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练气师〕〔叶心仪乔梁〕〔高天策高微微〕〔模拟修仙传〕〔萧天策高薇薇最新〕〔萧天策高薇薇〕〔萧天策高微微〕〔张玄林清涵〕〔肖天策与高微微的〕〔徐方乔玉〕〔总裁老公吻上瘾〕〔至尊〕〔蓝海囚牢云千帆是〕〔混沌神陵〕〔分手后我被大佬惦〕〔原来我是绝世武神〕〔名侦探修炼手册〕〔轮匙〕〔林木〕〔修命者开局寿元百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爸爸今年六岁半 第十六章 居家早晨
    铃语认识到了一件事,莉莉是个很可怕的人。这是被她抱在怀里又揉又捏还挤来挤去得出来的结论。对于被当成抱枕或是洋娃娃这类存在,铃语表示强烈的抗议。可爱的样子换来了更惨无人道的蹂躏。

    这直接导致了铃语决定和莉莉保持必要的距离,豆丁一样小小的身体异常的灵活。莉莉都有些气喘了也没有捉到铃语。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莉莉翻出来一个逗猫棒。

    想不到这个有弹性的毛绒绒小球对铃语有着莫名的吸引力。尽管她已经很努力装作不在意,但是跟随者毛球一跳一跳的眼瞳却是出卖了她。最后铃语控制不住的跟随者逗猫棒不停的点着头。

    “有点自尊啊,老爸。你又不是猫。”

    “我知道……但是……啊!忍不住了。”

    说着已经到极限的铃语扑向了逗猫棒上的毛球,莉莉顺势又将小猫一样的幼女抱在怀里揉啊搓啊的。铃语暂时还接受不了这种宠爱的方式,对她来说这有些痛苦。

    钟鸣叹息的扶着额头,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不想承认这只小猫是自己的爸爸。

    “说起来,地上这些碎片是怎么回事?昨天那个花瓶还好好的?”

    钟鸣若有所思的盯着地上的碎片,大概是在他睡着的时候有人不小心将它打碎了吧。想到这里,钟鸣发现他居然也想不起来自己是如何睡着的。

    莉莉还在沙发上抱着铃语打滚,听到钟鸣的自言自语有些心虚。

    “不要想那么多啦,那个花瓶又不值钱。”

    “不是值不值钱的问题,好像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

    能不严重吗?莉莉开在钟鸣头上的花瓶居然把姐姐的儿子打到失忆。也真庆幸钟鸣忘记了他是如何昏迷过去的。

    铃语和莉莉贴的很紧,紧密到她能清晰的听到莉莉心跳加速的声音,不用想都知道这其中有鬼。托儿子的福,心虚的莉莉停下了她那像是对待宠物一样表达亲昵的方式。

    “果然是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我记得好像在和莉莉阿姨争吵,然后后脑一阵疼痛……”钟鸣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直到没了声音,他惊恐的盯着莉莉和地板上的花瓶碎片。虽然还没有想起来,但是已经联想出了可怕的事情。

    看莉莉躲躲闪闪的眼神钟鸣也知道自己的猜测出不了什么差错。

    “居然会有你这么乱来的人,你想要杀了我吗?”

    “像你这样挖苦女人痛处还肆意嘲笑的笨蛋死掉了最好。”

    从莉莉那里根本就看不到一点悔意,但是可能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总归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也仅此而已。

    “真难为我没有死掉。”钟鸣揉着后脑,那里仿佛还在隐隐作痛。

    趁着机会,铃语逃脱了莉莉的控制跑到钟鸣的身边,像是迷路的孩子找到爸爸一样捏着钟鸣的裤子说什么也不肯松开。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可能是觉得无趣,也可能是有那么一点点理亏,莉莉丢下秀恩爱的铃语和钟鸣抻着懒腰走进了洗手间。

    刷拉关上的门又打开,莉莉探出头盯着钟鸣。

    “不许偷看!”

    “鬼才会看!看你还不如看我家老爸。”本来还想补一句‘我对老女人没兴趣’,隐隐作痛的后脑成功让钟鸣放弃了这种作死的行为。

    “小鸣想要看爸爸吗?”铃语咬着手指,脸颊红扑扑的。“如果是小鸣哥哥的话,铃语可以的哦。”

    “别玩了,老爸!大清早晨说这种容易让人误会的话很容易就引起犯罪事件。”

    “切,无聊。”铃语松开钟鸣的裤子跑走了。

    切?居然说切?真是受够这两个人了,看来有必要好好管教一下铃语,在这样下去就该吐脏字了,老爸那家伙居然让这么可爱的小女孩说这么没教养的话。不对不对,老爸不就是铃语吗?什么时候开始居然将这两个身份分开看了。

    “唔,我头疼……”捂着后脑,钟鸣把自己丢进沙发不动了。

    抛去早晨热热闹闹的胡闹和争吵,现在倒是更像是一个普通家庭的早晨。

    需要花费很多时间打理姿容的莉莉阿姨霸占着洗手间,爱睡懒觉的钟鸣哥哥赖在沙发眯着眼睛一动不动。还有可爱、懂事、乖巧、活泼的小铃语勤快的收拾着地上的花屏碎片。

    “莉莉也真够粗心大意的,就不怕花瓶碎片伤到人吗?”

    “这个花瓶之所以粉身碎骨就是因为某个没分寸的女人满满的恶意。”

    “我都听到了哦。”洗手间里的莉莉阿姨意外有着一双兔子耳朵。

    “还有力气说话不是就表示没事吗?”铃语小心翼翼的捏起一块碎片丢进垃圾桶,真正难对付的是那些像砂子一样细小的碎片。

    “你真的是我家老爸吗?”

    “哼,小鸣可能不知道,爸爸我可是一个见色忘义的人。”

    “这是值得骄傲说出来的话吗?”

    铃语用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翻出来的胶带正在黏地上的玻璃渣,看到钟鸣闭着眼睛的样子,恶作剧之魂又在熊熊燃烧。

    撕拉,扯下一条胶带,蹑手蹑脚的溜到钟鸣身边,找准机会就用胶带粘上了钟鸣的嘴,还趁着儿子没有反应过来尽可能的多缠几圈。

    钟鸣发誓,这样的熊孩子他绝对不会忍耐这么久,噼噼啪啪的揍一顿才是管教铃语这种熊孩子最好的方式。然而偏偏这家伙是他的老爸,有力气都没有地方使。

    “好玩吗?”钟鸣有些不耐烦,他发现屋子里的两个女人无论是大的还是小的他都惹不起。从昨天晚上寄宿到这里开始就没有发生过好事。

    在这样下去钟鸣觉得自己可能要住院。

    “一点都不好玩。”铃语吐了吐舌头。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胶带封嘴的效果一点都不好,真正让钟鸣觉得不好办的是黏住头发的那部分胶带。不过无所谓,反正是男孩,钟鸣的发型也是以简洁利落为主。

    取出剪刀悉悉索索几下连头发加胶带全都剪了下来完事。

    只是铃语那家伙居然会害怕,当钟鸣手持剪刀这种利器的时候,小家伙瑟缩着身体退后几步,还无助的看了下洗手间紧闭的门。

    “我有那么凶恶吗?老爸。”

    “嗯。”铃语很认真的点点头。

    钟鸣就不理解了,既然觉得自己凶恶为什么受伤的却只有他自己。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