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艳总裁的超级狂〕〔只愿流年共相守〕〔无双神医〕〔重生千金逆袭路〕〔闪婚老公不简单〕〔欲爱将晚〕〔重生之豪门导演〕〔妙手狂医〕〔夏日生花〕〔挚求〕〔喜剧大世界〕〔相亲美女博士〕〔趟过职场这条河〕〔都市之我是武神〕〔我在八零搞动画〕〔木叶之超强猫咪系〕〔群雄逐鹿之霸血天〕〔修仙超级英雄〕〔我的全能修炼空间〕〔美好生活从拍视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树魔有属性 第85章 狩猎沙虫
    入夜,

    在返回埋骨地的过程之中,血蝴蝶小毒特意带着同伴小蝶饶了个远路。

    当然这一切都是瞒着树主李牧在进行,

    血蝴蝶往西掠过茂密树冠,一路飞出森林边缘,隐隐已经看的荒漠。

    “应该走这边。”小蝶口器舒展,指着埋骨地的方向说道。

    蝴蝶小毒不为所动,怂恿着同伴说道“没事,往这里走一样能够抵达领地,我们飞慢点,不会迷路的,看见那边的地上的坑洞没,都是我以前设置的路标,一会沿着这条路回去就可以。”

    在血蝴蝶所处的荒漠区域内,每隔数百米就会有个巨大的坑洞,那坑洞并非由天然形成,洞口边缘腐蚀严重,新旧土层醒目,

    正是血蝴蝶小毒以前迷路时遗留的路标,

    带着小蝶沿着坑道一直飞,小毒嘴里说道“上次我在这里遇见头大蠕虫,随后被我给击杀了,这次我们在附近找找看。”

    小蝶扇动翅膀跟在同伴身后,说道“找来干嘛?”

    “轰”

    小毒蝶翼之中凝聚出血枪,对着夯实的地面就是一阵轰击,顿时灰尘漫天,唤起浓烟要将月光都遮蔽住,

    待到烟尘散去,余音消散,

    蝴蝶小毒才悠悠的说道“当然是抓起来杀了,不过我们最好活捉,然后带到领地内,肯定能让树主大人高兴,而且小贰那家伙就不会说我骗它。”

    上次它将自己猎杀蠕虫的消息说出去后,这么同伴里就蜘蛛小贰不相信,认为它在胡说,说根本不可能存在这么巨大的蠕虫。

    这怎么能行。

    小毒当然是要讨回面子,决定亲自抓回头蠕虫回去,在小贰面前好好示威一番。

    如果不是最近树主大人盯得紧,不让眷属离开领地太远的地方,小毒早就开始行动了,所以趁着这次难得的外出机会,

    小毒想着今晚说什么也好将抓头蠕虫回去,不然以后就没机会外出了,尤其是自己最近老是惹事,按照小毒对树主大人的了解,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它跟小蝶都没机会离开埋骨地了。

    “赶紧找,小蝶,时间紧迫,再过一会树主大人就会让我们返回,到时候就真的再也没机会找到那么巨大的沙虫了。”

    小毒催促道,同时还不忘提醒同伴小蝶,“那些大沙虫会从地底下钻出来,别被吞进去,食道里面很臭,要小心。”

    说完,它便在最初遇见大蠕虫的位置,持续释放血枪,将地面轰的坑坑洼洼,都快轰出一个小盆地出来了,

    不过纵然小毒再强,也终究逃不出生物的范畴,

    十几发血枪下来,已经累得不行,需要休息一阵,它停止攻击,准备在附近狩猎一些魔物,却发现小蝶就这么悬停在半空,一动不动,丝毫没有出手的打算。

    “小蝶,快啊,帮忙找蠕虫啊。”小毒飞到同伴身边催促道。

    小蝶犹犹豫豫,说“这样不好。”

    蝴蝶小毒瞬间明白,同伴肯定是在担心挨骂,看来还是太年轻,没有放下心理负担,

    对于这种心路历程,小毒刚诞生时也经历过,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它已经成长为老油条,知道树主大人其实是很仁慈的,只要不是犯太过严重的错误,一般的惩罚也就是禁止外出,再严重些就是吊起来打而已。

    这些都是小场面,小问题。

    蝴蝶小毒却说道“没事的,我们又没做啥错事。”

    小蝶“回去吧。

    “放心,有我在。”

    血蝴蝶头头小毒一听顿时觉得没意思,好不容易跑出来,怎么能轻易的回去呢,

    不行,

    必须好好劝一劝玩伴,结果话未过半,便听着同伴小蝶继续说道“大裂缝更有意思。”

    小毒顿时无语,原来小蝶只是对大蠕虫没什么意思,仍在心心念念那群毛怪,真不知道那些毛团般的生物到底哪里有趣。

    作为血蝴蝶中最先诞生的小毒,与第二位诞生,甚至有可能是最后一位诞生的族人小蝶,它们两头血蝴蝶之间关系很好,几乎形影不离,而小毒也对同伴很照顾,

    平时如果小蝶提要求,身为蝴蝶头目它肯定会答应。

    只是今天没有抓到蠕虫,小毒自然不能心甘情愿,先前从豚魔部落出来时,它就已经向树主大人报告了,也就是说任务已经完成,剩下的时间,按照它理解,当然是要自由分配。

    如果现在跑回领地,下次再想出来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毛怪没啥意思,听我的,你想想看树主大人最喜欢收集那些稀奇古怪的生物,大裂缝的那些毛怪弱小成那样,树主大人都收留了它们,

    要是我们能够抓住头大蠕虫,并且把它带回去,树主大人一定很高兴。”

    为了能够让小蝶帮忙,蝴蝶小毒甚至将树主给搬了出来。

    这一招好似挺奏效。

    小蝶答应了。

    于是,在带有些许猩红的夜色下,两头血蝴蝶通力合作,一头释放血枪疯狂轰击地面,将地面炸翻。

    而另外头血蝴蝶小蝶虽然没有掌握血枪天赋,但本身释放出粉末带有剧烈腐蚀,对付那些黄土绰绰有余,粉末挥洒,将地面一层层的向下消融。

    该区域内表层夯实的黄土在两头蝴蝶的不懈努力下,被腐蚀不见,露出颜色更加深的土层,土层下埋藏着零散、不知名的动物白骨、还有些散碎的矿石块,

    杂七杂八,反正什么东西都藏在地下土层处,还挖出了好几个生物的地底聚落,全都被血蝴蝶用来充当腐蚀粉末的营养剂,

    翻遍整个区域,偏偏就是没见到过蠕虫的身影。

    “没理由啊,上次就是在这里遇见的,附近应该有蠕虫的巢穴才对。”小毒都有些不自信了,再这样下去,自己在同伴小蝶心中的形象要崩塌了。

    实际上是已经崩塌了,

    小蝶显然对那什么大蠕虫提不起兴趣了,直接说道“走吧。”

    “再找一下。”

    蝴蝶小毒不想放弃,看一看时间,树主大人的意识还没有传送过来,意味着还能再继续寻找蠕虫,“这次我们的换个地方。”

    正说着,

    意思网络内声音传来“在哪?赶紧回埋骨地。”

    李牧找到个天赋碎片属性迫不及待想要拿来改造眷属血蝴蝶,然后当他将视线投射过去时,却彻底惊呆了。

    这是哪里?

    又不像森林里面,又不像荒漠,像是身处在一片废墟之中,四处都是破烂不堪的地面与大小不一的坑洞。

    李牧早就料想到得血蝴蝶二人组肯定偷偷跑到别的地方去,本来以为是会跑回大裂缝,结果现在一看,连他都认不出这里在哪。

    “这是荒漠,上次迷路的那片区域。”

    小毒怯懦懦的声音传来,事到如今,唯有坦白从宽,争取得到树主的宽恕,而且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不过是把荒漠的某片区域给毁了而已。

    小毒作为经常惹事的眷属之一,它早已经从无数次的挨打教训中总结出经验,

    只有做出任何有可能威胁到领地、树主已经它们眷属安全的举动,树主大人才会真正发火,

    像那些违反规矩,到处乱跑之类的小事,树主大人只是略微惩罚下,无关痛痒,除非你屡教不改。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如果做错事的时候认罪态度良好,有很大几率逃过惩罚。

    血与泪教训让小毒更加努力地进行独立思考,反思并总结,最终自认为掌握了一套自认为行之有效的逃避处罚方法。

    “荒漠?你把这里的地表给掀翻了啊?”

    经过提醒,李牧算是看明白了,只是附近残破的景象实在令他分辨不出是荒漠的哪块区域。

    “是的,全都是我干的,与小蝶无关。”

    小毒爽快承认,承认错误要果断,它甚至还帮小蝶将责任一并承担,如此充满担当、诚信的举动肯定能让树主感到欣慰。

    树主开心,愤怒也会随之减轻,惩罚力度也会随之降低,说不定还能得到一两句褒奖,

    但这一切还未结束,平息树主大人即将宣泄的怒火需要循序渐进,承认错误后,最好加上一两句反思,

    不得不说,小毒别的本事没有,道歉却是一流,

    在勇敢承认错误,甚至主动帮同伴担责后,小毒用饱含歉意,充满愧疚的声音说道。

    “树主大人,小毒错了,我只是想抓几头大蠕虫献给树主,以后再也不敢了。”

    意识网络那头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

    “唉,算了,赶紧回来吧,别有迷路了。”

    蝴蝶小毒听闻心中欣喜,果然树主还是一如既往的仁慈,越是这样小毒反而越是愧疚,明明是自己做错事,却还在耍小聪明,利用树主大人对眷属的好。

    这次的惩罚在自己的小计谋下逃掉了,而小毒的内心却不这么好受,它知道树主一直在努力的想办法保护着眷属们,生气也是因为担心眷属遇到危险而已。

    小毒心情因此而变得无比糟糕与沉重,“树主大人,我,我再也不敢了。”

    它又重复句刚才一模一样的话,这次话里面蕴含的歉意比之前深刻的多。

    “唉。”

    李牧听到这,无奈的叹息一句,像是在管教一名屡教不改的熊孩子,“先回来吧,树主我最近提升了树躯的实力,藤条打人更疼了。”

    “听话,赶紧回来,路上危险,千万要保住性命回到埋骨地。”

    小毒“”

    啪!

    埋骨地内,

    某树魔升级后的枝干较之前威力呈几何级数上涨,枝杈根尖击打在地面,裂缝如蜘蛛网般向四周辐散出去。

    此刻正在储藏室内跟看守者小叁讨价还价的蜘蛛小贰突然有种危险的钢卷,浑身蜘蛛腿毛不安的颤抖。

    “怎么啦?”小叁看着发呆同伴,问道。

    “没什么,刚刚好像有是可怕的声音传来,你有没有听见。”小贰心惊胆战的说道。

    小叁摇头,“别废话,只给你三头砾虫,多的别想。”

    听见这话,蜘蛛小贰从错愕中惊醒,急忙喊着“别啊,多拿几头呗,这可是树主大人交代下来的”

    啪!

    树干再次打在地面,似乎再做练习。

    荒漠中刮起大风,黄沙漫天,呜呜风声中好似还裹挟着某种渗人的声响。

    蝴蝶小毒眼前仿佛出现了幻觉,令它蝶翼发凉。

    “树主,我真的错了!”

    意思网络内,传来小毒更加虔诚的忏悔,声音近似哀嚎,比任何一次道歉都要诚恳,都要懊悔。

    可惜,李牧并没回答。

    “赶紧回去啊,小蝶,别玩了。”

    小毒喊道,现在它对那些什么大蠕虫完全不在乎了,急急忙忙的寻找同伴的身影,想着越早回去越好,这样才能少挨几根藤条。

    “小蝶?”

    血蝴蝶小毒转过身,准备叫上同伴,待到转身时,却发现身后空无一蝶,没有找到小蝴蝶的身影,只有激扬的无尽黄沙。

    沙尘暴是荒漠常有的事情,遇到这种天气的时候,大部分魔物都会选择躲进坚硬的地壳内,除了一些长久生存在荒漠,并进化出一套能够适应沙暴天气的魔物会出来活动。

    当然敢在这种天气活动的,还有血蝴蝶这种天生厉害的魔物。

    这一次来袭的沙暴十分猛烈,甚至将直径一米多的巨石都卷走,小毒悬停在沙暴之中,优哉游哉的挥动蝶翼,看起来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小蝶!”

    小毒再次喊道,猛烈的罡风在身边刮过,目光所及之处,它始终没有找到小蝶的踪迹。

    难道

    是被大蠕虫吞下去了?

    小毒回想起之前的经历,当时它就是因为跟在豚魔后面,没有注意,才被从地底钻出来的大沙虫吞金肚子了的,

    现在风沙如此猛烈,生物的视线受到影响,更加难以注意到地面的动静。

    小毒觉得很有可能,它不由的有些担心,当时它能够轻易击杀沙虫魔物,是依赖获得的血枪天赋,小蝶只是普通的血蝴蝶,能不能够打赢沙虫还很难说。

    “小蝶,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小毒在意识内沟通,“小蝶,你在哪。”

    没有回应。

    沉默半响过后。

    小毒内心愈发焦急,不会是让沙虫给消化了吧,不行,一定要把同伴小蝶救出来,就在它准备向埋骨地的树主大人求助时,

    背后传来阵阵轻微的欢笑声。

    尽管附近夹杂着呼呼的风声,但距离如此之近,小毒还是能够依稀听见。

    随后,

    蝴蝶小毒无比迅速的猛一回头,就看见“失踪”许久的同伴在身后欢快的挥动双翼,并不时发出愉悦的笑声。

    “啊。”

    小蝶在对上小毒的目光后,迅速收起笑声,试图再次躲到对方的视觉死角处。

    “别玩啦!”

    难以想象这句话居然是出自小毒嘴里,被小蝶捉弄,白白担心一场,小毒却难以升起生气的情绪,随便训斥两句后,便朝着埋骨地方向飞去。

    “该回去了,小蝶。”

    “哦。”

    血蝴蝶二人组一前一后正准备返回领地,小蝶身形骤停。

    “又怎么啦?”

    “大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神戒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厉少宠妻至上〕〔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娱乐之从吐槽大会〕〔山野汉子旺夫妻〕〔萧尘〕〔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仙子,请升天〕〔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