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辣媳当家〕〔凤无忧慕容毅〕〔洪荒降临:开局重〕〔月域攻略〕〔苏冰〕〔冥妃灵凰〕〔人在末世也种田〕〔闪婚秦少甜宠妻〕〔修行在大宋〕〔我能解析天赋〕〔葬煞纪元〕〔大明第一吏〕〔快穿之炮灰女配自〕〔证道从遮天开始〕〔奶爸!把女儿疼上〕〔盛宠王妃:沈相深〕〔山海经妖怪食用攻〕〔大道玄途〕〔强化医生〕〔超级宗门系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金门1662 第四章 崇祯十二年
    ,

    “鲁王妃,你为何叫本宫住手?”

    并没有刺痛的感觉,朱弘飞知道自己还活着。他睁开了眼睛,剑尖就在自己的下颚处,离咽喉不会超过两寸。

    他抬眼去看,却只见一个淡黄色的背影,还有随风飘飘的衣袖,以及不远处那个一脸诧异的女子。那女子看年纪应该还不到三十,一身镐素,衬着她秀丽端庄的脸,却是让人一眼看去,就觉得清爽无比。

    “公主,他···他好像鲁王殿下。”

    是这个一身镐素的女子,喊的住手,救了自己的命的。朱弘飞不禁心生感激,却不敢稍有乱动,这穿着淡黄色衣裙的女子,这手中的长剑,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并不是真的不怕死,有活的机会,谁不想好好的活着呢?

    可是不对!公主、鲁王妃、鲁王、独臂、明朝,还有那一身的缟素。

    天啊!救自己的是鲁王妃,她那一身缟素,证明着应该是鲁王真的死了。还有,她的肚子微微的隆起,自己可是知道,鲁王妃是留下了一个遗腹子的。

    还有,天啊!独臂神尼吗?长平公主吗?不对,是坤兴公主。

    可是,史书上的她,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

    可是,不是她又会是谁?谁敢被称为公主?又是谁被崇祯帝这个王八蛋,狠心砍下了左臂的?

    “他像鲁王?”

    黄衫女子声音里带着一丝疑惑,终于转过头来了。朱弘飞承认,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气度非凡,自然散发出一种尊贵的女子,特别是她还长得如此的美丽,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她了。

    “是的,公主!奴不会看错的。”一身镐素的女子,声音竟是有些小小的激动了,她转过头去,轻声的喊着:“刘顺,刘顺,你快来看看。”

    “是,王妃!”

    一个尖细的声音传来,让朱弘飞听着有些不舒服,总觉得像是电视里宫里的太监发出的声音。他真的看到太监了,一个穿着太监服,手里照样拿着拂尘,满脸皱纹,满头白发的老太监,正迈着疾步而来,每一步不是太大,却足够的快。

    老太监的身后,还跟着两男一女,年长那人四五十岁年纪,颌下三缕长须,迎风飘动,倒是看着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另一人应该不到三十,面色颓黑,身材修长,眼中透着智慧点点。

    接着,却是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女,一身淡蓝色的衣裙,眼睛灵动,一脸的胶原蛋白,长得却是和黄衫女子,有着六七分的想象,只是她却多了两个浅浅的梨涡,比起黄衫女子,那可是让人觉得亲近多了,即使此刻她脸上没有笑容,也是自带着俏丽。

    三人都还有点距离,那老太监却已经惊咦了一声,紧迈两步,给黄衫女子作揖起来了,“老奴恳请公主殿下,且将利器收起!”

    黄衫女子终于将手中的长剑收了回去,锵的一声,轻松写意的,插入了背上的剑鞘中去了,鹅黄色的剑穗,轻轻荡漾着。

    朱弘飞松了一口气,手捂着左臂上的伤口,依旧激烈的喘息着,这是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了,差点和孟婆她老人家对干三大碗了,哪能不大喘气啊!

    黄衫女子却是盯着朱弘飞,说道:“本宫看他也不大像。刘顺,你且看仔细了,莫要让人给诓骗了。”

    “启禀公主殿下!”这叫刘顺的老太监,又在作揖了,看来早习惯于此了,“老奴自幼就伺候着老王爷,又跟随王爷多年,断然不会看错,此人确实与王爷年轻时极为的相像,只是这肤色,深了一些。”

    这是在说自己黑吗?拜托,这是健康的小麦色。

    “那也是,本宫与鲁王也是近两年才相见,且先信你一信。”

    “多谢公主殿下!且待老奴先仔细的问一问他。”

    朱弘飞本是一头雾水,此刻却已经听得有些明白了,自己竟然和鲁王长得有些相像?唉!这世上,本来就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兴许自己真就和已经死了的鲁王,有些相像,那也说不定。

    黄衫女子却是转头去看刚刚靠近的那两个男子,二人都是稍稍弯腰,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证实刘顺的话。

    “娘!”

    却是那穿着淡蓝色衣衫的少女开口了,朱弘飞一愣神,却见黄衫女子,已然牵住了那蓝衫少女的手,也转过头来了,和那一身镐素的女子,站在了一处。

    刘顺却已经向前走了一步,到了朱弘飞的身边,看着朱弘飞的样子,不禁眼眶一湿。他略略弯着老腰,轻声问道:“敢问这位公子,尊姓大名?”

    “朱···朱弘飞。”

    自己的名字,并没有什么值得隐瞒的,说了也无妨。但朱弘飞还是感觉到了刘顺整个人都轻轻颤动了一下,他身后的那些人,却也都多了几分惊讶。

    “敢问公子,可是我大明的国姓?”

    “是!”

    刘顺的手,抖动得更厉害了,声音都是有些发颤了,“敢问公子,名字如何书写?”

    “弘扬之弘,飞翔之飞!”

    噗的一声,刘顺手中的拂尘,直接掉落在泥土中,他却连去捡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敢问公子,姓名何人所取?”

    “我娘!取前程远大,一飞冲天的意思。”

    “好啊!好名字,好寓意啊!”刘顺显得特别的兴奋,接着问道:“敢问公子,令堂姓甚名谁?”

    这一次,朱弘飞却是摇了摇头,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从这一切的迹象看来,对方很显然是认准了,自己和鲁王有某些关联了,自己要是提及亡母的名讳,那不是露馅了吗?有的时候,还是学学郑板桥,难得糊涂的好。

    “公子为何不答?”

    “我不知道!”

    这个答案,显然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了,刘顺明显愣了一下。但他却没有继续深究,而是开口问道:“敢问公子,今年贵庚,是几月的生辰?”

    “二十三,十一月初十的生日。”

    “二十三,十一月初十的生日?”

    所有人都安安静静的,看着刘顺在掰着手指头,都知道他是在算日子。只有朱弘飞,还有些迷茫。

    “二十三,己卯年十一月初十,属兔。”

    属兔?我明明属羊好吗?算了,算了,属兔子就属兔子吧!朱弘飞暗自腹诽着,却突然想起了那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可怜兔子,好像是看到了自己一样,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似乎自己真的成了任人宰割的兔子了,但好像羊也差不多是一个样。

    “我大明先帝崇祯十二年,天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全职艺术家〕〔太子妃拒绝争宠〕〔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都市风云乔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