呸,怎么有股死鱼味!金铎,是你小子捡的吗。”

    “不好意思族长,我专门给自己捡的,不小心混到你那里去了。”

    一名头上长有青苔的岩鬼跑了过来,将那个咬掉一半、有“死鱼味”的岩石拿走了。

    “金铎!这块也有死鱼味,我不喜欢,给你。”

    “还有这边。”

    其余的岩鬼把不喜欢的口味挑出来,拿给了那位名叫金铎的岩鬼。

    看样子乎没有岩鬼因为刚刚得罪了血族的眷属而担忧,

    唯独索伦克有些担心,显得没啥食欲。

    “小伙子。”

    菲力见状上前拍了拍索伦克肩膀,顿时三两石屑掉落,“当初血翼大人统治魔域的时候,血族也没有刁难过岩鬼。”

    “就是,族长说的没错,血族不会在乎损失区区的魔源石,他们想要的是更多的武器,与更多的科恩矿石。”

    金铎说着,从面前的一堆石头内挑出一块闻了闻,扔给的索伦克。

    接过石头,

    索伦克依旧表现的有些忧虑,“可是那些血族毕竟是王族位列,万一真的追究我们岩鬼起来,随便派一个高阶魔族过来,我们部落不就危险了。”

    “咔嚓。”

    族长菲力又吞下一块石头,见到族中年轻岩鬼在为部落的未来而担忧,

    他感到十分欣慰,

    同时也能体谅索伦克的忧虑,

    血族的名号在这片魔域中实在响亮,纵使输掉了战争,这个魔族依旧可以凭借着种族潜力,诞生出更加强大的魔王。

    强大到可以匹敌枯骨的存在,所以只要血族没有死干净,就依旧有能力威胁到骨魔,这个种族依旧有可能重新崛起。

    不过,对于岩鬼而言,

    无论是血翼当魔王抑或是骨魔来统治,

    岩鬼都觉得无所谓,他们生活在地底深处,很少在外界走动,对于谁当魔王丝毫不关心,也无所谓报复。

    同样的魔域的统治者们也不会耗费精力,在广袤的荒漠与森林地下寻找他们的身影,

    岩鬼带着珍贵的矿石跟其余魔族交易,只是想要获得魔源石而已,

    如果邪魅生气甚至发怒,大不了以后不做这个部落的生意,

    所以大部分岩鬼都不怎么担心,

    “索伦克,你要记住,血族很可怕,我们确实不应该得罪。”菲力继续说道“但是,血族是不会在意这几块矿石的,甚至连邪魅本身他们都不在乎。”

    “没错索伦克,无论是岩鬼还是邪魅,在血族眼中,就如同这数百块的下级魔石,如同在整片魔域中的矿石中,敲下丁点的碎渣般,不值一提。”

    有名岩鬼说道。

    索伦克听到这些话,略微安心,本来他就年轻,从小就听着祖父辈们歌颂魔王的故事,在他心中能够统治魔域的王族都是极为强大的存在。

    所以他在本能上对血族有些畏惧。

    刚才听族中长辈的一番话,

    让索伦克了解到,

    血族依旧可怕,岩鬼在对方眼中只是颗不入眼的砂砾。

    他们认为占了点便宜,其实对血族而言连损失都算不上,懒得去计较,懒得去追究。

    “科恩矿石越来越难开采,我们得趁着血族跟骨魔纠缠的机会,从邪魅手中多捞点魔石。”

    族长菲力说道,打算继续坑邪魅坑到底。

    索伦克经过一轮的洗脑,对于这种从邪魅身上占便宜的事情竟然有些期待,他问道“族长,那邪魅在血族眼中也同样不值一提吗。”

    “邪魅不同,他们虽然实力不强,但是拥有锻造天赋的魔族很少见,长矛湖的那群家伙应该挺受血族器重的。”族长菲力这时候摇了摇头。

    “不过对于血族这种传统王族而言,任何投奔他们的魔族都只是利用的工具,邪魅也不例外。”

    索伦克听了若有所思,

    难怪历代岩鬼族长都不希望依附魔王,看来是还是像这样无拘无束的日子好点。

    正想着,

    旁边的族长一张岩石脸就凑了过来,“索伦克,看在你这么关心部落的份上,这个族长的位置以后就传给你怎么样?”

    “不了,不了。”索伦克连忙摆手,“还是菲力大人比较适合。”

    “不不不,我也老了,该将位置让给你们这些年轻的岩鬼了。”菲力继续忽悠道。

    他们岩鬼部落生活的无忧无虑,加上有天赋的作用,平时只要不作死招惹那些强的没边的魔族,基本上没有魔物能够威胁到种族的延续。

    日子过得相当平和、舒坦,岩鬼都安逸习惯了。

    所以相比于其余部落为了个族长的位置抢来抢去,岩鬼部落的族长位置就是累得要死的职位,没啥岩鬼愿意当。

    看着索伦克坚决不肯接受的样子,菲力心中懊悔,“为什么当初老族长随便一说,我就选择接受了呢,好后悔啊,天天为了部落的事情忙前忙后,好想回到以前躺下就是吃和睡的日子。”

    菲力心中呐喊,似乎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经历。

    坐在斜对面的金铎看到这一幕,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笑立即吸引了索伦克的注意。

    “族长,你看金铎笑得那么开心,估计是想当族长了。”索伦克说。

    “哦?”

    菲力视线转移,落在手里正拿着块要到一半石头的金铎身上。

    “金铎,你想当族长?那好从明天开始,你就是”

    “哎呦。”

    话说到一般,金铎手里的石头突然掉落,站起来捂住肚子,嘴里喊着“族长我肚子疼,需要去换一块石头。”

    随后金铎就跑到附近的一堆乱石处。

    “这块石头不错,就拿来做我的新腹腔吧。”

    金铎将在腹中的大岩石取下,有零散的石头碎屑掉落,

    腹部镂空,看上去就像是石头人的腹腔炮弹轰出个大洞似的。

    金铎将捡来的大岩石往腹部塞去,

    当填满整个腹部大洞时,其体表泛起黄蒙蒙的微光,放入的岩石就跟金铎的身体紧密嵌合在一起,甚至还转化成为相同的颜色。

    一场简单而奇妙的“换器官手术”就此结束。

    “哎呦,族长你也看到我,我从小就身体不好,根本不适合当族长,完全没有资格领导岩鬼,这份艰巨的任务还是由菲力大人继续担当吧。”

    金铎边说着,便转过头。

    当他回头的时候,

    就看见族长菲力站了起来,手中拳头紧握,身上的岩石块在震动。

    这是岩鬼进入战斗状态的样子,

    金铎慌了,

    自己只是不想当族长而已,族长没必要这么凶残吧。

    他慌忙改口“其实,让索伦克来当族长也是挺好的。”

    话音刚落,

    其余正在进食的岩鬼全都将目光集中在金铎身上,然后,齐刷刷的站了起来。

    金铎更慌了。

    难道我说错话,有必要这样严肃的看着我吗,尤其是索伦克,那浑身岩石抖动的都快散架了。

    面对其余族人强势的眼神,

    金铎最后苦着脸,“实在不行,就让上一任老族长复出继续当嘛,为啥一定要针对我。”

    他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今天大家都这么严肃,都想由他来继承族长位置。

    就在这时,

    金铎只觉得身后的光线被某个庞然大物遮挡了,

    有片阴影盖过头顶,

    他方觉不妙,扭头看去。

    身后不知何时站着一头身体魁梧,凶神恶煞的猿魔,旁边还站着一头邪魅。

    猿魔身体微微前倾,双臂自然垂落,眯着眼,俯视着他。

    “啊,救命啊族长。”

    金铎感受到猿魔身上无可匹敌的压迫力,慌忙的跑回族人之中,换上了一副跟索伦克相同的姿态,浑身岩石碎屑飒飒抖落。

    “这位阁下,我们是岩鬼部落。”菲力作为族长,必须表现出应有的镇定,他上前自我介绍一番,目光在邪魅泽凯斯与断耳之间逡巡。

    他们刚刚在长矛湖做完生意,认得出邪魅,但却没有见过这种姿态的猿魔生物。

    看到邪魅跟猿魔站在一起,

    尤其是猿魔的实力表现的如此可怕,不由的让岩鬼菲力联想到,猿魔是邪魅委托来教训他们的。

    而猿魔生物确实可以轻易的将他们碾压。

    岩鬼们无比紧张。

    “族,族长,这头就是之前在科恩矿洞的猿魔。”索伦克低声说道。

    菲力听到后,身体被惊得一哆嗦。

    这头猿魔就是能够单挑整群科恩魔虫的存在?

    为什么会出现在,为什么会跟邪魅在一起。

    菲力率先想到的就是猿魔有可能是血族的几名强大盟友之一,被委派到森林中监督邪魅生产,这个说法似乎最为行得通,也能解释为什么那名邪魅对猿魔如此恭敬。

    “大人,这些魔物是岩鬼部落。”

    岩鬼部落的特征非常明显,所以泽凯斯向断耳介绍到,接着他注意到那个被岩鬼保护起来的木箱子,想到了什么。

    “这些岩鬼很有可能是去长矛湖进行交易的,箱子里面估计是魔源石。”

    泽凯斯以前在长矛湖见过岩鬼,

    他记得在这群魔物,每次来到长矛湖的时候,岩鬼都被当做贵宾看待,因为印象很深,不过看样子岩鬼们却认不得他了。

    岩鬼们看到邪魅在觊觎装满魔源石的箱子,

    他们不清楚泽凯斯与长矛湖之间的关系,猜测是邪魅出尔反尔派人过来抢回魔源石,一个个神情都无比紧张。

    “你们邪魅是什么意思?这些魔源石难道不是说好的报酬吗。”

    菲力怒斥道。

    泽凯斯听了反而愈发激动,“猿王大人,里面果然是魔源石,我们动手抢过来吧。”

    魔源石可是比结晶蕴含更多的能量,

    断耳知道树主一直在寻找魔源,所以将遇见岩鬼的事情上报。

    等到李牧了解完情况后,他立即操纵着断耳上前,直接将一块铠甲扔到了过去,直接了当的说道“这东西给你,把那箱子给我。”

    “阁下这种举动有违交易的原则,就不怕把血族的名声弄脏吗。”菲力将魔源石紧紧揣在手中,说道。

    “血族?这些与我有什么关系。”李牧说。

    “你们难道不是长矛湖的吗?”菲力听出点问题来,喊道,这个问题既是问猿魔,更多的是质问邪魅泽凯斯。

    泽凯斯作为长矛湖的叛徒,此刻被其余魔族这么一问,老脸一红。

    毕竟对于任何魔族而言,被当做叛徒驱逐出部落都不是一件值得称颂的事情。

    他很大声的喊道“我们是大裂缝的邪魅,效忠于蝶王,”说到这,泽凯斯看了眼断耳,又加上一句“同时效忠于猿王大人,识相点的就赶紧将手里的魔源石交出来!”

    “大裂缝在哪?那里也有群邪魅吗?”

    岩鬼们算是听明白了,眼前的猿魔跟长矛湖的没有关系。

    “阁下既然不是来自长矛湖,那为什么要抢我们的魔源石。”

    菲力说道。

    他心里面略微安心,只要这头猿魔不是来自长矛湖,那一切都有谈判余地。

    不过李牧却没啥心情跟对方谈判,直接指着地面的铠甲,喊道“那块铠甲品质上乘,拿来换你们的魔源石绰绰有余,赶紧将魔源石交出来。”

    地面上的铠甲被裹得严严实实,看不清真是模样,而交易往往都是凭借第一印象的,物品的颜值高,卖出去的价格也高。

    岩鬼没有看到铠甲的模样,且不说他们一族对于武器装备没有任何需求,任何装备在他们眼里都是废铁而已,光是看到浑身散发着凶恶气质的猿魔,就可以断定那块铠甲肯定是个垃圾。

    如果说之前他们对邪魅的举动是敲诈,

    那么现在猿魔对他们的所作所为就是裸的抢劫。

    “这位猿王阁下。”

    菲力直接套用泽凯斯的对猿魔的称呼说道“这些魔源石对岩鬼很重要,如果阁下愿意放手,那么您将收获来自岩鬼的友谊。”

    “友谊我不需要,我只喜欢跟魔源打交道。”

    断耳双臂锤地,地面轻微震动,“不交出魔源,就去跟你们先祖谈友谊吧。”

    泽凯斯见状,情不自禁感慨“果然有实力就是不需要讲道理,不愧是猿王大人。”

    同时他也有些疑惑,

    为何在听到魔源石这三个字后,面前的猿王大人无论是说话语气,还是举止动作都好像完全变了一样,跟路上那个稳重、沉默寡言的猿王完全不同。

    “那很遗憾,这位猿魔阁下,我们本来不想与任何魔族起冲突。”岩鬼那边传来答复。

    泽凯斯望去,愕然发现岩鬼们的身子在迅速融入大地内,

    接着他就感到身体失去平衡,低头一看,脚下的泥土竟然不知何时变得松软泥泞起来,犹如沼泽内涌出旋涡一般,将他与猿魔吞噬入内。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神奇直播系统〕〔画爱为牢:神秘总〕〔女王嫁到:老公,〕〔极品老木匠〕〔从骑士开始进化〕〔快穿我成了男神的〕〔透视神医女婿〕〔郎骑木马来女郎不〕〔星际绿化大师〕〔宫少,你老婆又上〕〔重回五零当军嫂〕〔治婊专家[快穿]〕〔来自虚空之女的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