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蛮神鼎〕〔盛世天骄〕〔闪婚老公狠霸道〕〔叶天行〕〔超级豪婿〕〔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娇娇媳〕〔万古帝婿〕〔穿越星际:妻荣夫〕〔花都小道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镇国战神叶君临李〕〔特种兵痞在校园〕〔女主带九胞胎回归〕〔陆晨旭莫晓蝶:萌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州娘子 第五十三章 失算
    ,

    秦道川到右院时,整个院子十分安静,偶有人走动,也是只闻门响。

    房内兰芷和夏茉当值,与他见礼之后,兰芷轻声说道:“少夫人饮了安神汤,已经歇下了。”

    说完两人退了出去,兰芷顺手关上了门。

    秦道川脱了外衫,上床之后,见若舒背向着他,蜷缩在床头。

    默默帮她整理好靠背的软垫,让她躺得舒展一些,见她眼角有泪,秦道川从枕下摸出了块丝巾,轻轻将她的泪痕印干。

    许是这段日子没休息好,若舒的脸有些浮肿。

    秦道川靠了过去,让若舒依偎在自己怀里,这才闭上眼睛。

    若舒半夜惊醒,秦道川忙安慰她,“要靠在我怀里吗?”

    若舒摇摇头。

    “我找不到兰姨了”若舒说道,似带着点哭腔。

    “她回青州了,她应该会喜欢那里。”秦道川回道。

    “兰姨总说你好。”若舒轻轻说道。

    “我也感念她。”秦道川说道。

    又帮她理了理后背的靠垫。

    若舒却突然亲了过来。

    秦道川喜出望外,轻轻搂着她,小心翼翼地回应着。

    若舒的手第一次攀附上了他的后背。

    他将她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两个人似乎都不愿意浅尝辄止,也不知就这样消磨了多少时间。

    第二日若舒醒来,发现秦道川依然躺在身边,问他为何还在。

    秦道川说道:“今日休沐。”

    两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也不急着起身。

    “兰姨为什么总说你好呢?”若舒望着床顶,自顾自地说。

    见她重复说着昨日的话,秦道川望着她说:“说明兰姨会看人。”

    若舒用手摸了摸他胸前的衣襟,终是有话没有说出口。

    国公府东府今日又有宴请。

    文氏依旧延请了贺诗卿,贺诗卿却未赴约。

    与文氏一向交好的易氏却有些坐立难安。

    终于等到文氏得空,忙一把拉住她,说道:“文姐姐,这可如何是好,现在闹出了人命,会不会牵扯上我们啊?”

    文氏忙要她噤声,说道:“易妹妹裙子弄坏了,我陪你回房换件衣衫。”

    说完拉着她到了自己的屋内。

    易氏望着文氏犹自坐在镜前,一脸轻松自在的弄着头饰,着急地说道:“文姐姐,你一向主意多,倒是想个法子啊?”

    文氏从镜中看了一眼易氏,说道:“都不是你在害怕什么?什么死人活人的。”

    易氏说道:“那个叫什么兰姨的,前些日子死了,你就在府内,不知道吗?”

    文氏摇摇头。

    易氏见好如此,更急道:“这可如何是好,当初本想着讨个方子便放了她的,谁知她竟然趁着看守的人不防备,跳楼逃走了,逃了便逃了,如今还死了。”

    文氏轻描淡定地说道:“不过一个奴婢,有什么,真看不怪你这副大惊小怪的模样。”

    易氏说道:“文姐姐,那边府里有什么动静没?”

    文氏摇摇头。

    易氏说道:“那便好。只是如今又是一场空,想想就丧气。”

    文氏说道:“你婆婆又给你气受了?”

    易氏点了点头,说道:“屋里又有人怀上了。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文氏说道:“也是,看着那个商户女跟母猪样的,一个接一个的,就没停过。”

    镜中的眼光甚是狠毒。

    易氏说道:“文姐姐,我如今也只能靠你了,你要帮帮我,千万寻个方子,让我有个子嗣,才好活下去。”

    文氏敷衍着她,心里却是极为不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货。

    半个月后,杜玖柒终于传来了有用的消息。

    朝阳巷里有人曾经听到一声,“跳楼了!”

    若舒转身看向杜玖柒,等着他的下一句话。

    杜玖柒接着说道:“我们在那户人家前后左右摸了个遍,其余人家都住着一家老小,只一家现在无人居住,我们在阁楼下的草丛里找到了这个。”

    说完将手掌打开,若舒见到上面放着一小巧的针线包,就如兰姨的人一般,普通的灰色小布包,因用得久了,上面磨损得厉害。

    若舒觉得有血直冲头顶,忍不住咬住了嘴唇。

    杜玖柒说道:“还在查屋主是谁,相信不用多久。”

    若舒嗯了一声,拿过杜玖柒手中的针线包,放在手心里,细细的看着。

    杜玖柒有些意外,伸着手许久都忘了收回。

    不几日,杜玖柒又传来消息。

    屋主姓易,在翰林院学士宋嘉志的府上当管事,是随着宋府嫡次子的正妻易氏陪嫁来的京城。

    易氏五年未孕,也不能说未孕,而是留不住胎。

    “求子心切么?”若舒望着天上飘过云彩,幽幽地说道。

    杜玖柒说道:“东家,她既一心求子,我们就成全她。”

    若舒望着他,杜玖柒接着说了句,“让她死在求子的路上。”

    若舒听了,低头道:“她如何寻死我不管,但我要她给兰姨偿命,十五倍的偿命。”

    杜玖柒说道:“是,东家放心,一定要让她死个明白。”

    若舒却淡淡的看着他,说道:“言多必失。”

    杜玖柒听了,低头拱手道:“是玖柒思虑不周,东家放心,断不会留下痕迹。”

    若舒点点头。

    杜玖柒告退而去。

    若舒却仍然站在马房,低头看着手里的针线包,任兰芷如何催促,也未回转右院。

    又是初一,易氏一如既往的坐着车前往白马寺烧香求子。

    昨晚刚下了雨,山路泥泞难行,车夫在心里暗暗埋怨车内的易氏。

    心道,老天不成全,去哪求都没用。刚亮便催着出发,等晚些路干些也好行些,等回了府还不知要擦多久才能将车擦洗干净。

    脾气不好鞭子就甩得重了些,马一吃痛,就嘶鸣着加快了速度。

    车内的易氏正在拨弄着念珠念着经文,这一下差点摔倒在蒲团上,跟着她的奴婢爬起来,一掀帘子,轻骂道:“老陈头,你慢点,差点摔着二少夫人了。”

    老陈头略一回头,说道:“二少夫人,山路难行,您又赶时辰,老奴也是没办法,你且扶稳些。”

    奴婢还想说什么,易氏拉住她,摇了摇头。

    越往上走,路似越泥泞,车轮打了几次滑,老陈头好不容易才稳住。

    经过一个转弯的时候,突然听到老陈头一声“不好”后,车突然有些偏,拉车的马因缰绳拉得太紧,嘶鸣着想直立起来,这时车厢已经有些向路外偏去,最终任老陈头如何拉扯手中的缰绳,车与马都不受控制的朝着路外冲了出去。

    只听见一阵与山石相撞的声音,接着有东西散架的声音,还有几声惨叫。

    杜玖柒等从山路边探头望去,下面已无动静。

    有人想下去看个仔细,杜玖柒阻止了,“留下印迹就不好了,快走。”

    一行人边走边说着,“提了一晚上的水,我这肩膀到现在都是酸的。”

    “我的手都磨破了。”

    “东家说了,人人皆赏一千两。”

    “东家自来大方,其实就算没钱,这事我也做定了。”

    声音渐行渐远,路边躲着的两人默默的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七皇子对身边的青云说道:“我看比你强多了。”

    青云说道:“要是比起这狠,青云自愧不如。”

    七皇子说道:“要不是路滑不能骑马,你我只能走路下山,差点错过这场好戏。”

    “还不快跟上去。”七皇子说道。

    “是。”青云一闪身,跟了上去。

    七皇子欲离开,突然停住了,望着车马落下去的地方,查看了一下,找了个地方爬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